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爱过我吗?

上一章:第40章 我习惯他 下一章:第42章 解约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陈最这段时间精神一直不太好,对什么都提不太起兴趣。

自从年前那次跟林渐青最后一次联系,让张凯丽叫他再也不要联系之后,陈最从理智上已经相信林渐青是想跟他彻底断了。

只是情感上始终无法说服自己,难以承受的痛苦让他始终抱着一丝侥幸。尽管这样,失恋的打击还是让他整个人都失去了活力。

他跟林渐青的绯闻在网上掀起了一个小风波。张凯丽雷霆速度让人删了新闻,但林渐青的影响力实在太大,太受人关注,传播和讨论的范围都不小。

第二天宝华娱乐就发了律师函,直接把发布新闻那家传媒公司起诉了,连澄清稿都懒得发,也没解释林渐青和打码男究竟是什么关系。就这强硬的态度,反而让公众倾向于相信他是清者自清。

不过余波还在,陈最的歌也因此暂时压着,没有任何动作。肖滢很谨慎,不希望陈最一露面就产生任何负面影响。一切就和他们计划的那样,等一个合适的时机,等公众的目光从林渐青身上转移开。

陈最这段时间非常闲,越是闲就越难以从那种低落的情绪里出来。

吃过午饭,陈最说他去弹弹琴,就自己回屋了。乱七八糟地弹了没多会儿就没声了,陈好推门进屋,看到陈最坐在窗户前面,一脸呆滞地看着外面,又开始神游了。

陈好走过去,把手放在他头顶,说道:“哥,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

“我今天下午该去透析了。”

“好,我给毛遂打电话。”陈最说着把电话摸出来。

陈好从他手里把电话抽走了,弯腰从脖子后面抱着陈最,把下巴搁在他头顶:“你送我去好不好嘛。你看外面天气这么好,春天马上就来了。”

“我不想动,还有些困。让毛遂送你去吧,他有车。”

陈好也不放手,只是继续说道:“你看外面还有阳光,我昨天路过广场那边还有人放风筝呢,路过河边的时候,柳树都开始发芽了,桃花也结出花苞。真是奇怪,这些观赏桃花都先开花,后长叶子……”

“好了,别磨叽了,我陪你去。”

“嗯,哥你最好了。”陈好低头亲了亲陈最的发旋,并不放手。

陈最把脖子上的手掰开:“好了,你快去换衣服吧。”

他两走在外面,看似天气不错,太阳时而露个脸,实际冷风一吹,就还是冻得人发抖。陈最走到街边拦车,陈好却把他拖了回来。

“你干嘛?”

“医院也不远,走着去吧。”就因为陈好要一直透析,所以买房子的时候专门考虑到这一点。坐车是不远,走路也得四十来分钟。

“挺冷的,坐车吧。”

“好久没跟你散个步了,顺便溜溜你。”陈好坚持。

陈最无奈笑了笑。

走了一会儿倒也暖和了。陈好带着陈最绕到了河边,果然柳树抽出了新枝,随着风轻轻摆动。冬天结冰的护城河,此时也化开了。又从河边逛到了广场,大中午的,阿姨们广场舞的热情也不减。

陈好拉陈最在休息椅上坐下,又去旁边买了两支冰淇淋,递了一个给陈最。

“大家都说吃点甜食会让心情变好。”

陈最咬了一口,他不太喜欢甜食,奶油简直甜到发腻。

“我有说我心情不好吗?”

陈好轻轻舔了一小口,他不敢吃多:“你满脸都写着不开心啊,我又不瞎。”

“哦。”

“哥,你跟林渐青真的是情侣吗?”

陈最从陈好嘴里听到那三个字,心里一颤,说不清是因为听到“林渐青”而揪心,还是陈好知道这件事而吃惊。他只是扭头看着陈好。

“别那么惊讶好么,你是我哥,我还能不了解么。”看陈最想争辩,陈好干脆说道,“你两那个绯闻我看到了。”

陈最终于只是无力说道:“我两不是情侣。”

“但你喜欢他对吗?现在你们分开了,或者说是他把你甩了。”不知是不是陈最错觉,他听到后面半截,感觉陈好的语气变了,比这凉甜的冰淇淋还冷。

陈最想到之前贺章的事,感到一丝紧张:“陈好,不管怎么样,这是我跟他的事,你别去抹黑他。”

“就这么喜欢他?”

“这跟喜不喜欢他没关系,你不准再做这种事。”

“哦。”陈好手上的冰淇淋有些融化了,他又舔掉一些,看着陈最认真道,“陈最,你还有音乐,还有我,失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陈最点了点头。

没什么大不了的吗?他以前也觉得失恋罢了,没什么特别的。他以前还觉得,恋爱罢了,也没什么特别的。但好像跟林渐青一切就都不是这么回事了,那些时间,也许林渐青不承认那是恋爱,但给陈最的快乐,的确是热恋的感觉。

