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小子挺聪明的

上一章:第52章 内幕 下一章:第54章 不识好人心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十二月一号,这天晚上就是五进三的比赛。

陈最一早起床,发现前一晚下了场大雪,此时外面白皑皑一片。他心情很愉快,对着卫生间镜子洗澡时,猛然发现他的头发很长了。他跟林渐青分开差不多整整一年了,这一年都没理过发,此时全部放下来已经齐肩。

陈最洗漱完出门吃了一碗馄饨两根油条,看到早餐店旁边就是一家理发店,他钻了进去,不到二十分钟就出来了,一头长发没了,剩一个毛扎扎的圆寸。看起来敞亮又精神,配上身上的纹身和银色耳环,绝对是最流行那款小酷哥。

反正他已经止步五强,今晚他一定会被淘汰。倪子墨已经拿到了晋级三强的特许通道,他今晚不用PK,剩下三人,谁抽到陈最就相当于直接赢了,真正需要PK的只是没有抽到陈最的两个。但他的歌还得唱。

今晚四个人十二首歌,再加上每个人一段五分钟左右的Vlog,剩下最后那场三强PK会在圣诞前夜进行,不过那就不关陈最的事儿了。

今晚的三首曲子陈最都已经选好了,三首都是他早年自己写的,在签实世纪传媒之前,常常跟毛遂他们一起在酒吧或广场上一起唱的。

今晚不仅他要登台,毛遂做他的吉他手,周亮做他的键盘,也要一起登台。

六七年前,他跟哥们一起玩音乐,一起喝酒唱歌,一起在很小很不正规的舞台上嘶吼呐喊,而今天,他终于有机会把过去的梦想一起全部搬到这个全国舞台上,把过去的激情再重燃一次。

他的寸头形象让导师和观众们都挺惊讶。

荀梦香问他:“怎么换发型了?”

“想换就换了。”

史苍接茬道:“很有道理,还是那么酷。”

阙响道:“来吧,给大家介绍一下你今天怎么个玩法。”

“毛遂,鼓手。”毛遂举起鼓锤挥了挥。

“周亮,键盘手。”周亮举了举手。

陈最又指着他自己:“我,吉他手兼主唱,第一首歌,《Born Sick》,早年我们自己写的歌,一直没有机会唱给更多人听,今天我想在这里唱。”

陶吏率先鼓掌:“好,把这舞台当做是表演的舞台,而不是比赛的舞台,我看好你,加油!”

陈最微微一笑,灯光暗下去,又亮了起来。

先是一段吉他的过门声,然后键盘加了进来,然后一段鼓点。就这乐器的声音总体还是比较简陋的,不过陈最坚决要求不要更多了。

他开口,变换了一种音色,压低了嗓子,有一种粗粝的感觉。

神啊,把我打入阿鼻地狱吧

恶魔或许会宽恕罪犯

妈妈,再喂我吃颗药片

我爱您,也爱我自己,我也爱药片

I was born sick, but I love it.

I was born sick, but I enjoy it.

……

这是一首摇滚乐,陈最演唱起来的感觉很不一样,跟着节奏强烈的音乐,他整个人都着火了一样,充满了无穷无尽的生命力和能量。

这首歌是他写的第一首歌,词曲都比较稚嫩,可用了百分百的真心,原因无他,那是他第一次在音乐里找到自己,他用音乐表达了他对自己的认同。

陈最不是会隐藏自己的人,当他发现自己喜欢的是同性时,也并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只是在追求别人碰壁之后,才发现原来他是特殊的,他跟别人并不一样。

这种不一样在他的成长里一直给他带来恶意,在学校难免被孤立,老师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遇到过校园暴力,但他很会用自己的拳头为自己伸张正义,霸凌结束在他强硬的反抗中,只是一直没有朋友。

在家被打骂过几次,发现无济于事之后,也只能随他而去,寄希望于年纪大点也许自己就好了呢。反正他也从来不是家里的核心,反而越来越像个透明人,特别是在他父亲离开之后。

陈好是好孩子,他母亲把生活的一切希望寄托在陈好身上。为了不让他把陈好带“坏”了,不惜切断兄弟之间的关系,反复念叨的是“别跟你哥混,越混越没出息”和“不要打扰你弟弟学习,没事别在家里碍手碍脚的”。那时周末和假期陈最没有地方去,大部分时间就在游戏厅和网吧。

他家附近有个小公园,没钱去网吧游戏厅的时候,他就在小公园里游荡,一个人,坐在那个老旧的儿童滑梯上,看公园的老头老太太锻炼跳舞,常常一坐一整个下午。

这样一直到高中,遇到了上大学的毛遂他们来公园唱歌,看他们几个人旁若无人弹琴唱歌,十分羡慕,想去搭讪又不敢。后来人走了,他又后悔。

没想到第二周他们又来了,他在那儿踟蹰不前,毛遂突然叫住他:“嘿,哥们,你想来吼两句吗?”

