第86章 番外 阙响&陈好

上一章:第85章 最佳作词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陈最搬去林渐青北城的别墅已经半个月了,虽然隔三差五就回来,陈好还是很不适应。

白天还好一些,一到晚上就总觉得家里差一个人,睡不踏实,每天辗转反侧。陈最离开后,阙响可以说无微不至地照顾他,他也认真考虑起阙响对他的喜欢。

陈好承认,他跟阙响在一起更放松,更愉快,完全不需要隐藏自己那些小心机和坏心思,起码他可以随心所欲讨厌林渐青,阙响兴致来了还会跟他一起吐槽。

可阙响始终不是陈最。

陈好看着手机地图上的小红点,一直盯着,脑子里翻来覆去地想,陈最跟林渐青一起在干什么,在上床吗,还是已经睡了。

他们每天都会上床吗?陈好想林渐青那一副衣冠禽兽的样子,更难睡了。

一气之下,把定位软件给删了。

删了,他手机上再也没有陈最的小红点了。他不想知道他在哪里了,越是知道越是难受,因为他哥已经不是他一个人的了。

陈好一个翻身起床,拎着枕头,去了阙响的房间。敲了好半天,才听到里面窸窸窣窣的起床声。阙响打开门,带着点被吵醒的茫然。

“小崽子大晚上不睡觉干嘛呢?”

“今晚我跟你睡。”

“你要跟我睡?”阙响一时蒙了,他刚想问清楚陈好到底什么意思,陈好已经不客气撇开他,几步走进去,把枕头往他床上一扔,爬上床睡好了,还贴心给阙响留出了位置。

阙响喉头上下滑动,咽了一口唾沫,跟着也上了床,躺到陈好身边。

如果这事儿发生在别人身上,阙响肯定就不客气了,可是在陈好身上他不能确定,他怕自己会错了意,引起陈好反感。

陈好看他躺了上来,很自然一个翻身,把手臂搁在阙响腰上。这对于陈好来说,完全是一个下意识的动作,就跟他和陈最睡觉时一样,但是阙响被那么一揽,整个腰部肌肉都绷紧了,他感觉自己离硬就差一点点。

也难为他每天看得见摸不着,心里知道对陈好要慢慢来,可男人的小脑袋有时并不听大脑袋的指挥。

阙响有意识放松自己,故作轻松问道:“怎么突然过来跟我睡,这么大个人还怕黑吗?”

陈好回答得坦坦荡荡:“陈最搬走了,我不习惯,睡不着。”

这话让阙响有点不舒服,理智上他当然知道自己在陈好心理怎么也比不上他哥,也知道这要慢慢来,可感情上仍希望陈好把他当作最重要的人。

“我听你哥说,你有时会去跟他睡,也是睡不着的时候吗?”

“嗯。”

陈好哼哼两声,不打算跟阙响夜聊,他准备睡了。

聊到这里,阙响又想起那个问题,从他第一次见到这两兄弟开始就有这个疑问,只是他一直不让自己去想太多。他当然知道陈最对陈好只有兄弟之情,也知道陈好这种情况,对他哥哥的依赖和感情不是一两句话能说清的,可是他仍想弄清楚。

“乖乖,哥哥问你个问题,你老实回答我好不好?”

陈好没吭声,听他的呼吸知道他还醒着。

于是阙响咬了咬牙,以最直白简单的方式问道:“你X幻想过你哥吗?”

……

陈好依然没说话,阙响心往下沉,越是这样,他越想要一个回答:“知道什么是X幻想吗,就是……哎,我操!”

陈好一脚把他半个身子揣到了床外面,差点摔了下去,愤然道:“你有病吗?我知道那是什么,我不可能幻想我哥。”

在陈好心里,这种想法是对陈最的亵渎,他不会想,所以他更讨厌那些身体力行亵渎他哥的人,比如,林渐青。

陈最是不容侵犯和染指的。

阙响揉了揉自己的被揣疼的大腿,黑暗中,脸上无声地笑开了花,他爬上床,离陈好近一些,问道:“好吧,算我有病。那你告诉我,你都幻想过谁?”

“谁也没有。”

“不可能吧,孩子长这么大,都没点正常需求吗?”阙响声音轻柔,把尾音往上勾着,带着笑意,恰到好处又不动声色地撩着骚。

“我不是正常的。”陈好冷冰冰来了这么一句,像一兜凉水把阙响浇了个透心凉。

陈好说的是实情,他十四岁时才刚刚有点人事的觉醒,就生了这个病,这让他几乎没有有欲望的机会,自然也就没有什么幻想。

阙响原本还想着,趁这大好夜晚,说不定就跟能小崽子把事儿办了呢。听他这么一句,顿时他也再没那种心思了。

他侧身伸手摸着陈好的头,温柔道:“没什么不正常的,我问了医生,他说你这方面没问题,所以以前没有过,以后可以有了。”

陈好把他手拿开,背过身去,说:“睡觉吧。”

“就睡了吗?第一次跟我睡,不想多聊聊。”

陈好不说话,又过了好久,他才终于问道:“你上次跟我说,会一直陪着我,你是说的讨好我的花言巧语,还是事实?”

