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我习惯他

上一章:第39章 性格不合 下一章:第41章 爱过我吗?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贺章没想到这个一直困扰他的问题,竟然就这么简单地化解了。怎么说呢,林渐青虽然无情,但无情也有无情的好处,任何时候都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并不会因为他的拒绝抓狂。

贺章以前不是不会,只是不敢。可能觉得自己得到这些名誉都不是光明正大的,所以他有很多顾忌,他害怕一丁点没做好,不敢违背宋昭文的意思,更不敢得罪林渐青。

但在想明白这一切之后,他突然胆子大了起来。他得到的这一切,绝大部分是来自于陈最的天赋,加上他自己的努力,跟宋昭文关系不大,更不干林渐青什么事。

他只要得到陈最就够了,其他人,他不想再那么委曲求全,逼自己去做不想做的事。

今天他得到了肯定的答案,林渐青已经跟陈最断了。起码他的经济来源彻底没有了,不知道林渐青会给他多少钱,不过他想陈最也不是狮子大开口那种人。即便暂时能应付过去,他弟弟的病可会源源不断地需要钱。

只要林渐青跟他断了,就不怕他不回到自己身边。

从酒窖出来,贺章突然转头问林渐青:“渐青哥,你刚说的电影的主题曲还给我唱吗?”

林渐青看着他挑了挑眉:“刚刚拒绝了我,现在又向我讨歌?”

“我很喜欢唱歌。”这是实话,贺章没把真相说出来,目的也只是因为林渐青对他事业有帮助,而且现在也不需要他再演这场暧昧的戏了。

“你倒对唱歌是真爱。”

贺章笑了笑,是啊,他对音乐是真爱,可惜偏偏他毫无天分。

“你都对我这么坦诚了,不给你那不就显得我很计较。”这些都不是什么问题,既然他要了,林渐青也可以给。贺章对音乐的态度,一直是林渐青所欣赏的。

“所以渐青哥其实并不是很计较我拒绝了你吧。”

林渐青想了想,大概只是有点不甘心,其他倒也没什么。就是追贺章的这些时间,也丝毫没有耽搁他吃喝玩乐,耽搁他的正事,所以其实也并没有损失什么。他的确觉得贺章是他未来伴侣最合适的人选,突然没了,还是很遗憾。

林渐青选了不少酒,服务生正在给他打包。贺章就为今晚家宴选了两瓶合适的。宋昭文没选,但很自觉地就把钱付了。

这点钱不算什么,林渐青道了谢就拿走了。

来时是贺章去接的宋昭文,现在得先把他送回家。

在车上,贺章突然说道:“宋总,我们还是把陈最给签回来吧。”

又是这事儿,贺章真是在陈最身上过不去了。以前只觉得他在音乐上固执,其他都好商量,宋昭文也是因为这样才觉得他好管,没想到他会在陈最身上纠缠个没完。

宋昭文一阵烦躁,但表面还是耐着性子委婉道:“都已经解约了,他要真愿意留下来也等不到现在了嘛。”

又安抚道:“我给你找了阙响,他同意给你做段时间的音乐总监,这下你该放心了。”

阙响是年轻一辈数一数二的音乐制作人,很牛逼,无数大佬的音乐都是他制作的。如果说词曲写得好坏决定一个创作歌手的底线,那么音乐制作人的水准,则决定一首歌的上限。

因为一首歌曲能否得到好评、能否流行起来,是由大众所决定的。大众的眼光跟专业人士的眼光不一样,如何从总体把握一首音乐呈现出来的样子,如何把握创作者和受众之间那个微妙的平衡,全是制作人需要考虑的事情。

他不仅要对音乐的方方面面了解,还要对面对的市场有所了解。

阙响不过三十岁的年纪,却能做到这个水平,除了本身天赋过人之外,也是由于他是窦志义的关门弟子,窦志义是国内第一代音乐制作人,是音乐界无人不知的老前辈。

宋昭文为了请动阙响还真是下了大功夫。他这人既不为钱所动,也没有什么所谓的音乐梦想,给谁做歌完全凭自己一时喜好。最传奇的是,他曾经在地下通道听到一个流浪歌手弹唱,给人丢了十块钱之后,就问对方想不想出单曲。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果真给那人做了首歌把人给捧了出来。那人就是史苍,后来签到了宝华娱乐,再遇上肖滢,变成了现在红极的歌手。

果真,贺章听到阙响的时候眉头挑了一挑,问道:“你是怎么请动他的?”

阙响难以说服,无人不知。

说起这事儿,宋昭文挺没面子,全是他死缠烂打,把对方给弄烦了,才答应给贺章做首歌。这个过程他不准备给贺章解释,只说:“别担心,能做好音乐的人多的是。”

“的确是这样。但你还是把陈最叫回来吧,我跟他合作了这么多年,习惯了。”

宋昭文简直没有语言了,没好气地说:“要他真愿意继续,还用得着这么三番五次地说服吗?他是真下定决心不做枪手了,你这么勉强我,勉强他都没有用,之前也不是没有试过。”

“是,之前他不同意,现在就说不定了。”

宋昭文狐疑地看向贺章:“你什么意思?”

