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得体的温柔

上一章:第73章 家庭纠纷 下一章:第75章 遗言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从美国回来后,中间发生了一系列事,林渐青似乎只是默默帮陈最解决问题,就连为了帮他解决舆论危机,公开出柜宣布追求陈最的消息都只是在微博上,私下一次也没找过陈最。陈最出席的原本有林渐青的活动,他都全部没来参加。

陈最是有感觉的,他知道林渐青在回避他,其实心里不太好受。他总觉得是自己在飞机上,让他不要插手自己的事,让他离自己远些的话,说得太重了。林渐青本身就是个傲慢到了骨子里的人,自己这么伤害他的自尊心,哪怕是他追求的人,也难以原谅了吧。

陈最挺后悔自己一时冲动说出那样的话,林渐青也是出于一片好意。

这次陈好的事情,更让陈最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他。事后林渐青又约过他好几次,好像也没再因为之前的事情责怪他了。但陈最自己心里有结,越来越觉得难以面对林渐青,都婉拒了。

他甚至有些害怕林渐青,林渐青给了他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因为他一次又一次的帮助,从他的事业发展,到他的舆论危机,再到这次陈好捅出来的篓子,都因为林渐青的出手,他才有惊无险从危机中解脱了出来。林渐青那种不计回报付出的样子,让陈最很动容,同时也很害怕。

他怕自己习惯了对方的好,习惯对他的依赖。

独自在重压下生活这些年,即便是累得不行的时候,陈最都从没想过去依赖谁。被林渐青包的那三年也从没想过要去依赖他。反而这种时候,他也可以算功成名就的时候,他却想要去依赖林渐青。

林渐青这样的人竟然给了他一种安全感,好像无论自己飞多高,落下来时,总会有个人能把你接着,无论你往前撞得多头破血流,只要转身能撞进一个温暖的怀抱,告诉你放松点不要紧,他可以帮你解决一切问题。

陈最这样一身硬骨头,固执到底坚持自我的人,可以不为金钱的诱惑所动,也不会为强迫威胁折腰,只能是吃软不吃硬,可林渐青这人偏偏一身得体的温柔。

陈最烦得直揪头发。

刚刚林渐青才给他来了个电话,邀请他去一个慈善晚会。

前几天一场大雪,北方发生了一场几十年不遇的雪灾,受灾的确情况严重,届时全国都在举行慈善捐款活动。这种时候,明星更不能坐视不管,宝华娱乐集团牵头举办慈善晚会,为灾区捐款。

之前张凯丽已经给毛遂来了电话,发了邀请函。毛遂的意思,陈最还是应该去,毕竟他出道这段时间,所有慈善活动都没缺过席,这次这么重大的活动不去的话,也说不过去。

陈最当然知道自己应该去了,但宝华牵头,必定会遇到林渐青。

这边他还在犹豫不决,林渐青亲自打电话来了。

“怎么还没考虑好吗?我问凯丽,他说你还没回复。”

“林哥,那个,我明晚可能有其他安排,所以……”

“是吗,毛遂跟我说你明晚没活动。”林渐青顿了顿,语气还是淡淡的,也听不出任何情绪,“陈最,你要是不想看到我,我可以不去。”

陈最连连说:“不是不是,我没有不想看到你……”

“那就是想看到我咯?我是主持人,你肯定能看到我,不过我可能没时间看你了。”

陈最知道林渐青说这话什么意思,潜台词告诉他,如果不想看到自己,晚会结束,陈最直接离开就可以了,碰不到他。

陈最反而不知道该作何回答,最后也只有说去了。他知道林渐青是好意,这种场合不仅可以给自己在路人眼里拉好感度,也可以认识不少人,只是陈最自己不太适应这种场合。

他挂了电话,深深呼吸了一口气,转头看到了陈好。

“哥,你明天要去那个晚会吗?”

陈最眉头皱起来:“你干嘛偷听我打电话?”

“我给你拿水果过来,顺便听到了。”

“我明天应该会去。”

“我明天要去医院复查,你不陪我一起去了吗?”陈好垂着眼睛,低着头,又是那副样子。

“差不多过了医生说的六个月危险期了,排斥反应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你叫阙响陪你去吧。”陈最也在想尽量把陈好对他的这种重度依赖减轻一些,毕竟陈好都二十二岁,早就是个成年人了。但他心里还是有点不忍,又解释了一句,“去那个慈善晚会也是工作。”

“我觉得你是想去见林渐青,陈最,你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你……”

“陈好!”陈最不知道为什么陈好对林渐青有那么大的敌意,就算要怨要恨,也轮不到陈好啊,他真的怕陈好继续恨林渐青,又做出什么错事。

被他一吼,陈好也蔫了,眼角眉梢都垂着,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哥,我想你陪我去复查,我最近都觉得不太好,你摸我都有点发烧,我觉得我排异反应好像有点严重。”陈好抓起他的手往自己脸上贴。

