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回忆

上一章:第35章 篝火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谢行吟不知道自己对陆焚的这份信任从何而来, 就好像溺水之人抓住了岸边递过来的绳子。

他依然闭着眼,好似一只顺流而下的小船,不知道河水正把他推向何方。陆焚牵着他慢慢往前, 像是在绕过蛇群。

谢行吟活动了一下麻木的指尖。他能感觉到陆焚手上戴了个戒指,金属的触感有点冷硬, 不知道是订婚戒指还是戴着好看的。

谢行吟一边跟着他的往前走, 一边胡思乱想。

“这些蛇应该是人工驯养在这的,那些黑色的孔洞就是饲养他们的巢穴, 不知道门路的人闯进这里就会被它们活活咬死。”

所以怪不得这附近毫无生气, 鸟、老鼠以及其他小动物都被蛇给吃光了。

幸亏在那个贵族的年代, 关于日落之地的记载还没有失传,也幸好谢行吟看了那些记载。

他可能走不下去了,但是陆焚和老梁他们还得活着出去。

感觉自己命不久矣, 谢行吟就像发表临终遗言似的,把关于那些蛇还有石壁上详细的记载一五一十地全告诉了陆焚。

“谁说你出不去了的?”陆焚察觉出了他语气里的异样,停住了脚步。

“我被蛇咬了。”他说。

谢行吟已经开始感觉到脱力了, 也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撑到天亮。

“……哥哥。”陆焚叹了口气说,“你刚才撞进荆棘丛里了, 是我把你拉出来的。”

荆棘丛?

谢行吟一愣。

所以腿上的刺痛不是被蛇咬了?

怪不得了!他又没眨眼, 怎么会这么倒霉平白无故被蛇咬!

谢行吟猛地松了一口气,颇有点劫后余生的喜悦, 差点就激动得忘了闭眼,幸好忍住了。

两个人继续往前走, 陆焚在前面带路。渐渐的, 谢行吟感觉到他走的路线越来越笔直,地上没有那么多障碍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听见陆焚对他说:“好了哥哥, 可以睁眼了。”

谢行吟睁开眼,看见的是一片浓郁的黑暗。

他们已经进入了密林深处,巨树的枝叶遮天蔽日,挡住了大部分月光。失去了篝火照明,他们睁眼还是闭眼几乎没差别。

谢行吟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只知道他们已经离开营地很远了。四周静悄悄的,显然附近只有他们两个人,其余的人走散了。

陆焚说:“食物和行李都还在营地里,我们先找个安全的地方休息,等天亮以后蛇群散了再回去拿东西。”

谢行吟点头,跟着他往前走,但是刚走了半步脚下一软,忽得跪了下去。

陆焚眼疾手快把他捞了起来。“怎么了?”

谢行吟没吭声,但是两个人都能感觉得到他的小臂在颤抖。

刚才神经过于紧绷,谢行吟的注意力没有放在伤口上,现在回过神来才觉得疼了。不仅疼,还浑身发冷。

陆焚看他的表情就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在谢行吟面前蹲了下来,把他背上。

“那些植物的刺不像蛇毒那么致命,但还是有一点毒性的。陆焚说,“哥哥先别睡,跟我说几句话吧。”

谢行吟也不知道那毒性到底有多强,生怕自己一睡就醒不过来了,就趴在陆焚背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跟他聊起了天。

他们俩认识的时间不长,唯一的联系可能就是小陆了,于是谢行吟就问起了小陆的事。

谢行吟趴在陆焚背上,看不见他的表情,但是能感觉到他好像在笑。

“他很喜欢你。”陆焚一本正经地说。

谢行吟也跟着笑笑:“我也挺喜欢小陆的,他很像我弟弟。”

“……上次听说过你父亲的事,原来你还有个弟弟?”陆焚好似不经意地问。

谢行吟沉默了片刻。

其实他和陆焚认识还不到半个月,但是眼下的氛围实在太好了,他把那些很少对其他人提及的事都和盘托出了。

“我父亲叫谢昇,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

陆焚点头:“知道,谢教授是‘通天塔计划’的总负责人。”

谢行吟对他的回应并不感到意外。

如果要评选出22世纪最著名的科学家,那毋庸置疑谢昇一定位列其中。

谢行吟叹了口气说:“陆焚你年纪小,可能不记得了,就是二十年前那场全球能源危机的事。”

那是人类文明发展过程中所遇到过最严重的一场浩劫。

地球资源耗尽,人类文明遭受到了灾难性地毁灭,生存空间被严重挤压,地球人口锐减80%。

小玠的母亲就是在那个时候生下他的,并且很快就去世了。

为了获取能源,拯救人类文明的命运,各国首脑联合签署了协议,启动了一个名为“通天塔”的秘密计划。

——而谢行吟的父亲谢昇,就是当年“通天塔计划”的总负责人。

在谢昇的指挥下,这项计划只用了短短五年时间,奇迹般地解决了能源危急。

不仅如此,人类还因此获得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能源,使得社会的发展飞速跃进了数百年。

“小玠的父亲是‘通天塔’计划的最先提出者。”谢行吟眼底闪过一丝阴郁,“但是通天塔计划几年后,他就死了,是自杀的。陆叔叔是个好人,我到现在也没想明白到底是为什么。”

“我们的父亲都是很了不起的人物,他们惺惺相惜,亲如兄弟。”

“陆阿姨怀孕的时候,我爸就开玩笑说,如果生了女孩就跟我定娃娃亲,生了个男孩就给我当干弟弟……”

“然后就有了小玠,小玠是个男孩。陆叔叔不在了以后,我爸把小玠带回了家,我们两个是一起长大的。”

“再后来,审判日来了。他们就都不见了。”谢行吟声音越来越低,像是很郁闷。

“……十年了,你还记得这么多?”

