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教会

上一章:第36章 回忆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谢行吟“嗯”了一声, 眼神却忍不住盯着陆焚的手看。

他无名指上果真带着一枚光亮的铂金戒指。

谢行吟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垂着眼眸盯着那堆篝火,心里想着——陆焚不至于这么小就有女朋友了吧。

不过因为刚才的事, 他现在不好意思开口问了。要不然会显得他好像别有用心似的。

谢行吟抬头看了一眼,陆焚就坐在他对面, 用一根长长的树枝缓缓地戳弄着篝火, 闪动的火光把他那张俊脸映得忽明忽暗。

陆焚二十岁,正是最好的年纪。既未完全褪去少年人的张扬, 又不乏男人的性感。

……凭着他这张脸, 好像没姑娘追才奇怪。

金色的火星像萤火虫一样, 随着风在两人之间摇摇晃晃地往上飘。

谢行吟胡思乱想着,脑海中不知怎么浮现出了一些熟悉又陌生画面。

那只戴着铂金戒指的男人的手勾着他衣摆探入,抚过他滚烫脊背的样子。那种微凉的触感好像很真实, 一时间有些分不清楚是回忆还是梦境了。

谢行吟扶了一把自己的额头,总感觉自己哪里怪怪的。陆焚一直都正经的要死,可没有对他做过这种事。

那是为什么会想到这种画面……大概是因为他受伤了吧, 中毒产生了幻觉。

“想什么呢?”陆焚看他走神了好一会儿,忽然开口。

坐下休息了一会儿, 谢行吟原本因为疼痛而苍白的脸颊上已经浮现出了一层微醺的玫瑰色, 看上去健康了不少。

“没什么。”谢行吟用手背擦了擦额角,然后看着陆焚站了起来, 单手解开自己的扣子。

即使是如此狼狈的情况下他依然保存着极其优雅漂亮的姿态,脊背挺得极直。

陆焚随手把自己的外衣脱了下来, 一将还带着体温的外套盖到了谢行吟的腿上。

没有帐篷, 就这么坐在地上确实太冷了,烤着火都没法完全抵御夜晚的寒风。

谢行吟靠着树坐着,吹着冷飕飕的寒风, 仿佛血液流速都被冻缓了不少。

实在是太冷了,谢行吟没推辞,把陆焚给的外套拉起来一点,两只手伸进袖管里去,反着披上了。

等他抬起头的时候,陆焚已经朝着河边走过去了,背影很快消失在了黑暗里。

谢行吟脑袋靠着树,闭目养神。那件外套上也有一点冷香味,味道很好闻。见到陆焚的第一眼,谢行吟就想过问问他这是什么香水。

很快,陆焚回来了。他用一片干净的大叶子盛了点水回来,喂给谢行吟喝。

谢行吟前倾了一点凑上去,一边喝水一边抬眼看着陆焚,心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他很难形容这种感觉到底是什么,非要细说的话,大概就是因为陆焚这个人太好了,好到和眼前糟糕的环境格格不入。

像他这样年轻漂亮的人,如果不是在这种可怕的地方,他一定会过上很好的生活。也许会是个明星或者模特,坐在超跑和豪宅里,每天被数不清的玫瑰、摄像灯光和爱意环绕——

至少不是在这个鬼地方,风吹日晒,还要面对无穷无尽的危险和杀戮。

第二天天亮的时候,谢行吟睁开眼,发现自己正靠在陆焚肩上。怪不得后半夜睡得安稳了,原来是多了个人肉垫子。

陆焚早已经醒了,发觉谢行吟动了,就问:“哥哥,感觉怎么样?”

