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柔情似水

上一章:第23章 阴暗面 下一章:第25章 生日快乐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林渐青说:“到公寓来,我们谈谈。”说完挂断了电话。

这天终于还是来了,陈最等了这么久,他自欺欺人地想着只要自己不主动送上门去,等林渐青气消了,不再计较了,大家都默契地不再提起这茬,是不是就还能回到之前关系。

过了一个多月,看来林渐青也并没打算就此放过这件事,而是要跟他“谈谈”。而他们之前甚少“谈”过什么,除了最开始,林渐青很认真地跟他谈过自己讨厌什么,陈最应该注意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后面再也没有谈过。

而现在要“谈谈”,不就意味着这一切真的要结束了。

陈最一脸的黯淡,一阵带着凉意的秋风刮过来,树叶纷飞,他从指尖凉到了心里。

毛遂靠过来,迷迷瞪瞪地看了陈最一会儿,估计他脸色难看得连喝高了的毛遂都看出来了。

“怎,怎么啦?”

“我有点事,先走了。”陈最握紧了手机。

“是那谁谁?”

见陈最默认了,毛遂骂了起来,“我靠,连生日都不让人过个清静。他知道你生日吗?”

“不知道。”

“他妈的不知道还能撞上这天,真是会挑日子。”

陈最其实想说的是,不知道林渐青知不知道今天是他生日,但是他也懒得跟毛遂讲这些,他随便敷衍了两句,就说走了。

陈最坐在车上想,为什么偏偏是生日了。

生日算是陈最的好日子,小时候尽管平时挨揍不少,生日这天,父母总会对他温和一些,也会有蛋糕和礼物。

后来即便他父母全部走了,那时他已经有了一帮一起玩音乐的朋友,朋友们都会给他过生日,就像今天这样,吃吃喝喝唱唱歌。实在不想跟朋友一起闹,还有陈好陪着他,蛋糕和长寿面是一定有的。

看来他好日子也要被林渐青给终结了,不知道要过多久才能忘掉这个生日即将带给他的难过。

过了半个小时,车才开出去两公里,陈最这才发现今天是国庆长假的最后一天,到处都是返程的车辆,公路上堵得水泄不通,特别是通往市中心林渐青公寓那条道路。

陈最给林渐青打了电话,说他堵车,会到得有些晚。

林渐青表示没关系,让陈最不要着急,他会等着他。

陈最一路上想了些有的没的,不停地给自己做心理建设,等到傍晚到林渐青的地方时,他感觉好像也没那么难以接受了,反正结果总是会来的,不管你接不接受。

陈最站在门前,犹豫不决,门却自动开了,林渐青站在门口,温和地看着他,眼里含笑:“你到楼下我就看到了。”

陈最看到林渐青有些愣怔,一个月没见,他努力压抑着自己,而现在,他的思念和爱意好似正源源不断地从他眼里淌出来,哪怕很可能他们今天就要结束了,他也完全不能停止对林渐青的喜欢。

“愣着干什么,进来。”

林渐青一身高定西服,西装外套地挂在门口的一架上。身上的衬衣、马甲光滑平整,头发也梳得很整齐,身上带着新鲜的香水味儿,这是明显是一副要出门的样子。

是准备几句跟他谈完,然后出去参加晚会或者约会吗?

陈最还无耻地想着,是不是最后还会来个分手炮,看来林渐青也并没有谈到床上去的打算。想到这里,陈最更是尴尬不已,比他第一次来林渐青这里时更胜。

“你喝点什么吗?”林渐青问道。

“不用了,你要说什么就说吧。”赶紧说吧,说完他就能走,找一个安静不被人打扰的地方慢慢舔舐自己的伤口。在林渐青面前,他肯定是做不到的,他会崩溃。

林渐青走过去,把站得很是僵硬的陈最拉到沙发上坐下,拍拍他的肩:“这么紧张干什么,难道一个月没见,交小男朋友了?”林渐青说着,给陈最倒了一杯果汁。

“没有。”陈最抱着玻璃杯低下头。

林渐青也大剌剌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翘着腿,铮亮的鞋尖上上下下的点着,看着陈最说:“早该找你谈谈的,可是我这段时间太忙了,很多事都顾不上,也没顾上你。”语气里似乎还带着一点歉疚的味道。

“没事,不要紧。”

“陈最,”陈最抬起头,看着林渐青的眼睛,双手捏着杯子暗自使劲,等着他继续说下去,“上次你在电话里那么执着给我解释,要我相信你,我当时并不明白你什么意思,不过后来想想我也明白了。”林渐青看他的眼神十分温柔,说是柔情似水也不过分。

但是陈最深深低下了头,狠咽了一口唾沫,双手绞得死紧。

这时他才猛然发现,跟林渐青结束这种关系并不是最难受的,比这更难受的是林渐青察觉到了自己对他的感情,那份卑微的、无望的、充斥着绝望的爱恋。

没有比这更难堪的了。

“其实这段时间不联系你,除了我真的很忙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在思考我们之间的关系。”林渐青顿了一下,“按理说我们应该到此为止了。”