阙响把陈好掰过来面对他,拉着陈好的手按在自己心脏的位置:“不是花言巧语,是甜言蜜语。”

“既是甜言蜜语,也是事实。”阙响抓着陈好的手亲了亲,又把手枕在自己脸下。

“没有发生的事情,是不会成为事实的,还是花言巧语。”陈好把手抽了回来。

阙响固执地抓着陈好的手,枕在自己脸下:“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基本就会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了,所有没有发生的事,只要我说它会发生,他就会发生。我说我会一直陪你,我就会做到。”

见陈好不说话,阙响捏了捏他鼻子:“我比你大那么多,还骗你,会被雷劈的。”

陈好觉得自己心里有了点异样的感觉,跳得有点快,但是并不讨厌。

“不用雷劈,如果你骗我,我会自己来劈。”

阙响仰面一通笑,丝毫没注意到陈好那认真的语气。阙响笑累了,打了个哈欠,换了个话题。

“乖乖,我五一会回家看我爸妈,你想去我家认个叔叔阿姨吗?”

陈好想了想,五一陈最和林渐青要去国外度假,倒是喊了陈好和阙响,可他一点也不想去。这倒是个不错的选择:“我去。”

“还给你介绍几个我的发小、兄弟。”

“嗯。”

“他们都说我这段时间在干什么,不见人影,是不是被妖精缠住了,你觉得你是妖精吗?”

说了这么些话,陈好的确有些困了,他觉得阙响躺在床上说话很温柔,很催眠,于是随口说道:“你给我讲讲你爸妈吧。”

难得陈好想了解他,阙响很高兴:“我爸爸是话剧演员,以前挺有名的,叫阙弘深,听过吗?你这年纪估计够呛。我妈妈是跳芭蕾舞老师,他们人都很好。他们很早就知道我取向了,现在就早盼望我给他们再拐个儿子回家,肯定会喜欢你,对你好的……”

阙响絮絮叨叨,陈好困意渐重。他枕在阙响脸下的手,揪到了一撮他的头发,用两个手指揉搓着。阙响的发丝很软,不像陈最,哪怕长发,也一根根小钢丝似的。

陈好真困了,迷迷糊糊靠过去一些,把脸埋进他颈侧,另一只手又搭在了阙响小腹,手掌堪堪触碰到下三角区域。

阙响推了陈好一下,刚把他推开一点,陈好反而缠了上来,把腿一提,正好压在他小脑袋上,还蹭了两蹭,简直像是故意的。

阙响又推了陈好一把,这把推狠了点,把睡意渐重的陈好给推醒了。陈好恼了:“你干嘛啊?”

阙响小腹里一团火,声音倒是还算冷静:“宝贝儿,你别招我啊。”

陈好莫名其妙:“我干啥了?”

“这么跟你说吧,你阙哥哥可是会幻想的,而且幻想对象就是你,现在你在我床上,不想我对你干什么,就规矩点。”

没想陈好冷笑了一声:“你想对我干什么?”说着摸进了阙响裤子里,“想干我,还是被我干?”

阙响几乎秒硬,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翻身支在陈好身上,黑暗中也能看见他晶亮的眼睛,很严肃:“想干你。”停了半晌,才又问,“可以吗?”

陈好有点犹豫,但是好像也没什么不可以的,其实心底还是很好奇,他哥也挺热衷于跟人上床的,这到底是什么感受呢?他仰起头,用嘴唇碰了碰阙响的脸,同意得有点勉强:“你来吧。”

……

第二天起床时,阙响发现陈好已经先他一步起来了。身边还是暖热的,应该也是刚刚才起。

阙响满意得很,昨晚一直到半夜,把陈好弄得欲仙欲死,可见陈好也对他很满意。那小子太棒了,阙响没想到陈好在床上竟然这么放得开。他还以为撬开他的身体,比撬开他的心更困难呢,没想到竟然这么简单。

这下阙响应对陈好的策略准备改变一下,说不定从他身体下手,是条捷径。

总有一天,他会让陈好彻底忘了陈最,眼里只有他这个阙叔叔。

啊,叔叔,想到陈好昨晚一声一声叫他“叔叔”,阙响心又狂跳起来。他在床上滚了两圈,起床去看陈好在干什么。

走到客厅就听到厨房有声音,阙响倚在门框上,看着陈好系着围裙做早饭,很是熟练。

“乖乖,这么早就起床给老公做早饭啊?”

“快去洗漱,马上吃饭了。”

他竟然没有拒绝阙响的自称“老公”,阙响恨不得一蹦三跳去洗脸,可他毕竟年长那么多,压着脸上的笑意,洗漱完坐在餐桌旁,等饭。

陈好做得还挺丰盛,第一次像对待陈最那样对待他,菜摆好,饭盛好,送到阙响手上,把他喜欢的菜放到他跟前。

第一次享受这种待遇,阙响都惊了,下意识问道:“怎么突然对我这么好?”

“不喜欢?”

“当然喜欢,”阙响凑上去亲了亲陈好的嘴,“说吧,宝贝儿,你想要什么?”

“想要什么你都同意吗?”

“当然,谁叫你是阙叔叔的小乖乖。”

陈好附在阙响耳边,勾起一边嘴角笑得很邪,带着蛊惑的声音:“我想要你,现在,给我口。”

推荐热门小说失格情人,本站提供失格情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失格情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85章 最佳作词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云中歌 春乡艳少 男配他又倒在我家门前 朕今天也在等男主篡位[穿书] 从今天开始做掌门 术士的幸福生活 你喜欢的人设我都有[娱乐圈] 乡村寡妇 冰糖炖雪梨 无限之我有红衣[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