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颓

上一章:第46章 “朋友” 下一章:第48章 神仙小哥哥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陈最一直睡到下午,饿得不行了,才从床上爬起来,从电饭锅里盛了一碗半冷不热的饭,拉开冰箱门,就站在冰箱前面,挑着里面的冷菜吃。

陈好简直看不下去,抢过他的碗,把他按在桌子边上:“等会儿,我给你热热。”

陈好把电饭锅通上电,把冰箱里的菜拿出来放进微波炉里,又去厨房给陈最打了个鸡蛋汤。

陈最趴在桌子上嚷嚷:“还没好啊,我就要饿晕了。”

陈好恼火道:“早上、中午我都叫你吃饭了,你自己不吃的。”

“那会儿不是困么。”

没过两分钟,热腾腾的饭菜和汤摆到了陈最面前,陈最拖过碗大吃起来,还夸奖道:“感觉你手艺越来越好了,够得上当厨子的。”

陈好不搭话,只是静静看着他。陈最头发长得更长了,乱糟糟油腻腻的,胡子也不知道多久没刮了,整个下巴上都是乱七八糟的胡茬子。这几个月他既没有上班,也不爱出门,肤色都白了一个号,天天睡不醒的样子,却有两个深沉的黑眼圈。

整个样子就一个大写的“颓”字,并且这状态持续很久了,还不知道会继续持续多久。

“哥,你这头发要不要去剪一下?”

“不剪,我故意留着的。”

“那胡子刮一刮吧。”

“不,留着胡子有男人味……哎,我说你别一天唧唧歪歪地管着我。”

陈好面露苦色:“陈最,你真要一直这么下去吗?”

陈最抬起一张疲惫的脸:“这也没什么不好的,我挺舒服的。”吃完饭,他把碗一推,给自己点了一颗烟。一边抽烟一边打着呵欠,又往卧室走过去了。

“你都多久没碰你的乐器了?”自从搬过来之后,陈好还专门给他腾了一间工作室,结果他就从来没有进去过,反而陈好隔两天就去扫扫灰尘。

陈最脚步一顿:“无聊,不想碰。”说完打了个大大的呵欠,一头钻进他屋子里,躺在床上玩手机游戏。玩着玩着又呵欠连天,身子一缩,又睡了。

没劲,干什么都没劲,不睡觉又做什么呢。

陈最又一觉睡到傍晚,起来下楼去了他常去的那家烧烤摊位,点了一盘子肉,叫了一箱啤酒,把自己喝得酩酊大醉,老板给陈好打了电话,让他来把陈最给弄回家了。

陈好拍着陈最后背,一脸苦涩看着陈最抱着马桶呕吐不止,吐得涕泪横流,感觉五脏六腑都快吐出来了,很是难受。吐完了,陈好又给他洗脸洗澡,好一通折腾。

陈好本来身体不好,陈最这段时间瘦了不少,但好歹一米八几的个子,陈好弄着他也费力。喝醉了酒的人跟一团软泥似的,陈好从浴缸把他拖出来时,瓷砖地板打滑,两人一齐摔倒在了地上,陈好垫在下面,手肘擦伤了很大一片,陈最脑袋也在浴缸边缘磕了个大包。

陈好看着自己手臂疼得呲牙咧嘴,陈最还醉着,眼睛迷离地看着陈好,不停地说他头被磕到了,他变成傻子了,让陈好赔他。

陈好简直又好气又好笑,笑着笑着,眼泪就流出来了。

把陈最弄到床上躺下,他给自己包好了手,才拿了药水去给陈最抹。抹完药,陈最却拉着陈好不让他走。把脸埋在他胸前,跟他道歉,说他是不称职的哥哥,都是因为他把房子卖了两人才没有家了,他对不起陈好。

陈好不停地安慰他,但是陈最一句都听不进去,只是自顾自地说着。又开始说自己没用,什么都不会,说着开始哭起来,说别不要他,不要离开他。他带着哭腔有时候喊爸爸,有时候喊妈妈,有时候也喊林渐青。胳膊把陈好箍得死紧,似乎要勒进肉里似的。

陈好又恨又难过,恨他爹妈,也恨林渐青,恨自己没办法替陈最承受这种生活的痛楚。

他哥原本是个很积极也很坚强的人,他们最难的时候,差不多快到生活绝境的时候,陈最最多也是跟他抱头痛哭一番,然后重新在生活里寻摸着出路。而且,在任何情况下,他都还坚持在写歌,哪怕给别人当枪手,也从来没有放弃过音乐。

他对音乐的热爱,就像他对生命本身的热爱。

如今他这行尸走肉的样子,陈好看了别提多心酸了。

陈最发泄了一阵,终于哭着睡了过去,陈好回到自己房间,坐在窗户旁边,点燃了一根从陈最那里偷来的烟。

这样下去肯定不行的,想了想,陈好给毛遂打了个电话:“毛毛哥,睡了没?”

