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葡萄枝嫩叶般的家

上一章:第7章 老实孩子 下一章:第9章 最好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陈好勾起嘴角露了个胜利的笑。

估计着陈最快回来了,陈好又去厨房给他煮了碗醒酒汤。没过多久,陈好就听到陈最回来,喝了桌子上的汤,洗漱完回房间在录音。陈好打开一个编程软件,开始写网页。

写网页很简单,陈好一边机械地敲着代码,留出一个耳朵听着陈最房间的动静。陈好也不是故意时时留意着陈最,只是这么多年,习惯了。特别是在他父母相继消失之后,他总害怕陈最某天也以同样的方式离去。

病了这些年,他早就不怕死了,可是他很怕陈最离开他。现在陈好可以轻易找到他母亲,只需要黑进她打钱的城市的银行监控就行。可他一点也不想,只要他还有陈最,他就不需要任何人。

他听到陈最把一个小节重复录入了四遍,然后一阵稀里哗啦的声音,然后是闷闷的一声“咚”,听起来好像用吉他把什么东西扫到了地上,然后还把吉他一并扔了。然后又是细细簌簌收拾的声音,最后安静下来。

陈好关了电脑,拎着枕头去了陈最的房间。

他推开门,屋子里黑乎乎的,陈最躺在床上,是一块深色的凸起。陈好准确地摸到他床上,把手搭在他腰上,轻轻喊了一声:“哥。”

陈最闷声闷气地说:“你还不睡觉在干嘛?”

“没干嘛,你是不是心情不好啊?”

陈最转过来,黑暗中睁着的眼睛反射着晶亮的光:“你想多了,刚刚是挂吉他的挂钩掉下来了。”

“哦。”

“快回去睡觉。”

“我还不困。哥,你给我唱歌好吗?好久没听你唱歌了。”

“不想唱。”

“唱一个好不好嘛。”

“陈好,你怎么了?”陈最觉得陈好有点不对劲,突然这么缠人。

“我没怎么啊,就是想听你唱歌。”陈好说着把身子往前拱了拱,把头埋在陈最颈侧蹭了蹭。

他知道陈好在给他撒娇,语气软了下来:“我今天累了,不想唱歌,下次给你唱行吧。”

“我不累,那我给你唱。”陈好就把脸埋在陈最脖子上,扯着破锣似的喉咙唱

【爱人,你可感到明天已经来临,码头上停着我们的船~】

“别唱了,难听死了。”

陈好并不听他的,接着唱【我会洗干净头发爬上桅杆,撑起我们葡萄枝嫩叶般的家~唔唔~】

陈好把陈最捂在他嘴上的手掰开,深深吐出一口气,笑问道:“有那么难听吗?”

“整栋楼都得做噩梦。”陈最也笑了起来。

陈好突然抱着陈最,说:“哥,是你撑起了我们的家。”

陈最愣了一下:“干嘛突然说这个。”

“我一直这么想的。看你今天心情不好,我猜你事业上遇到了挫折,怕你灰心失望,所以特别来告诉你你有多棒。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哥哥,也是最好的男人,也是最好的歌手,真的。”

陈最无声地笑了,拍了拍陈好的后背:“养你这么大也不是没用嘛,哄人倒是很有一套,看来一大群女孩要遭殃了。”

“嘁,我干嘛哄她们,我只哄我哥。”

“滚滚滚,才不信你,赶紧滚去睡觉。”

陈好死皮赖脸赖在陈最床上,搂着他的腰,把头顶抵在他胸膛撒娇。陈好时常让他很窝心,有时又有些无可奈何。

他倒不是排斥跟陈好睡一张床,两人从小睡一块儿,他妈妈走了,才有两间屋子供他们分开睡。房子很快卖了,图便宜租的一居室,两人又睡一张床了,就搬了新房子才得以一人一间。

只是陈最有些受不了陈好这么大了还跟小时候一样,没事就跟他黏糊糊的。

陈最没有具体的上班时间,他的主要任务就是写歌,只在有需要时才会被宋昭文叫去公司,其他时间他可以自由支配。

有灵感和创作欲时,他会长时间把自己关在屋里,没日没夜地写,录音,反复听,然后删改。等一首新的曲子出炉时,陈好往往是第一个听他弹奏和唱歌的人。

陈好不怎么懂音乐,跟他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也就仅仅只把识谱学会了。陈好唱起歌来,更是五音没有一个在调子上。也许音乐方面的天赋,老天把属于陈好那份也全点给他了。

第二个听到的人就是毛遂,毛遂懂音乐,夸他牛逼的同时,还会给他提出一些意见。

改好了,他就把demo拿去给宋昭文,再由贺章的团队重新编曲、丰富混音、润色歌词。陈最其实挺讨厌自己的歌被改来改去,但是他完全说不上话,所以他从不主动听自己写的歌。