陈最抽出自己手,不耐烦地挥:“边去,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又在耍什么花样,别跟我这儿装可怜,我告诉你,我现在不吃你这套了。”

陈好很无奈地被陈最给打发出去了。

第二天,阙响高高兴兴带着祖宗去复查。阙响和陈好离开后,陈最去公司换衣服、化妆,杨助理带着另一个助理助手和司机,准备跟陈最一块儿去晚会。

车开到半路,陈最就接到了阙响的电话。

阙响在电话里说,这次复查,陈好的情况不太好。检查肾功能时,发现血肌酐、尿素氮水平升高,检查尿常规,尿液中的红、白细胞增多,可能是出现了急性排斥反应。

自从陈好的移植手术后,陈最最怕听到的就是“排斥反应”四个字,这几乎就已经意味着陈好换肾失败。

“怎么会呢,医生说不是三到六个月的观测期,这六个月都已经过了啊。”陈最简直无法接受这件事。

“你先别着急,只是有这个可能性,接下来我们等着做穿刺活检,才能确定是不是。”

阙响状态比陈最稳定,陈最听到也觉得心神镇定了一些,说道:“我马上过来。”

“你现在过来也没用,活体穿刺要三天才出结果,我只是跟你说下有这个事情,我们要有最坏的心理准备。”

陈最没说话,他不知道说什么,光是有失败的可能,就足以让他心神慌乱了。

阙响又说:“陈好让我不要告诉你,你也别跟他说我告诉你了,不然他又跟我闹。”

“好。”陈最不知道自己怎么挂掉的电话。

当晚的晚会,他一直心神不定,想早点回家。但最后碍于林渐青之前说他躲着的话,捐款结束后,陈最还是没立即走,去跟林渐青打了招呼。

林渐青却把他拉出人群,带他到了另一间房里,手掌摸了摸陈最的额头,担心道:“是不是生病了,我怎么看你脸色那么难看?”

陈最无力摇了摇头。

“那你是怎么了,可以告诉我吗?”

陈最似乎这才回过神,看到林渐青为他着急的样子,感到很难为情,移开眼睛看着地板。

“我没事,我弟弟有点事,不要紧,不过我得早点回家,我就是等着你结束跟你打声招呼。”

“那行,你先去忙你弟弟的事情吧。”林渐青摸了摸陈最的头顶,降低了声音,温柔地对他说道,“小朋友,遇到事情了别自己扛着,可以跟我说说,哪怕我帮不了你,有个人出出主意也好啊。”

陈最胡乱点了点头,转身跑了。

也不知道是为陈好担心,还是林渐青的态度和他说的话,以及那声“小朋友”,陈最都感觉有些心慌脸热。

此时他也顾不上整理自己到底是个什么心情,只想赶紧回家看陈好,一路上让司机把车开得飞快。

到家时,陈好和阙响已经吃过晚饭了。阙响在厨房吹着口哨洗碗,陈好窝在沙发里拿着游戏机玩。看到陈最,也许是因为没陪他去复查的原因,只是撩了撩眼皮,说了声:“哥,你这么早就回来了。”

这副祥和轻松的画面让陈最心里的忧虑缓解了不少,他又想起阙响说的,陈好不想让他知道这件事,他也不想让陈好担心,所以他故作轻松,说道:“慈善晚会都千篇一律,无聊就早点回来呗。”

“哦。”陈好看着手里的游戏机,眼睛也没抬。

“今天复查结果怎么样?”

“挺正常的,没什么问题。”

“你不说你有些发烧,感觉也不太好,哪是怎么回事?”

“就是普通感冒,医生给我开药了,过两天就没事了。”陈好淡淡说着,陈最这算是知道,陈好这谎话说得跟真话一样淡定。

陈最也没说什么,等陈好回房间了,他去问了阙响。

“血检和尿检都挺不好的,医生说多半是急性排斥反应了,给他调整了用药量。但还不能下定论,还得等活体穿刺的结果。”

陈最急得在厨房里走来走去,一脸不知所措。

阙响说他:“就你这啥心理素质啊。这算什么事儿,就算排斥了,大不了又做段时间的透析,再等肾源换肾重新来一次,咱两都护着这小逼崽子,还能让他没了啊,放心吧你。”

阙响话是这么说,但是转过背去,就心疼得要死。这可是他的人啊,痛在陈好身,更是痛在他阙响心尖上。

三天后,结果出来了,的确是肾移植急性排斥反应。

推荐热门小说失格情人,本站提供失格情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失格情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73章 家庭纠纷 下一章:第75章 遗言
热门: 猎人 不识字的人 让主角崩坏的我,又活了 穿成残疾反派的金丝雀 红白玫瑰在一起了 穿成大佬的炮灰联姻小娇妻 逃生游戏boss是我老公 你们嗑的cp在一起了 剑道之王 穿成炮灰后和主角HE了[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