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陷阱

上一章:第24章 困境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惨白的圆月高悬在一望无际的荒凉沙漠之上, 把人影照映得分明,呼呼风声卷起漫天风沙掠过。

谢行吟盯着远处沙丘上的那个人影,心里微微有点发毛。“这么晚了, 是谁在哪里?”

那人影的身形隐藏在黑暗中,远看轮廓有些模糊, 但是的的确确可以辨认出那边的沙地上蹲了一个人, 悄无声息,形如鬼魅。

谢行吟脸色不太好, 抬头看见陆焚也是神色凝重, 不知道他有什么发现。

“你能看得清那是谁吗?”谢行吟问他。

陆焚摇摇头, 顺手抓起了军刀掀开了帘帐:“太远了,我出去看看。”

侯老板正在外边守夜,饥肠辘辘地望着篝火, 肚子叫个不停。眼看着风沙越来越大,他正犹豫着要不要回帐篷里避避风时,忽然看见有两个人影鬼鬼祟祟地从帐篷里溜出来。

“你们——”侯老板一惊, 差点就要叫破喉咙喊保镖,却被陆焚抢先一步放倒。

“别喊。”

谢行吟示意他小声:“得罪了。侯老板你别出声, 否则会把那东西吓跑了。”

侯老板顺着他示意的方向看过去, 登时也是脸色一僵,一双小眼睛瞪得有铜铃那么大。

“是、是谁在那里……这荒郊野岭的, 哪儿来的人?!”侯老板显然也是有点慌了。

“那个人影是刚刚才出现的?”谢行吟问。

“我不知道啊,这黑咕隆咚的你们不说我都没看见。”侯老板一脸活见鬼的表情, 显得十分后怕, “我在这儿守了大半天了,除了你们两个,根本就没见有其他人出来过。”

那肯定就不是他们中间的人。

谢行吟默默地盯着远处的影子, 也不知道对方有没有发现他们的动静。

他们在明,那人在暗,想来应该早已经发现他们了。可那人从刚才起就蹲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相当沉得住气,看样子也许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暴露了。

“有没有可能是昨天逃走的那家伙?”谢行吟说。

这沙漠里除了他们之外,也就那么一个活人。

“哦对对对!很有可能是那个小矮个!”侯老板抹了一把汗,连忙附和。

“如果真是他,那他为什么要三更半夜跑回来视奸我们的帐篷?”谢行吟觉得奇怪。

那矮个偷了食物骑着骆驼,按理说就应该头也不回地直奔日落之地去,抢在他们之前找到不死仙药,完成任务独吞100天生存时间。

可是他现在又偷偷折回来干什么?是前路上有什么危险,还是想从他们这里得到什么东西?

现实沙漠昼夜温差很大,夜晚的温度会比白天低30-40度左右,冬季夜晚甚至能达到零度。再加上夜晚风速大,如果是真的沙漠,他们光用这几个史前破帐篷露营早就冻死了。

眼下的任务场景比现实温和一些,气候没有那么难耐,生个篝火抱着骆驼凑合一宿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谢行吟想不通那人为什么要冒着被八人群殴的风险回来。

托矮个的福,侯老板半夜饿得饥肠辘辘,想起那王八蛋就牙痒痒,一听说可能是他,顿时腿也不软、气也不喘了,恨不得提着拳头过去给他点颜色看看。

谢行吟使劲按住他的肩,让他冷静点。“侯老板你小点声。”

他尽可能压低了声音说:“这是个难得的机会,只要把矮个抓住了,我们就可以把食物和水都抢回来。”

但是陆焚面无表情地盯着那边的沙丘,好像并不乐观:

“这件事怎么看都很奇怪。外面风沙大,你们等着,我先过去看看。”

“我也去。”谢行吟也立刻站了起来,“侯老板你先在这等着,先不要打草惊蛇,如果看情况不对就马上把其他人叫醒。”