不管失恋还是热恋,林渐青给他的是一种新的体验,自然也带来一种新的痛苦,让他久久不能排解。

晚上陈好还主动叫了毛遂和那帮哥门吃饭,大家一起热闹热闹,或许会好点。

陈最喝了不少酒,心情不好的时候,自控力总会差点,但除非醉到断片,更多时候会放大情绪,比如现在陈最有些喝高了,脸上跟那帮人笑着,心里却反复想着林渐青,想到想哭。

害怕在一帮朋友面前失态,饭局还没结束,他就拉着陈好回家了。醉酒的状态让他头重脚轻,晕晕乎乎却又异常清醒,他失眠了,没有睡意的晚上,总是无法遏制地想林渐青。

不知道过了多久,拿过床头的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凌晨一点多了。他把手机放下,翻过身睡到另一侧,突然手机响了起来。

陈最又扭过来,烦躁地想,谁会在这大半夜的给他打电话,难道是毛遂他们闹到现在才结束。

他拿过手机一看,瞬间坐了起来,把房间的灯打开了。

屏幕上那三个字竟然是林渐青。

陈最愣了两秒,电话在他手里震动不已,他才确认这是真的,不是自己在做梦。他手指有些颤抖,第一次屏幕没有划开,第二次才划开接了电话。

他喉结上下颤动,却一时无法出声。倒是林渐青那边没什么障碍地问道:“这会你应该睡了吧。”

陈最伸手覆在眼睛上挡住光,低低“嗯”了一声。

“也不是故意现在打扰你睡觉,我刚刚才回到家。”林渐青声音的确很是疲惫。

陈最轻咳两声,清了清喉咙,声音有些沙哑:“没事,我也还没睡着。”

林渐青那边轻声一笑,这笑声让陈最呼吸一滞,那种熟悉的心脏微颤的感觉,反而因为太过想念,让陈最心跳得很快。

他轻笑道:“喝酒了?微醺状态下的确容易失眠。”

“嗯,跟朋友一起喝了一点。林哥,你……”

“嗯,我打电话是告诉你我下个月18号有空,你来公寓这边,”多熟悉的语调,好像他们中间的分开根本没有发生,好似他们又回到了过去的关系,林渐青一有空就会找他,他们还能和过去一样在公寓里亲热缠绵。

“我们去把房子过下户。”

不,根本就是回不去了。

陈最用手指轻轻压着眼睛,还是有滚热的液体淌了出来。他的声音更哑了,鼻子堵得厉害。

“不用了。”

“我说过房子给你。”

“你不欠我的,房子不用给我。”

“我答应过的事,都会做到。”林渐青坚持。

陈最“噌”一下直起身体,感觉肺腑都是火在烧,吼道:“我他妈说不用了。”

“陈最,你冷静点。”

陈最无力地靠在床头:“抱歉,但是真的不用了,如果你还顾恋一点我们的过去,房子的事情不要再说了好么。”

林渐青没再说房子的事,转而问道:“陈最,你现在是不是签了肖滢的工作室?”

陈最不知道林渐青从哪里得知的,不过都是一个圈子的,听到也不奇怪,便承认了。

“你想当歌手对吗?”

“嗯。”陈最一头雾水,不知道林渐青到底想说什么。

“我听你唱歌还挺好听的,你当歌手应该挺有前途。”

“谢谢。”陈最越发疑惑了。

“但是你不应该拿贺章的歌,你把他的歌还给他。”林渐青不卑不亢的语气,理直气壮地要求。

陈最突然懵了,提高了声音:“你说什么?”

“你给肖滢的那首歌,是从贺章那里拿的吧,这真不好。如果你需要有人给你写歌,我可以给你找人。”林渐青还是那副高高在上的语气。

陈最感觉自己的心脏被重重击打了一拳,所有血液迅速褪了干净,只剩下一颗冷的、硬的、死了的心。

他连脾气都发不出来,连指责贺章无耻都觉得无力,只问道:“贺章跟你说的?”

“还有你以前的老板宋昭文。他们不想把事情闹大,想我跟你以前挺熟悉,所以麻烦我带个话。我跟肖滢也是老相识了,以后我会关照她多照顾你的。”

这话陈最还不至于听不出来,他跟肖滢老相识了,可以让肖滢多提携他,也可以让肖滢一巴掌把他拍死。是啊,他这样的小角色,无论是得罪了贺章还是宋昭文都让他吃不消,更别说林渐青了。

他本以为合同到期了贺章会就此放过他,看来他真是天真了。

“好,我会把歌给贺章。”

“那就好,你好好休息吧,晚安。”说着林渐青就要挂电话。

“等等。”陈最叫住了他。

“有什么需要你尽管说。”

“林渐青,我最后问你一个问题。”

“你说。”

“我陪了你快三年,这三年里,你有没有,一丁点,哪怕一个瞬间……爱上过我?”问出这句话,陈最几乎使尽了浑身的力气,再羞耻卑微,他也想知道答案。

林渐青沉默了,听筒里是他缓慢的呼吸声。

过了好久,对于陈最来说,长得差不多快要窒息的时间,才听到林渐青提了一口气,平缓而肯定地回答道:

“没有!”

推荐热门小说失格情人,本站提供失格情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失格情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40章 我习惯他 下一章:第42章 解约
热门: 老攻小我十二岁 病弱omega反派C位出道 我的小道观又上热搜了 大龟甲师(中) 怂怂[快穿] 不是柱是超电磁炮 真少爷不想继承家业 山楂树之恋 [快穿]勾引反派计划 乡村留守女人的韵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