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对战

上一章:第49章 《新声大会》 下一章:第51章 晋级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陈最把目光投向阙响。

阙响淡然说道:“唱得很好听,只是没有打动我。”

史苍说道:“打动阙响我有经验,只要你穿件破衣服,背个烂吉他就够了。”

“别说,当年你的确是这样把我打动的。”

史苍的第一首歌的确是阙响给他做的,那时阙响还是个毛头小子,因是名师之徒,才小有名气。在地下通道遇到卖唱的史苍,帮他做了一首歌,史苍就此开始火。

史苍火了之后,两人反而再也没有合作过。

“你惦记那神叨叨的干什么?选吧,选一个你喜欢的战队。”荀梦香说道。

陈最最后还是选了第一个为他转身的荀天后。

盲选一共四期,总共挑选四十人,每队十人。

这四十个人挑选出来之后,则由战队之间轮换PK,谁对战谁的战队完全由抽签决定,谁和谁对抗也由抽签决定,随机性很强,反而显得很公平。

第一轮淘汰剩下二十人,第二轮剩十人,第三轮剩五人,第四轮剩三人。第一轮和第二轮都是一首歌定输赢,第三轮开始则是唱三首歌。

每首歌都将计算分数,评分由导师、现常观众和场外观众共同决定,导师一票计一千分,现常观众每票计一百分,场外观众一票一分,每场比赛只算当场的分数。

进入前三甲之后,则关闭观众计票得分,另请各界知名人士来当评委,分数则由之前所有分数的总和,再加上评委评分进行计算。

看起来是相当公平的,而且场外的观众,包括但不限于网友,对比赛的最终结果起了最关键的作用。

二十强晋级赛,荀梦香抽到的是史苍。荀梦香直呼倒霉。

史苍老牌实力唱将,歌曲的传唱度高,知名度也高,前辈级人物,学员们首选的对象。

反而陶吏虽然火,但是人年轻,透着一股让人不信任的感觉,主动选他的不多。

而阙响只是在圈内非常知名,在圈外知道的人并不那么多。毕竟大家都关注歌手去了,对于词曲制作人并不关心。所以,主动挑他的人也不多,就陈最一个人公开表示他心仪的导师是他,无奈还没被看上。

陈最一来就抽到了史苍队伍里非常强劲的一个唱爵士的女歌手,少有的女低音,唱功很好,气息相当稳。

陈最准备的是一首民谣。对方慢歌见长,陈最很担心自己的民谣能否比得过她的爵士。具体唱什么现在还不知道,都得上台才能知道。

对方先上,前奏一响起,陈最就知道了,对方唱的是小野丽莎非常经典那首《玫瑰人生》,陈最屏息听着,每一句都唱得恰到好处,结束时他竟然差点没能察觉,完全沉浸在了歌声中。

舞台的灯光熄灭,荀梦香在他耳边说的是反复跟他说过的话:“不要怕,有点紧张没关系,你有实力,而且适当的紧张还会让你发挥更好,去吧。”

陈最深呼吸一口气,拎着他的吉他走到舞台中央。他试了试音,对后方的伴奏打了个手势,前奏响起,继而他吉他的声音合了进去,灯光亮起,陈最微微低着头,唱出了第一句。

三月的烟雨/飘摇的南方/你坐在你空空的米店

你一手拿着苹果/一手拿着命运/在寻找你自己的香

圆形的鹅黄灯光仅仅只打在他身上,穿着白衬衣抱着吉他的大男孩安静地坐在那里,唱着一首安静温柔的歌,让他平时酷酷的感觉少了几分,多了几分柔软和忧伤。这首歌是陈最最喜欢的民谣之一,特别是歌词,一直是他作词的方向。

他静静地演唱着,十分动情,整个厅的观众都屏息听他唱着,被他带进了这种清澈而伤感的情绪里。

窗外的人们匆匆忙忙/把眼光丢在潮湿的路上

你的舞步划过空空的房间/时光就变成了烟

爱人,你可感到明天已经来临/码头上停着我们的船

我会洗干净头发爬上桅杆/撑起我们葡萄枝嫩叶般的家

……

比赛是在另外一个城市举行,陈好因为身体原因没办法同行,是由毛遂、周亮几个哥们陪着陈最去的。这一分开就是三个月,得十二月陈最才能回来,对于从来没有跟陈最分开过这么久的陈好来说,十分煎熬。

陈最又忙着练歌、彩排,陈好只敢一天跟他视频一个小时,算计着他登台的日子,特别是陈最在台上的几分钟,陈好简直连眼睛都不眨一下。陈最在舞台上发光的样子简直迷人至深,而他自己却丝毫不觉。

陈最角逐二十强,唱得是这首《米店》。陈好总觉得这歌是陈最唱给他的,因为他跟陈最唱过,过去总是陈最撑起他们这“葡萄枝嫩叶般的家”,现在他也能撑起他们家了。

听歌归听歌,陈好紧紧地盯着陈最的统计票数。他黑到网络票数后台看了,端口是开着的,意味着的确是网民在投票。陈好生怕他们把端口一封,自己想给歌手分多少票就分多少票,这样操作起来就困难很多了。

