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碎骨

上一章:第49章 脱险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忘川中学共有六个校园怪谈, 谢行吟昨晚去了废弃实验楼,其他四人分别也去了另外四个校园怪谈对应的场景。

无脸保安、湖中人影、跳楼女鬼还有失火的男寝。

大家撕了纸条,把各自去过的怪谈写出来, 摆在了桌上,然后一一和其他人交换信息。

谢行吟倒是不担心有人会撒谎, 他们四个人肯定不会。不出意外, 陈清应该也不至于那么傻,看得清他们人多占优势, 和他们合作才是最好的选择。

陆焚昨晚去的就是曾经失火的男寝一号楼。徐乐乐一听, 瞬间脸色煞白。

“不不不, 不可能啊!”

他难以置信地望着陆焚,哆哆嗦嗦地说:“谢哥你们可别逗我了,男寝一号楼早就拆除了!就在二号楼旁边那一块儿, 已经改建成篮球场了,哪儿来的楼?”

谢行吟听了也是脸色一变,偏头看向陆焚。寝室楼是按楼号排列的, 二号楼之后确实没看见有其他的楼,只有一块篮球场。

所以陆焚昨晚到底进了什么地方?

谢行吟光是想想就一阵恶寒, 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陆焚似乎见惯了这种事, 用一只手支着脑袋,另一只手拨弄着那几张卡片。

“所以昨晚我们各自去了其中的五个情景, 还差最后一个。”

“那地方可能不简单。”老梁嘀咕说,“有人第一晚就死在那里了。”

当然也不排除是个新手, 自己把自己吓死的情况, 总之他们得抽个时间一起去这第六个怪谈看看。

“谁知道第六个校园怪谈是什么?”

谢行吟看了一眼徐乐乐。记得昨晚他刚来的时候,徐乐乐就在跟他们讲校园怪谈,他应该知道的比他们多。

但是徐乐乐一听却摆手说:“去不得去不得, 第六个怪谈是深夜餐厅啊!”

传说活人入睡之后,就到了死人活动的时间了。鬼也需要吃饭,这时候就会成群结队地涌进餐厅里。如果你在深夜餐厅请鬼吃饭,鬼就会告诉你一件事。

老梁一听掏出了饭卡:“这么简单?我们凑合凑合应该还是能请得起的。”

徐乐乐直摇头,一把按住他的手背,表情夸张地说:“那可是鬼啊,鬼啊。你知道鬼吃什么东西吗?它可能想吃人脑,可能想吃你的肠子。”

其他人听了一愣。徐乐乐来劲了,神神秘秘地说道:

“如果它提了要求你却拿不出来,鬼就会把你的脑子肠子给吃了——”

为了制造吓唬人的效果,徐乐乐最后一句音量猛地拔高,随后教室里陷入了一片沉默。

他的声音太响了,连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上课的李老师都忍不住看过来了。

徐乐乐赶紧坐正,用课本挡住脸。这时候,坐在他们前面的一个戴眼镜的男生已经冷着脸转过来,用笔在本子上写画着什么。

“4206男寝昨晚门禁后喧哗扣分,全体罚扫地一周,徐乐乐上课吵闹,再加一周。”

说着他把那条子撕下来,放在了徐乐乐的桌上。等他一扭回去,徐乐乐就做了个鬼脸,把那纸条折了架飞机扔了。

纸飞机晃晃悠悠地飞出了窗口,掉下去不知所踪,他这才解气。

谢行吟不动声色地从课本上撕了张纸条,写了点什么,丢在了徐乐乐桌上。

“他干什么?”

徐乐乐展开看了一眼,很快就给他扔了回来。

“没事,郑新伟那家伙可不一直都这样,当个班长了不起啊,三天两头就爱给老师打小报告。”

谢行吟看了一眼那男生的背影,对方正在认真听讲,脊背挺得笔直。

这时候,陈清把她的洋娃娃拿了出来,放在了桌上。这个娃娃已经被人为地拆开过了。

昨晚他们每个人都得到了一个的洋娃娃,谢行吟也看得出这娃娃古怪,只是不知道随便拆开它会不会引起什么问题,打算先观望一下。现在陈清已经拆开了,就不需要他来考虑了。

“我感觉它很奇怪,摸起来就好像塞了一些细小的骨头,昨晚就把它拆开了。”

说着,她拿出另一个密封袋,把一袋子象牙白色的东西哗啦啦地倒了出来。

果真是一袋子碎骨。

老梁刚才还把那洋娃娃当宝贝似的抱在怀里,转头就脸色一变把它丢到了桌上,作干呕状。

大家把各自的洋娃娃都拿了出来,陈清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了一把剪刀,把缝合线小心挑开。

“你们看。”她向众人展示,“看这些部位的针脚,使用的线有些不一样,肯定是被人拆开过以后重新缝合的。”

那么是谁把骨头塞进了洋娃娃里?谢行吟认为很有可能是那个“社长”。

他从桌上拿起一个洋娃娃观看。这些缝合处都尽量隐蔽地藏在背面,针线缝的非常整齐,如果不仔细看根本就注意不到。

陈清说:“做这件事情的人有极大的可能是女性,当然也不排除特别心细手巧的男生。”