从此,他有了热爱,有了朋友,不再是一个人。

过去这么多年了,大家早就屈服于生活,但不管他们有没有继续玩音乐,这帮靠音乐聚集起来的朋友,一直都在。

陈最唱到最后,哽咽不止。这不单单是首歌曲,更是他的人生。

最后,投票结果出来了,陈最毫无悬念被刷下去了。

史苍说道:“很遗憾,陪我们走了这么久的陈最,今天还是在残酷的PK中被刷掉了。但这并不是失败,不能在这个舞台上唱歌了,但是世界上还有更多更广阔的舞台,只要梦想不死,你就不败。你同意吗?”

陈最点了点头。

荀梦香也哭了起来,哭着哭着又笑:“该死的史苍,突然搞那么煽情。比赛就是这样,是残酷的,也有温情。陈最,这一期《新声大会》,有你当我的学员,是我最大的收获。”

“谢谢!”陈最鞠了一躬。

陶吏说道:“说说你的感想吧,刚刚我看你唱歌哽咽不止,肯定有特别多感想。”

陈最想了一会儿:“圆满了。”

“圆满了?”

“是的,圆满了。”此时陈最非常满足,比拿到冠军更加满足。他甚至感谢这个所谓的“黑幕”,让他可以放肆地,无所顾忌地在舞台上和毛遂、周亮一起同台,让他可以唱自己的歌。

没有什么比这更好了,太好了,让他不仅满足了多年前的梦想,更重要的是,他再次感觉到了音乐带给他的巨大快乐。这种喜悦像一把钥匙,轻巧地拧开他的灵感的匣子,此时他感觉写歌的灵感源源不断涌进他脑子里,整个世界都在他脑子里清晰了起来。

所有人都一脸遗憾地看着他,观众席里,此起彼伏的抽泣声,只有阙响两眼放光。

“陈最,歌是你自己写的?”

“嗯,十七岁写的。”

“离开这个舞台,你一点也别遗憾。比起你的歌,你的唱功就是狗屎。”

这话让陈最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不知道阙响到底是在夸他还是在骂他,只黑着脸说:“谢谢夸奖!”

比陈最脸更黑的是导演,这玩意儿直播。

寒暄完了,陈最下台前,阙响没头没脑说了句:“你小子还挺聪明。”

陈最一头雾水被升降台带下去了。

接下来全场播放他的个人Vlog,观众们哭得更大声了。

毛遂和周亮还处于激动和亢奋里,给亲朋好友到处打电话吹牛逼。

刚刚结束,陈最也给陈好打了个电话。

“哥,完事儿了没?”

“结束了,我被刷下来了,后天就回来了。”

那边阴测测地说:“我看直播了,我知道。哥,我跟你说,他们有黑幕,后台的观众投票窗口完全关闭了,根本投不了票,你的票数是内部分配的。我用软件拦截了,你比对手多了八十多万分,我要曝光他们。”

陈最眉头一皱:“这事儿我晚点给你解释。你先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他们后台投票怎么样的?”

那边不说话了,陈好已经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

“说!”

“我到他们后台了。”

“为什么到人家后台?”

“看他们有没有作弊。”

“难道不是你想作弊?”

陈好急了:“哥,我跟你保证,我绝对没有作弊,你的分数是绝对真实的,除了最后少了八十多万分。”

“那是我的分数一直比别人高吧,比别人低你就准备作弊了是吧。”

陈好不说话了。

“等我回来再收拾你。”陈最说完挂了电话,陈好真是,要说他的出发点都是关心自己。可是陈最受不了他这种不择手段地“帮忙。”

陈最回到酒店,在大厅看到了一个人。这人他认识,宝华音乐的老大葛创,宝华音乐是宝华集团的子公司,专门做音乐,培养出一票大热的音乐人。史苍、荀梦香都曾在宝华呆过,只不过葛创这种大佬肯定不认识他就对了。

谁知他刚走进去,对方却把目光锁在他身上,然后径直朝他走了过来,到他面前伸出手:“你好,我是宝华音乐的葛创,认识一下?”

推荐热门小说失格情人,本站提供失格情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失格情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52章 内幕 下一章:第54章 不识好人心
热门: 乡村俏娇娘 艳绝乡村 老攻小我十二岁 被沉默的信息素 在雄英当扛把子的日子[综] 天下倾歌 七星币一只的虫族 向导是不是重生的 古代农家日常 黑暗主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