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车站 日落之后

上一章:第62章 审判 山雨欲来 下一章:第64章 水鬼 黄泉路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谢行吟睁开眼, 发现在自己在一列高速行驶的列车卧铺上,身上都穿件印有旅行团标志的白色t恤。

这是一节老式车厢,面前的简易桌上溅着星星点点的油污, 空气中充斥着泡面和烟味混合的气体, 有点呛人。火车行驶的时候,老旧的车厢左右摇晃的厉害,谢行吟被晃得有些发晕, 往狭窄走道对面的窗边了一眼。

老梁正坐在过道旁的椅子上。

这次关于任务地点的信息很少,谢行吟警惕地站起来,迅速打量周围。只见周围的车厢里坐满了人, 但是除了老梁以外并没有发现眼熟的面孔。

谢行吟在心里估摸着,这次不止这么些人。不知道其他的人是真的不在这里, 还是混进人群之中了。

在车厢连接处的位置, 站着一个穿着马甲拿着旗子的人。他的马甲上画着同样的旅行团标志,看样子是导游。谢行吟忍不住用余光多打量了他的背影几眼, 不太确定这导游到底是个人还是npc, 脸上带着职业性的假笑, 那个笑容看起来非常标准而且完全不变。

“这次的人怎么这么少。”老梁小声嘀咕道。

“不知道,可能还有其他人。”谢行吟往口袋里一摸,摸出了两张车票。其中一张票上有个缺口,目的地是一个叫“癸市”的地方, 而另一张车票上没有标明日期。他们的任务很有可能就是要到着目的地去,然后再乘火车返回。

乍一看很简单,实际上信息太模糊了反而让人觉得不妙。

往窗外看, 起雾了看不清楚,只能模模糊糊看到外面的建筑轮廓,他们应该在城市里。他们所在的车厢只有一侧有出口, 应该是最后一节,谢行吟走到连接处观察,却发现通往前一节车厢的门打不开。

他拿不定主意,准备先看看情况,于是走过去询问导游:“这扇门怎么打不开了?”

导游挂着笑容,无论别人问他什么都只会重复一句话:“列车将在明天中午到达我们的目的地癸市,大家今晚好好休息。”

谢行吟摇摇头,果然是npc。只能等着明天了。

谢行吟估计隔壁的车厢就是个摆设,没东西,怕他们乱跑所以限制他们的活动范围。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列车上的空调温度开太低了,他感觉不太舒服。

车厢里的卧铺被分隔成一个个的小隔间,每个小隔间里有相对的上下铺总共四张床,谢行吟的车票对应着下铺,老梁在他对面。

睡在他们上铺的是两个陌生人,估计是npc,谢行吟和他们聊了几句想套套话,可没想到人家一听他们要去癸市,纷纷都变了脸色。

“你们要去癸市?”

从他们的表情看来这绝不是什么好地方,但是再追问他们却什么都不肯说了,谢行吟只能作罢。

这天晚上十一点,列车熄灯后所有人都躺下休息了。

谢行吟晚上躺着,想事情。这次任务的主题叫“日落之后”,肯定不是简单的让他们旅行一次,应该和时间有关。日落之后会发生什么?

谢行吟感觉越来越冷,手脚冰凉,全身的血管就好像被冻住了一样酸麻,不住地打着寒噤。那种冷意不止是物理上的,还有点心里发毛的感觉。谢行吟不知道现在是几点了,车厢里非常黑,几乎什么都看不清,只有从窗外透进来的少许月光。

他轻手轻脚地坐了起来,不太安心地往上铺看了一眼,却发现老梁不见了。原本睡在他们上铺的两个人都不见了。过了一刻钟,他们都没有回来。

谢行吟觉得奇怪,他几乎没有睡着,有动静一定能听见,可是他不知道其他人是什么时候出去的。谢行吟还是觉得不太安心,在塔里一旦发生了奇怪的事,多半就代表着有危险。

思来想去,谢行吟还是决定出门去看看。他动作很轻地挪到床边。

然而谢行吟还没来得及站起来,余光瞥见了什么,顿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借着暗淡的月光,他看见了对面床底下有个人影。