谢行吟试着活动了一下胳膊和腿。腿上的伤口不疼了,被麻痹的四肢也已经灵活多了。

不过坐着睡了一晚上,还是腰酸背痛,他要扶着树干才能站起来。

“能走吗?”陆焚问。

谢行吟点头。“没什么大碍了。”

腿上的伤口很小,那种植物的毒性除了能暂时麻痹神经,似乎没有什么别的用处。

谢行吟松了口气,算他命大。本来差点以为自己看不见明天的太阳。

昨晚情况紧急,他们没能顾上其他人。现在两人打算先回营地去。

“东西还在营地里,他们应该不会走得太远,我们回营地附近找找。”谢行吟说。

果然,他们在原路返回的途中遇到了侯老板三人。侯老板他们也正打算回营地去拿东西。

太阳高悬在天空,营地附近的蛇群已经全散了,徒留下一地凌乱的爬行痕迹,把地上的杂草全压垮了。

“动作得快一点,把帐篷也拆下来。”

昨晚那些蛇只卷走了一个人,压根不够填肚子的,不知道它们还会不会再回来。

谢行吟望着河边。

现在是白天,那些昼伏夜出的蛇大概都回到洞里去睡觉了。周围恢复了寂静,就像他们刚来时一样。

看似平静的水面之下,谁都没想到这些危险的生物正虎视眈眈地看着他们。

众人把帐篷都收了,东西重新打包好各自的。

就在他们收拾完东西,准备去找失踪的老梁和李铁峰,不远处忽然跌跌撞撞地跑过来两个人影。

其中一个一看到他们就大喊:“老谢!”

来人正是老梁和李铁峰。

谢行吟看他们两个人跌跌撞撞的连路都走不稳了,连忙迎过去。“你们没事吧?”

“我还行,他情况不太好。”老梁说。

李铁峰好像瘸了,老梁是把他的胳膊搭在自己脖子上,一路搀着他过来的。他独自拖着比他还高大半个头的李铁峰相当费劲,涨得满脸通红,脖子上鼓胀的血管都能看得见。

其他人上前搭了把手,把李铁峰就近放到了一棵树下,老梁这才喘了口气,直起腰来擦了把汗。

李铁峰尽可能压抑着表情,但是眼神里还是有几分痛苦,看得出来状况不妙。

“……昨晚上跑路的时候,他闭着眼睛一脚踩空滚下山坡了。”老梁解释说。

此时李铁峰的脚腕已经肿的一塌糊涂,足足比正常粗了一圈,单凭自己的力量完全站不起来了。

“我可能没办法和你们一起走了……”李铁峰知道自己走不了路了,自己也不想拖累其他人,“你们先走,等我腿好了会赶上去的。”

可是大家都心知肚明,他到底能不能赶上来。他这腿不知道有没有骨折,就算没骨折,少说也得休养个两三天的。

“不能真把他一个人丢在这儿吧……?”老梁最开始还嫌弃李铁峰打呼噜,现在压低声音和谢行吟商量,看起来是不太想把他丢下。

谢行吟想了想,李铁峰现在这样子是真的没办法和他们一起走了。

越靠近长生不老药,肯定就越凶险,李铁峰现在的样子如果遇到什么危险,连逃都逃不了了。非要上他的话,说不准还会害了他。

“这片树林远离蛇窝,看起来还算安全。”谢行吟说,“我们给他留下水和食物,让他先在这里等着,等拿到仙药返程的时候再回来接他吧。”

这确实是最完全的方案,既可以保证他们前行的进度不受影响,不出意外的话李铁峰也能活命。

侯老板也连声附和。“是啊,就让铁峰兄弟先留在这里休息吧。”

李铁峰对这个方案也没意见,于是他们就这样决定了。

大家已经进入了伊甸园,仙药肯定也不远了。他们每人都带上了足够的食物和水,还有少量的随身物品,其余的物品都留下来,让李铁峰帮忙看管着。

临行前,老梁不大放心地回头看了一眼。

一个腿脚不方便的人独自留在树林里,也不知道会不会遇到什么意外。

众人告别了李铁峰,一路走走停停。

原地歇息了一会儿,正要继续赶路的时候,谢行吟忽然发现侯老板身边的那个保镖不见了踪影。

“侯老板,你那位保镖怎么不见了?”谢行吟站起来看了看周围,好似不经意地问。

其他人一听,也纷纷四处张望,怕他是被什么野兽给叼走了。

但是侯老板却敷衍地笑了笑,一双小眼睛眯成了道缝:“解手去了吧,我们先走不用管他。等会儿他自己会追上来的。”

