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可以断了吗?

上一章:第26章 错觉 下一章:第28章 贵人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贺章随便点了些菜,跟林渐青吃过很多次饭,至少知道他喜欢什么酒,贺章要了一瓶。

林渐青显然对贺章记得他喜欢什么酒很是满意,也不故意逗他了,而是跟他聊些日常。说到贺章最近音乐上不顺利,林渐青安慰他:“娱乐圈里起起伏伏很正常,无论谁,最后都会被新人代替,不过有能力的人总会留下点什么,我相信你哦。”

“你相信我?”

“对,我相信你。”

贺章自嘲地笑了一声。

林渐青知道,大红大紫过的人,习惯了别人众星拱月般环绕的恭维和赞美,突然落下去了,这种落差会让人怀疑一切。不过起起落落几次,自然就会懂,也不会过分在意外界评价了。

林渐青也没在说些不痛不痒安慰的话,而是摸了摸贺章的头。贺章比陈最也就大一点,但很多方面都没有陈最成熟,林渐青也是把他当小辈看。

贺章终于抬起头看着林渐青,很是艰难地问出了他一直关心的问题:“渐青哥,有个问题我……我……”

“你直说。”

“你跟陈最,你们是什么关系?”贺章还是没敢把话说得太直。

林渐青看了贺章一会儿,翘起嘴角淡淡一笑:“就是你想的那种关系。”

林渐青这么坦然,倒是让贺章挺惊讶的,他都不知道是该说林渐青脸皮厚还是无耻了。不过这让他接下来的话很难说出来,他也没办法指责林渐青,虽然两人表面有些暧昧,但实际情况贺章心知肚明,他完全没有立场要求林渐青做什么。

林渐青看着贺章,看他憋了一肚子话,吞吞吐吐又说不出来,干脆地问道:“我也不解释什么,你在想什么,说说看?”

贺章干脆心一横,说道:“你可以,跟陈最断了吗?”

贺章坚持认为,陈最要跟他解除合约是因为不差钱了,而不差钱的原因就是林渐青。只要林渐青不再继续包养他,他就不得不继续跟自己合作。贺章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反正一想到陈最跟他解约就觉得无法接受,宋昭文不帮他,他就自己想办法留住陈最。

“可以啊。”林渐青倒是回答得坦荡又爽快。

这也出乎贺章的意料:“那……”

“那我们正式交往看看,你觉得呢?”林渐青笑着,他觉得贺章提出这种要求,应该是对他们目前的关系有了一点额外的期待,既然这是自己未来伴侣的候选人,林渐青自然会重视他的要求。

只是林渐青没想到贺章听到这个提议并没有如他预料的开心,反而脸沉了下去,拧着眉头,一脸凝重:“渐青哥,我,我……”

林渐青眯了眯眼,倒是真没想到贺章竟然是这种反应。他一直带在嘴角眉梢的笑意顿时消失无踪,冷下脸来。暧昧是感情发酵的重要因素,他也很享受这个过程,可是不代表他愿意被人玩弄,贺章这种反应让林渐青有些弄不清楚他什么意思。

林渐青擦了擦手,抱着胳膊靠在座椅后背上,冷声说道:“小章,我不否认我对你很有好感,我也可以按照你觉得舒适的节奏来。但这并不代表你什么都不付出,就可以干涉我的私生活,如果我们只是朋友,那这事不是你应该管的,不是吗?”

贺章也急了,不知道是因为林渐青的背景,还是自己本来心怀有鬼,贺章在他面前一直很是心虚:“渐青哥,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说。”

“陈最配不上你。”

“我知道,所以我跟他不是恋人。”林渐青喝着酒,玩味地看着贺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贺章张嘴,却又闭上了,他实在无话可说。

两人各怀心事,这顿饭后半截吃得很是沉默。

贺章没想到林渐青竟然这么云淡风轻地承认了,并且干脆利落地拒绝了他,同时还理直气壮地说对自己有好感,贺章三观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冲击,并且发现他无言以对。

接下来他要怎么做才能终结他们这种关系,才能让陈最走投无路,不得不留在他身边。

而林渐青想的却是,他需要重新审视审视他跟贺章之间的关系。

他跟贺章认识已经四五年了,林渐青从来不是喜欢藏着掖着的人,他对贺章的兴趣想必熟悉一些的人都能看出来,可是他们却卡在一个点上无法再往前一步,这让林渐青难以理解。

他不是没有主动过,早在他遇到陈最之前,他就热情地追求过贺章,可是贺章一直都含糊不清的态度,那时他就觉得挺没劲。

可宋昭文说,贺章太小,又很崇拜他,同时家里也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如果最后吵架分手两边家里都没法交代,所以让林渐青自己想清楚,如果要开始这段感情最好是奔着结婚去。林渐青觉得宋昭文说得有些道理,他那两年玩心重,并没有考虑这么多,索性就退了一步,只是似有若无地暧昧着。

可是今天贺章的态度,让他不得不多想。开始他以为贺章提出这种要求是吃醋了,所以他顺势又把这事提了出来,虽然没明说,但贺章的表情明显是拒绝。他没想到过了这么久,再次得到了一个同样的答案。

林渐青不是没有耐心的人,可是贺章真的对他有意思吗,毕竟贺章从来没有向他表白过。贺章说过是他的粉丝,非常仰慕崇敬他,可是从来没有说过喜欢他,爱他。林渐青只当是贺章害羞,但真的是这样吗?

