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沉醉

上一章:第5章 陌生人 下一章:第7章 老实孩子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陈最在和林渐青认识之前,就偶尔在公司看到他。

他还记得三四年前第一次在贺章的私人酒会上看到林渐青时,那种惊为天人的感受。那时二十四五岁的林渐青已经是一线影星,刚刚拿到他的第一个最佳男主,正是春风得意、风华正茂。

陈最经常在影视上看到他,隔着屏幕,就只感觉这个人英俊非凡,好像就是按照人类的审美长的。

但是看到真人那一刻,他才知道那种一个人会发光的感觉。当然,会发光只是因为遥远,就像遥望光年之外的星星,隔得太远,反而让人无法产生爱慕的情绪。

不过后来陈最常常会看到林渐青来公司,通过小道消息,知道林渐青和宋昭文不仅是同学,林家和宋家也算得上是世交,两人从小就认识。贺章比起他两小一些,但也是一个圈子的,亲戚朋友总能扯得上一些关系。

两年前,贺章最佳年度专辑奖的庆功会,来了特别多人。陈最对这张专辑贡献巨大,原本是去参加庆功会的,但工作人员不太够,他又是主办方的人,临时成了司机。

那天林渐青喝多了,宋昭文把他抓过去送林渐青。那是陈最离他最近的一次,有些激动,还很紧张。

陈最频频从车内后视镜里看坐在后座的林渐青,好几次和他的目光对上,陈最又赶紧移开眼睛,可隔一会儿又忍不住往后看,林渐青再次对上他的眼睛时,翘起嘴角对他笑了笑,问:“怎么称呼?”

“陈最。”陈最紧张得手心冒汗。

林渐青玩味地念了一遍他的名字:“是让人沉醉的意思吗?”

“不是,最好的最。”

“有点意思,你·······为什么总是看我?”

陈最没想到林渐青会这么直白地把这话说出来,顿时紧张得不知如何是好。

陈最吞吞吐吐地说:“那什么,你不是喝醉了,我看你……”陈最一边说一边往后视镜里偷看林渐青的表情,当他看到林渐青正一脸带笑,深深地看着他时,脑子里更是一片空白,慌乱之间他吐露了实话,“你很好看。”

说出这话时,陈最自己受到了惊吓,但林渐青却挑眉笑了笑:“你也挺帅的,不是公司的司机吧?”

“不是,我就一打杂的。”

说话间,两人到了林渐青市中心的公寓。陈最把他送到车库,林渐青却没有立马下车,而是问道:“上去喝两杯吗?”

陈最十几岁就在社会上混,虽然那时才刚二十,对于这种邀请的意思心里再明确不过了,只不过对方是林渐青,陈最不太敢相信,只是惊讶地望着他。

林渐青拿染上酒意的迷醉眼神看着他,丝毫没有掩饰他眼里的欲求,再次说道:“你做了额外的工作送我回家,可以让我请你喝杯酒吗?”

陈最打开车门跟着他上了楼。进屋后,林渐青直接把他带到了自己酒柜前,让陈最挑。陈最对酒没什么研究,挑了个自己还认识的牌子。

林渐青拿出来,熟练地拔掉塞子,倒进醒酒器,从橱柜里取出两个杯子,放到客厅沙发前的木桌上。

随后他又在厨房里翻翻找找,找到一袋面包干,一些芝士饼干,还开火煎了一盘红肠一并端过来,充满歉意地说:“我不常住这里,只能找到这些了。你晚上没怎么吃东西吧,随便吃点。”

陈最很是诧异,也有些动容,他没想到林渐青真的这么温柔友好。

他早知道圈里对林渐青评价挺高,每次他在公司看到的林渐青也是一副温和从容的样子。不过他是不信的,明星多少都有点两面人格,比如贺章对外就一副阳光暖男的样子,私底下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陈最道了谢,也没客气,吃吃喝喝。林渐青只是在一侧翘着腿,一边喝酒,一边看他。

陈最有些脸红,他觉得自己想多了,林渐青邀请他上来就是纯粹为了请他喝杯酒。再说了,林渐青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对他有那方面的想法。

吃到一半,宋昭文给他打电话,问他在干什么耽搁了这么久,还有人等着用车呢。陈最赶紧吞了口中的食物,说他马上回来,林渐青却移到他身前,弯着腰,一手撑着他身后的沙发靠背,一手拿过他手里的电话。

“昭文,我还想麻烦陈最帮我解决点问题,忙完可能有些晚了,我就让他直接回家吧。”

林渐青一边说话,一边却直直俯视着陈最的眼睛。

“嗯,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陈最仰着头看他,不自觉吞了口口水。

“好的,再见,晚安。”林渐青把电话扔在沙发一侧,却并没有从陈最上方移开的意思,反而另一只手也撑着沙发,把他圈在了怀里。

陈最感觉自己身体都僵硬了,心跳得特别快,他甚至觉得林渐青都能听到他心跳的声音。陈最又咽了一口口水,吞吞吐吐地问:“你要我帮你解决什么问题?”