远处那人影站在沙丘的最高处,背后悬着一轮月亮,以至于从他们的视角只能看见一个人形轮廓的黑色影子。

对方占据着最有利的高地,能将周围的景象一览无余尽收眼底。而这平坦的沙漠上连棵树都没有,他们找不到半点遮挡物,如果就这样过去,十有八九没等靠近就会被发现了。

于是谢行吟用唇语悄悄问陆焚:怎么办。

眼下也没时间想了,他们总不能挖个地道钻过去,再耽搁一会儿那家伙就该跑了。

陆焚把手里的刀抛给他,微微扬了扬下巴,示意一起包抄过去看看。谢行吟把刀握在手里,点头会意。

来都来了,就不信他们二打一还制服不了那家伙。

于是两人佯装回帐篷,实则压低了身子,借着帐篷的遮挡从两侧绕开去包抄。

此时他们正位于下风口,顶风而上也不易被察觉。等乌云被风刮动,短暂地遮蔽住了冷白的月光,两人趁着这短暂的黑暗迅速行动起来。

离了帐篷的荫蔽,寒风裹挟着沙粒拍打在脸上,冷意从领口灌进来,浑身上下的每一个神经都像被浸在冰水里一样。

黑暗中,谢行吟咬着牙关顶风而上,只能听见耳侧呼呼吹过的风声,沙粒打在脸上生疼。

谢行吟用手挡着风避免沙尘吹进眼睛里,浓郁的黑暗中,他已经完全看不见陆焚在哪里了,只能看见前方沙丘漆黑的轮廓和沙丘上的人影。

虽然不知道他是何居心,但谢行吟知道绝对不能让矮个独自先拿到仙药。必须逮住他,要不然大家都得死在这里。

领路人早已经警告过他们,不能在沙漠刮大风的夜晚跑出去。但眼下他们没有时间考虑了反正遇到危险可能是死,抓不到矮个大概也是死。

谢行吟顶着愈来愈大的狂风,小心翼翼地朝着沙丘上那个人影走过去。踩在沙地上的脚步声被狂风吹散了,谢行吟自己都听不见自己的声音,身影也完全隐没入了无际的黑暗中。

几秒钟后,云层重新把月亮吐了出来。谢行吟抬眼看去,刺眼的月光洒在沙丘顶上,沙丘上蹲着的那个黑影依然一动不动,就好像是一座完全静止的人形雕像。

谢行吟心里忽然产生了一种荒谬的想法。

——那个影子安静得有点不像活人。会不会只是风把沙土吹散了,先前被风沙掩埋在地下的某座石像露了出来?

沙丘上的人影依然静悄悄,半点动静也没有。谢行吟这么想着,胆子也稍大了一些,定了定神继续靠过去。

此时他已经摸到了沙丘下,距离那个黑影只有三四十米的距离。谢行吟放慢了脚步,正打算找找陆焚在哪里时,就看见沙丘上的人影忽然轻轻动了一下。

谢行吟心里一紧。

——那还真是个活人。

对方比他们想象得还要敏锐,没等他们爬上沙丘已然察觉了。那黑影猛地一扭,迅速转身就跑

谢行吟在心底暗自骂了一声。被发现了。

既然对方已经发现,他也就用不着伪装了,扑腾着站起来就狂追过去。“站住——!”

谢行吟听见自己的喊声湮没在四起的狂风里,几乎听不清楚。

可无论如何奋力追赶,他还是只能眼睁睁看着距离越来越远——那黑影速度飞快,简直不是人类能做到的。

不能就这样让他跑了。谢行吟顶着越来越狂乱狂乱的风沙,不管不顾地咬牙跟在那影子后面撒丫子狂追,一头冲进了茫茫沙漠里。

很快,身后的营地越来越远,渐渐地看不见了。

眼看着和前面的人影差距拉大,就要追不上的时候,对方好像忽然又绊了一跤,体力不支似的放慢了脚步,任由谢行吟追上去拉近距离。可等谢行吟一靠近,对方又全力加速奔跑起来。

