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困境

上一章:第23章 入夜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谢行吟忍不住偏头看陆焚, 这位陆小少爷正靠在他肩上,用那双淡漠无辜的桃花眼盯着他。

“怎么了?”

质疑的话卡在喉咙里,忽然又说不出口了。

算了。谢行吟摇摇头, 省略了关于怪兽芬巴巴的内容,把关于生命之树的部分告诉了陆焚。

陆焚神色稍变:“痛苦的灵魂浇灌?”

谢行吟心里也正疑惑:“我不太确定这是什么意思, 痛苦的灵魂……你还记得我们之前看到的那些石像吗?”

“嗯。”那些丁丁人雕像。

“那些雕像应该就是他们信仰的巴力神。尽管在其他宗教兴起后, 两河流域地区对它的信仰渐渐就没落了,但中亚草原和蒙古草原一带对巴力神的崇拜却长久地保留了下来。”

“生殖崇拜在远古时候很常见, 比如我们甲骨文的‘且’字也是指代那个形状, 衍生为祖先的‘祖’字, 代表着万物的起源……而原始苯教,也就是萨满教,继承了这种巴力崇拜, 他们认为灵魂是通过父亲的xx进入到婴儿身上的。”

陆焚也是聪明人,于是一挑眉毛:“哦,所以痛苦的灵魂有可能指的是——”

谢行吟神情悲壮地点点头。

“欲练此功, 宜先自宫。”

当天晚上,大家在荒漠上安营扎寨。

老梁守前半夜, 谢行吟陪着他在篝火旁坐了一会儿, 和他说到了“痛苦的灵魂”这件事。

“嘶,那可真够痛苦的……”老梁听了两眼一瞪, 一脸惨痛。

“一二三四五六七,这儿七个男的呢, 应该不会轮到我吧!”

“……”

“早知道这样, 咱们说什么也得把那守夜人尸体背回来!”

老梁一脸懊丧地抱怨,净出些馊主意:“哎对了,我们可以把那个领路的抓来剁了不?反正他也不是真人。”

谢行吟安慰他:“到万不得已再想办法吧, 这只不过是我自己的一种猜测罢了,对不对还不一定呢。你现在应该担心的是今晚会发生什么。”

昨晚杀死守夜者的凶手还在他们队伍之中,那人很可能还会动手。

谢行吟主观认为凶手不会急于在前半夜下手,否则容易被轮班的发现,但还是不能掉以轻心。他又嘱咐了老梁几句,回到了自己的帐篷里。

谢行吟也知道老梁不太靠谱,所以和他调换了一下,主动要求守后半夜。

“前半夜我会盯着的。”陆焚轻描淡写地说,“哥哥一会儿还要守夜,先去睡吧。有情况我叫你。”

舟车劳顿一整天,谢行吟也累了,乖乖躺下休息。

按他们现在的速度,再走两天就能到日落之地。

陆焚把帐篷掀开了一条缝,从那里悄悄监视着外面的动静。

自出生起,人们大部分时间都生活在在喧闹的都市里,夜晚的天空充斥着霓虹灯光和车鸣声。在这样远离尘世硝烟的荒漠里下,谢行吟闭上眼睛,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深夜两点,月亮高悬在天空。换班的时间一到,谢行吟迷迷糊糊被陆焚叫醒了。

