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梦游

上一章:第52章 男寝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陆焚这话不知道是说给谁听的, 谢行吟听完表情僵硬了一瞬,心想:这家伙到底什么时候醒的。

对方搭在他腰上的手轻轻摩挲了一下,态度似有些轻佻, 就像是在感受他的腰肌够不够紧致,还有点往下滑的趋势。

谢行吟被这阵仗吓得懵了一瞬, 一把抓住了陆焚的手腕, 脑子里一片空白。

这是干什么。

明明之前独处的时候,陆焚什么也不做, 偏偏先在房间里睡了五个人, 他反而动手动脚了。倒也不用这么追求刺激吧?

愣神间, 对方指尖一挑,那只微凉的手已经摸进他衣襟里来了,谢行吟浑身上下的肌肉都绷紧了一瞬。

他是谢行吟, 又不是柳下惠,被陆焚这么瞎摸了几下,充血发热了的可就不止有脑子了。

黑暗中, 他看不见对方的表情,但是他能感觉到陆焚此刻一定在盯着他看。

“哥哥。”耳边极近的地方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谢行吟尽量压抑着自己的表情, 躺尸一样由着他摸, 既不迎合也不反抗,逃避性地不敢看陆焚的眼睛。

在塔下第一眼看见陆焚的时候, 谢行吟的呼吸就断了一瞬。

毫无疑问,陆焚对他有相当的吸引力, 但是在这种危急的环境下, 他一直没能静下心来好好考虑他们之间的关系。

但有一点是很确定的,陆焚能给人带来安全感。有他在的时候,谢行吟会放心很多。

原本谢行吟认为, 陆焚大概率是对他没什么兴趣,也没理由对他感兴趣。

但现在……这又是什么回事。

谢行吟悄悄地把视线往旁边瞄,生怕被其他人发现了。可一抬眼,隔壁的徐乐乐竟然又坐起来了。

这也太诡异了。大半夜的这是在做仰卧起坐吗。

要不是被陆焚拉着,谢行吟可能就要忍不住去问问他了。

今天一个两个都表现得怪怪的,就连陆焚都有点不太正常,松开了放在谢行吟腰上的手,一个翻身就压到了他身上,膝盖顶开了他的腿。

黑暗中,谢行吟感觉到对方的呼吸越来越近,唇齿间传来了微凉柔软的触感。有点酥麻,但是很舒服。

那个吻顺着他的唇一路往下,沿路吻过他的下巴和脖颈,一路来到他的锁骨和前襟。

谢行吟瞪着眼睛,陆焚的脑袋在他面前晃来晃去,弄的他脖子痒丝丝的。这个角度他只能干瞪着天花板,满脑子都是问号。

陆焚到底想干什么?

很快,陆焚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想干什么。黑暗中传来金属拉链的声音。

谢行吟老脸一红。就在他以为今晚就要摆脱处男之身的时候,隔壁床徐乐乐的脑袋忽然掉了下来,“咚”的一声砸在了地上。

谢行吟猛地睁开眼睛,看到窗外的天已经蒙蒙亮了。

他惊出了一身冷汗,这才发现陆焚一直都规规矩矩地躺在他身边,隔壁床的徐乐乐正在打呼噜,脑袋也还在他自己脖子上。

原来都是梦。

谢行吟揉了揉自己发胀的脑袋,不知道是应该松口气还是怅然若失。

他为什么会做这种梦。

谢行吟长出了一口气,侧过身来看着陆焚的睡颜。梦里那种唇舌纠缠的感觉太真实了,柔软得简直就像是真实发生过一样。

那么活色生香的一个春梦,竟然是以那么惊悚的场面收尾的。谢行吟一时间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陆焚似乎感觉到了他的目光,纤长的睫毛颤了颤,而后睁开了眼。

一睁开眼睛,两个人几乎是脸贴着脸,陆焚没什么温度的漂亮眼眸里露出了一丝迷茫。

谢行吟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凑得太近了,还一直盯着人家看,好像想趁陆焚睡着了干点什么似的。

可他犹豫了半天,还是不能告诉陆焚自己做了什么梦。

俗话说得好,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任谁听来,都会觉得是他潜意识里对人家有过非分之想,才会做这种梦。

谢行吟越想越觉得羞耻,不好意思面对陆焚,干脆下床洗漱去了。

走进卫生间,谢行吟对着镜子一看才发现,自己的嘴唇不知道什么时候磕破了一点。

跑操的时候,谢行吟抓住了徐乐乐,掐头去尾和他说了昨晚的事。

徐乐乐尴尬地挠了挠头,解释说:“不好意思啊谢哥,我有梦游症,你又不是第一天才知道。”

我就是第一天才知道。

谢行吟想,所以他一开始看见徐乐乐坐起来,还真不一定是做梦。

至于后面徐乐乐的脑袋掉下来了,还有陆焚不可描述的那些事,有可能是他在做梦。

进了教室,谢行吟的精神不是很好,连老梁都看出来了。

“哟,你昨晚干什么去了这是?”

说着,老梁不怀好意地看了陆焚一眼,后者面无表情。

谢行吟咳了一声,不理会他,把他们昨晚在男寝1号楼的发现告诉了小岩和陈清。

“这么说实验楼的鬼影有可能是冉冉的儿子?”陈清说,“难道她故意安排了这些任务,把人拿去喂他儿子?”

