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裂谷

上一章:第27章 甲虫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正值中午太阳暴晒, 甲虫们在高温下反应迟钝,大部分都挤躲在守夜人的尸体里睡觉避暑。

所幸谢行吟他们反应及时,很快所有人都被拉出了流沙坑。除了侯老板的脚趾头被甲虫啃了一口以外, 没有其他人受伤。

刚才侯老板在流沙坑里沉浮的时候,胡乱间抓住了什么东西, 顺手一起拖上来了。大家仔细一看, 竟然有了意外之喜——被矮个偷走的物资竟然也在这沙坑里面,布袋里的干粮和水壶都还保存完好。

“看来他和骆驼可能就是被这些虫子吃掉的。”谢行吟说。大家一回想起那个骷髅森森的样子, 都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幸好没真的陷进流沙坑里去, 要不然他们也是那种的下场。

众人解决了水的问题, 眼下又找回了食物,生存问题得到了保障,终于可以放心大胆地前行了。

老梁边走边抱着水壶喝了个痛快, 忽然间回头却发现谢行吟脸色不太对。

“怎么了老谢?”他连忙小声问。

谢行吟看了一眼前面不远处的人群,迟疑着说:“……少了一个水壶。”

“啊?”

谢行吟说:“我们总共有十只水壶,之前一共被偷走了六只。但是矮个拿走的袋子里只有五只水壶, 还有一只水壶哪儿去了?”

“这……”老梁抓抓闹到,“可能他喝完就把空壶扔了?”

“不可能。”谢行吟斩钉截铁地说, “这里水资源稀缺, 盛水工具也是非常重要的,是你你会把喝完的水壶扔了吗?”

不会。傻子都知道不能扔, 别说贼心缜密的矮个了。

“我们推测他在第二夜起风前就死了,总共不到一天时间, 不太至于这么迫不及待就把一整壶水都喝干。”

老梁点点头:“对, 所以呢?”

“我有一种感觉,”谢行吟说这话的时候又把声音压低了几分,“……守夜人的食物可能不是矮个偷的, 甚至可能连人也不是他杀的。”

光从他矮小的身材上看来,矮个能不能毫无动静地杀死一个成年人存疑,所以他当时也并没有流露出想要杀死谢行吟的意图,只是偷偷摸摸地出了帐篷,直奔着骆驼去了。

老梁听他这么一说,顿时鸡皮疙瘩都起来了:“那那那,如果人真不是他杀的呢?”

其实这一路上,杀人凶手一直都在他们中间?

谢行吟也有点拿不准。

他们对其他人的了解太粗浅了,光从表面很难判断是谁下黑手。若是真要说起来,就连那个表面看起来刚直不阿的李铁峰都是有可能的。

眼下唯一能想到的办法是搜查每个人的行李。可第一夜东西丢失以后,他们就已经搜过一次了,没发现谁有私藏。

这凶手行事非常小心,连抛尸都挑那么荫蔽的地方,肯定也会把食物藏得很荫蔽,不露出丝毫马脚。

老梁也若有所思:“如果凶手第一晚就杀了人,那他后来为什么没再动手了?”

谢行吟想了想说:“我们每个人有一大壶水和一袋干粮,这些物资足够我们坚持到日落之地。但是只够单程,不够往返。”

或许凶手拿到了双份的食物,足够回程就停手了。

又或许凶手是想继续杀人的,但是第二夜陡生了变故——矮个抢先动手了。

“有没有可能,因为第一晚守夜人的死,矮个知道了团队里有人在趁乱杀人。”谢行吟说,“凶手能悄无声息地杀死守夜人并抛尸山洞,肯定是个身手厉害的人物。”

“——矮个不知道凶手是谁,但凭他那个小身板肯定对付不了,与其留下来任人宰割,不如干脆先下手为强。他抢走食物一个人骑骆驼跑了,反正其他人没了骆驼,谁都追不上他。”

而这时候,那个真正的凶手轻易得到了双份物资,还有逃走的矮个直接帮他背下了这个黑锅,使他免于被怀疑,他也就没必要再动作了。

“凶手是谁都有可能。”谢行吟叹了口气说,“接下来的路谨慎一些吧。”

沙漠的边缘和荒野交界的地方,沙漠景致逐渐消失,漫漫无垠的黄沙被甩在了身后,背后的沙丘越来越远,脚下松软的沙地逐渐变成了硬实的泥地,还出现了一些稀疏的灌木。

这天下午,他们终于顺利走出了沙漠,重新踏上了荒野的土地。

随着地上的干裂纹越来越浅,灌木和草皮也出现得越来越频繁。他们这沿途走来看见的的一切景色都像是中心对称的,从荒野走到了沙漠,又穿过沙漠回到了荒野。

一切生态条件的好转都证明着水源就在前方。

临近傍晚的时候,前方的路上出现了几根颀长的白色石柱,影子被午后倾斜的日光拖得很长。

走近一看,原来又是丁丁人石像,和他们来时路上所见过的那些一模一样。

日落之地将近,看着石人雕像再次成群结队地出现在了他们的视野中,谢行吟低声和陆焚说说:“看起来这石像果真和日落之地有什么联系。”