谢行吟极为缓慢的咽了咽口水。毫无以为,此时此刻他的床铺底下多半也有个人。不知道是不是上铺失踪的那两个人,也不知道他们想干什么。

谢行吟睡觉的时候把刀藏在了枕头下,这会儿悄悄伸手抓住了刀把。然而等了好半天,那两个人影还是一动不动,像是睡着了一样丝毫没有动静。

这两个人影虽然看着吓人,但是目前来说谢行吟不太能确定是不是有危险。谢行吟正斟酌的时候,忽然看见地上有一滩深色的污垢。

墙上、门板上都有一些喷溅式的斑点,更为惊悚的是,他们睡着的床铺上——包括床垫和被子上都有大量这种血迹凝结产生的痕迹,活像是个曾经的凶杀案现场,谢行吟不知道这里究竟发生过什么。

血迹,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用手电光往床铺底下照了一下。

果然床下面的两个人正是上铺那两人,他们都已经死了,瞪着眼睛表情扭曲。谢行吟下床,看着一阵反胃,后悔先前没用镜片看看。他以为没到目的地,现在在火车上还算安全。

老梁不知道怎么样了,他平时没有梦游的习惯,谢行吟担心他,于是拉开隔间的门走出去,能看见车厢连接处的门已经打开了,远远地张望了一下发现那里面却什么也没有。他悄悄从门缝里看其他隔间,几乎全是那样的惨状。死气沉沉的列车像是载着满车的亡魂尸骸开往阴曹地府。

怎么回事,整节车厢的人一夜之间全死了?

谢行吟想着老梁是不是半夜尿急才出去的,便小心翼翼地走到车厢连接处的卫生间。敲了两下,没人回应。

拉开门一看,谢行吟一低头就看见地上倒着个人。他吓了一跳,忙蹲下身去检查。

仔细一看才发现那人不是老梁,身上和他们穿的衣服一样,不过颜色是黑色的。谢行吟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不过直觉认为可能是某种阵营的划分。

谢行吟缓缓地站了起来,这人已经断气了,但是身体还没有僵硬,看上去刚死不久。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死在这里,谢行吟直觉危险,立刻返回到了包厢里。

过了一会儿,老梁哼着歌回来了,一开门就被谢行吟一把按倒。

“你干什么去了?”谢行吟问。老梁一脸迷惑,原来这个神经大条的家伙竟然完全没发现床底下的尸体,走到卫生间上厕所发现有人,就往更前面的车厢去了。

“你是说你当时敲门,那个人还回应你了?”

“对啊。”老梁一头雾水,也不知道这短短几分钟内发生了什么。

谢行吟沉默了片刻,说了一句:“算你运气好。”

卫生间里的那个人穿着和他们颜色不一样的衣服,这肯定不是巧合。不同的颜色肯定有什么含义,对方显然毫无察觉没有袭击老梁,反而不知道被谁害了,也是个可怜人。

这车厢不太对劲,谢行吟本来没打算睡的,可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一睁眼天都亮了。只见老梁一脸严肃地坐在他旁边。谢行吟迷茫地一抬眼,着实吓了一跳,只见车厢里忙忙碌碌挤满了行人,他们上铺的那两个人正坐在旁边吃泡面,就好像昨晚只是一场噩梦。

明明昨晚看见这节车厢里全是死人,可是天一亮这些人都活了过来。

谢行吟想起这次主题叫日落之后,忍不住小声嘀咕了一句:“白天和夜晚,你们说我们看见的哪一个是真的。”

老梁听了他的表述,脸色发白:“那我希望是白天吧。”

谢行吟想了想,忽然站起来,从不知道谁的行李箱掏出来两件衣服,丢了一件给老梁,自己立刻开始换衣服。

“干什么?”老梁嫌弃地看着手里的衣服。如果真如谢行吟所描述的,这车厢里是一车死人,他们现在有好好的衣服不穿,非要穿死人的衣服。

但是谢行吟做事肯定有他的道理,老梁咬咬牙还是跟着换上了,一边换一边念叨着:“希望到了晚上这衣服不要突然变成寿衣……”

这时候,列车的破喇叭里忽然冒出来一句提示音:“列车即将到达癸市,下车的乘客请提前做好准备。”那导游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告诉他们要下车了。

导游从腰间灰绿色的老式挎包里拿出了一沓手册,分发给他们。

谢行吟接过手册,草草翻了几下,注意到这是一份旅行指南。里面有景区的地图和各种路线。

“这是癸市的旅游手册。这次行程我为你们安排了癸市最着名的地福山风景区,你们将会依次进入景区各个景点参观。在参观完毕后,所有人必须要回到站台凭票上车。”

谢行吟往窗外看,只见列车的速度已经放缓,终于要到站了。

好不容易挨到了站,车厢门自动打开了。谢行吟抬头看天,这时候光线暗淡,已经是下午三四点钟了。

奇怪的事只有他们这一节车厢门打开了,其他车厢都没人下车。这么长的车厢,不太可能吧,难道这辆车上真的就只有他们?

