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阙德

上一章:第55章 对你不客气 下一章:第57章 我之前找过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没用几个月,阙响把陈最早年写的另外两首歌做了。这两首歌词还不错,曲有些稚嫩,阙响给他改了一些。

从《新歌大会》到现在,已经过了快五个月,陈最又写了四首歌,阙响也陆续给他做了发了出去。在所有音乐榜单上,就只能看到陈最。过去,他从侧面感受到过贺章霸榜的恐惧,现在轮到他了,还挺爽的。

一共七首歌,各种榜单的第一名常常是这七首轮着来。坊间流传了一句话,能打败陈最的只有陈最。

陈最把七首歌收录到了一张专辑,专辑名叫《最好》,主打歌是《Born Sick》,这首Born Sick既说的他自己,也是说的陈好。所有歌迷都知道“最好”两个字的含义,这种感情也无不让人为之动容。

夏天来临时,陈最就要开第一场个人演唱会了。还有三个多月,现在就得开始紧急筹备。

所有相关事宜都包给了一家公司,包括演唱会位置的选址,入驻的赞助商洽谈等等,事情杂而多。之前贺章的演唱会他就打个下手,没甚感觉,到了他自己,才发现开一场演唱会那么麻烦。即便是外包给了公司,很多事情也要他确认。

陈最实在受不了,又不能让陈好因为这事儿太累,就把毛遂拉过来给他当经纪人,所有事情毛遂说了就算。毛遂唱歌一般,搞这些事倒是手脚很麻利,不多时日,就把场地确认下来了,承包了本市最大的一个体育馆,足有三四万观众席。

陈最站在舞台上,台下广阔的席位让他头皮发紧:“能卖那么多票吗?”

“你放心,公司那边有统计,你是成天呆在家里,不知道你有多火。知道你演唱会的冠名权卖到多少钱了吗?”

“多少?”

毛遂伸出拇指和食指比开:“八位数。”

“卧槽!”陈最完全愣住了。

“哥门,你发了。还有,最近还有不少公司联系让你拍个广告什么的,你有兴趣吗?报酬都他妈让人流口水。”毛遂两眼放光翻出手机,就要给陈最介绍。

陈最突然想到了阙响的话,他说“反正有的人唱着唱着就不是自己了”,现在他终于明白什么意思了。或许吧,会有一天,他也唱着唱着就不是自己了,但是他希望能做自己做得久一点。

“不看了,现在主要筹备演唱会。我还得写两首新歌在演唱会上唱,歌迷花钱来听歌,也得让人觉得值,这事儿结束了的。”

“好,那我全给你回绝了。”毛遂还是两眼放光。

“你怎么那么高兴,我以为你会觉得可惜。”

“嘿嘿,回绝这些大公司大品牌很牛皮啊,反正又不是我的钱,我只会觉得爽。”

陈最看了毛遂两眼,突然有点想法:“毛毛,你来给我当经纪人吧,纯利润给你一成。”

“什,什么,一成?”这可是以百万为单位的钱。

“是啊,反正我也花不了多少,主要就是陈好的病,现在可以好好给他治病了,另外再换个宽敞一些的房子就差不多了。”

毛遂哭丧着脸:“我刚刚回绝的广告,还能不能反悔?”

“唱歌还是最重要的,只要我一直有作品,就会一直红,那不就一直有广告吗?”

“很有道理,但是这个邀请我觉得不能回绝。”毛遂给陈最看,那是一个给全国白血病儿童筹款的慈善基金晚会,由一个老导演发起的。

据说老导演的孙子得了白血病,在求医的过程中看到很多儿童受此病症折磨,所以发起了这么一个慈善晚会,就在下个月一个周六的晚上。

陈最点了点头。

回家去跟阙响一说,阙响问:“你准备捐多少钱?”

陈最想了想:“五万吧。”

阙响哈哈大笑起来:“你也不怕丢人丢大了,蹿红的明星才捐五万。”

“我就只有这点闲钱,要不然你借我?演唱会过后,我就还给你。”

“行吧,那我们一人捐五十万,你欠我一百万。”

“凭什么你捐的钱也要我给?”

“我不是带你去认识人吗?你没去过这种场合吧,就不怕紧张出丑露洋相?”

陈最不说话了,他的确没去过这种场合,他本来也不擅长社交,还是跟阙响一起更好。

阙响转头问陈好:“你去玩玩吗?”

陈好摇头,他更讨厌这种场合。

“不看着你哥吗?不怕我把他”做口型“搞上床”?

陈好也做口型:“你敢,我杀了你。”

阙响只哈哈笑,陈最扭头莫名其妙看着这两人,这不是第一次了,他感觉陈好跟阙响用一种他不明白的奇异方式在沟通。

陈好也不是真的担心,阙响在他家赖了这就久,他知道这逼是个嘴炮大王,对陈最没什么企图,两人只是音乐上能找到共鸣。反而没有工作的时候,成天缠着他,越不理越来劲儿那种,陈好烦都烦死了。

听陈最说他多牛多牛,在陈好眼里,这就是个二逼+傻逼。

阙响带陈最去买晚会的礼服,挑好了还非得给陈好挑一套。陈好换衣服,阙响暗戳戳倚在门口等他,陈好换好衣服出来吓了一跳。

“你在这干嘛?”