毛遂打了个呵欠:“还没睡呢。小好啊,你哥怎么样了?”

“还是老样子。”

“这样下去不行啊,他都颓了多久了,颓废颓废,再这样下去,迟早人都废了。还有,你劝他少抽烟少喝酒,对嗓子不好,他还想不想唱歌了。”

陈好夹着烟挠了挠头:“我知道,所以才给你打电话,我们一起想想办法。”

“没招,每次叫他出来玩一玩,认识认识朋友,他就一个人在旁边也不说话,光喝酒。我是看着着急,又不能打他一顿。”

陈好轻笑了一声,说:“我想到个办法,毛毛哥,你们得给我帮个忙。”

六一儿童节那天,毛遂他们那几个人,一大早就来到陈最家里,把还在床上呼呼大睡的陈最生拉硬拽给拽起来了。

陈最顶着一头鸡窝似的头发,一脸起床气。看着毛遂那几个穿得花花绿绿的,还拿着乐器,更是不解。

毛遂赶紧跟他解释道:“今天六一儿童节,居委会孙婶儿让我们去阳光福利院给小朋友表演节目,唱唱歌,你也一块去呗。”

“我不去,困死了,我要睡觉。”

“天天就知道睡,你是猪吗?本来没打算叫你的,叫的周亮,他家里临时有事儿,来不了了。”

“那你们去就行了,干嘛非得叫我。”

“哎,我们答应小朋友是有四个哥哥的,结果人数着少了一个,我们怎么说得清。去吧去吧,帮个忙,小朋友们都是孤儿,本身就够可怜了,还让我们给骗了,我良心不安的。”说着把陈最推进卫生间,让他洗漱。

陈最无奈,无力地叹了口气,开始洗漱。他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看了很久,一脸的疲倦和灰败,那些阳光灿烂的日子好像离他很远了。他不愿意去,哪儿都不想去,但是朋友的忙,不得不帮。

他拿起剃须刀好歹把胡子给剃了,毛遂答应人家的是哥哥呢,总不能拉个大叔去凑数。

洗漱完后,看起来好了一点,出去毛遂又让他换上一套跟他们一样的颜色鲜艳的衣服,搞得陈最有些别扭。毛遂说那衣服给周亮准备的,陈最寻思他穿着怎么这么合适,这段时间瘦了那么多吗。

换好衣服,陈好又给他梳了头发,扎了一头的小辫子,又把他的吉他拎出来塞手上,陈最总算看起来像个人了。

陈好反正也没事,还跟着一块儿去了,拿着照相机负责给他们录像。

去了他们区的福利院,给孩子们带了玩具和零食,园长和孩子们都很热情,唱歌的时候不停地鼓掌。小孩子都是天真又直接的,看陈最长得好看,人气都在他那儿。小朋友们缠着他弹唱了一首又一首,最后简直把他累得够呛,但是脸上的表情却没有丝毫不耐烦。

唱完歌又是游戏互动,他们五个人陪着孩子们玩了大半天,又是唱又是跳的,简直比干活还累。

回程的车上,陈最担心陈好:“今天累着你了没?”

“累啊,但是开心。哥,你开心吗?”

陈最点了点头。

车还没到家,毛遂就接到了孙婶儿的电话,说院方觉得非常满意,也很感谢他们,希望以后有机会还可以多请他们去和孩子们一起玩耍。

寒暄了一通,孙婶儿突然提议:“毛遂啊,你们真是好小伙儿。我可不可以请你们给全市的福利院都做个表演啊?全市有十三所,当然不会让你们白忙活,我们可以支付劳务费,不过这钱也不多就是了。都是孤儿,就当做个好事,怎么样啊?”

毛遂兴高采烈地说:“没事没事,我们也觉得挺开心的。我先问问其他人的意见,再给你回话吧。”

挂了电话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陈最脸上,陈最不太乐意。

陈好说:“哥,看到今天这些小朋友,我就想起我自己。”

最后陈最还是点了点头。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他们四人配合着时间,跑遍了市里十三所福利院,给小朋友们唱歌做游戏。累是一定很累的,但是想到做的是有意义的事,大家都很高兴。

完了之后,陈好把视频全部汇集起来,剪辑成一个长视频,他仔细地挑选着陈最的那些镜头。陈最自己唱歌的,陈最和小朋友们游戏的,陈最笑着俯下脸被小朋友亲亲的,教一个兔唇的小朋友唱歌的。

陈好视频做好之后,@了市儿童关爱组织的微博账号,很快引起一众大V的转发。毛遂他们一群人突然就火了起来,最突出的当然是陈最。

推荐热门小说失格情人,本站提供失格情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失格情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46章 “朋友” 下一章:第48章 神仙小哥哥
热门: 大漠谣2(风中奇缘2) 坤宁 妻子的外遇 山村风流:娇娘很疯狂 今天妖怪村脱贫了吗 游民无产者 三年,我们在一起 乡村小祸害 宠夫(快穿) 雄霸神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