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别扭

上一章:第16章 拒绝 下一章:第18章 问心无愧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贺章站在自己办公室窗户边吹风,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觉得自己在音乐这条道路上,就要走到尽头了。

不一会儿宋昭文过来了,把一个熔岩蛋糕递给贺章:“挺好吃的,不吃可惜了。”

从下午讨论到晚上,贺章也的确有些饿,就接了过来。但其实他更多的是精神上的疲乏,不过甜食也能缓解吧。

宋昭文闲闲问道:“你跟林渐青说了你发新歌没有?”

“提了一句,怎么了?”

“你让林渐青帮你做做宣传,说不定比我们整个宣发部憋一天都强,有资源就要合理利用。”

贺章无力地垂下手:“宋哥,新歌不好,他不会主动帮忙宣传的。”

宋昭文拍了拍贺章的肩:“如果你提出来,他会的。相信我,我比你了解他。”

贺章不知道说什么,他就是很反感提出来,他不想向林渐青提出任何要求,因为他并不打算对他付出任何东西。他不喜欢男人,哪怕他很钦佩、甚至仰慕林渐青,但那只是单纯的崇敬之情,一旦想到林渐青对他是打的那方面主意,贺章就忍不住有些倒胃口。

不仅是对被一个男人觊觎而倒胃口,而是对扭曲自己去逢迎和暧昧感到很恶心。

宋昭文看出了贺章的迟疑,无奈地叹了口气:“随你吧。但你也应该明白,艺人人气可以弥补很多不足。你看现在新蹿红的艺人,只要有粉丝兜着,就是唱唱跳跳也能维持高人气。”

宋昭文已经把“歌手”换成了“艺人”。没办法,做不了歌手,贺章只有往艺人的方向转了,这就意味着他将更依赖人气和热度,他不需要歌曲,但是迫切地需要话题,如果能让他跟林渐青炒下绯闻,就齐活了。这是宋昭文对贺章未来的一规划之一,宋昭文不是演员、不是歌手,他只是一个纯粹的生意人,他需要贺章赚钱才行。

他语重心长地说道:“小贺啊,有时候不必非要拘泥于形式,变通一些,你想想,只要你还呆在这个圈子里,只要你有人气,你唱的歌就不会没人买单。你信不信,如果林渐青发首歌,一定比你巅峰时发的歌还火,哪怕他压根不会唱歌,这个道理,懂?”

道理不是不懂,只是贺章不愿意这样,他觉得很无力,被一些其他的东西推着往前走。他没有回答宋昭文的问题,而是问:“今天陈最怎么没来?”

“不知道,联系不上他。”

听到联系不上陈最,贺章顿时有些火了。他觉得所有人,所有知道他找枪手的人,陈最肯定是最看不上他的。

他也看不上陈最,如果没有他来唱,他不信陈最的歌能有这么红。还轮不上他陈最来摆谱。

贺章一脸烦躁:“陈最到底什么意思,看着签约期快到了,等着我们去求他续约?”

“不知道,也许他没打算接着签约了。”

贺章眼睛突然瞪大,神色里有一丝惊慌,他盯着宋昭文问:“他为什么不续了?”

宋昭文反问:“反正他也写不出歌,续来有什么用?”

贺章不知道怎么说,是的,陈最已经一年多没有给他新歌了,他也不知道续来有什么用,但是一想到陈最会解约,贺章就没由来的一阵心慌。

“他不是很缺钱吗?他弟弟……我们多给他钱行不行?”

宋昭文诧异地看了一眼贺章,他以为贺章很讨厌陈最,巴不得他早点滚蛋呢。但是看贺章这样子,显然不是,他在害怕。

宋昭文安抚道:“别担心,我能为你找到一个陈最就能再为你找十个。你真觉得靠他自己能行?你放心,我会把一切都安排好,你离过气那天还早着呢。”

*

林渐青第二天早上才回到房间里。

陈最一晚都迷迷糊糊没睡死,就是堕入最深的睡眠,仍有一丝意识保持着警醒,警惕着林渐青回来,甚至梦里都在向他解释。

看到林渐青他反而不知道怎么去解释了,只问:“你昨晚去哪儿了?”

林渐青神色自然地说:“去听老和尚讲经了,好歹来一趟,也做做样子吧。”

“哦。”陈最低下了头,不知道还能说点什么。

林渐青丝毫没提听完经他去哪里过的夜,他不知道陈最问这话什么意思,陈最这是跟他闹起了别扭吗?昨晚不是陈最不想做的吗?既然不做,那他总得干点别的。

他不太喜欢陈最这个样子,他包人不是为了碰钉子和闹别扭的,不过,也算了,林渐青准备把这件事翻篇。本来玩得挺高兴的,亲热也是为了快乐,为了这种事弄得不愉快,就得不偿失了。

“饿了吗?走,吃早饭去吧。”

“嗯,我很快,等等我。”

