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错觉

上一章:第25章 生日快乐 下一章:第27章 可以断了吗?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林渐青在这栋大楼里订了一间总套。他刷开房门,侧到一边,让陈最先进去,随后他跟进去关上门。

他把房卡放进插卡通电的开关,房间的灯一下子就亮了。陈最突然转身抽出了卡,房间重新黑了下来,林渐青刚要问陈最做什么时,就被陈最顶在门上堵住了嘴。

林渐青有一秒错愕,但是很快就适应过来,觉得温顺的小狗突然野起来也很不错,别有一番风味儿。

林渐青放弃用力,任凭陈最抓着他的手腕把他按在门上,湿热的呼吸和狂野的亲吻在自己唇齿间掠夺……

中途接到了陈好的电话,事后,陈最拿着电话去阳台上给陈好回了个电话,但是他没接,看来陈好是真的生气了。陈最一脸苦恼地进了房间,陈好应该是听出来了,但这也不算什么。他两都是成年人了,他约会约炮也不是什么不可原谅的事情。

陈最唯一有点愧疚的是,答应了陈好晚上会回家和他一起过生日。

看他情绪不高地躺上床,林渐青从背后拥着陈最:“刚刚的事很抱歉,我只是想欺负一下你,但那时候……我做得有些过了。”

陈最闷声说道:“没事。”

“真没事就转过来亲我下。”

这事的确不是林渐青的错,主要是他自己对陈好失约了,林渐青给他过生日,他没办法说服自己离开。陈最转过身,凑上去亲林渐青,却被他拿出的一个小黑盒子挡住了去路。

“生日礼物。”林渐青笑着打开盒子,竟然是两枚耳钉。

“你不是讨厌我带耳钉吗?”这事林渐青说过不止一次。

“我是挺讨厌的。不过那次在饰品展示柜里看到它,觉得很适合你,顺手就买了。”林渐青坐了起来,“你起来,我给你戴上。”

陈最心软得一塌糊涂,林渐青总能有意无意地戳中他心里最柔软的地方。

其实只要陈最能不去想,只是享受林渐青带给他的温柔和浪漫,他们都可以过得很愉快,就像现在这样。

陈最坐起来,微微偏着头。林渐青仔细地把耳钉往洞里按,左边那个很容易戴好了,右边那只却无法穿过。

“你稍微用点力,没事的。”陈最把头偏狠一点,把耳垂完全暴露给林渐青。

“疼吗?”

“不疼。”

林渐青又用了点力气,耳钉过去了,一丝血从耳钉底下涌出来,落到了镰刀纹身的刀尖上,林渐青皱起眉:“流血了。”

“耳洞可能长好被戳开了,没事。”陈最趴到床头去拿纸,林渐青却拉着陈最的小腿,陈最回头一脸询问的表情。林渐青却把他按在床上,拨开他的头发,伸出舌头把他脖子上的血迹舔干净,轻轻吮吸那只受伤的耳垂。

林渐青心里动了一下。

他不知道陈最在别人面前是什么样的,但是这冷酷而沉默的小孩,在他面前总是那么顺从,顺从得让人很想欺负。

无论林渐青多过分的要求他都会说好,无论怎样的疼痛他都会忍着。曾经林渐青想试试陈最的下限,但是他发现陈最对他没有下限。他也并没有真的想伤害陈最,在发现这点之后,林渐青就又忍不住地想要疼爱他。

有那么短暂的一刻,林渐青觉得自己对陈最动心了。

但也仅仅只是那么一刻,脱离了欲望的控制,根本不用仔细考虑,他们就不合适,各方面的不合适。

如果跟一个不合适的人在一起,热恋可以遮掩住很多矛盾,但是热恋过去,矛盾就都会暴露出来,迟早互相伤害、分道扬镳。林渐青不会浪费自己的感情,更讨厌去承受失恋分手的痛苦,所以目前的状态是最好的。

陈最从来不在他伴侣的考虑范围之列。

*

一片漆黑中,陈好坐在饭桌边上,看着地图上星光大厦里的那个红点,那个红点不是别的,就是陈最。

陈最压抑的、难耐的的喘息还在他耳侧,陈好怒火攻心,一抬手掀翻了一桌子菜和生日蛋糕,“哗啦哗啦”餐厅里狼藉一片。他恨死了包养陈最的那个男人,更恨靠着那一笔一笔包养费苟延残喘的自己。

陈好把头抱在两手间,一下一下狠抓自己头发。他难受死了,却不知道如何发泄,没有陈最在他面前,他连哭都哭不出来。

陈好知道有那么一个男人,却不知道那个男人是谁。他悄悄查过,也许是陈最自己很谨慎,那个男人跟陈最的联系也很少,陈好又不敢太过分,所以一直没找到线索。

在陈好心里,那应该是个脑满肠肥、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又油腻又恶心,反正金主都是这副德性。一想到陈最跟这样一个男人在一起,陈好就恨不得杀了他。

