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最好

上一章:第8章 葡萄枝嫩叶般的家 下一章:第10章 惩罚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贺章还在大发雷霆,陈最手机响了。

陈最知道是陈好打的,因为陈好的病情,陈最为他设置了专属铃声。他当着贺章的面,掏出手机接电话,接起来那边却没有声音。

陈最顿时吓得脸色苍白,扒开贺章就往外走。贺章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对陈最这种态度简直忍无可忍。陈最回头道歉:“实在对不起贺哥,我弟弟可能有事,我得立马回家一趟。”

他也管不上贺章是不是要气疯了,掰开贺章的手,跑了出去。刚走出工作室的门口,就听到里面钢琴被砸的声音。

陈最头也不回地跑了,在路上一边跑一边给毛遂打电话。毛遂离他家近,有车,要是有什么可以立马送陈好去医院。

陈最到家时,毛遂已经手忙脚乱把陈好从楼上扛下来了。陈好短促地喘息,已经难以开口说话,他紧闭双眼,脸色白得泛青,十分难受的样子。

毛遂有些慌,问陈最:“他怎么了?”

“贫血。”陈最接过陈好一条胳膊,一起架起他往车那边走。

“那我先去给他买点糖水喝。”

“他要输血,赶紧送医院。”陈最把他放在后座上,解开陈好的衣服,拿过毛遂的茶水给他灌了一点。

严重贫血是血液透析的并发症之一。陈好肾功能不行了,无法通过肾过滤掉多余的水分和代谢物。而血液透析是用机器代替肾脏功能,通过把身体的血液抽出来过滤,再输回体内的方式代谢,这个过程会损失不少红细胞。

陈好过段时间就要输一次血,上次陈最就让他输,他觉得自己问题不大,就没输。前一天熬夜卖矿卡和编程,很晚才睡,一早起来,发现陈最没在家,他就懒得做早饭。到了中午时分,饿得不行,猛然一起身,立马头晕目眩,心里顿时知道,糟了。

陈好晕倒的最后两秒,凭本能一键拨了紧急联系人。

到医院折腾了两三个钟头,陈好才终于清醒了过来。陈最和毛遂进去看他,毛遂刚刚也听了医生说的话,憋不住火骂道:“你小子真有本事,好好的都能折腾出这么大事,把我跟你哥吓得魂都没了。”

陈好耷拉着眼睛怯怯地看着陈最:“哥,我错了,对不起。”

毛遂还在教训他:“光是对不起就行了?贫血休克可是要命的事儿,你哥费那么大力给你治病……”

陈最把毛遂推出去:“今天麻烦了,他现在没事了,你回家吧,我去给他买饭。”

“你跟我客气个什么劲。”毛遂看了陈最一眼,“着急把我打发走,看不得我教育那臭小子啊?”

“都已经这样了,让他好好养病吧,也怪我没看好他。”

“哎,你两真是……是亲兄弟吗,我就没见过不打得你死我活的亲兄弟。”

陈最一头黑线把毛遂赶紧弄走了。

把毛遂送走,陈最顺便买了两份饭拿进来。两人端着一次性饭盒面对面地吃着,陈最把碗里的好菜,大多拨给了陈好。

“哥,我够了。”

“你今天一天没吃饭了,多吃点。以后一个人也好好吃饭,知道吗。”

陈好也没想到自己图一时省事,结果添了大麻烦,只是低着头抿了两下嘴唇:“真的很对不起。”

“没有在怪你,赶紧吃饭吧。”看到陈好那可怜巴巴的表情,陈最伸手轻轻拍了拍陈好的后脑勺。

陈好把他的手抓到眼前,拿脸蹭了蹭,突然喊了声:“陈最。”

“怎么了?”陈最莫名其妙地看着陈好。

“没什么,就是想叫叫你的名字。”

看陈最越发的莫名其妙,陈好解释道:“你的名字比我的好听。”

“那咱俩换。”

陈好笑了起来:“不换,要“最好”才最好的嘛。”

两人吃完饭,其实陈好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但医生建议留院观察一晚,他就让陈好留下来。

陈好也不让他走,另外一张病床上是个没什么生气的老人,陈好说自己有点害怕,让陈最陪他。陈最一直在医院呆到半夜,陈好睡着了,他才从医院出来。

坐上车,陈最才看到好几个未接电话,一个是宋昭文打的,一个是林渐青打的,还有两个是张凯丽打的。

已经是好几个小时前了。他着急送陈好去急诊,把放着手机的外套落在了毛遂车上,送走毛遂拿了外套也没顾得上看手机。

按照以往的经验,他没接电话,林渐青会不高兴。他马上拨通林渐青的电话,想要解释,可是响了两遍没人接听。陈最不知道他是不是生气故意不接电话,又拨了张凯丽的电话。

张凯丽倒是很快接了,告诉他林渐青明天休息,现在跟朋友在一起。

陈最难为情地问道:“那,我明天要不要去林哥那里?”