接下来林渐青对陈最的态度并没有什么不同,好像那点龃龉没有发生似的,都是陈最一个人的错觉,林渐青对他还是一样的温柔友好,每天吃吃喝喝逛逛,还让陈最唱歌给他听。

可他越这样,陈最越是惴惴不安,他看不透林渐青在想什么,又不能问,生怕林渐青说他非要找茬。

陈最把不安憋在心里,小心翼翼维持着两人的平和和友好。

只是林渐青没有再跟他进行到最后一步,亲亲抱抱是有的,只是每次都蜻蜓点水般戛然而止,让陈最很是不知所措。

他有主动,但也止于表面亲热,他不知道林渐青是不是不想要,他不敢太过分。

没过两天,林渐青的假期结束了,他们一起回到了市区。

陈最先跟林渐青去他家,林渐青给了他一袋现金,把带回来的特产跟他分了分,最后那辆哈雷也给了陈最。

陈最一脸纠结,把钥匙还给林渐青:“林哥,这车……”

“我看你挺喜欢的,你拿着呗。”

“可是……”

“不喜欢?”

“喜欢。”

“那你就拿着,我不喜欢摩托车。”

陈最垂着手:“太贵了。”

“不算什么,我这几天挺开心的,谢谢你。”

从林渐青家里出来,陈最想,他真的开心吗?他们最后那两天……陈最心里很难受。他后悔了,他不该拒绝林渐青,不该让他这次假期没有完完全全的开心,他破坏了林渐青来之不易的假期。

后悔也没有用,既然已经过去了,他就强迫自己不要再想了。

他把钱存进银行,把车骑到了毛遂家里,存在毛遂的车库。这车陈最虽然喜欢,但是应该也不会在市区里骑,而且骑回家也不好给陈好解释。毛遂当即就说可以帮他联系人卖掉,陈最又舍不得。

开始林渐青送他东西他不卖是怕对方问他东西去哪儿了,礼物总是包含着某种情谊,虽然林渐青从来没问过他送出去的东西的下落。现在他不卖就是纯粹舍不得,因为那是林渐青给他的。

陈最回到家,听见屋子里有声儿,知道陈好在家,喊了两声。不过陈好却没有高兴地迎出来,陈最一个紧张,还以为他在家又出问题了,赶紧跑到他房间,却看陈好盘腿坐在床上玩游戏机。

陈最看着他,又说了一声:“我回来了。”

“哦。”陈好冷淡得脸都没抬起来。

陈最有点生气,走上前抬起他的下巴,居高临下地盯着他:“失忆了,不记得你哥了?”

陈好也盯着他:“不记得了,你是谁?”

陈最捏着他下巴的手使了劲:“啧啧,没良心的东西。”

陈好又盯了他好一会儿,就有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这阵势把陈最吓了一跳,赶紧坐到床上,抓着陈好的肩膀:“你这是怎么了?哪儿不舒服吗?”

陈好大声质问:“是不是非得我病得要死不活了,你才能跟我多说两句话。你说就出去两三天,结果走了九天,打你电话也老打不通,打通你也敷衍我两句就挂了,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

他开始也以为是两三天,结果林渐青这次假期还挺长,而且在山上信号不好,再加上他不愿意陈好知道一丁点他跟林渐青的事,这段时间的确把陈好给冷落了。

他把陈好脑袋按在自己肩膀上,拍着他的背安抚道:“我怎么会不回来呢,山上信号不好,我去哪儿不都会告诉你吗,这次就是时间长点。”

陈最说的是真的,他并没有忘了自己宝贝儿弟弟,每天他都会打电话问毛遂陈好的情况,透析的日子他还会打电话提醒毛遂。

陈好安静地把脑袋搁在陈最肩上,双手搂着他的腰:“你以后不要这样了,必须每天都给我打个电话。”

其实用不着陈最报告行踪,陈好早在他手机里装了定位软件。他知道这样不好,他可以克制自己对陈最不正常的占有欲和控制欲,但是他无法做到不知道陈最在哪里,这会把他逼疯,让他陷入一种狂躁的焦虑中。

“好,每天打电话。你说你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还动不动就哭给我看啊,简直受不了你。”

“受不了也得受,谁叫你是我哥。”

“好好,我活该行了吧。对了,我从山上带了一些野生松茸回来,我们炖鸡吃啊。”

“你给我炖,弥补我。”

“好,你说了算,要跟我一起去市场买鸡吗?”

陈好无奈地叹息:“我不跟你一起,你知道买什么样的吗?”

陈最揪了揪陈好的鼻子。

说是陈最炖鸡,他那一副快把厨房拆了的架势,就没一样弄对了的。陈好就倚在门框上,一边看他手忙脚乱,一边开玩笑嘲讽陈最做饭的零天赋。最后实在看不过眼,陈好还是亲自上手了。

两人晚上吃了一锅香喷喷的鸡肉,陈最看着陈好就想,虽然陈好是个拖油瓶,可是他万分感谢老天给了他一个兄弟,一个他最亲近的人,让他在这个世界上并不孤独,让他无论多么心痛难过,最后都有一个温暖的家可以回来。

推荐热门小说失格情人,本站提供失格情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失格情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16章 拒绝 下一章:第18章 问心无愧
热门: 发光体 校草撩且甜[穿书] 本座是个反派/弑神刀 春光旖旎 掌中雀[豪门] 和前男友一起穿到23年后 我就想离个婚[重生] 绒球球入职冥府后 加油,你是最棒的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