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林深见驼》

上一章:第14章 飙车 下一章:第16章 拒绝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天色暗了下来,四周寂寂,林渐青和陈最躺在岩石上,听着彼此逐渐平缓的喘息声,看着天空上一道一道从浅紫到烟灰蓝渐变的晚霞,身体的躁动放空了,心里起伏的情绪也变得熨帖,连即将到来的黑夜都多了几分温柔,谁也没动,不想打破这种静谧美好。

林渐青还是关心陈最的身体,问道:“有不舒服吗?”

陈最摇了摇头。

林渐青又笑着问:“那有舒服吗?”

陈最把脸撇到了另一侧。

林渐青笑着把陈最掰过来:“小朋友,你脸皮很薄啊。”

“我脸皮不薄,是你太……”陈最一时不好说出那个词。

“太怎么了?”

“没什么,是我脸皮薄。”

林渐青揪了揪陈最的脸:“想说我太不要脸?太下流?太无耻……”

陈最赶紧捂住林渐青的嘴,他从来没想过把这些词安在林渐青身上:“你别这么说自己,我只是觉得你太会调情。聪明的人才会调情,我脑子没那么快,接不上你。”

林渐青咬了一口陈最的手指,他只不过使了个招想听陈最说他太怎么,却没想到听到这么一番真心话,有点动容。

陈最把手缩回去,林渐青问:“喜欢我跟你调情吗?”

陈最垂着眼,老实答道:“喜欢。”

林渐青转过头,不再继续说了。调情这种事情,点到为止就够了,太多会让人误会。让对方误会还好,让自己误会那就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了。不过此时的静谧安好,还是可以尽情享受的。

跟林渐青隐居在这深山的几天可以说是陈最从未有过的幸福时光。当然,物质条件算不上好,他陪林渐青住过最豪华的酒店,吃过最顶级的大餐,那些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物质享受,这地方,怎么跟以往那些放松的方式比起来,都显得贫瘠。

可是陈最却觉得自己触到了林渐青不一样的一面。他见识过林渐青的精明、冷漠、温柔,这次他见到了他的天真。在他不调情的时候,在他们没有上床而是日常相处时,他喜欢开玩笑,喜欢逗人,甚至有点恶作剧,并不像他一贯那么稳重和无懈可击。

可能吧,一辈子锦衣玉食、无忧无虑长大的人,骨子里总有一股子天真气,不被俗世污染的可爱。

这让陈最觉得,这世界上,恐怕再也找不出另外一个人,比林渐青更值得被爱。

沉溺在这种如温水般包裹的温柔情愫中,陈最不由得轻哼起来,哼过前奏,唱起了歌。

这首《林深见驼》,是两年前他刚刚遇到林渐青时,为他写的第一首歌。

风从指尖滑过/没把形状留给我

流水漫过身体/也并不能洗涤什么

花落在我眉间/然后,继续下落

我见过的爱情/不属于我

林深不曾见鹿/可我在森林里遇见了骆驼

那时的陈最一无所有,他的才华被大肆挥霍浪费也只是为了糊口,生活的重担几乎将才刚刚二十岁的他压垮。他的生命中没有一件美好的事情,没有一个可以依靠的人,可他遇见了林渐青。

林深本该见鹿,可林渐青不是他在森林里遇到的那只美好的、象征着爱情的麋鹿。爱情对于那时的陈最来说是无用的,林渐青是他在森林里遇到的骆驼。不是爱情,却带给了他更需要的东西,他需要一头温柔的骆驼驮着他走出生活的困境。

林渐青大概永远也想不到他对于陈最来说意味着什么,也许他也能想到,不过无论是什么,他应该都无所谓。

后来这首歌火了,陈最很高兴的,即便林渐青什么也不知道,他也听到了。

“唱得真不错,但不是原唱,你改了曲吧?”

“嗯,改了一点。”

“你还懂谱曲?”林渐青显然有点惊讶。

“多少懂一点。”

“也对,你毕竟在音乐公司上班。”林渐青坐了起来,“走吧,马上就天黑了。”

陈最跟林渐青起来了,林渐青也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两人很少讨论彼此的生活,陈最对林渐青背景和生平的了解,从娱乐八卦新闻得到的信息,远比从他口中得到的多得多。林渐青从来不会把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和陈最分享,当然,他对陈最的工作生活也完全不感兴趣。

夜幕完全笼罩下来,陈最车骑得很慢。可能是刚才亲口把这首歌唱给了林渐青听,不仅没有觉得圆满,反而十分伤感。也可能是因为黄昏,黄昏总是让人更容易难过。

林渐青搂着陈最的腰,问:“陈最,你说这是什么意思呢?”

