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谎言

上一章:第17章 惠子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谢行吟看见那女鬼嘴巴动了动, 凝神想听她在说什么,忽然间脑袋一痛,眼前出现了一些奇怪的画面。

——画面里没有什么人面犬, 只有一个怨念深重的畸形儿。

肌肉萎缩的畸形儿手脚萎缩,无法走路, 七八岁了还只能在地上爬行。

她没有头发, 嘴巴凸出,长得丑陋, 小孩子们拿石头砸她, “咯咯咯”地取笑说她是狗。其中带头的就是11楼对门女人的儿子”澄澄”。

畸形儿被她的父母遗弃, 和爷爷一起生活,家里还有一条白狗作伴。她的爷爷野田老侦探在一公里外的忘川事务所上班。

3月8日这一天下班,野田老侦探出了意外。有十三个人包括他在场, 因为电梯超重坠毁事故身亡。

电梯是新修的,怎么会出事?

领居们相互叽叽喳喳地交头接耳,用嫌恶的眼神看着畸形儿。

“电梯明明是新修的”“晦气”“都是她的错”那些人说。

没人愿意接济她, 把她丢回房间里。刚开始几天还有人记得给她送饭,渐渐的没有人再理她了。

畸形儿连开门都不会, 因为邻居们的冷漠活活饿死在了房间里。

一墙之隔的惠子明明听见她敲墙的声音, 也没有理会。

三天后,小女孩死了。墙上的挂历停在了3.13这一天。

同样被困住的她的白狗在苦苦坚持半个月后, 还是吃下了怨念深重的小主人的尸体。怨灵复仇附着在狗的身上,长出了一张人脸。

这一天, 濒临失业的惠子失魂落魄地回家, 在路上遇到了一条白狗,乍一看它竟然长了张人脸。

再定睛一看,发现只是虚惊一场, 那白狗朝她微笑着吐舌头。

那天,惠子忽然间就有了灵感。

“人面犬”的恐怖传说果然大获成功,惠子洋洋得意。

在回家的路上她又遇到了那条白狗,这次特地从菜市场买了沾血带肉猪骨头喂它。

但是白狗望着那猪骨头肉,好像全无食欲,反而凑过来贪婪地舔了舔她的手。

晚上,惠子忽然在卫生间里听见隔壁有刨墙的声音。看着马桶里冒出来的一张脸,她当场吓了个半死。

人面犬向她复仇,吓唬她,折磨她。但是当惠子把这件事和其他人说的时候,根本没人相信她。老板甚至拍拍她的肩,对她说你可以把这个鬼故事也写下来。

不堪压力的惠子绝望自杀,变成人面犬的小女孩坐在洗手台上,看着她的尸体“咯咯咯”地笑。

停尸房里,人面犬吃下了她的尸体。再抬起头时小女孩的脸不见了,变成了和惠子一模一样的面孔。

于是“自杀未遂”的惠子又从停尸房里走了出来,回到了忘川公寓……

人面犬事件愈演愈烈,当调查官们前来忘川公寓查看的时候,竟然发现这整座公寓里的居民全成了“人面犬”。

调查官们被幻象蒙蔽了双眼,忘川公寓的居民们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被砌进墙里的那一刻还在绝望地呐喊“我不是怪物!”

可在外人看来他们都是怪物,和小女孩一模一样的怪物。他们都尝到了当怪物的滋味。

很快,忘川公寓被全面封锁,公寓里的“怪物”全部被活活封死在房间里。

3.13是畸形儿的忌日。

每年这一天,人面犬都会现身吞吃活人。很快,忘川路几乎成为了无人区。

新一年的忌日临近,青年侦探谢行吟一行十二人收到了前往忘川路的邀请……

“谢哥,谢哥你没事吧!”小陆焦急的喊声把他拉回了现实。

谢行吟缓缓睁开眼,这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倒在了地上。他摇了摇头:“没事,我没事。”

他算是明白了,老头说是给他们七天时间,但其实只有六天。

等明天忌日一到,人面犬就可以肆无忌惮大开杀戒。他们都会死翘翘。

他们必须赶在今晚之前杀了它。

谢行吟咬牙从地上爬起来,问那女鬼:“你就是惠子吗?”