就这样三番两次的你追我赶,谢行吟心里隐隐约约有点不妙的预感。

狂风大作的深夜,四面都是荒凉的沙漠,陆焚依然不见踪影。此刻谢行吟已经离营地很远了,心下不免有些起意。

刚才只顾着猛追了,没来得及细想这件事有多古怪。

谢行吟不由警惕地放慢了脚步。与其说那家伙是在逃跑,倒不如说像是故意勾着他。

那种感觉就好像……就好像想把他引到什么地方去。

这绝不会是好事。

前面奔跑着的人影好像也发现他放慢了脚步,似是不想再追了。随后谢行吟清楚地看见前面的人也停了下来,身影一闪就躲到一块大石头后面去了。

躲到石头后面去?谢行吟忍不住迟疑了。

那家伙此刻就在大石块后面,他是追还是不追。

谢行吟生怕这是个陷阱,但是眼看着人就在眼前,不能功亏一篑。反正让矮个跑了也是死,倒不如过去看看,他有武器在手,未必收拾不了对方。

谢行吟这么想着把刀紧紧攥在手里,小心翼翼地往石块那边摸过去,时时刻刻注意着脚下是不是有陷阱。

但是等一路顺遂地走到了巨石旁边,无事发生。

石块后面静悄悄的,谢行吟深吸了一口气,屏住呼吸把刀横在身前,猛地往那大石块后面探去——

面前人影一闪,谢行吟差点就一刀捅过去了,却听那人忽然喊了一声:“哥哥。”

原来差点迎面撞上他的是从另一端冲过来陆焚,谢行吟险些没收住刀。

怪了。他分明看着对方躲进了石头后面,可是这石头后面却只有他和陆焚两人。

于是谢行吟慢慢地后退了一步,看着眼前的“陆焚”,一脸警惕。

“陆焚?”他试探着叫了一声。

他只怕那人不是陆焚,而是一些别的东西。

“哥哥。”陆焚知道他在想什么,应了一声,“别怕,真的是我,不信你摸摸看。”

摸……摸什么摸啊。

谢行吟一听,这样说话的除了陆焚还能是谁,松了口气。

“行了,你就别逗我了。”谢行吟叹了口气,“不过话说回来,你怎么这就敢确定我是谁了?”

陆焚简明扼要地吐出两个字:“感觉。”

谢行吟手里的军刀依然紧攥着,生怕刚才那人从天而降。“我刚才明明看着那个人影跑到石块后面来了,怎么又不见了?”

两人围着石头绕了几圈,上上下下都看遍了,愣是没发现任何地方能藏得下人。

那个人躲到石头后面,忽然之间却又蒸发了。

此时两人已经离营地很远了,陆焚望着眼前漆黑的沙漠,语气难得的严肃:“哥哥,这里危险,我们先回去。”

“好。”

两人神情警惕,并肩往回走。谢行吟一边走一边不停地回头往后看,总感觉背后的黑暗中有什么东西在盯着他们看,如芒刺背。

陆焚见他有点紧张,忽然抓住了他的手。

谢行吟一愣,感觉到他的手还是那么凉。他潜意识里能感觉得到,陆焚是个相当靠谱的人,这种感觉把他不安的情绪压下去了大半。

陆焚往身后的黑暗中一瞥,拉着谢行吟往前走:“走吧哥哥,别看了。”

等两人回到营地,天都已经蒙蒙亮了。

“我的祖宗啊,你们可算是回来了!”侯老板看见他们一起回来,松了口气。“怎么样,那个人是谁,抓住了没有?”

“跑了。”谢行吟摇头,“还不太确定是谁,你就先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吧。”

天亮以后,风沙渐渐停了。

大家陆陆续续地醒来,从帐篷里钻了出来。谢行吟不动声色地观察着每个从帐篷里走出来的人,除去一直在帐篷外面的侯老板和他们自己,总共五个人,一个也没有少。

过了一会儿领路人也走了出来,看起来还不知道他们昨晚偷跑出营地的事。

众人都对昨晚发生的怪事一无所知。老梁蹲在地上神情凄惨,含泪把最后一片干粮当早餐吞下了肚,现在他的布袋里连半点食物残渣都没有了。

不光是他一个,大家装食物的袋子基本都空了,只能忍着饥火烧肠继续上路。

侯老板胃口大,昨天守夜时就饿得受不了了,一直止不住地胃疼。

眼看着一群人东倒西歪要死要活的,别说走到日落之地去,这样下去能活过两日都够呛。

李铁峰经常参加探险,也曾经不止一次地陷入过险境。他知道食物缺失是多可怕的事。

现在大家只饿了一天不到,基本还能维持理智。但如果他们再找不到食物,等人饿疯了兽性的本能也就会暴露出来了。

在遇难的探险队里,因为缺乏食物而发生人吃人的事情并不稀奇。生存本能面前,人和野兽无异,道义算不了什么。

可这样下去要么饿死要么吃人,只是迟早的事。那个侯老板的保镖手里有枪,还一脸凶相,逼急了要杀个把人恐怕不是难事。

李铁峰叹了口气,还是安抚大家说:“沙漠里应该能找到仙人掌,仙人掌里面水分多,切开来吃可以解解渴。”

