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不自量力

上一章:第1章 光荣的叶子 下一章:第3章 逢场作戏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隔着客厅的玻璃墙,陈最就看到林渐青穿着真丝睡袍,慵懒地斜躺在沙发上,沙发顶头的小木桌上放着醒酒器和酒杯,高脚杯里的红酒已经见底了,醒酒器里还有半瓶。

沙发顶上只开了一盏射灯,不甚明亮的暖黄光线打在林渐青身上,为他镶上了一层毛茸茸的金边,整个人散发着一种懒洋洋的性感,陈最移不开眼,直线朝他一步一步走过去。

为什么这么喜欢林渐青?

很多人都喜欢他,除了颜粉电影粉,更多人知道他,了解他,喜欢他是因为他的背景。

林家是个大家族,林渐青父辈几兄弟有从商有从政,这种家族从来都是老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林渐青天生一张明星脸,从小就暴露在镁光灯下,跟着父母参加了什么活动,什么时候出国,取得什么成绩,什么时候回国,都是娱乐新闻的头条。

他进军影视圈更成了当年整个娱乐圈的狂欢,因为他父亲一分钱都没给他投。等他靠自己拼出了成绩,他父亲一气之下买下了他签的娱乐公司。现在宝华娱乐集团占据了整个圈子的半壁江山。

这样一个天之骄子,只要喜欢男人的就都会喜欢他吧,陈最打小就是个弯的,所以也逃不过这种俗人的命运罢了。

沙发离一侧玻璃墙很近,走近了,陈最能看到林渐青支出来的修长有力的腿,睡袍里露出的肌肉饱满而白皙的胸膛,因为酒意,染上一层淡淡的粉色。往上是锁骨和修长的脖子上凸出的喉结,再往上,是那张让无数人霄想的脸。

在路上还因为自尊受屈而胸闷不已的陈最,此时整颗心快要雀跃得跳起来。他敲了敲玻璃墙,林渐青听到声音睁开眼,正对上陈最趴在墙上咧着八颗白牙对他笑,笑得十分灿烂不羁。

林渐青也不自觉笑了笑,指了指门的位置。陈最小跑着奔向大门,刚到,门就自动开了。

走进客厅,陈最才发现林渐青在听歌,好几年前的流行歌,陈最现在写的歌比这首几年前的好多了。

林渐青并不知道那首歌是他写的,知道又能怎样呢,林渐青不会因为他写过一首他会听的歌而对陈最青眼有加,说不定还会因为他给别人当枪手看不起他。

再说,林渐青喜欢的压根就不是这首歌,他喜欢的是唱这首歌的人吧。

陈最有点心酸,不过回过头来想,林渐青能让他酸的地方多了去了,他要真这么能酸,这份工作他早不能胜任了。

林渐青关了音乐,走过来打量陈最,原本眼里还有些笑意的,在看到陈最的耳朵和头发时皱起了眉。

“我不喜欢你戴耳钉,还有这些辫子,看起来很脏。”

陈最张了张嘴,很想说,谁他妈知道你还找不找我啊,但是吐出口的只是一个“哦”字。

“一身酒臭味儿,快去洗干净。”

陈最往浴室走去,一边走一边脱衣服,等走到浴室门口,身上已经脱光了。

他洗得有些久,把耳朵上的东西全部摘了下来,还把头上的辫子也全部解开来洗。

林渐青很爱干净,有点轻微的洁癖,却偏偏包了他这样一个脏兮兮的地下摇滚乐手。

陈最洗干净,什么也没穿,披着一身水汽出来时,醒酒器里的红酒又少了一大半。

林渐青用手撑着头,宽敞的袍袖滑倒了手肘处,白皙而有力的手臂,连突兀的青筋都显得性感。

听到浴室开门的声音,他侧头看陈最,眼里染上了微醺的酒色,似在眼里撒了一把星辰。被那种迷离而专注的目光注视着,陈最只觉得血气上涌,下腹发紧。

陈最嘴角带着放荡的笑,看着林渐青,一步一步朝他走来。

总是这样,只要他目所能及的地方能看到林渐青,他的目光就会不自觉永远追随着他,再也移不开。

林渐青仍然斜躺在沙发上,陈最走过来,坐在了他的腿上。

林渐青伸手从他的脖子一路摸到腹肌:“湿的,怎么不擦干?”