如果芬巴巴洞穴里得到的信息是真的,用来浇灌生命之花的“痛苦的灵魂”一定是要害人才能得到的。

那位贵族不愿害人,因而放弃了生命果。但在场的其他人愿不愿意害人可就说不准了。

为了以防万一,谢行吟留了一手,除陆焚和老梁以外的人都对此毫不知情。

认识楔形文字的人少之又少,在场也不太可能有其他人能读懂了,所以在这次任务里谢行吟有着绝对的优势。

众人在石像下休息整顿片刻,很快又继续往前。

行至傍晚时分,远处的视野中出现了一座岩石山丘。

那山丘上竟然立满了那种石人雕像,大小长度和粗细不一,像雨后新长出来的蘑菇。

在那座山丘的顶端,矗立着一个石头垒砌而成的神庙建筑。神庙被无数微笑的石像团团环绕着,看上去气氛莫名地庄严而有点诡异。

这时太阳正在缓缓下落,乍一看就好像滑进了那山的后面。

领路人走在最前方带路,抬头望着远处渐渐落下的太阳,神情肃穆地感叹说:“日落之地就要到了。”

翻过那座山,他们马上就要找到传说中的日落之地了。

所有人的心里都在惦念着那仙药,一时间都亢奋起来,争先恐后地纷纷冲着那山丘跑过去。

那横在面前的山丘并不算高,但是纯岩石构成的山体坡度有点陡,只能手脚并用以攀岩的方式爬得上去。

李铁峰走在最前面,第一个爬上山顶。等他站起来之后不知道看见了什么,沉稳如他都忍不住惊呼了一声。

众人都纷纷爬上了山丘,往被山挡住的另一侧往下看去,皆是眼前一亮。

谁都没有想到会看到这样一副场景——

翻过山丘,面前竟然出现了一处云雾缭绕的大裂谷。巨大的裂缝盘踞在大地中央,像是被上帝用石斧大力劈开了,深深的裂谷往两侧蔓延至看不见的天际。

他们从来没见过这么壮观的大裂谷,一时间都被眼前这副壮阔的自然景观震撼了,光顾着惊叹,过了好半天才有人回过神来,一拍脑袋说:“完了完了,这峡谷这么深,连座桥都没有我们该怎么过去?”

那裂谷极宽,站在这边甚至看不清对面的岩壁,更别说到对面去了。

就在他们抓耳挠腮的时候,领路人开口了。

“不用过去,已经到地方了。”

众人抬头,只见领路人站在山顶的最高处,屈膝朝着峡谷的方向跪下来。

鹅黄的阳光罩在他的肩上,领路人郑重地将双手高举过头顶,手心朝上摊开,对着日落的方向行几个了很奇怪的大礼。

等他重新整理了衣袖站起来后,郑重地告诉其他人:“日落之地就在你们眼前。”

此时夕阳已经沉坠大半,只剩最后一抹红光。他们站在山丘上,视线被峡谷里缭绕的云雾遮蔽着,看起来太阳就好像真的藏进了深深的峡谷里。

果然是日落之地。

“你是说我们要到这峡谷下面去?”有人犹豫了。

大家站在那大裂谷边缘,纷纷好奇地低头往下看去,随后又纷纷腿脚发软地后退。

那峡谷实在太深了,摔下去肯定是死无全尸,光是站在这边上往下看都觉得腿脚发抖。

谢行吟也低头往下看去,只见峡谷里云雾缭绕的,完全看不见浓云密布的谷底有什么。

侯老板好像有点恐高,自己独自背着手和兰蕙一起站在远处,让保镖捡了块石头扔下去,石头瞬间就被云层吞没不见了。

他仍然不死心,又拿了块更大的石块丢下去。那大石块急速下坠很快变成了一个极微小小点,再次被云层悄无声息地吞没了,连一丁点落地的声响都听不见。

众人站在峡谷边缘面面相觑,没人能摸得清这山谷底下有多深,看上去简直就像是深不可测的无底洞。

“嘶,老谢,这有多深啊?连云都有了!”老梁双手扶着眼镜低头往下看,对着谷底的云雾奇观啧啧称奇。

“说不好,可能有上千米深了。”

“上千米?”老梁瞠目结舌。

世界上最高的建筑哈利法塔也就八百多米。上千米的高度相当于三四百层的高楼,这要是摔下去能摔出一个大坑,估计骨头都得碎成粉末。

“那咱们要怎么下去啊?也没那么长的绳子啊,把头发丝接起来都没那么长吧?”

