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空号

上一章:第43章 留在我身边 下一章:第45章 真相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陈最以最快的速度把房子卖了,远低于市场价。因为钱要得急,毛遂那里的东西,准备打包一块卖给一个二刀贩子,当然,价格也很低。

临卖之前,毛遂特意把他一块儿叫过去了。他冷眼看着那个二手贩子一件一件地给东西估价,把价格压得不能再低。毛遂气鼓鼓在一边跟那贩子吵架,摆出市场价据理力争。

毛遂拿着那个爱马仕的小耳钉,说道:“这件就不卖了吧,我觉得还挺好看,适合你的。关键是那孙子只给一千,我看原价快一万了呢,他说这种贴身物品别人都不会买二手。”

这件东西算林渐青送给他的东西里最便宜的一件了,可也是唯一一件以生日礼物的名义,郑重其事送给他的。其他的都是他觉得陈最适合,随手就扔给他了,事实上对于陈最来说,根本不适合。

只有这耳钉是专门为他买的,也的确很适合他的礼物。

“就一千,给他吧。”

二手的礼物不值钱了,就跟无人回馈的感情一样廉价。

陈最只是想赶紧处理掉这些,赶紧和过去划清界限。

钱凑得差不多了,最后还差一点,找陈好拿了一部分,这时陈最才想起来问陈好钱的来历。

“就在网上卖东西挣得呗。”

“不是靠着在网上黑别人,卖黑料挣的?”

陈好话不多说,打开网页,给陈最看自己的网店。他早知道陈最总有一天会知道,然后会查他的收入来源,所以早就准备好了。

陈最看了一会儿,确保那的确是个看起来有模有样的网店,才放下心来。

又转头看了陈好一会儿,突然摸了摸他的头:“你都会赚钱了,突然就长大了。”

陈好打掉陈最的手:“嗳,你就只比我大两岁好吧,你二十那年,我就已经是个成年人了。”

“行,那现在该你养我了。”

“好啊。”陈好兴高采烈地开始养陈最了。

毁约赔偿的事情告一段落,他们两人也很快搬了家,搬到了离陈好常去的医院北面四十来分钟路程的小区。

小区环境挺好,房子比他们之前那个还新,面积也更大一些,三室一厅,专门给陈最摆放他的器材留了一间房。

陈最看到房子也没说喜不喜欢,只说挺浪费。陈好说既然他来养家,就他说了算。陈最也没说什么,蔫蔫地搬进了自己房间。

陈好还挺喜欢这个房子,房主大概是喜欢大房间,原本三室的格局,小的两间房被他打通成了一间。现在主卧给陈最当书房了,打通的一间又隔断成了两间,只不过中间一半用衣柜一半用布帘简单做了个隔断,比起之前那房子,他两卧室隔着整个客厅对着门,陈好感觉自己离陈最近多了。

陈好悄悄把床移到靠着柜子那侧,对于陈最那边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听得一清二楚,连他晚上起床尿尿、甚至翻个身说两句梦话都能听见,这感觉让陈好很安心。也正是因为这样,他知道最近陈最的睡眠都不好,总在床上翻来覆去,总是失眠。

他也知道被甩和毁约两件事对陈最的打击很大,应该给他点时间缓缓,但是陈最这样,陈好也很难受。

天都快亮了,陈好下床,撩开布帘,径直爬到陈最床上,从身后抱着他:“哥,你别翻了,翻一晚上了,饼都烙熟了。”

“吵到你了吗?你换到书房去住。”

“没有。你要睡不着就起来干点别的。”

“可是我想睡着。”要是能睡着该多好,睡着了就可以什么都不想,就什么痛苦也感受不到了。可是偏偏人在经历巨大痛苦的时候,反而会失眠。

安静的夜晚,所有人都睡了,留你醒着,好像是被所有人抛弃了,只有自己承受这铺天盖地的黑暗和孤独。

“不要勉强自己了,要不然我们出去走走?”陈好提议道。

“天都没亮,有什么好走的。”

“走嘛,反正也睡不着。”陈好开了灯,把陈最拽了起来。

两人走在小区的花园里,天已经变成朦胧的灰色。早春时节,清晨格外冷冽的空气激得人脑子更加清醒。早起的鸟儿啾啾叫着,空气还带着晨露的润湿。

陈最深吸了一口气,感觉从鼻腔到整个胸腔都凉了,一直胶着在一起的脑子,似乎也更清醒了一些。

陈好拉着他的手,两人从小区一直逛到了无人的街上,偶尔一辆汽车飞驰而过,划破清晨的寂静。

也不知走了多久,天亮了,两人找了一个早餐摊位吃了两碗混沌,随后又往回走,在楼下的菜店买了中午吃的菜,一起回到家里。

陈好又把陈最往屋子里推:“你去睡会儿,我觉得你现在能睡着了。”