“林渐青和他年前已经分手了。”贺章补上一句,“刚才林渐青告诉我的。”

宋昭文意味深长地看着贺章,眼神复杂,掏出手机拨通了陈最的电话。

他的电话陈最倒是还会接,贺章的电话陈最已经习惯性地挂断了。

宋昭文拿出他那副商人的脸,客客气气地先给陈最问好,寒暄了一阵,又是问候他又是问候他弟弟的,足足扯了十多分钟,才把话题扯到希望他回到公司,大家都很想他云云。感情牌打完了,则开始利诱,既会提高他的基本待遇,还会给他提成,两年之后还会把他签给自己做艺人,画了天大一个饼。

但陈最丝毫没有迟疑,直接拒绝了他。

这么没有转圜余地的拒绝还着实让宋昭文吃惊,他还以为,最不济,陈最也会说他考虑考虑。

他对于陈最的拒绝并没什么不满,他原本就不想陈最继续在贺章身边,这通电话也只是由于贺章的强烈要求,看这样子,贺章为了能把陈最留在身边,应该背着他做了不少“努力”。

宋昭文其实对贺章已经有些不满了,不过再不满,贺章仍然是他手里最有价值的一个艺人,不得已时不得不顺着他。

果真,听到陈最的再次拒绝,贺章脸色很不好,把车子突然提速,吓了宋昭文一跳。

接下来两人无话,贺章心里算计着,也许是陈最暂时还不缺钱,所以才那么干脆地拒绝了他,看来还需要给他点时间想清楚。

宋昭文一路打量贺章,觉得他对陈最执着得很是诡异。一个人千方百计,不计代价想把另一个人留在自己身边,是为了什么?肯定不会是因为讨厌,尽管贺章一直表现得很讨厌陈最。

那会是什么?是因为……喜欢?贺章其实不讨厌陈最,其实是喜欢他?

得出这个结论的宋昭文突然就敞亮了。尽管够匪夷所思的,但是仔细一想,贺章看出陈最对林渐青有好感时,突然变了个人似的诬陷他;听到陈最是林渐青情人时,陡然阴沉的表情;以及现在无论如何都要把陈最留在身边。

他喜欢陈最,对他才华无比嫉妒的同时,也对他这个人充满了欣赏,宋昭文还记得贺章对陈最词曲毫不吝惜的赞美。

宋昭文看着贺章,说不清楚自己现在是种什么感受。

宋昭文下车时,突然很无奈地拍了拍贺章的肩膀。

贺章还是黑着脸,把车驶进了车流里。

春节假期结束,年后贺章回到公司的第一天,晨会里宋昭文又给员工们画了一个美味的大饼,做了番激得人斗志昂扬的谈话,才宣告晨会结束。

贺章刚回到办公室,他的私人助理就匆匆赶来,给他带来一个让他吐血的消息。陈最已经以艺人的身份跟肖滢工作室签约了。

贺章一脸纠结:“你说什么?你给我再说一遍。”

小助理有些瑟缩,感觉再说一遍贺章一定会大发脾气,他又不敢不说,只得解释:“之前不是你叫我打听他跟刘知凡在一块干啥嘛?我找的狗仔查到刘知凡把他介绍给了肖滢新开的工作室。”

“以歌手的身份签的?”

“听说是这样。”

“什么听说,到底他妈的是不是?”贺章一锤砸在桌子上。

“是,好像那边还准备给他出歌。”

“别他妈又是听说又是好像,我要知道确切消息。”

助理缩着脖子,硬着头皮:“的确是要出歌,已经在制作了,不知道为什么这会儿还没宣发。”

贺章狠拧眉头,嘴角不自觉向下,问道:“什么时候签的约?怎么现在才告诉我?”

“具体签约日期真不知道,反正从新年就常常看到他跑肖滢的工作室,大概是那时候吧。我也是才知道的消息,狗仔们说,他们也不敢给你不确定的消息,所以等一切都确定了才敢告诉我们。”

“都他妈确定了,告诉我还有什么用,真是一帮傻逼。”贺章简直气死了,一群没脑子的东西。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转头对助理说:“那首歌,陈最要出的歌,想办法给我弄来听听。”

推荐热门小说失格情人,本站提供失格情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失格情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39章 性格不合 下一章:第41章 爱过我吗?
热门: 剧情崩了关咸鱼男配什么事 乡村小保安 特级乡村生活 我在鬼杀队当柱的那些年 曾许诺·殇 和亲[星际] 和前男友在恋爱真人秀组cp后,我爆了 岁月绵长 个性大概是见一个萌一个[综] 养了千年的龙蛋终于破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