陆焚把军刀塞进了谢行吟手里,让他出去顶替老梁。

谢行吟掀开帘帐,独自一个人出去篝火那边守着,以免打草惊蛇。

他特地朝帐篷的方向斜坐着,用余光来观察四周。

夜晚的荒漠里很安静,一声虫鸣也听不见,只有不知道从哪个帐篷里隐约传出来的呼噜声。

篝火噼里啪啦地响着,没人陪他说话,谢行吟也有点犯困,但还是强打起精神。篝火忽明忽暗,在他的侧脸镀上了一层柔和的金光。

眼前那一堵千疮百孔的岩壁,不知矗立在这里几千几万年了。天上地下一片死寂,谢行吟恍惚间产生了一种世界上只剩下了他一个人的感觉。

就在谢行吟等到昏昏欲睡,差点要以为那个人今晚不会再行动时,余光里黑影一闪——有个人闪身从帐篷里出来了。

谢行吟顿时一个激灵,睡意全无。他假装没看见,悄悄用余光观察着对方的动静。

那人的动作很迅速,谢行吟从体型上判断出来是昨天喂骆驼的那个矮个子男人。

他鬼鬼祟祟,显然不只是来起夜的。谢行吟看着那个黑影,发现他悄无声息地走到骆驼旁边,开始翻东西。

谢行吟没有急于声张,想等着看看他要干什么。只见那人在布袋里扒拉了一阵,竟然捧出了一捧干草。

他把干草平均分配给了几只骆驼。骆驼们有夜宵吃,非常高兴,都低头咀嚼起来。

谢行吟却心生疑惑。这是干什么?那人竟然只是在给骆驼喂干草。

可是他大半夜的跑出来喂骆驼干什么,睡不着起来找点活干?

陆焚在这边的帐篷里悄悄跟他打暗号,谢行吟微微摇头,示意他再等等,看那人究竟要干什么。

那边的矮个刚喂完了草,还没来得及再行动时,另一个帐篷里又钻出来一个人。

新出来的那个人体型中等,不太好辨认身份。谢行吟顿时警觉起来,难道还是团伙作案?

然而下一秒,他就听到了老梁的叫声:“哎!你干嘛呢!”

原来是老梁半夜起来撒尿,一出来就撞见有人在骆驼旁边鬼鬼祟祟的,连忙呵斥。

那矮个被发现了,见势不妙就要逃跑,老梁抓着他的领子不让他跑,反被他出其不意抓起一把沙子猛地往脸上扬过来——

老梁出来尿尿没戴墨镜,冷不丁被沙子迷住了眼睛,疼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变数就发生在瞬息之间,谢行吟立刻起身,还是晚了一步。

那矮个飞快地翻身上了骆驼,在它肚子上连踢了三脚,骆驼就跟疯狗似的载着他蹿了出去。

谢行吟直冲过去,一脚踩在老梁肩上,跨上另一匹骆驼去追。但是刚踢了一脚,骆驼非但没有往前跑,反而直直地跪倒了下去——

意料之外,谢行吟从骆驼上翻下来,撞在了随后赶来的陆焚身上。

骆驼不知道抽了什么风,谢行吟这一摔简直是砸下来的,在惯性作用下两个人双双滚倒在沙地上,扬起了一地沙尘。

混乱间,谢行吟的下巴磕到了陆焚坚硬的锁骨上,疼得倒吸了口凉气。

耽搁的工夫,那矮个早已经骑着骆驼跑远了,隐入了黑暗之中。

倒在地上的两人都有点狼狈。谢行吟怕把这位大少爷给压坏了,急着想从他身上爬起来,但是腿一蹬没使上劲,又跌了回去——

不知道是不是撞到了什么不该撞的东西,陆焚表情明显地变了。但他最后什么也没说,小心翼翼地抓着谢行吟的手腕把他搀扶起来。

“没事吧?”

谢行吟摇头,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再低头一看,刚才骑的那匹骆驼已经口吐白沫倒在地上哼叫了。

除了被矮个骑走的那一匹,剩下的四匹骆驼也都是一样,看起来要不行了。

在它们脚下还堆着一大捧没吃完的干草。谢行吟蹲下身抓了一把在手里看,发现干草里面竟然掺了一大堆毒灌木!

领路人早说过骆驼不能吃这个,那矮个竟然一不做二不休把骆驼也全部毒死了。

这是明摆了是要置他们于死地,独吞100天生存时间。

谢行吟掂量了一下,知道追肯定是追不上了。现在夜里又黑,他们冒冒失失地徒步追过去很危险。

于是他们把老梁拉起来,用清水给他冲洗了眼睛,再把他的假眼球拿出来冲干净,重新安回去。没条件做额外的消毒,也不知道这样会不会感染。

天亮以后,醒来的众人不得不面对这个坏消息。

更糟糕的是,大家一检查才发现,原本装食物的袋子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人偷梁换柱了,里面全是沙子和杂草。

谢行吟想起来,昨晚那矮个男人行动起来悄无声息的,以前很有可能就是专门做扒手的。

他毒死了骆驼不算,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偷摸摸地还把食物给摸走了,是真的想不想给他们留半点活路。