谢行吟看不见陆焚的表情,也察觉不到他的情绪,靠在他背上摇了摇头:“快忘掉了。”

提起这些往事,谢行吟的情绪波动并不大。

这大概是某种创伤后的应激反应,大脑会把过于痛苦无法承受的记忆删除。

其实有很多事情谢行吟都想不起来了,他甚至不起来弟弟长什么样子,只有一些零碎的记忆拼凑,还有别人口中的讲述。

他只知道小玠如果还在,应该也和陆焚差不多大了。

陆焚把背着的谢行吟放了下来,让他坐在了一棵大树下。

他们已经离营地很远了,不用担心那些毒蛇。

陆焚去附近捡了点柴火,生起篝火。

谢行吟借着火光一看,裤腿已经刮花了一片,上面还沾着点细细的草叶。他裤子上被尖利的刺刺穿了一个小洞,晕染出了一片红褐色的血迹,已经快凝固了。

果然不是蛇咬的。谢行吟如释重负。

“那种植物的汁液能麻痹神经,古人有时候把它们当麻药使用。”陆焚在他面前蹲了下来,“可能有点不舒服,但不会有生命危险。”

谢行吟点头。

这么点伤算不了什么,死不了就行。

不过当陆焚按着他的肩膀把他推倒在地,伸手碰到他腰带的时候,谢行吟还是吓了一跳。

荒郊野岭,孤男寡男,陆焚、陆焚脱他裤子……!

谢行吟长这么大还没被人扒过裤子,一下子没回过神来。然而很快,他就不得不羞愧地把满脑子的黄色废料都丢了出去。

陆焚半跪在他面前,小心翼翼地伸手帮他解开腰带,把他的一边裤腿褪下来。

原来他是想帮谢行吟处理腿上的伤口,不得不把那碍事的裤子脱下来。

两条修长的腿乍一暴露在篝火的光影下,白皙得几近晃眼。

但是陆焚神情还挺淡定,目不斜视,这倒显得是谢行吟有些不太坦荡了。谢行吟只好闭上了嘴。

他小腿白皙光洁的皮肤上有一处青紫色的伤口,正往外汩汩地冒着黑红的血,看着有点瘆人。

这些刺果然带毒。

陆焚用自己的内衫衣角小心翼翼地擦掉了血迹,把刀在火上烤了一下消毒。

“哥哥,忍一忍。”

刀尖在他皮肤上轻轻划过,小心翼翼地切出了一个小小十字形伤口放血。皮肤被割开的刺痛感有点明显,谢行吟咬着牙,额角冒了一层汗。

陆焚跪在他两腿之间,随手把那染着血迹的刀丢开,用手提起谢行吟膝盖,让他把脚腕搭在自己的肩上,然后慢慢地俯身下去。

当谢行吟意识到他想做什么时,心头一跳,对方温软的唇已经贴上了他的皮肤。

两人现下的姿势很不可言说。谢行吟仰面躺着,皮带散开,一边的裤管被褪了下来,松松垮垮地勾在另一条腿上,光着的那条腿正搭在陆焚肩上。

眼睁睁地看着陆焚俯下身,漂亮的脸凑近他的伤口处,谢行吟几乎能感觉到他呼吸带动的气流,痒得要命。

伤口处的皮肉细嫩,唇舌的触感温热鲜明,柔软的触感和热度沿着导火线直烫得他脑袋发晕。

切开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这让谢行吟忍不住地微微发起了抖。

好在围观他们的只有几颗老树,没有别人。

眼下受委屈的是陆焚,陆焚都不介意,谢行吟也不好意思说什么,只能无奈地用小臂遮住了眼睛。

片刻后,陆焚终于从他身上抬起头,把毒血吐出来,然后无意识地看向谢行吟。

谢行吟很少这么近距离地看他。陆焚的睫毛很长,肤色被月光映得极白,唇色却是湿润殷红的,就好像刚接过吻。

谢行吟感觉自己的心头小幅度地震颤了一下,腿上伤口的位置痒丝丝地发烫起来。

但陆焚很快挪开了视线,很坦然地帮他重新穿好了裤子。

他温柔地伸手把谢行吟垂落的碎发拨开了一点。

“没关系。在这里受的伤,等出去以后都会复原。”

推荐热门小说审判日[无限],本站提供审判日[无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审判日[无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35章 篝火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乡村修真强少 会所男公关:官太太 双黑的千层套路 芸芸的舒心生活 乡村野事 被偏执神明盯上后[快穿] 乡村异事 为了破产我组男团出道了 真千金不干啦 救赎偏执主角后[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