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防备

上一章:第57章 我之前找过你 下一章:第59章 演唱会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陈最侧脸看着林渐青,并不惊讶,顺口问道:“你找我干什么?”

“打算把房子过户给你。”

聊到这个话题,陈最显然不是很愉快,“哦”了一声,就转头看向车窗外,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林渐青也转到了正题:“我知道你是贺章的枪手。”

“哦。”

“贺章已经不唱歌,回去打理家里的生意了。”

“哦。”

“那首歌,《神明》,我拿回来了,没让宋昭文发。”

说到这儿,陈最终于又转过头来看着林渐青了。林渐青拿出U盘递给陈最,陈最却并不伸手。

“还给你吧。”

陈最淡淡道:“不是我的,歌的确属于宋昭文公司的,你还给他们吧。”

陈最这种态度让林渐青有些难受,他还是说道:“我已经把歌的版权买下来了,我觉得应该给你。”

“你买了,那就是你的了。”

“我拿来做什么?”林渐青隐隐有些失望,他希望陈最把歌拿回去,说不定还能公开演唱。这是首不错的歌,他应该会唱吧,却没想要陈最不要了,这可让林渐青有点接受不了。

陈最耸耸肩:“我不知道啊。”

陈最这种轻松的态度让林渐青甚是火大,他怎么能用这种轻视的态度对待自己作品呢。

林渐青觉得陈最可能在使性子,压着脾气,把他一直在心里阴魂不散的那点愧疚说了出来:“陈最,过去的事,我有些处理得不太好……很抱歉。”

这真让陈最惊讶了,前面的事林渐青做出来都在情理之中,可是道歉……眼前这人不大像林渐青。

“没事,回头想想你也没做错什么,我没有怪你。”

“是吗?”

“是的,我要是真记恨你什么的,今天也不会跟你聊这么久,还坐你的车了。”陈最笑了笑,让他这番话听起来更诚恳一点。

“所以我们还是朋友?”

“是朋友。”陈最把手伸向林渐青,林渐青笑着跟他握了一下。

这句说完,两人一时没了言语,沉默在车厢里蔓延开。因为刚刚还算是敞开心胸聊了聊,林渐青之前一直郁积在心里的愧疚消散,知道陈最也并没有怪他,顿时轻松不少。

他侧着眼珠有一眼没一眼地打量陈最。

陈最一手撑在车窗上,侧脸看着窗外。短发露出了整个耳朵和脸部轮廓,耳朵上是一只银色的耳环,林渐青想起自己曾经送过耳钉给陈最,没想到他戴耳环也挺好看,耳朵后面是他的镰刀纹身。

他西服随意敞开着,领结摘下来之后就再也没有戴过,衣领也早就解开了三颗扣子,可以看到他颈部曲线凸出的喉结和在领口里渐渐消失的锁骨和颈窝。

林渐青有些口干舌燥,舔了下嘴唇,松了松自己的领带。

陈最腿大剌剌地叉开放着,身高腿长,这次林渐青开来的是辆轿车,车厢并不宽敞,此时后座两个高大的男人显得有些拥挤。

林渐青腿轻轻移了移,就和陈最的腿靠在了一起,陈最的体温隔着薄薄的裤料传了过来。对身体的感知留在了潜意识里,这种熟悉的温度,让林渐青立刻就想起了他们肌肤相亲的日子。过去很久了,但是在一起的时间更久,时间总是在不知不觉中刻下一些印记。

陈最还看着窗外,对林渐青的靠近似乎并无察觉。

林渐青身体缓缓靠过去一些,压低嗓音,在陈最耳边轻轻喊他的名字:“陈最。”

“啊?啊!”陈最转头,看林渐青的脸近在咫尺,明显被吓了一跳,他本能地往后缩,可是由于已经靠窗,没有更多的余地,只把车门撞得响了一声。眼里满是惊吓和防备。

“做,做什么?”

看到陈最这种毫无表演成分的惊吓表情,还一脸的防备,林渐青心里一紧。他很快冷下脸,说道:“只是提醒你快到你家了。”

“啊,是的,拐个角就到了。”

很快,车停在了陈最小区门口,陈最赶紧拉车门,却不得其法拉不开。林渐青慢悠悠伏身在陈最腿部上方去帮他开车门,陈最举起手,一副生怕跟他触碰到的样子,好像林渐青是个传染病人。

林渐青还是冷着脸给陈最拉开车门,陈最慌不择路地跑了,连谢谢都忘了说。

看到陈最消失在小区里,林渐青一脸凶狠,狠狠踢了两脚座椅。

--

陈最走得飞快,直到进了小区楼里,才缓过来一口气。

林渐青这是什么意思?陈最不太懂。但他曾和他在一起三年,对林渐青那种靠近他,压低声音喊他名字的举动再了解不过了,以前这种时候,林渐青会把他按在车厢里一阵亲吻。

所以这是林渐青这么长一段时日不见,再次见到,又想跟他上床了?想到这,陈最黑了脸,有些厌烦。

林渐青的确给他带来过灭顶的痛苦,但是痛苦过去之后,也就那样了,甚至会让人想不明白,为什么当时会那么的痛苦,那么难以忍受,难受到抛弃了自我。而当他重新一点一点捡回自己之后,才觉察到多不值得。