口干舌燥的众人一听,顿时有了点干劲。

仙人掌就算不好吃,也可以润润他们快冒烟的嗓子。

“走走走,找仙人掌去。”

就这样,一行人兴致勃勃地前行一上午,到处张望寻找仙人掌的踪迹。

一开始大家还精神抖擞,眼神放光生怕错过或者被别人抢了先,可眼见着快到中午了,他们连一颗仙人掌都没看见。

有时候远远看见了的影子,兴奋地走近一看才发现都是碎石块。

一来二去的,侯老板有些沮丧:“妈的,这沙漠里怎么连棵仙人掌都没有?”

想当年他山珍海味摆在面前都懒得动一动筷子,如今想吃个仙人掌解解渴都没机会。

“再找找吧,应该是有的。”李铁峰也觉得很奇怪。

但是走了这么一路都一无所获,大家隐隐也都明白了。其实昨天他们沿路来的时候也没有见到过仙人掌,找不到仙人掌不是他们运气差,多半是因为这片沙漠里根本没有。

别说植物了,这一路上甚至连毒蛇蝎子之类的活物都没有见到。

现在他们所身处的,不是什么普通的沙漠,而是一片死亡沙海,没有什么生物能够在此生存。

正午的烈日烘烤着金黄的沙漠。众人徒步前行,汗流浃背,水分蒸发的很快,隐隐都有些要脱水的迹象。

一望无际的沙地上连个阴凉休息的地方都没有,大家只好把帐篷搭起来歇了一会儿。

“哎呦,我要晒脱皮了。”老梁摘下墨镜擦汗。

他和刚来那天的肤色完全都不是一个色号了,摘了墨镜以后眼眶周围全是白的。谢行吟一看,笑得没注意脚下差点摔倒。

被太阳炙烤过的沙子滚烫冒烟,老梁找了块布垫着,一屁股坐下去,热沙隔着一层布瞬间烫到了他的屁股,只好换个姿势蹲着。

“真是见鬼了,这沙漠里除了沙子就是沙子,怎么半点活物都没有?”老梁用手扇着风说。

“往好了想,至少没有响尾蛇和蝎子了。”谢行吟安慰他说。

没想到老梁饿疯了,神志不清的说:“烤蝎子我吃过,响尾蛇肉好不好吃?”

“找得到的话你就烤一条试试吧。”谢行吟说。

赶了大半日的路,早饭只吃了一片干粮,老梁早已经饿得晕头转向,见什么都流口水。

“老谢老谢,你看。”他晕晕乎乎地戳了戳谢行吟。谢行吟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过去,看到一个棕色的沙丘。

“你们看那个沙丘像不像鸡屁股。”

“……”

谢行吟无语,默默摸出自己的干粮掰了一块塞进他嘴里。

不说老梁,他自己也有点难受。食物可以少吃,但是没有水喝是绝对不行的。

一般人只喝水不吃东西能活一个月左右,但不喝水三天就会死——更别说他们还在炎热干燥的沙漠里行军,两三天喝不到水就得风化成天然干尸。

谢行吟的水壶早已经空了,喉咙发紧,正想钻进帐篷里避避太阳,身边的陆焚忽然把什么凉凉的东西塞进他手里。

谢行吟定睛一看,手里多了一个鲜红的果子。

“那天在晚宴上拿的。”陆焚说。

谢行吟看了他一眼,估摸着他就只有这么一个果子,于是掰开一起分了。

递到嘴边咬了一口,谢行吟快要冒烟的嗓子终于不疼了,舌尖有一点凉丝丝的清甜。

推荐热门小说审判日[无限],本站提供审判日[无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审判日[无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24章 困境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最好的我们 [综]审神者总想掉个剑 穿成残疾反派的金丝雀 少女的港湾 谁说江湖好 超能力者炮灰干部的灾难 乡村艳妇 神也别想拦着我搞基建! 春宴 嫁给豪门残疾老攻后[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