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餐厅

上一章:第54章 溺水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和其他近两年才出现的校园怪谈不一样, 据徐乐乐说,深夜餐厅这个传说由来已久,是从大他们很多届的学长学姐口中传下来的。

在很多年前的某个冬夜, 几个高三男生半夜悄悄溜出寝室,打算翻墙去网吧玩游戏。路过餐厅的时候, 他们发现餐厅竟然这么晚了还亮着灯。

几个学生正好肚子饿了, 不知不觉就被餐厅里散发出来的诱人香味所吸引了。

他们纷纷走进了那个餐厅,看见餐厅里挤满了人, 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空位置坐下来。

和他们拼桌的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 其中一个男生就大胆上前向她要了电话号码。可是女孩却舔了舔嘴唇, 对他们说,如果请她吃东西就告诉他们。

请顿饭有什么大不了的。几个男生都满口答应,争先恐后地想买单。女人想了想说她要吃牛杂面, 一,二,三, 四,五……你们五个人, 就请我吃五碗吧。

于是五个男生就到窗口排队, 说要五碗牛杂面。过了一会儿,窗口里面传来厨子的声音:“牛杂没有了。”

那怎么办, 没有牛杂面就没法请客了。这时候,那厨子又说:“那你们进来一下吧。”

“——最后他们一个也没出来。一刻钟后, 胖厨子笑眯眯地端出了五碗面, 上面洒满了血红的碎脏器,摆到了那女孩面前……”徐乐乐压低了声音,绘声绘色地讲着, “他们谁也没有看见,那个漂亮女孩的脑袋后面早已经破了个脑浆迸裂的大窟窿……”

“后来也有很多胆子大的学生都慕名前往,但是最后一个人也没有回来……”

徐乐乐表情狰狞地说到这里,老梁没忍住打了个岔。

“不对啊!既然他们都死了,那这个故事是谁说的?”

徐乐乐吱吱呜呜了半天,挠了挠头:“或许……或许没全死,有一两个人活着出来了吧。”

“编出来吓唬人的故事,听一半就行了。”谢行吟说,“像论坛那些信誓旦旦说亲身经历的灵异故事,能有几个是真的。”

“还有半小时下课,去看看就知道了。”老梁说着,指了指徐乐乐,“小胖,你滴,给皇军滴带路。”

徐乐乐一听他们要大半夜去那鬼地方,哪里肯跟着去,铃声一响就跑没影儿了,溜得比猴还快,谢行吟他们只好自己去餐厅。

九点半晚自习下课后,餐厅会供应少量宵夜,炸鸡排、手抓饼之类的,有些学生会到餐厅里来吃点东西再回寝室。

现在餐厅附近的人流量还算大,谢行吟他们进去买了点东西,站在附近林子旁的隐蔽处,边吃边等。

过了一会儿,餐厅附近的人渐渐稀疏了。十点半寝室熄灯以后,餐厅附近终于一个人也看不见了。

谢行吟他们在不远处的林子里站了一会儿,当老梁把奶茶里的最后一颗珍珠嗦干净之后,餐厅里的灯光灭了。紧接着,执勤的厨师走了出来,锁了大门离开。

谢行吟来过餐厅很多次,白天时候的餐厅相当热闹,现在夜里寂静得一个人也看不见,这种感觉完全不一样。

他们在餐厅外面等到了许久,十二点到来的时候,后厨里忽然亮起了灯。那灯光惨败得像纸一样。

谢行吟眯起眼睛,试着适应这光亮。

那灯光似乎是从后厨里传出来的,透过毛玻璃能看见一个肥胖的人影戴着厨师帽,正在手起刀落地剁肉。也不知道他剁的是什么肉,腥臭味随风传来,老梁一阵干呕差点就吐了。

“这学校的食品卫生不过关啊,后厨比厕所还难闻。”老梁使劲捏住了鼻子。

一行人见状,也不在遮遮掩掩,直接从亮着灯的大门进去了。

果然,餐厅已经开始“营业”了。

此刻大厅里还没什么人,稀稀拉拉坐着几个人影。

谢行吟往身侧瞥了一眼,只见坐在他们隔壁的男人瘦骨如柴,肚子上破了个大窟窿,肠子都淌出来了。他就像个饿死鬼似的,狼吞虎咽地吃着一碗面条,可是无论他怎么努力,他刚从嘴里吃下去,面条就从肚子里漏出来,怎么也吃不饱。

感觉到有人在看他,那饿死鬼就抬头,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表情:“你们想跟我打听事情吗,只要请我吃东西就可以了。”

谢行吟没答话。这家伙肯定不知道他们要问的事,还是得找个当事鬼。

等了一会儿没等到想要的答案,饿死鬼觉得没劲,低头继续吃了起来。

从午夜十二点餐厅开始营业起,门口陆陆续续就有“人”走进来。眼看着进来的“人”越来越多,很快这个餐厅就坐满了。

“怎么这么多人?”老梁好奇说。

饿死鬼探头说:“不是人,深夜餐厅里全是鬼。因为死在校园里的鬼都要在这里用餐。”

谢行吟点点头,心想:既然如此,那他们等着郑冉冉来就是了。

一旁的饿死鬼看着老梁的脑壳舔了舔嘴唇,老梁慌忙捂住了脑袋,大叫:“你…你别乱来啊!我可没问你,是你自己抢着回答的!”