恨从来谈不上,有没有埋怨过林渐青,肯定是有的。但是在消化掉自己情感受伤,自尊受屈之后,陈最连对林渐青的埋怨也没有了。他还记得林渐青给他带来过快乐,还记得林渐青在他最走投无路的时候伸手拉了他一把,哪怕在林渐青心里这不过是个公平的交易,可在陈最心里,他是感激他的。

撇开一切恩怨情仇,抛开所有个人情感,陈最是很感谢林渐青的,要不然他说不定还得因为生活被迫做枪手,永远也不会有今天。而从失恋的泥淖里走出来之后,对林渐青也就只剩下一点感激,再无更多别的情感了。

当个朋友也可以接受,但是他绝对不会再跟林渐青扯上更复杂的关系,他也再不会做任何人的情人。

林渐青今天的举动让他有些气愤,他把他当什么了?还是以前那个走投无路别无选择的失败者?还是让他随意玩弄的小孩?

***,以后得离他远点。

陈最回到家里,陈好还在客厅看电视,看到陈最就迎上来:“哥,你脸色怎么不太好,喝醉了?”

“我没事,就没怎么喝酒。”

“哦。”陈好又望了望陈最身后,“阙响呢?”

“不知道在酒会上遇到谁,被拉去喝酒了,估计今晚不回来。”

“太好了,那人什么时候搬走啊?”

“你很讨厌他?我觉得人对你不错啊。”

陈好摸了摸脑袋:“但是他太烦人了。”陈好这倒是说的实情,阙响一没事就老缠着陈好,打个游戏都能在旁边逼逼个没完没了,瞎瘠薄指挥,他自己还根本不会。

“等过段时间我们搬个新房子吧,我打算买个大点的,这房子住三人是挤了点。”陈最看了陈好一眼,“我挺喜欢他给我做的歌的。”

“嗯,我就那么一说,没真要把人赶走。”陈最都这么说了,陈好也不好再说什么。

陈最去洗澡时,阙响却拖着自己喝高的身体回来了,倚在门上疯狂砸门,一会儿喊陈好一会儿喊陈最。

陈好去把门给他打开,抱着胳膊冷眼看着他。

“扶,扶你阙叔叔进去。”阙响伸手抓陈好的胳膊。

陈好不动。

“陈最!陈最!”

陈好抓住阙响的胳膊:“别喊了,你烦死了。”说完把他拉进去,往沙发上一扔,完事。

陈最洗了澡出来,看到阙响在沙发上摊成了一堆泥。

阙响终于看到陈最:“最最啊,我难受死了,你帮我洗个澡吧。”

“醉成这样了,洗什么澡,擦擦吧。”

“那你帮我擦一擦。”

“你等着。”说着陈最要去接水,阙响又拉住了他,“最最,我头好晕,肚子也饿了,你去给我煮碗面条。”

“好,你放手。”

“我不放,你弟刚刚凶我。”说着整个人都蹭上来了。

这不要脸的东西借着酒醉故意跟陈最撒娇,好讨厌。

陈好把陈最往屋子里推:“你也喝酒了,去歇着吧,我来弄阙响。”

“你弄得动他吗?”

“他还有意识,弄得动。”

陈最打了个呵欠,他也累了,再说陈好比他会照顾人多了,他就顺势进了屋。

陈好转身,一脸要吃人的样子盯着阙响。

阙响笑着说:“对我温柔点,要不然我就叫陈最。”

“你真够无耻的。”

“你也挺狠心的。”

陈好懒得说,去煮了一碗面端给阙响。阙响说他手软吃不了,陈好马上就要把面条倒掉,阙响手又瞬间好了。

吃完东西,陈好给他擦了脸,阙响又撩起衣服,让陈好帮他擦擦身体。

陈好把湿毛巾一把丢在阙响脸上,转身就走。

阙响拉着陈好的手:“好了好了,不擦了,你把我扶到床上……我保证,最后一件事,没有别的了。”

陈好耐着性子扶着他,阙响也很不见外把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压在他身上。终于把人扔到了床上,陈好松了一口气。

阙响却还拉着他的衣服:“就这么讨厌我?”

陈好皱着眉:“我也没把你扔出去。”

“要是没有陈最,你会把我扔出去的吧。”

“你知道就好,赶紧睡觉,别烦人了。”

他把阙响的手扣开,往门外走,就要按灭灯时,阙响叫住了他:“哎,你哥最近忙得很,下次你去医院我陪你去吧。”

“我自己可以去。”

“一个人多无聊,反正我也没事,我挺好奇血液透析怎么做的。”

陈好没答话,关灯出去了。

推荐热门小说失格情人,本站提供失格情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失格情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57章 我之前找过你 下一章:第59章 演唱会
热门: 我就想离个婚[重生] 他在修罗场文走事业线 卡门:梅里美中短篇小说集 异世邪君 男配拯救偏执男主后 我在鬼杀队当柱的那些年 乡村小祸害 办公室诱惑:漂亮女上司 万人迷男神培养系统 火帝神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