这么想着,谢行吟拉了拉老梁的袖子,示意他过去看看,这辆列车也很古怪,他们最好不要错过任何细节。可是刚走到前面的车厢,只听见老梁“妈呀”了一声,腿脚发软差点掉到站台下面去。

谢行吟抬头一看,顿时也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这是什么东西!”

只见车厢里密密麻麻的坐满了人——不,称他们为人也许不那么合适,准确地说应该是尸体。那些尸体全腐烂程度不一,正咧着嘴角表情诡异地望着他们,脸紧紧地贴在玻璃窗上,就好像如果没有这些玻璃窗挡着,他们会毫不犹豫地把脑袋伸出来,一口把站台上人的脖子都咬断。

好在这时候,车门上红灯闪烁,缓缓关闭了。列车载着那一车的尸体缓缓驶向了远方。

谢行吟愣了,不知道和他们通行的这一车人到底是什么东西。

这时候导游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他们背后,他举着一面小旗子,走起路来悄无声息的,面对着那节古怪的列车却视而不见,只是招呼着大家都过来集合。

直到这时候,谢行吟终于在站台上看见了其他人,包括陆焚。他们似乎是从其他车厢上下来的,显然大家也都想到了这一层,大部分人都已经换了衣服。

谢行吟和陆焚对视了一眼,就假装不认识地挪开了视线,实则心里顿时松了口气。

“一,二,三……”导游清点完人数,这才露出了一点像是满意了的微笑。谢行吟不动声色地张望片刻,意识到这里只有八个人。

想起他在卫生间里发现的那个人,谢行吟意识到这里的人数是很可能不齐的。

可能还有其他人死了,也可能衣服的颜色不止两种……当然,还有可能有人刻意躲起来了。如果是最后这种,恐怕是居心不良。

路过等候大厅里时候,谢行吟注意到里面空空荡荡的,只有一排排冰冷的座椅。

“不是说旅游城市吗,火车站里就这么点人?”老梁疑惑道。

谢行吟一手拿着地图正低头琢磨着,听见老梁的抱怨声后抬起头来看了看。周围确实太安静了,安静到有些反常得诡异。

一直到出站口,他们什么人都没看见,甚至连个保安也没有。老梁也都察觉到了异常,表现得有些警惕,所有人走得十分靠近。

众人穿过了空空荡荡的大厅,走近了地下停车场,按着导游的指示上了一辆观光车。

大巴启动,开出了停车场,到了外面的大路上。老梁坐在他们前排,扭头往窗外看,嘀咕道:“奇怪。”

大街上也没有人,明明路边停着车,各种生活痕迹都有,可就是没有看见人,就好像这座城市里的人都在一夜之间忽然凭空蒸发了一样。无人的城市很安静,抬头看见电缆线上连只麻雀也没有。

自从下火车以后,谢行吟悬着的那颗心就一直没有放下过。远处是绵延的群山,大巴往群山的方向开去,半小时后在山脚下的一个寺院前停了下来。

“这就是第一个景点,土地庙。”导演介绍说。

众人一下车,大巴车就避之不及的开走了。总感觉那司机是逃命似的慌张。

谢行吟看了一眼天空,天色暗了,云霞血红血红的。不知道日落之后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导游领着大家往前,“土地庙哪个城市没有,有什么好看的。”有人笑声抱怨说。

“我们这里的土地庙和一般的土地庙可不一样。”导游面带微笑着说。

“怎么不一样?”有人追问。

但是导游却不再说话了,众人又往前走了几步,远远已经能看见一栋类似寺庙的建筑。

只见导游把手往前一指:“进去就知道了。”

推荐热门小说审判日[无限],本站提供审判日[无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审判日[无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62章 审判 山雨欲来 下一章:第64章 水鬼 黄泉路
热门: 原始乡村梦 当个渣攻真的好难[快穿] 生而为王[快穿] 一觉醒来,恋爱游戏变惊悚游戏了 穿书后弱受变成了渣受 爱神可能是个海王 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长相思3:思无涯 有病,不治 我真的没有勾引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