他们谈话的时候无法避开坐在他们前桌的郑新伟,郑新伟闻言也回过头来,皱眉:“不可能,冉冉生前特别胆小……”

老梁说:“那也就是活着的时候。人死了以后变成了鬼,性格中的恶性就无限放大了,我还没见过几个不阴险恶毒的鬼。”

他们争执的时候,谢行吟注意到陆焚正低着头,不知道在用手机和什么人发消息。

半晌,他抬起头来,悄悄告诉谢行吟。“她回消息了。”

校花犹豫了一个晚上,终于还是给陆焚发了消息,交代她所了解的事情始末。

“这件事麻烦你们,一定要给我保密,否则‘他’会杀了我的。”

“两年前,我和郑冉冉住在同一个寝室,我发现了一个别人都不知道的秘密。大概是高一刚入学没多久,我打扫卫生的时候在寝室卫生间垃圾桶里发现了一根验孕棒。”

“女孩子嘛,难免会喜欢八卦是谁有男朋友了。那之后我就一直在留心着,到底是谁谈恋爱了。我们寝室四个女生,除了我之外都是内向的书呆子,很难想象那根验孕棒到底是谁的。”

“后来我就发现,郑冉冉总是一个人拿着手机傻笑,不知道在和谁聊天。”

这和郑新伟的回忆是一致的。

“我很好奇,她到底是在和谁聊天,总不会只是网恋吧。但是一直也没看见她和什么男生走得近,渐渐地我就把这件事淡忘了。”

“后来,郑冉冉好像生病了。那时候是冬天,她总是待在教室里,甚至连体育课都不去上了,说是肚子疼。女孩子生理期来了不想动很正常,其他人都没太注意,过了一段时间也就好了。”

“其他人感觉不到,但是我能感觉到,那个冬天过后,郑冉冉变得越来越沉默寡言了,几乎不和包括我在内的任何人说话。夏老师找她聊过好几次都没有用。我当时隐隐就有些感觉,当时不知道是什么,总觉得这样下去要出问题。”

“果然,到了春天的时候郑冉冉死了。其他人都说那是意外,我觉得未必,那火甚至有可能是她自己放的。”

“我能感觉得到,他们想掩盖什么事。这次练胆游戏之前,那个人威胁了我,往我家里寄了只死猫,并且告诉我如果说出去我就死定了。”

“决定把这些事告诉你,我承担了很大的风险。如果可能的话,我建议你们也不要深究了,这件事和你我都没有什么关系。”

看完之后,大家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你们觉得她的可信度有多少?”老梁率先开口说。

如果校花说的是真的,威胁她的人多半也是那个社长。

期间谢行吟不止一次地给那个社长的匿名号码发消息,想从他嘴里套出点什么来,但是对方一直都没有回过,打过去也都是无法接通。

“晚上陪我去个地方。”谢行吟压低声音说。

晚自习的时候,趁着班长郑新伟不在,谢行吟拉着陆焚偷偷溜了出去。

他们来到综合楼下的时候,大门已经锁上了。两人爬窗台从二楼翻了进去,撑着电梯上了顶楼。

天已经黑透了,谢行吟在墙壁摸索了一会儿,打开了走廊的灯。

这灯像是坏了,闹鬼似的一闪一闪,还不如不开。

这层楼里有不少房间,为了节约时间,两人分头行动,谢行吟去资料室试着破解电脑,陆焚在隔壁的管理室找纸质文件资料。

谢行吟在资料室的电脑前坐了下来。陆焚就在隔壁房间里,一旦出了什么事,只要叫一声对方就能听见。

电脑的屏幕亮了蓝光,谢行吟毫不费力地打开数据库。

管理员的登录账号密码写在一张纸条上,正压在桌面的玻璃下面。

谢行吟翻了翻资料,意识到寝室的床铺是按首字母顺序排的。

这时他才忽然发现了一个问题。既然寝室是按照姓名首字母排序的,一号床谢行吟的首字母是X,三号床徐乐乐也是X,四号床张超是Z。

这些顺序都是对的。但是陆焚为什么会和他在一个寝室,还是二号床?

难不成陆焚根本不姓陆?

谢行吟也不是没想过,陆焚用的可能是假名。但是一想起自己连他的真名都不知道,没来由得有点窝火。

他皱了皱,操纵着鼠标翻阅资料,终于找到了两年前的安排表。

他们来的目的,就是想知道男寝1号楼的5012房间里当初到底住了谁。

一个熟悉的名字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了谢行吟的眼前。

郑新伟。

谢行吟一愣,忽然发现桌面玻璃模糊的倒影中,他背后出现了一个人影。

推荐热门小说审判日[无限],本站提供审判日[无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审判日[无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52章 男寝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六本书的主角都觊觎豪门老男人 揣着豪门崽崽C位出道 朕每天都想退位[穿书] 我和渣攻他叔好了[穿书] 乡村猎艳高手 一觉醒来,恋爱游戏变惊悚游戏了 江湖那么大 快穿之男主他不好攻 妄神 替身不想再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