他们从抽屉里找到了一瓶胶水,陈清花了将近一整节课的时间,试着把那些骨头大致拼了起来。

半小时后,桌面上出现了一个婴儿骨架的大致轮廓。

人体一共有206块骨头,初生儿的骨头会更多一些。但事实上他们东拼西凑之后,眼前这具骨架还缺少了一只手臂,最关键头骨也不见了。

老梁说:“啧,缺了只手和脑袋……这些骨头肯定就在那第六个怪谈里。”

但是陈清仔细观察之后却说:“婴儿的右臂可能是先天性残缺,肩膀附近的骨架看起来也有些畸形。”

婴儿的手臂可能残疾,但是头骨肯定是被人藏起来了。很可能就在剩下的最后一个洋娃娃里。

这个“社长的秘密”的关键点很有可能就在这婴儿身上。

陈清已经彻底地检查完了一遍,然后把那些骨架重新拆散,装回了密封袋里。这么大个婴儿骨架,万一被其他人看见不好解释。

“大概是个刚初生的婴儿,体格偏小,有可能是早产。”陈清说。

老梁皱眉说:“难道孩子的爸妈一看,生出了个畸形的婴儿,缺了一条手臂,就把他给弄死了?”

“也不一定。骨架上看不出明显的伤痕,有可能是闷死发或者溺死的,或者生产的时候就已经死了。”陈清说。

不管是不是故意的,想要弄死这么个小婴儿,并且不留下痕迹的方式可太多了。

谢行吟又想起了他在实验楼里看见的那个小孩影子。现在想来它太小了,说是出生的婴儿也不为过。

难道这洋娃娃里藏着的就是它的骨头吗,所以它才引着谢行吟去寻找?

“这校园怪谈里有没有什么死去的女性?”谢行吟问。

“是这两个。”陈清把写着“湖中人影”和“坠楼女鬼”的其中两张纸片捡了出来。

“坠楼女鬼”这个怪谈的发生地点在女生1号寝室楼。

传说午夜十二点熄灯后不能站在阳台上从楼上往下看,否则会看见跳楼而死的女鬼。据说有不少人都亲眼见过。

徐乐乐拍着胸脯打包票说说:“不骗你们。我见过,这个我真的见过。”

而“湖中人影”这个怪谈发生在学校的人工湖边。

人工湖里有个小岛,没有桥也没有船可以上去。一天,有位班主任走夜路不慎落水溺死,从此以后湖中心的小岛上经常能看见白色的人影。

“你知道这两件事吗?”谢行吟问徐乐乐。

“知道啊。”徐乐乐胆子虽然小,但是一讲起校园怪谈就如数家珍,甚至还有点兴奋:“那个坠楼的女孩叫郑冉冉,喏,就是咱们班长郑新伟的表妹。”

谢行吟抬头看向郑新伟,只能看见一个平整的后脑勺。

“……你说巧不巧,那个落水的班主任正是冉冉当时的班主任,在冉冉跳楼半个月后死的。”徐乐乐压低了声音说。

“这件事当初闹的沸沸扬扬的,有些没考证的流言蜚语我就不和你们瞎说了——如果想知道更详尽内幕,可以问问他去,他们家属应该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内部消息。”

说着,他冲着郑新伟的方向努了努嘴。

这天中午课后,谢行吟在楼道尽头拦住了郑新伟,拐弯抹角地向他打听那些事。

但是郑新伟明显地对这些事情讳莫如深。

“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你想打听什么?”这件事对他而言显然是件伤心事,是旁人不该戳的痛处。

“当时事情你们都知道的吧,寝室楼失火,冉冉被困在了阳台上,无可奈何之下从五楼跳了下来。”

五楼太高了,即使郑冉冉摔到了草地上,还是当场毙命了。

“冉冉的班主任?班主任我没见过几次,只知道她姓夏。”郑新伟回忆说,“好像是有这事,那位夏老师有天晚上掉到人工湖里淹死了,后来校方通报说是她走夜路不慎落水。”

“那这位夏老师结婚了没有?”谢行吟问。

郑新伟似乎觉得这问题有点奇怪,愣了一下,然后回忆说:“夏老师刚刚参加工作不久,冉冉他们是她带的第二批学生,应该是没有结婚吧。有没有男朋友就不知道了……”

“那请问,”谢行吟尽量想让措辞不那么突兀,但这个问题怎么看都很突兀,“冉冉有没有男朋友呢?”

话一出口,郑新伟显然迟疑了一下,表情产生了一些细微的变化。他的目光上上下下地把谢行吟打量了一遍,似乎在审视着什么。

“我们换个地方聊。”郑新伟忽然压低了声音说。

推荐热门小说审判日[无限],本站提供审判日[无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审判日[无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49章 脱险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情迷乡村 太上章 老攻小我十二岁 他在修罗场文走事业线 氪金养崽后我被迫走恋爱剧情[娱乐圈] 乡村野事 嫁给豪门残疾老攻后[穿书] 天生反骨[快穿] 渣过的奶狗回来了! 红楼史上最刚的贾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