饿死鬼似乎有些失落和不甘,盯着老梁又咽了咽口水,终于坐了回去,继续慢慢吞吞地吃他那碗面条。

等到餐厅终于坐满了,不再有鬼从外面近来了。

大家分头早起餐厅里搜寻起来,最后在靠窗的位置找到了郑冉冉。

她被火烧伤,又从高处坠楼,现在的模样比一般的鬼都要惨烈,特别的好认。

被烧成这样也不知道她还能不能看见东西了,陈清唏嘘了一声,把那个残缺不全婴儿骸骨递给她,低声说了什么。

郑冉冉拿着那具骸骨,空洞的眼眶像是在盯着看一眼,片刻后流下了两行血痕,嘴里嘀咕了一句什么。

“她说什么?”老梁没听清。

陈清叹了口气:“她说她不想吃我们的肠子,只要我们帮她把儿子的骸骨拼凑完整。”

那个婴儿果然是郑冉冉的孩子。

谢行吟本来以为婴儿尸骸缺失的脑袋会在这第六个怪谈里,没想到竟然不是。

现在他们还得去别处找那个头骨。那么婴儿的头骨会藏在哪里呢?

这天夜里,谢行吟梦见自己又回到了那个废弃实验楼里。

他站在中央的花坛里,看到的那个小婴孩就站在桃花树下,头顶满树的桃花开得鲜艳。

他不由自主地被迷住了,想要上前一赏芬芳。可是仔细一看,那树上开的哪里是桃花啊,全是血红色的婴儿手印。

谢行吟受惊之下,猛地睁开眼。

他还没从噩梦里缓过劲来,随即又受到了更大的惊吓。

——他余光瞥见有个人站在他床头,似乎正在看着他。

不是陆焚,陆焚正好端端地躺在他身侧。

谢行吟感觉自己心脏砰砰跳得厉害,像是个随时可能爆炸的煤气罐。他原本还以为是噩梦没醒,但是偷偷咬了一下舌尖,刺痛感却是真的。

谢行吟咽了咽口水,缓缓地把发僵的脖子扭过来,果然美看见一个人正贴脸看着他。

虽然没看不清脸,但是从体型上判断应该是徐乐乐。

谢行吟悬着的心这才放下了一半。徐乐乐的梦游症是越来越厉害了,之前只不过坐起来,这回直接站到他床头了,差点吓死个人。

然而这时,月光穿破云层照过来的时候,谢行吟发现徐乐乐眼睛是睁着的,眼球黑白分明。

两人一对视,谢行吟颤抖了一下,还没来得及一拳挥出去,肩膀被什么人按了一下。

随后他感觉到背后的陆焚坐了起来,一个翻身从他身上过去,跳下了床。

谢行吟被他压得愣了一下,随即回过神来往下看,只见徐乐乐已经被反拧着胳膊控制住了。

谢行吟顺着梯子也爬了下来,两人把徐乐乐押进了厕所。这家伙三更半夜不睡觉,鬼鬼祟祟偷窥谢行吟,值得严刑逼供一下。

但是被他们抓住之后,徐乐乐却好像很害怕。

“有,有人要杀我!”他浑身颤抖,脸上亮晶晶的也不知道是鼻涕还是眼泪,语无伦次地说。

谢行吟捏了捏他的肩膀:“到底怎么了?别急,你慢慢说。”

过了好一会儿,徐乐乐的情绪才稳定下来,抽噎着一五一十把事情老实招来。

“有人要杀我。”徐乐乐说,“我没有想害你们,我只是……只是想知道是谁在搞鬼,才半夜爬起来观察你们的。”

原来,徐乐乐也曾经参加过夜谈社的活动。但是两天前,有人在他的零食罐子里放了老鼠药。

“为什么会针对你?”谢行吟觉得奇怪。徐乐乐并没有和他们一起参加夜谈社的上一次活动,是什么人要对他下手。

可徐乐乐却哭着说:“你们……你们忘记了吗,因为那次我们找到了不该看见的东西。”

“什么东西?”谢行吟顿时扭过头来盯着他看,连陆焚的眼神都不易察觉得变了一点。

“我们玩寻宝游戏的时候,挖到了……”徐乐乐颤颤巍巍地说,“挖到了一个婴儿头骨。

推荐热门小说审判日[无限],本站提供审判日[无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审判日[无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54章 溺水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魔道墙角被我挖塌了[重生] 怂怂[快穿] 鹤唳华亭 营业对象他不太对 魔尊每天都在逃婚 半掩门:女人守寡 焚天魂主 讨情债 审神者栽培手记[综] 必须在反派破产前花光他的钱[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