而没有灵感的时候,就像现在,陈最就完全是一种无所事事、混吃等死的状态。

有时会去毛遂的店里坐坐,但是完全帮不上忙。还有就是每隔两天陪陈好去医院。他在家就一定会陪陈好去医院,他不在,也一定会拜托毛遂陪着陈好。

陈最从没觉得陈好是个负担,这是他最亲近的人,是他的弟弟,也是他的责任。

只是,陈最看着陈好长大,但总觉得自己不够了解他。陈好比他聪明,这点他从小就知道,学习比他好,怎么讨长辈欢心,做了错事怎么避免被批评,他总能游刃有余。陈最觉得陈好是比自己更复杂的人,所以不能那么容易看透。

其实陈最只要空闲下来,还有一件事就无时无刻不在做着,就是想林渐青。他不想承认自己没事的时候总会想他,更不想承认每次分开之后,他都在等林渐青的电话。

没过两天,陈最又被宋昭文叫到公司去了。这段时间他很频繁地被召唤,因为贺章新专辑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势已经造了出去,有两首歌的录制花絮被“泄露”在网上,三首歌的MV也已经拍好了,目前就差一首主打歌。

他们公司正大量收歌,贺章背后的团队也在紧急制作,可是没有一首让他满意。尽管他看不惯陈最,也不得不承认,他对陈最的歌是很满意的。宋昭文也着急,只能一边施压一边许诺好处。

工作室里,贺章的众多枪手都在激烈地讨论,陈最只偏安一隅,别人问到他身上,他给两句意见。

陈最跟这帮人的关系还不错,都有不得已的难处,大家处于同种境地,真正的音乐人之间也颇有点惺惺相惜的感觉,再加上陈最本身词曲都能作,会玩的乐器不少,有才华,为人又低调,很受大家喜欢。

老刁坐到陈最身边,排着他的肩,压低声音问他:“你是不是合同快到期了?到期了就别再给别人写了,最起码也不要署别人的名字了。”

老刁四十多,是这帮人里少数成名过,写过几首脍炙人口的歌曲的。

陈最不知道他这话什么意思,不知道他是不是宋昭文让来试探自己的。陈最小声敷衍道:“老刁,这儿的人有谁不想给自己写歌呢?”有选择,有出路,谁愿意看着自己孕育的果实成了别人人的成果。

“嗐,你跟他们不一样,只要忍忍,短则一年半载,最多不超过五年,你可以红的。”

陈最只是笑了笑。

“你别不相信我,我在圈子里多少年了,看人的眼光还是有的。”老刁压低声音附在陈最耳边,“到时候我给你介绍个人。你别觉得我有企图啊,我是惜才,你这是在浪费自己。当然了,以后红了别忘了我这个老朋友就更好了。”

陈最不置可否,老刁在他耳边叨叨,多是吐槽贺章的。贺章这人,在音乐上很敬业,看得出来他是真喜欢唱歌,不过私底下人品的确不好说,就工作人员接触到的贺章,反正都是非常傲慢且自大的,脾气也很冲。

“嘭”工作室的门被一脚踢开。

老刁哀叹了一声:“说曹操,曹操到,瘟神来了。”

果然,贺章怒气冲冲把一叠曲谱和歌词,顺手扔在了离门口最近那个人的脸上,骂道:“你们这帮垃圾,写得都是些什么玩意儿,也配拿给我唱?”

贺章一张唇红齿白的帅脸,此时戾气简直快要溢出来,只让人觉得他的脸好似一张人皮面具,简直像从某个阳光少年脸上偷来的。

他横扫了这些人一眼,立马看到了陈最,火气顿时有了具体的攻击对象。其他人自动让开,他几步走到陈最跟前,指着他的鼻子恶狠狠地说:“你是不是觉得你会写歌作曲就能上天?觉得在我手下委屈了?我还就告诉你,陈最,没有我,你的歌压根就不会有人听到,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

老刁拉了一把贺章:“别生气别生气,大家不正在努力想点子嘛……”

贺章一把把老刁的手甩开,拍了拍自己衣服,轻蔑地说:“呵,你写的歌倒是不少,就是你那些歌就只适合给广场舞大妈伴奏。”

老刁被贺章揶揄得脸色发青,因为他的确跟不太上现在的潮流了。

而陈最只是面沉似水地看着贺章,他突然觉得,自己压根没有必要跟贺章计较,他自己怎么样他自己知道,陈好知道,毛遂知道,他的朋友们都是知道的,而贺章却不会知道。

而陈最这种表情越发让贺章火大,贺章威胁道:“你别觉得离开了我你就有机会了,我告诉你,只要有我在一天,你就永远没有机会。”

【作者有话说】:情感:awsl,好想站骨科qwq

理智:不,你不想!

另,陈好唱的那首歌是张玮玮的《米店》,歌词很棒。

推荐热门小说失格情人,本站提供失格情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失格情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7章 老实孩子 下一章:第9章 最好
热门: 会所男公关:官太太 桃桃乌龙 他是甜味道 小城畸人 圣上有喜 个性大概是见一个萌一个[综] 傻了吧,爷会飞! 山楂树之恋2 天鼓 电竞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