不过这次完全用不着,陈最的票数远远超过了他的对手,没什么太大悬念进入了前二十强。比赛结束后,票数在二十强里总计排名第二。

第一名是音乐学院的高材生--倪子墨。他声音条件非常好,并且科班出身,歌唱技巧如鱼得水,是名副其实的实力派歌手,而且年轻英俊,观众缘也很好。偷偷有学员在传,他是主办方力捧的对象,已经跟主办方签约了。

但陈最不是很信,觉得其他人可能是嫉妒,因为倪子墨的确唱功很扎实,不是沽名钓誉。而且,他首选的导师也是阙响,就这点,陈最就觉得他是个有眼光的人。

两周后的十强PK上,荀梦香抽到的是阙响,又大呼不好。

她最开始以为最有实力的是史苍,阙响那边只有一个倪子墨需要格外注意。但是经过第一轮对抗,大家都明显看到了阙响那变腐朽为神奇的魔力,特别是在选歌和编曲上,简直神了。

上一轮荀梦香这边有个学员抽到的阙响那边的一个东北大哥,大哥声音粗犷颇为霸气,但是现在这一挂的并不吃香,荀梦香为那个学员松了一口气。

阙响生生让大哥唱了一首《送别》,当然是重新编过曲,升了半个调,背景只用一架钢琴伴奏,大哥那粗犷的声音反而显得更加苍凉和落寞。一个粗犷的硬汉所表现出来的沧桑,更加动人肺腑。唱到最后,硬是把大哥唱哭了,在这种感染力极强的情况下,观众跟着哭了,一边哭一边刷刷把票投给了他。

这次陈最抽到的是阙响那边一个十七岁的小孩,小孩清清爽爽的,声音比较细软,还稍显稚嫩,不过正是这种稚嫩阳光的感觉,让人感受到青春的美好。第一次盲选时,小孩唱了一首《十七岁的雨季》清澈稚嫩的声音,也让两个评委为他转身。

老实说,他的唱功不如陈最,但是阙响的选歌和编曲往往太出人意料。上一次他跟陶吏打擂台时,陶吏吃了大亏。这让荀梦香和陈最都不敢掉以轻心。

得知对擂的是阙响之后,陈最决定还是唱《林深见驼》。这首歌词曲都是他自己写的,还唱过无数次了,无论是从音乐上,还是感情上,他都能把握得恰到好处。

而且,从他能在直播时从容地把这首歌唱出来,他就觉得自己已经不再那么深地受到林渐青的影响了。他现在从别处看到林渐青的消息还是会想到他,但是已经很少主动一遍一遍地想,偶尔想起他们的过去,他也不怎么难受,反而觉得有这么一段挺好的。

受过感情的伤害,狠狠地痛过,也是成长的一种吧。他现在对感情的看法成熟了很多,并不觉得飞蛾扑火般热烈的感情是正确的选择。成熟理智能够长久的感情都是节制的,有来有往的,陈最并不是害怕了不敢再爱,只是要小心挑选对象,爱值得的人了。

至于林渐青,已经是过去了,总会到想起他来云淡风轻那一天的。

在练习的时候,连荀梦香都为他唱这首歌唱得这么好而惊讶,而且陈最改动了几个地方的曲子。或许是听习惯了贺章的版本,猛然一听陈最的有些不习惯,但是仔细一听,却发现陈最的表达别有一番味道,不单单只是好听那么简单,而是仿佛在表达另外一种东西。

荀梦香给他指导了一些技巧性的调整呼吸,如何更加自然地转音之类,对于陈最唱这首歌,她还是很有信心的。

但是真到PK那天,他们还是觉得自己小看了阙响。

阙响给那小孩排练的曲目是《痒》,一首又柔媚又骚气的曲子。

大家都惊呆了。

而当那小孩唱的时候,大家更是吃惊。他声音本来细软,唱女生的歌完全合适。而那干净清澈的歌声,配着这么一首柔媚的歌曲,给人一种又纯又欲的感觉,顿时把歌的层次提升了好几层。

阙响牛就牛在这里,他不会因为对方散发的气质而形成固定的印象,而是根据对方的气质,寻找最适合歌手的表现形式。歌曲、人物、场景似乎只是他心里的模块,他通过自己的想象力把他们完美结合在一起,释放出大于歌曲和人物本身的魅力。

作为对手来说,阙响真是一个可怕的对手。

所以这次他两的角逐,让人格外紧张,到底是又纯又欲的阳光男孩,还是把《林深见驼》这首歌表达得淋漓尽致的陈最。

【作者有话说】:感谢大家这两天的打赏和月票,无以为报,只有双更。

是的,我今天哭着双更了!

倒数第二天,冲冲冲!

推荐热门小说失格情人,本站提供失格情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失格情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49章 《新声大会》 下一章:第51章 晋级
热门: 今天妖怪村脱贫了吗 穿成暴君的男妃/穿成暴君的男妾 欲望乡村 校草撩且甜[穿书] 穿成人鱼后,我嫁给了一条龙 乡村春事 岁月绵长 曾许诺(上古情歌原著) 太监穿到九零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