两人吃过饭,第一次林渐青没有把贺章送回家,而是说他累了,想早点回家休息。

贺章压根没有注意到林渐青对他冷下来的态度,他只是一刻不停地在思考,要怎么把陈最和林渐青分开,他一定要把他们分开。

*

陈最回到家时,天已经黑了,家里却没有开灯。

陈好这么早就睡了吗?他还特意买了个柚子给陈好。

睡了更好,他好去把这一身西服给换下来。没办法,他的衣服还在林渐青公寓里,虽然林渐青已经给了他公寓钥匙,但他并不觉得自己可以随意出入,他就穿着这一身高定西服回来了。

陈最按亮客厅的灯,赫然看到陈好抱着腿坐在沙发中间,吓了他一跳。

陈好遮了遮光,适应之后抬起一张木然的脸,盯着陈最,盯得陈最心里七上八下。他故作镇定地说:“你在这里坐着干什么啊,也不开灯。吃过晚饭没?”

陈好只是怔怔地看着陈最,不说话。

陈最理亏,走过去坐到他身边:“昨晚答应回来跟你一起过生日的,我食言了,不好意思啊。”说着揉了揉陈好头,“等下个月你过生日,我一定陪你过。”

陈好还是把下巴缩在膝盖上,盯着前面,不说话。

陈最剥了一瓣柚子给他,陈好不接,也不动。

陈最只好又把柚子放在桌上,把陈好整个人揽过来靠在自己身上:“这么生气吗,这就不跟我好了?”

陈好缓缓扭过头,漠然地看着陈最,问:“哥,你穿的谁的衣服?”

“晚上跟人去参加舞会,借的。”陈最有些心虚,不敢看陈好。

陈好两眼晶亮地盯着他,一脸天真地咄咄逼人:“跟谁借的?”

“一个朋友。”

“谁?”

“说了你也不认识。”陈最烦躁地抓了两把头发。

“他叫什么名字?”

“我换衣服去。”

陈最作势要站起来,陈好却死死抓着他:“哥,他是谁?”

陈最撇头怒视,喝到:“陈好,放手。”

陈好突然扑过去,抱着他的腰,把脸埋在陈最胸前,开始低声哭泣。

陈好一哭,陈最就特别烦躁,心里一阵阵难受,从小就这样。小时候谁把陈好弄哭,他就揍对方一顿,现在这个人变成了自己,他就无可奈何了。

陈最只好搂着陈好的肩膀又坐了下来,他知道陈好已经知道了,却无从解释。

陈好其实早就有所察觉,以前他们走投无路,他不想再逼陈最给他增加心理压力,他都尽量自我控制,直到昨晚他亲耳听到了陈最的声音,他立马就想象出了那个画面,那时他感受到了一阵比绝症更绝望的痛苦,他真的接受不了,一点也不能。

“陈最,你不要再去见那个人了。”

“你别管我的事,管好你自己。”

“哥~”陈好抬起头,哭得满脸眼泪,泪水还跟泉水似的涌出来,两行眼泪顺着脸颊在下巴上汇成一缕,断线珠子似的往下滴,“不要再去了,我们现在没那么缺钱了,我也能赚钱了,我能负担我自己,你不要再为我做这样的事情了,求你了。”

陈好竟然连那些钱的事情也知道,陈最也没想到他能说出这样一番话。他捧着陈好的脸,用手指为他拭去眼泪:“不关你的事,你别去想这些行吗,好好治病好好照顾你自己。”

陈好一巴掌打开陈最放在他脸上的手,威胁到:“你要是还去,我就不治了。”

“你说什么?”陈最难以置信地看着陈好。

“我不治病了,我死了算了。”陈好提高了声音,他知道这样可以威胁到陈最。

“啪”陈最一耳光重重甩在陈好脸上,怒火攻心:“你他妈给老子闭嘴。”

陈好捂着脸,但是毫无畏惧:“我不,陈最,我再说一遍,你要是不答应我,我绝不再进医院。”

陈最气急,一脸戾气,抓起茶几上的水果刀,举起手腕,眼也没眨就给那条蛇纹身的背脊上来了一刀,染成黑色的皮肤上,瞬间沁出一丝暗红的血。

“你他妈想死是吧,行啊,你哥陪你。”陈最瞪大双眼,话刚落音就把刀狠狠往桌子上一插,刀柄轻颤,木茶几顿时裂了一条缝。

推荐热门小说失格情人,本站提供失格情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失格情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26章 错觉 下一章:第28章 贵人
热门: 我多有钱你真的无法想象 我真不是万人迷 霸总C位出道[娱乐圈] 穿成高危职业之师尊 人渣自救计划[快穿] 谁教白马踏梦船 归鸟不知春晓 乡村女教师 向死而生 界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