“下午那会是想让你过去的,现在他应该有其他安排了。”

陈最心里沉了沉,解释道:“下午送我弟弟去医院了。丽姐,麻烦你替我告诉林哥,我明天都没事。”陈最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没能说出那句“我等他电话”。

张凯丽冷淡地“嗯”了一声,挂断了电话。

陈最敢肯定林渐青已经生他的气了,他多少能从张凯丽的态度上感觉到。

陈最有些心慌,他编辑了好大一段话,想给林渐青发信息解释错过他电话的缘由。可在发送之前,他又删了,只发了“没接到你的电话,很抱歉。”

如他预料那样,林渐青并没有回。

第二天林渐青休息也没有给他电话。

虽然陈最都想到了,可还是忍不住失落难过,他甚至怀疑张凯丽到底有没有把他的话说给林渐青。

如果当时他接到电话了,给林渐青解释了他没办法立马过去,林渐青一定不会生气,毕竟他是那么通情达理的人。

过去几天了,陈最压抑着自己想打电话的冲动,坚持不懈每天发一条问候信息,都如石沉大海。

他其实很想打电话,林渐青究竟怎么想的,从语气就能判断出来了,但他担心会招人烦,会打扰他拍戏,更害怕对方不接。

期间宋昭文把他叫去公司,因为贺章找他茬,口是心非安抚了他几句。可能是看逼他也逼不出什么,就说让他回家好好照顾他弟。

林渐青十多天没声了。

每次那种让人难以接受的想法出现时,陈最都安慰自己,林渐青说过,如果他想结束,一定会给陈最一个明确的态度,还会给他一笔钱呢。那个态度和那笔钱都没来,说明林渐青也只是晾着他而已。

快一个月了,不知道林渐青还要晾他多久,陈最忍不了了。不仅忍不了林渐青不搭理他,还压抑不住自己的思念。

他想林渐青,非常想看到他,触摸他,和他拥抱。那种身心空虚的感觉,让他觉得林渐青像一剂让人上瘾的毒药。

飞蛾之所以扑火,是因为那是他唯一可见的光。

陈最关注他的微博,知道他这段时间都在拍一部叫《风影》的武侠电影。陈最很快就在网上找到了电影的拍摄地点,就在城西的影视基地。

影视基地还在市内,但也在远郊,从陈最那儿过去,开车也得三四个小时。距离不是问题,问题是陈最从来没有去给林渐青探过班,不知道应该怎么探。他在网上搜索了下,发现去探班的都是带着吃的去的。

这大夏天的,陈最让陈好在家炖了一上午的银耳莲子汤,冰镇好,为了保持银耳汤冰凉可口,用保温桶装了,再装进餐袋里,周围塞了好几个冰袋。他算计好时间,得在林渐青差不多收工的时间到,说不定能一起回来,还能在他家住上一晚。

即便什么都不做,能陪他一晚就很好了。即便他不让陈最在他那里过夜,能看他一眼也很好了。

陈最想,上次也是他错过了电话,由他去示好道歉结束这种冷战也挺应该的,他们不是还没结束吗。

陈最一路开着从毛遂那儿借来的车,想到一会儿可以看见林渐青,心情好了起来,时不时看一眼旁边的保温桶,眼里尽是温柔。

陈最看起来有些冷,如果是先看到他的才,再看到他人,多少会给人留下一点恃才傲物的印象。实际上,陈最只是不太会社交,特别不擅长是跟陌生人打交道,索性就保持沉默少说话。

他这种性格注定不会讨好人,又特别是像林渐青这样的人,想对他好,为他付出点什么,都仿佛是一种妄想。一旦他接受了一点陈最拙劣的示好,对于陈最来说,都像是一种恩赐。没办法,被燕窝鱼翅浇灌着长大的林渐青,压根就尝不出一口银耳莲子汤因为饱含了情谊才具有的美味。

但这也是陈最唯一能做的事情了。

他刚到影视基地大门就被保安拦了下来,他只好拨了张凯丽的电话。

张凯丽听他来了有些吃惊,但是立马就叫他回去,告诉他今天林渐青的安排很紧,没时间见他。

陈最咬了咬牙,再次说道:“没关系,丽姐。我给林哥带了罐冰镇银耳汤,等他晚上收工我给他就走。”

“他今晚会忙到很晚。”

“我反正也没什么事,我就在门口等他。”

张凯丽说了句“真够闲的”就挂断了电话。

推荐热门小说失格情人,本站提供失格情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失格情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8章 葡萄枝嫩叶般的家 下一章:第10章 惩罚
热门: 到底是谁咬了我 骷髅之王 吞天决 被迫标记 这个Omega全异能免疫 你想都不要想! [ABO]诱A计划 和深渊魔主同名后 水北天南 万人迷男神培养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