看着眼前的无底深渊,众人都是皱着眉头,一筹莫展。

风雨兼程长途跋涉了这么些天,眼看着日落之地近在眼前,他们却不知道该怎么下去。

用绳子肯定不行,先不说有没有那么长的绳子,就算有,他们下去之后也不可能那么牛逼能顺着绳子原路再爬上来。

“天快黑了,先在附近找找线索吧,看看有没有其他办法。”谢行吟说,“这里有这么多雕像,还有座神庙,说不定也会有人工开凿的路。”

其他人也都觉得他说的在理,便纷纷离开了峡谷边缘,打算先进那座石头做的神庙看看。

那座神庙的样式很有年代感,石壁根部长了些青绿色的苔藓,看上去已经很久没有人来过了。

在神庙的周围有十根特别粗长的雕像,以它为中心围绕着均匀地排开,面朝着神庙微笑着。

众人硬着头皮无视外面那些古怪的石像,踏上陈旧的石阶,鱼贯而入地进了那座神庙。

眼前这座神庙的规格不大,他们一进门就发现大殿中央也全是人形石像。

更令人感到奇怪的是,大殿外面的石像全都是端正摆放、一柱擎天,而大殿里的这些石像却歪七竖八的。

“咦,这里面的石像怎么都倒了?”有人问。

大殿里石像受到墙壁保护,不容易被侵蚀,也不太可能被风刮倒。与其说它们是因为年岁而倾斜,倒不如说,是刻意放那么歪的。

谢行吟绕着大殿走了一周。大殿中央这些石像看似摆放的杂乱无章,可是这乱不是无端的混乱,其中又给人一种井然有序的感觉,也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

其他人看见这大殿里全是这种石像,都有点摸不着头脑,各自分头在大殿里找起了线索。

大家最初的猜测是暗道。神庙里会不会有一条暗道,可以直接向下通往谷底。

这座大殿的结构异常简单,甚至连个侧殿都没有,只有这方方正正的一个大厅。

很快,众人把神庙翻了个底朝天,仔仔细细搜索了每一寸地方,连一块砖石都没有放过,却没有任何发现。

怪了,难道神庙里没有暗道?

就在其他人四处乱翻的时候,谢行吟忽然间注意到陆焚独自站在大殿中央,不知道在抬头看什么。

谢行吟顺着他的目光抬起了头,看到了神庙的屋顶。

这神庙屋顶不是完全密闭的,中心有个很大的圆形孔洞。这空洞是人为开凿的,兴许是为了采光。

幸好这里气候干燥,要不然那些石像天天日晒雨淋,早就蚀坏了。

谢行吟这么想着,忽然听到头顶传来一声惊呼。

“这里有字!”

其他人抬头一看,原来李铁峰不知道什么时候爬到最高的一个石像上面去了。

他两条腿肌肉迸发地紧紧夹着那个石像,双手抱紧了柱身,高声喊道:“这石像头顶上有个字!你们快看看其他石像上面有没有!”

亏得这些石像足够粗壮和牢固,李铁峰这么大个人爬上去也没有要断裂的迹象。

老梁抬头看了一眼扒在丁丁人柱子上的李铁峰,露出了一个嫌弃的表情。

几个身手较好的见状,也学着他的样子爬上了石像。

“这边也有。”

“我这个也有——”

果然,其他石像头顶上也刻了字。

谢行吟会爬树,但是眼前的石柱柱身光滑,爬起来有点困难。他挑了根稍矮的石柱,脚踩着石人的五官,爬上去看了一眼,发现石像头顶上果然刻了一个楔形文字。

大家不认识楔形文字,便各自把石像上的字一五一十的誊抄出来,用黑色的碳灰写在柱身上。

谢行吟从柱子上跳下来,走到进门那根石柱旁边,沿着顺时针绕着大殿一路看过来。

其他人默默地盯着他,看着他在大殿里绕了一整圈。

“怎么样,看出来什么了没有?”老梁问。

“连起来好像真的是一句话。”谢行吟神情有点迟疑,像是觉得奇怪。

其他人都好奇地看着他:

“写的什么话?”

“是个谜语。”谢行吟字斟句酌地把它翻译了出来,“字面意思是——当石人们相遇的时候,通往神明花园的天阶将会出现。”

推荐热门小说审判日[无限],本站提供审判日[无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审判日[无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27章 甲虫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顶级超英疗养院(综英美) 超能力者炮灰干部的灾难 意识到自己绝美以后[重生] 以武冲霄 路西法为世界和平牺牲太多 寒门少君 万人迷男神培养系统 地球人禁猎守则 无上巅峰 冒牌大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