陈最舔了舔嘴角:“擦干很快也汗湿了。”没等林渐青再说话,他一手抬起林渐青的下巴,伏身咬住了他的的喉咙。

“别留下痕迹,我还要拍戏。”

陈最一脸凶狠的样子,实际只是叼着他的喉结用牙齿轻轻摩擦。有些疼,但是这疼里又有些痒,这种感觉立马就把林渐青的火勾起来了。

他一把抓住陈最有些长的头发,往旁边一拽,就把陈最拽倒在了宽软的沙发上,笑道:“挺浪。”

陈最只是嘿嘿地笑。他浪吗?他觉得还好。这种时候只是跟着本能行事罢了。说他浪,林渐青也不是什么好玩意儿,平时一派正经,温文尔雅,在床上却是个花样繁多的禽兽。

不过正好,陈最喜欢的就是他禽兽的样子。如果不是林渐青够禽兽,他大概不会相信做0也能这么爽,他以前可都是做的1。

两人纠缠一阵,关键时刻林渐青突然停了下来,头发边上挂着汗水,脸上也泛起潮红,但他眼神却很清明地问:“体检报告呢?”

陈最睁开眼睛,有一丝迷茫:“什,什么?”

“体检报告。”林渐青脸有些冷。

“手机里。”陈最刚刚起火的身体,突然凉了一大半,他翻出手机,拿出最近一次体检报告的照片给他看。

林渐青看了一会儿,发现日期还是上个月他去爱尔兰之前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他从陈最身上下来,坐在他旁边,问道:“为什么没有按时去陈医生那里呢?”林渐青问这话时态度很好,还有一点语重心长的无奈。

不知道为什么,林渐青如狼似虎的样子反而让陈最很放松,而当他克制着自己的不快依然态度良好时,总让陈最有些焦虑。

陈最吞吞吐吐地说:“上次从岛上回来,你让我不要联系你,我以为,以为……”陈最说不出来那三个字。

“以为我们结束了?”

陈最没说话,算是默认。

林渐青看他有些紧张,伸手抚摸他的面颊,手指沿着他的眉骨、鼻梁、唇线……轻轻划着。

“怎么会呢,如果我想结束,我一定会让你清楚地知道的,你知道我这个人不喜欢做让人误会的事,所以下次别这样了。”

陈最点了点头。

这倒是真的,林渐青从来不做让人误会的事。他跟林渐青保持这种关系快两年了,不能说林渐青对他不好,而且林渐青因为个人原因,十分洁身自好,就陈最所知,他甚至没有第二个情人。

温柔、绅士、大方,而且最难能可贵的忠诚全能在他身上体会到,陈最硬是从没有误会过哪怕一丁点林渐青对他有包养关系之外的心思,因为林渐青身上那种界限分明的感觉,他时时都在体会着。

“那你觉得我们结束了,这段时间有和别人上过床吗?”

“没有。”

林渐青伏身盯着陈最的眼睛看了一会儿:“你知道骗我不会有好下场。”

陈最直视林渐青的目光,脸上已经有些怒气:“我他妈骗你干什么。要做就做,不做我走了。”

陈最想撑起来,他已经没什么兴致了。

但是林渐青拉着他的手,又把他按倒在沙发上,压在他身上,腻腻歪歪亲他的脸:“你知道我爱干净,以后一定记得定时体检。如果有天你交男朋友,或者单纯只是不想继续这种关系,记得跟我说,我不会为难你,还会给你一笔钱感谢你这两年的陪伴。”

林渐青说着又温柔地咬了咬陈最的鼻子,仿佛刚刚是做了一番深情表白。

如果陈最只是他的情人,他大概会因为自己有一个如此体贴而大方的金主觉得庆幸,可是此刻,他心里难受得要命。

世界上最痛苦的事不是给人当情人,而是不自量力喜欢上了自己的金主。

那晚林渐青还是戴套了。尽管他嘴上相信了陈最,心里应该也是相信的,要不然不会跟他做。只不过哪怕有百分之一的疑虑,林渐青也不会为了陈最那可怜的自尊心而冒一丁点险。

陈最自然很难过,但他不会在林渐青面前表现出来。林渐青很忙,即便只有他一个情人,也不是常常见面。跟他在一起的时候,陈最希望自己是快乐的,等到结束那天,他就有好多和林渐青一起的快乐回忆。

至于难过,等他离开这里,他可以在等待林渐青的时间里,慢慢消化。

【作者有话说】:本文的基调是:前期虐,后期爽,打脸打得啪啪响。

emmm,准确来说,前面是又虐又香艳。大家也可以先脑补攻是个怎样花样繁多的禽*兽,有想法给我评论(wink

推荐热门小说失格情人,本站提供失格情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失格情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1章 光荣的叶子 下一章:第3章 逢场作戏
热门: 余生请多指教 掌中雀[豪门] 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终场 九阳剑圣 克星 训导法则 在被迫成为风水先生的日子里 一毛钱都不给你[娱乐圈] 认识你,是命运对我的恩赐 暗部列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