林渐青拉过陈最的手,把那个快要被他捏碎的杯子从他手里解救了出来,双手握着他的手按在自己胸膛,一双深邃的眼睛看着陈最:“但是我舍不得,你带给我很多快乐。”

他说着把陈最一拽,拽到了自己身上,搂着他。

陈最不知道林渐青想说什么,只是愣着,像个木偶被林渐青随意摆弄。

林渐青一手搂着他的腰,一手放在他后颈,微微压着陈最的头,在亲吻他的间隙说:“我发现我并不讨厌被你喜欢,我讨厌被人喜欢,但不讨厌被你喜欢。”

林渐青加深了这个吻,陈最听着这话,思维慢了半拍似的,等他回味过来时,心中似乎有一丝狂喜要蔓延开来。

林渐青不讨厌被他喜欢,知道自己喜欢他,还愿意跟他这么亲密,那是不是,是不是说,林渐青对他并不是没有感觉,至少,一丁点的喜欢,是有的吧。

一丁点,就够了。

林渐青松开压着陈最脖子的手,准备结束这个吻。陈最却不想,他把林渐青往后一推,骑在他腿上把他按在沙发靠背上近乎掠夺的亲吻。

他甚少过于热情和主动,大多时间都是他在配合。他知道林渐青习惯在他两的关系中处于主导地位,所以他一直跟着林渐青的节奏,可是现在他受不了,因为妄想的那一丁点,点燃了他全部的热情,火势燎原般,一发不可收拾。

眼看他都准备扒林渐青衣服了,林渐青才按住他的手,看着他戏谑地笑:“嘿,小朋友今天是不是太热情了,我都有一种马上要被你强上感觉了。”

听着林渐青的玩笑,陈最后知后觉有些脸红。

“我的话还没说完,先听我把话说完好吗?”

陈最点了点头,抿嘴看着林渐青。

“如果说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让你成为那么完美的情人,那我一点也不讨厌,我很享受。但我也没有办法回馈同样的东西,不过我会在其他方面尽量弥补你。”林渐青平淡地说出这话,口吻平常得好似在谈论今天的天气。

听到这里,陈最脑子“嗡”的一声。

林渐青拿过桌上一串钥匙放进陈最手里:“这是这套房的钥匙,我准备把这房子给你。不过暂时只能你来住,因为我还会回这里。”

那串冰凉的钥匙放在陈最原本灼热的手心里,好像一股寒流顺着血脉流进了心脏,有那么一刻他觉得自己的心也被冻成了石头。

为什么,为什么林渐青总是这样,上一刻还让他漂浮在云端,下一刻就毫不吝惜把他一脚踹进了深渊。

“我去德国时,顺便去保时捷总部看了看他们的新产品,都是限量的,我提前预定了几款,车到了先给你挑一辆。”

林渐青还双手搂着陈最的腰,陈最把手放在他身后,攥成拳头的手臂鼓起了青筋,才压制住自己即将崩溃的情绪。他不知道如果现在自己在林渐青面前哭泣、哀嚎,他会是什么反应。

他大概会抱着陈最竭力地安抚他,然后无奈地说:“提出这种要求,让你这么难过,实在抱歉。”然后诚恳地表示,如果有什么需要他补偿的,他肯定义不容辞。

陈最松开了手,他太无力了,他觉得自己也浑身脱力般快要虚脱,身体里有一股钝痛,却不知道那股痛楚是从哪里来的。

“陈最?”

“嗯,你说,我听着呢。”陈最云淡风轻地答应着,他甚至还笑了一下。他们不是一直都这样吗?喜欢林渐青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怎么突然就变得这么矫情了。

林渐青看着陈最,充满了歉疚,甚至还有点伤感:“其实这么做对你很不公平,我从来没想过我们会发展成这样。即便这样,我还是想继续,我需要你。但如果你不想,你现在就可以拒绝我,房子和车还是会给你。”林渐青眼里满是期待。

陈最捧起林渐青的脸,垂着眼看他,他又怎么舍得让林渐青的期待落空呢。

“睡我喜欢的人,还有钱拿,我没那么傻。”

喜悦从林渐青眼里荡漾开:“忘了说,你懂事这点也是我最喜欢的。”林渐青用力抱了陈最一下:“谢谢!”

陈最贴着他的胸膛,脸掩藏在有些长的头发里,有些面目模糊。

他说:“不客气。”

推荐热门小说失格情人,本站提供失格情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失格情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23章 阴暗面 下一章:第25章 生日快乐
热门: 太子妃升职记2 男友收割机[快穿] 克星 龙王的女婿 我在女尊国养人鱼 小保安的艳遇 穿成人鱼后被分配了老攻 孽欲春潮:与美女领导的风流孽情 不是柱是超电磁炮 不识字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