林渐青一手移到他后脑勺上轻扶着,笑得很是勾人地靠近他,到了鼻息可感的距离,轻轻说道:“帮我解决生理问题。”

陈最脑子一片空白。

林渐青靠得更近了,两人呼吸交换着,林渐青垂着目光,上上下下如一只手在陈最脸上抚过。林渐青在几乎触碰到他嘴唇的距离笑着问道:“我可以吻你吗?

……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哦。”

林渐青的吻霸道而温柔,极具挑逗意味,陈最那一整晚都晕乎乎的。

然而回想起来,那晚发生的一切却又越来越清晰,他甚至能回忆起林渐青的每一个表情,每一个动作。

陈最不是放不开的毛头小子,年纪虽轻但也有些经验,但那晚他却经历了从未有过的紧张和悸动。

林渐青很事儿,事前又是让他做测试,又教他怎么清洗自己。此前,陈最没有做过0,不知道做0这么麻烦,再加上林渐青要求特别多,检查得特别严格,不过,他也没想到做0那么爽,又那么疼。

第二天,林渐青也并没有立马把他打发走,而是开车带陈最去了他的私人医生那里,不仅给他开了一些消炎镇痛的药,还给他做了个全面的体检。

从陈医生那里出来,林渐青跟他好似约会一般,带他去餐厅吃饭,下午还去看了一场话剧,吃过晚餐把陈最送到他住的地方。

陈最打算开门下车,林渐青却没有打开车锁,反而趴在方向盘上深深地看着他。陈最皱着眉,一脸疑惑。

林渐青说:“陈最,我觉得跟你相处很舒服,昨晚我的体验也很棒,你呢?”

陈最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点了点头。

“我有个可能会冒犯你的提议,你愿意被我包养吗?”

陈最顿时张大眼睛,吃惊得有些不知道如何是好:“那什么,林哥,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

林渐青笑了笑:“就字面意思。”他又说道,“你来我家过次夜,我给你三万,差不多是一个二三线模特陪睡的价格。你身材很好,我很喜欢。”比林渐青语言更直白的是他的眼神,赤果果地从陈最的脸扫到身下。

陈最心里七上八下,不知道该怎么办,只不停地吞咽口水:“我……”

“先别急着回复我,你回家想想,明天再给我电话。”说着林渐青拿过陈最的手机,把自己的私人电话存给了他,“如果只是对报酬不满意,跟我直说。”说完他解锁了车门,勾过陈最的脖子,捧着他脸亲了亲,让他下车了。

陈最从林渐青的车里下来,绕了好几条巷子,终于走回了他跟他弟住的城中村。

刚才在车上,他的第一反应是拒绝,他承认跟林渐青很爽,但是约炮的双方是平等的,而包养,他一个大男人有些接受不了。

可是走过这几条弥散着垃圾的臭味,随处可见狗屎的巷子,再一想到他弟弟的状况,他们相处这一天一夜所有的柔情和甜蜜都消失了,只剩下两个字:三万。

第二天中午他就给林渐青打了电话,林渐青说他还在市中心的公寓,让人把陈最接了过去。

两人定下口头约定,最重要的内容就是他跟林渐青的期间不可以跟其他人发生关系,并且每个月都要去陈医生那里定时体检,因为林渐青不喜欢戴套。同时也承诺陈最,有他期间不会有其他人,让陈最不要有任何疾病的担心和压力,充分配合和享受就行。

那晚陈最又在林渐青公寓陪的他,第二天林渐青有事,一早让他离开了,那次陈最拿到了六万现金。

一切发生得太快,除了文件袋里的钱,一切都毫无真实感。

度过最开始的自尊受损不适期,陈最就觉得很好。遇到林渐青,被他高价包养,可以说是最近这些年发生在陈最身上最好的事情了,在可以承受的代价内,解了他的燃眉之急。

当然,这都是在他没有爱上林渐青的前提下。

就十几分钟前,林渐青对陈最完全漠视的样子狠狠刺伤了他。

但这并不是第一次,在他两有了实质的包养关系之后,他也多次在公司看到林渐青,有时他来找宋昭文,有时他找贺章。每次林渐青在公司碰到陈最连不认识都懒得装,只是把他当透明人。

除了第一次陈最有些不适应,后面也觉得没什么,他跟林渐青的关系在他爬下他的床时,就已经结束了。

现在他却难受得要死,看到林渐青和宋昭文谈笑风生,特别是他对贺章完全外露的好感。

可是陈最什么都不能做,他只有看着,他跟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离林渐青有着无法逾越的距离。爬了林渐青的床不仅没有缩短这个距离,反而让这种差距在他心里愈加清晰。

陈最知道自己的脸色肯定难看极了,休息室里人来人往,他起身去了卫生间。

【作者有话说】:求评论啊求评论,撒娇打滚求评论1551

推荐热门小说失格情人,本站提供失格情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失格情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5章 陌生人 下一章:第7章 老实孩子
热门: 逃生游戏boss是我老公 占卜师的预言 山野村色 和深渊魔主同名后 [聊斋]活人不医 穿成万人迷的双胞胎哥哥 太子妃升职记 睡醒成了影帝的猫 真少爷不想继承家业 情迷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