“你去干你自己的事情吧。”

“不,我陪你。”

陈最却把他往外推:“我知道你想安慰我,想让我快点好起来,但是有的事真的不是我想怎样就怎样的,给我点时间好吗?我需要一点时间,你让我自己呆会儿。”

陈好无奈地看着他哥,点了点头。

*

林渐青这段时间忙得脚不沾地,好不容易有一天休息,他才想起和陈最约定过户的事。匆匆开车过去,刚踏进房门,便闻到一股淡淡的灰尘味儿,屋子乱糟糟的,看来陈最也没住在这里。

他给陈最打了个电话,却发现他的电话是空号了。

林渐青有些不太相信,换了他的工作号再打,这个号是陈最不知道的,发现果然是空号。

换号了?他在搞什么?

林渐青进到屋子里,看到了放在桌子上的钥匙和一个小盒子。他打开盒子发现里面是个钥匙扣,里面还有个小纸条写着圣诞快乐的字样,才想起来他说结束那天是圣诞节。

林渐青拿起了桌上的钥匙看了看,发现就是这套公寓的钥匙。

陈最什么意思?拒绝他的“分手费”来反抗他吗?真是幼稚。

林渐青问了张凯丽陈最家的地址,驱车去了陈最家里。结果敲开门发现里面正在装修,乌烟瘴气的。他问那几个灰头土脸的工人:“房主呢?”

其中一个虎背熊腰的大汉站出来说:“我就是。”

“你?”林渐青仔细看了看他,“这不是陈最家吗?”

“是啊,月初才把房子卖给我的。”

“卖房子?好好的干嘛要卖房子?”要说陈最卖了房搬到了他的公寓里还能理解,可他公寓也没人啊。

“我咋个知道捏,他还卖挺急的,应该是急着用钱。”

林渐青更无法理解了,他对陈最绝对算得上大方,被他包的人还有缺钱的时候,简直是打他林大影帝的脸。

“你有他电话没?”

大汉翻出手机,找到了陈最电话。林渐青一看,这就是那个空号。

操,这人还能人间蒸发了。

他马上联系了张凯丽,让张凯丽联系了肖滢,很快张凯丽给他反馈的消息是,肖滢也不知道陈最去哪儿了,他们已经解约了。

这下林渐青知道陈最为啥要卖房了。

可是为什么要解约呢。他当初只是让他把歌还给贺章,并且宋昭文给他打电话说这件事时,承诺了看在他的面子上,不追究陈最法律责任的,只要他把歌还了就行。

林渐青转头去了宋昭文公司,他既想问他们知不知道陈最的下落,也想问问宋昭文和贺章,到底什么原因让陈最和肖滢解约了。

林渐青轻车熟路走到宋昭文办公室外面,宋昭文助理面带苦色说他和贺章都在会议室。

走到会议室门口,终于知道助理那一脸苦色是为什么,这两人正在吵架。这还挺稀奇,他一直觉得贺章有些过于听宋昭文安排了,两人还能吵架。

走近了一些,就听到贺章提高的声音,夹杂着“我不唱”“你别逼我”“不准你给别人”“没得商量”之类的字眼。

林渐青敲了敲门,里面的声音戛然而止,他推门进去,两人都看着他。贺章一脸难看,宋昭文倒是神色如常。

林渐青调侃道:“打扰到你们吵架没有?”

宋昭文笑了笑:“理念不合,讨论讨论,哪有吵架。”起来给林渐青拉开一张椅子,“坐,你不是忙着拍戏嘛,请都请不动。”

又转头对贺章说:“你先去忙你的,这事儿你自己好好想想。”

却只听贺章愤然拒绝:“不可能,我绝对不会再唱了。”

“你……”

林渐青来了兴趣,问道:“唱什么?”他看着自己眼前连接着投影仪的电脑,上面打开的是个音乐播放器。笔记本一侧插着的U盘看起来还有些眼熟。

“没什么,就一首歌,我觉得挺不错让他编进自己下张专辑里,他不同意。”宋昭文很是无奈,陈最那首歌挺好的,当初也是贺章跟他说了这回事,他才用了点手段,让林渐青去给他拿回来了。

可没想到现在贺章无论如何都不唱这歌,不管他对陈最是什么样复杂的感情,可是这歌也拿了,该得罪死了的人也得罪了,他不知道贺章现在这么抗拒是个什么意思。

林渐青换了坐姿,翘着腿,问道:“被陈最拿走的那首?”

说着他轻轻点了一下播放键。

推荐热门小说失格情人,本站提供失格情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失格情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43章 留在我身边 下一章:第45章 真相
热门: 限时狩猎 乡村欲望:禁忌的诱惑 凶鸟猎食图谱 替演 异世之小小法师 美艳女教师 全世界都有我的马甲 武道乾坤 裴宝 金丝雀的自我修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