阙响拎着手上另一套:“还挺好看,试试这个。”

“不用了,买不起。”

阙响面带微笑看着他:“你哥马上开完演唱会就要入账八位数,这算什么。”

“那也是我哥的,跟我没关系。”

阙响把衣服塞进他手里,把他又推进试衣间:“那算你阙叔叔送你的。”

“滚一边儿去。”

“那阙哥哥吧,叔叔把我喊老了。”

“你说你为啥叫阙响,你就该叫阙德。”两人隔着门板大打嘴仗。

“你听你这话才缺德,我可是好心要送你衣服。”

“我又没说要,而且在家我也不穿这。”

“行行行,是我上辈子欠你祖宗的行了吧。”

陈好不管阙响倚着门,一把拉开,阙响差点栽了个跟头。陈好不仅不上前扶着,反而后退一步,阙响眼疾手快抓住门框才站稳。

他瞪着这缺德孩子,简直没了脾气。

“站镜子面前看看。”

陈好站在镜子面前,瘦高个,虽然瘦,背脊挺直,还是挺有精神。

衣服略微嫌大,阙响拉着他腰身的收了收:“这样就挺合适了。”

阙响抬起头看着镜子里的陈好,陈好刚好和阙响的目光在镜子里相撞。看起来病弱苍白的美少年,一双无辜晶亮的大眼,一肚子的心眼和花花肠子,阙响心里突然“咯噔”一下,像碾过一颗小石子,有了点不一样的感觉。

陈好看着阙响的眼睛,皱了眉,眼里充满了好奇,这是他看不懂的眼神。

“你两好了没有,怎么那么慢?”陈最等得不耐烦了。

“来了,哥。”

陈好从阙响手里挣开:“这衣服大了,不要了。”说着就进试衣间里,很快把衣服脱了下来。

“就这么怕你哥?”阙响隔着门,又问道。

“不是怕。”

“就这么在意他?”

陈好干脆地回答:“是,他是我哥。”

阙响撇嘴,“啧啧”两声。

--

晚会在一家五星酒店,陈最和阙响到时,已经来了不少人,大多数都是在电视媒体上看到过的面孔。

阙响游刃有余,带着陈最去见完老前辈,就去跟主办方打招呼。对方热情地跟阙响寒暄,却不怎么认识陈最。陈最现在是歌红人不红,他又不赶通告也不拍广告,直播也取消了。联系他的是下面的工作人员,这种上面的人的确不一定认识他。

阙响知道陈最不擅交际,也懒得介绍,倒是对方主动问道:“这位小哥看起来很面熟,不介绍一下?”

“哦,他我最近的搭档,陈最。”

“他就是陈最?哎哟,幸会幸会。”说着伸手跟陈最握手。

这人的声音把周围的人招了过来,大家都有意想跟陈最认识一下,交换名片什么的。陈最连连道歉,说他没有名片,只得不停地收别人的名片。围过来的人开始变多了,搞得陈最很紧张,面对别人好意想要结识他,还有那些客套的场面话,加上一些奉承,他只得全程尴尬而不失礼貌地微笑着。

这时候出了一丁点意外,旁边弹钢琴的琴师突然开始流鼻血,引起小范围的惊呼。工作人员赶紧把他带走了,一时联系不到其他的钢琴师,主办方的人有点着急。

陈最看着那架琴,突然有了个逃离交际的主意,他跟阙响说了,阙响去给主办方负责人说了,那人面露难色,觉得不太好意思麻烦陈最。但陈最一再要求,终于得偿所愿,逃掉了人群的围攻。

陈最脱了外套,松了松袖扣,把袖子挽起来,坐了上去。

阙响调侃他:“弹过钢琴吗?”

“没有。”

“这么多人没弹过也敢上?”

“我弹过电子琴,差别不大。”陈最说着,手已经放了下去,手指灵活地跳动起来。不是刚刚那位琴师弹奏的世界名曲,就是陈最随手弹的自己喜欢的曲子,甚至加了点自己的即兴。

摸到乐器,陈最总算摆脱了围观,心情放松下来。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一点也没注意到那双从他一进门就一直在他身上的眼睛。

推荐热门小说失格情人,本站提供失格情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失格情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55章 对你不客气 下一章:第57章 我之前找过你
热门: 每个世界都在苏(快穿) 山野情债 同林鸟 恨相逢之战国之恋 死对头总想拉我进棺材 奶油味暗恋 我和渣攻他叔好了[穿书] 岁月绵长 这个柱明明超强却有点矮 乡村女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