然而谢行吟的态度却很奇怪,他拉了拉陆焚的袖子。“我忽然想起来落下了东西,陪我回去拿一趟。”

说着,他拔腿就往回走。

“哎!”侯老板还想说什么,但是谢行吟态度坚决,连头都没回一下。

陆焚和老梁都立马跟了上去。陆焚一向没什么表情,但老梁神情古怪地回头看了侯老板一眼,注意到后者额角不知道什么时候冒了一层冷汗。

看那三人非要往回走,侯老板只好认命地叹了口气,跟了回去。

兰蕙跟在他身后,压低声音抱怨:“我就说了不用管他,让他在那儿晾两天自己就死了,浪费子弹干什么……”

谢行吟似乎预见了什么,步伐很快,后来干脆跑了起来。

三人气喘吁吁的赶回去的时候,正看见“解手去了”的保镖拿着枪,指着腿伤站不起来的李铁峰。

“干什么你!”竟然有人光天化日之下下如此阴手,老梁怒不可遏,大喝一声。

一看到他们来了,李铁峰顿时跟得救了一样,大喊:“他要杀我!”

那保镖看到有人来了,愣了一下。

“把枪放下!”

保镖一开始愣住了,随即反应过来,并不妥协:“凭什么听你的。”

不用说也知道是谁指使的路。

这时候侯老板和兰蕙也跟着赶到,还没站稳就被陆焚一把揪住了领子,随后太阳穴一凉。

“……在任务过程中蓄意伤害他人致死者,按照《登塔者保护法》第一卷 第九条应判处绞刑……把你的枪放下。”

侯老板眼看着枪口都架在自己脑门上了,顿时急了:“放放放、你快把枪放下!放下!”

保镖的目光在他们中间逡巡片刻,只好把枪别回了腰间,举起双手表示自己不会再动手。

同样的,陆焚也把侯老板放下了,还替屁滚尿流的侯老板整理了一下乱掉的衣领。

但谢行吟仍然不放心这些家伙,就说:“你们先走。”

侯老板他们已经露出了马脚,此刻巴不得占个先机,立刻头也不回地走了。

老梁蹬着侯老板三人匆匆离开的背影:“之前就想问了,为什么你们可以带枪进来?”

陆焚把枪收了:“这些都是道具,普通的武器带不进来的。”

谢行吟也在《登塔指南》里读到过,登塔者不能够携带非道具的任何武器或用品进副本。

陆焚带着的枪,还有那把军刀,都和老梁的镜片一样是种道具。

“道具啊,难怪。”老梁一看就是贪便宜没有买过《登塔指南》,只是靠着口口相传的实践经验过活的。“我去道具市场逛过几次,不过从来没见过有卖枪的。”

陆焚点头:“那个保镖估计有点来头,枪械这样的热武器道具也不是一般人能拿到的。”

“那家伙也完成过很多次任务了?”

“不,肯定是别人给他的。”陆焚慢条斯理地擦着他的刀,“如果我没猜错,他根本不是什么保镖,他是教会的人。”

“教会?!”老梁说,“怪不得看他不顺眼,我最讨厌教会了!”

谢行吟问他:“教会的人来当保镖干什么?”

“那就不知道了。”陆焚耸了耸肩,像是不怎么在意。

但是老梁不太好糊弄:“你小子给我说实话,你又是怎么拿到枪的?哥几个都是穷光蛋,图财的话一分没有,图色的话小谢可以,我就算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谢行吟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

老梁冲着陆焚一努嘴:“我怀疑,教会的那家伙是冲着他来的。”

推荐热门小说审判日[无限],本站提供审判日[无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审判日[无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36章 回忆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我修无情道 六十年代研究员 特级乡村生活 这信息素,该死的甜美 高攀 一二三木头人 老张的哲学 造物主穿成渣攻次人格 空响炮 奶油味暗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