老梁知道自己昨晚守着个空袋子守了一整宿,气得差点背过气去。

好在矮个他一个人拿不走那么重的物资,兴许是知道谢行吟和侯老板那边都不太好下手也就作罢了。

骆驼死了,物资丢了,他们必须自己用腿穿过沙漠,走到日落之地去。原本骑骆驼两天的路程,徒步起码得翻个倍。

眼下的境况着实糟糕。

对于昨天夜里发生的事情,大家都很气愤,但也没办法挽回了

骆驼没了,他们还得继续上路,矮个已经抢在他们前面出发了,要是被他抢先拿走了仙药,他们就是死路一条。

剩下八个人有了共同的敌人,竟然难得的团结起来。现在连日落之地的影子都没见找,还没到撕破脸的时候,甚至连侯老板都舍得把自己为数不多的食物和大家均分了。

谢行吟也知道眼下物资的不平衡容易造成剧烈冲突,对他们有百害而无一利,也妥协把东西都拿了出来。

即便如此,所有人都把食物放到一起,也就勉强够一天的量。

“我们还有一天的食物,也不是完全没希望,大不了就挨两天饿。”李铁峰说,“大家都省着点吃吧,吃完了就得喝西北风了。”

那侯老板一看就是常年坐办公室的,走几步就“哎呦哎呦”地直喘气,浑身冒汗。

干涸的土地上全是裂纹,有些裂纹比脚掌还宽,一不小心落脚就会卡进去,这大大影响了他们前进的速度。

如此前行了一整天,这天傍晚时分,他们终于走到了沙漠和荒野的交界处。

“我们就在这里扎营吧,好好休整,明天就要进大沙漠了。”领路人说。

进入沙漠以后,一切都不会再和先前一样。如果说这些天他们在荒野里跋涉辛苦,那接下来要进入的沙漠可是真正的死亡区。

在那里他们不会看到任何植物,不会看到除毒蛇毒虫以外的任何活物,也找不到任何食物和水源。眼前只剩无边无际的黄沙,还必须忍受着炎阳的炙烤和干燥穿行。

当晚轮到李铁峰和侯老板守夜。领路人看了一眼天空,月亮已经被厚厚的乌压压的遮住了。

“今晚要起大风了,入夜以后谁都不要出营地。”领路人郑重地告诫他们。

众人回到了帐篷里休息,步行了一整天所有人都很疲惫,没一会儿营地里就彻底安静了下来,全都睡下了。

果不其然,入夜以后风沙就大了起来。这四周都是平坦的沙地,不容易形成回声,但从帐篷里听起来风声呼呼,势头很足。风带动着帐篷轻微晃动起来,被陆焚吊在帐篷顶上的手电筒也跟着一晃一晃的。

谢行吟双手抱着脑袋随意地躺了下来,偏头看着陆焚坐在他身侧,晃动的手电光打在他身上,照亮了他的小半张脸。谢行吟自下而上看见这晃动的光影中,陆焚小半张脸藏匿于阴影中,但是鼻梁挺直漂亮得像是能反光了。

他正随意坐着屈着一条长腿,用一块绢布擦拭着他的刀。陆焚的指节修长有力,动作散漫却透着点莫名的优雅,一下一下地用柔软的布擦拭过寒气逼人的锐利刀锋。

谢行吟也疲乏了,看着陆焚的动作,眼皮发沉,不知道什么时候就闭上了眼睛。

到后半夜,风声更大了起来。那声音大得有点吓人,像是夏夜暴风雨来临的前兆。

不过现在是旱季,沙漠不可能降雨,有的只是飓风和沙尘。

帐篷外的风声愈来愈响,谢行吟也被这声音惊醒了。

他一睁眼,看见陆焚没在睡觉,而是坐了起来,神情凝重地看着帐篷外面。

“出什么事了?”谢行吟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情况不对,连忙也坐了起来。

陆焚轻轻地掀起门帘,风声顿时灌了进来。他示意谢行吟往外看。

“哥哥,你看那边的沙丘上。”

狂风把沙尘铺天盖地掀了起来,漫天风沙之中,能见度非常低。谢行吟往陆焚所指的方向看过去,稍稍眯起眼睛。

——远处的沙丘上竟然悄无声息地出现了一个人影。

那人影和背后的沙漠黑夜融合在一起,如果不仔细看险些就漏过了。

推荐热门小说审判日[无限],本站提供审判日[无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审判日[无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23章 入夜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无限之我有红衣[gl] 别追我,没结果 我在古代直播教书发家 兽神 乡村痞少 凌天传说 离婚后前夫加入了修罗场 乡村美妇 留守村妇 霸占全村美妇:山村美娇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