“歌吗?”

“嗯,歌词。”

陈最想了想:“大概是一个失意的人,不期而遇了某种惊喜。”

“那这个人肯定是觉得幸福的。”

“也许吧,不过肯定足够幸运。”足够幸运,又足够倒霉。

陈最的回答让林渐青很满意,林渐青一直在揣测这首歌到底想要表达的什么,因为宋昭文告诉他,这是贺章为他写的歌。

他还记得宋昭文第一次把贺章引荐给他时,贺章那激动而又无所适从的样子。

开始林渐青对于贺章并没有什么想法,只是觉得他热情又可爱,对自己很殷勤。后来就常常在各种场合看到他,看得多了,不免开始关注,觉得他唱歌还不错,听宋昭文人前人后地夸他,觉得这应该是个挺努力的人,多少有了两分好感。

真正让林渐青有点动心的是在万人演唱会上,贺章唱了这首《林深见驼》,隐晦地表达这首歌是他为一个仰慕了多年的人写的,而现在终于得以追上那个人的脚步。

那次演唱会,林渐青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作为特邀嘉宾被请了过来,后来宋昭文替他揭开了这个谜底,说贺章仰慕多年的人就是他。

后来他认真地去听了贺章每一首歌,才发现这个在他面前单纯又热情的小孩其实挺有才华。林渐青也说不清自己是被贺章对他多年的仰慕吸引,还是因为他的才华被吸引,不过事实上他对贺章越看越喜欢是真的。

如果只是他的才华和仰慕,贺章顶多在林渐青心里够得上一个男朋友。林渐青曾仔细思考过自己作为一个同性恋的未来,发现他的选择其实不多,而贺章算得上一个合格的人选。

贺家也算得上是社会名流,贺章本身也是藤校双硕士学位,长得也端端正正一表人才,跟他算得上是门当户对。

贺家比起林家当然还是差了很多,但是这个圈子就这么大,林渐青要找一个跟自己登对的gay,还真不是一点难。好看的肉体、有趣的思想他都很容易找到,但是一个门当户对的同性恋人,还得是他父母看得上的,那就真的很难了。

而他父母本身就很反对他跟男人结合,但如果这个男人是他家看得上的、跟他般配的人,阻力又会小一些。

林渐青精细地计算着自己的未来,从众多纷杂阻碍里找到了一条最容易的路。

而他跟贺章现在的关系并没有定下来,林渐青十分享受这种暧昧。在他看来,没有暧昧的恋情就跟没有前戏的作爱一样,缺少灵魂。

而暧昧还意味着自由,他像猎人把贺章圈养起来,而猎人是自由的。他还没那么急切想把自己放进围城里,围城外的景色还非常美好,特别那道景色又是陈最。

林渐青连自己都觉得惊奇,陈最跟了他两年多了他还没腻。最开始只是觉得没睡过这款酷boy、坏小子,只想尝下鲜。却没想到越尝越鲜,除了在床上,陈最也总能给他惊喜,比如这次的飙车。

此外,陈最很懂事,从来不会给他难堪,还会笨拙地主动示好。每当陈最主动哄他时那勉强又不知如何是好的样子,总让林渐青错觉陈最对他是有感情的。

不得不说这种感觉很良好。

哪怕是交易,林渐青也做不出来对着一具纯粹的肉体发情,他是需要情感交流,除了肉体还需要精神抚慰。所以陈最表现得很好,简直是个一百分的称职情人,从技术到态度都让林渐青非常满意。让他现在撇下陈最,林渐青还真有些不舍。

再过两年吧,林渐青步入而立之年,是时候和贺章一起正正经经开始一段感情,合适的时候步入婚姻家庭,林渐青会跟外面这些乱七八糟的断个干净。

到时就把市中心那套公寓给陈最,再给他一辆车一笔钱。从二十岁到二十四五岁,他拿走了陈最最好的几年,林渐青也不会亏待他。

【作者有话说】:什么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看看林大影帝就知道了。

推荐热门小说失格情人,本站提供失格情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失格情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14章 飙车 下一章:第16章 拒绝
热门: 寡妇村来了外乡人:乡情野色 七日约 天降紫微星 所有人都觉得我要黑化 乡村潇洒哥 我在鬼杀队当柱的那些年 余生请多指教 穿越之符师 装A后被影卫标记了 追星不如追经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