黑暗中,陈好掏出手机,登上了软件。软件蓝色的光从下往上打到他脸上,显得有些瘆人。陈好刚登陆上,没多久就有附近不少人给他打招呼。

陈好挑了一个西装革履有点肚子但是不露脸的头像回复。

那人问他【你好,小帅哥,头像是本人吗?】

【是,但是我只跟有经济实力的叔叔聊天。】

那人随手发了个88的红包。【你多大?】

【20】

【学生啊?】

【嗯,念大学。】

【发张照片看看呗。】

陈好发了一张自己的闪照,一脸笑容,露出一排白牙,两个酒窝,干干净净,又青春又美好。

那边又说【发张裸照看看。/色情】

【叔叔这么坏吗?】

马上一个188的红包。

陈好勾起嘴角冷笑一声,发了一张自己的裸照。

【这么瘦啊?】

【叔叔不喜欢了?】

【喜欢,心疼你呢。】

【那一会儿叔叔会好好疼我吗?】

【当然会啦。】

……

陈好跟这个寻找猎物的男人撩着骚,在对方放松警惕的间隙,打听了一些他的私人信息。也让对方发了照片,的确如他想象中那样,肥胖而油腻,让人恶心。

点开闪照时,陈好用摄像头把他的照片拍了下来,后期简单处理了一下,让照片更加清晰。通过聊天知道他是来这个城市出差的,而且他频繁过来出差,如果一会儿约得合适的话,他同意包养陈好,资助他念完大学。

交换手机号后,陈好轻而易举地查到了他的名字和所在的集团公司,是个中层领导。陈好冷笑一声,把他两最下流露骨的聊天记录截图下来,给他们公司从高层到下面员工的每个邮箱都群发了一份。

做完这种恶毒的恶作剧,陈好立马把对方拉黑了。想着他第二天回到公司会遭遇的难堪那和痛苦,陈好扭曲的心里终于好受了点。

陈好又回到餐厅,开灯把他弄得一沓糊涂的地板给清理干净了。想着明天在陈最回来之前,去趟超市,把摔碎的碗碟给补上。

*

陈最从酒店的床上醒来时,已经是下午。也难怪,他们一直做到快天亮,累得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恨不得早餐都是躺在床上吃的。吃完早餐后,两人才睡了。

现在他们还在一起,又有一些东西改变了,或者说有些东西让陈最越来越想抓住,却越飘越远。唯有在林渐青狂热地进入他身体时,只有这时,他才能感到一丝安心。

陈最醒来时,发现林渐青已经离开了。床头上放了一张纸条,说他还有事,所以先走,让陈最醒来自己叫东西吃,钱就在床头柜的抽屉里。

林渐青提前离开不是别的,是贺章约了他。

下午贺章的电话把他从睡梦中叫醒,说约他吃晚饭,问有没有时间。贺章难得有空主动约他,林渐青高兴地答应了。

昨天的西服已经弄得有些皱了,林渐青回家换衣服。洗完澡看到镜子里的自己一夜没睡的疲惫状态,又叫人过来给他做了美容和按摩,顺便理了个发。

等他光彩照人站在镜子前时,日头已经偏西,这个时间出门正好。

等他到了餐厅,贺章已经到了,却只有贺章。贺章也看到了他,赶紧站起来,接过林渐青脱下的外套,递给服务生,然后替林渐青拉开座椅。

“昭文呢?”

“今天宋哥没来,就我自己。”

“哦?”林渐青脸上带着点暧昧的笑容,眼神如有实质,小刷子似的在贺章脸上扫,“你单独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贺章被林渐青这种眼神看得很是难堪,只好瞥过眼睛:“不是什么大事,我们先吃点东西。”

贺章这种反应在林渐青眼里看来就是害羞,都主动约会了,还不敢跟自己对视,真是好玩。

“好啊。”林渐青干脆撑着头,目不转睛地盯着贺章,故意使坏,看他能躲到什么时候。

这时服务生拿着点单过来,贺章如蒙大赦,赶紧问:“渐青哥,你吃什么?”

“你点什么我吃什么。”

贺章无奈极了,他知道林渐青是故意的,但是他没办法把自己带入到对方设想的那个角色和他打情骂俏。面对林渐青他又不能粗鲁地拒绝,今天宋昭文不在,他只能越发的拘谨和烦躁。可是他躲不了,陈最的事情,他必须跟林渐青谈谈。

推荐热门小说失格情人,本站提供失格情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失格情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25章 生日快乐 下一章:第27章 可以断了吗?
热门: 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 乡村春事 雪白的嫂子 绒球球入职冥府后 天道之宰 队友太会撒娇了怎么办 重生之财源滚滚 雌蟒 穿到古代当名士 [综英美]我不是我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