女鬼冲他点点头。

难怪他们翻遍这个屋子也没有见到惠子的尸体。她的身体被别人化用了,本身怨气就很大,所以有人用了门口的符咒来镇她。

女鬼一双眼窝空洞,但是谢行吟知道她在盯着自己看。

她的眼眶里缓缓流下了两行血泪,她似乎在哭诉,但是没人听得懂她在说什么。

女鬼指了指自己的眼睛,比划了几下。

谢行吟感觉她在说:

小心……在看你们。

女鬼缓缓朝伸出手,摊开了手掌。她手心里是六个硬币,硬币上残存着红褐色的血迹。

果然是六个。

“砍掉她的头。”

这才是他们隐藏的任务了。他们要想杀了人面犬,必须用砍头的方式才行。

所以不管这个“她”究竟代指人面犬还是惠子,其实都是一个意思。人面犬占用了惠子的身体。

四人匆匆下楼的时候,就看见黎薇和两个女高中生站在一起,不知道在聊什么。

一看到他们,两个女孩神情都有些古怪,往后退了一点。

小岩见两个同伴还和“黎薇”混在一起,差点没吓昏过去。她心里急坏了,但是面上又不敢表现得太明显,生怕“黎薇”发现事情败露暴起伤人。

“小艾,阿雅,你们能过来一下吗。”小岩不善伪装,神色焦急地喊着她的同伴。

其中一个女孩没动,另一个叫阿雅的胖女孩犹豫了一下,然后低着头走到了小岩身边。黎薇和另一个女孩儿没有拦她,甚至都没有出声劝阻。

老梁远远从电梯厢里跟出来的时候,顿时瞪大了眼睛。

——那个叫阿雅的女孩阴着脸,手里攥着死符,悄无声息地走到了毫无防备的谢行吟背后。

老梁吓得眼球都颤了两下,连声斥责:“干什么干什么!”

阿雅顿时慌乱起来,面色一狞,用力将那张死符往谢行吟背上按去——

然而片刻后,她非但没能碰到谢行吟,反而忽地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喊叫,双膝“咚”地一下跪倒在地。

“啊啊啊啊!!”

手腕被捏住,五指一松,那张死符缓缓飘落在地。

阿雅颤抖着抬起头,看见面前的少年面色冷峻毫无血色,眼神里的冷意像是能刺透她的灵魂,一只手正毫不怜香惜玉地死捏着她的手腕。

明明是个孩子,手劲竟然大得恐怖。被抓着的手腕上传来剧痛,痛得她脸色发白直飚眼泪,捂着手跪在了地上大叫起来。

等那少年一松手,阿雅的右手腕软趴趴地瘫下来,看起来险些就要断了。

另一个女孩见状,表情也慌了,但是依然浑身僵硬地一动不动,连句话都不敢说。

谢行吟觉得情况有些不对,仔细一看才发现黎薇反绑了那个叫小艾的女孩的双手,手持一张死符在她背后,用来威胁她和她的同伴。

小岩被眼前的这一幕吓坏了,也不知道事态为什么会演变成这样。她从来的那天起就和黎薇住在同一个房间,哪里想得到那个柔柔弱弱的面具,底下竟然是这样恐怖的一面。

这样陌生的感觉太可怕了。小岩本来哆哆嗦嗦地想去扶她朋友,却被老梁按住了。“小心点,别乱动。”

黎薇知道她手里这女孩顶多能用来胁迫她的小伙伴,其他人与她素不相识,根本不会受威胁。

见她没用了,黎薇眼神里逸出一股浓浓恶意,嘴角露出一点笑,手掌一推直接把死符按在了面前那个女孩的背上。

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根本没人能插得上手。

当死符起效的通知出现在眼前,女孩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立刻瞪大了眼睛惨叫起来。

很快,她两眼泛红,小腿发抖盯着天花板,也不知道她眼前看见了什么可怕的景象,忽然疯疯癫癫地一转身,在走廊里发疯似的乱跑起来。

经过黎薇身边时,被她毫不在意地踹倒在地。

“小艾!”小岩一着急,差点就要冲过去,老梁一把按住了她,在她耳边说:“冷静小丫头!冷静一点!死符两个小时才会起效,我们只要想办法在这之前杀了人面犬,带你的朋友出去。”

小岩听了冷静下来,抿着唇点头,眼神愤怒地盯着黎薇。

只见黎薇嘴角还挂着点柔和笑意,慢慢地走了过来。

但这笑容在她的脸上,其实很惊悚。

谢行吟望着她,眉毛也皱了起来。黎薇身上还穿着漂漂亮亮的短裙,和寻常姑娘没什么两样。

可这时候细想,谢行吟发现她从一开始就很古怪。

黎薇自称第一次登塔,也就说明她是和谢行吟差不多时间来到审判日世界。同为新人,貂皮大衣女士都穿得那么厚实了,可她还穿着和冬季完全不合时宜的短裙。

谢行吟本以为是女孩爱漂亮,现在想来,应该是因为这个世界里正值温和的季节了。

明明其他新人都慌得要死了,黎薇初来乍到时还敢在一个古怪的侦探社里随便喝水。细想老侦探和她的关系,更像是因为她爱喝柠檬水,特意准备的。

就好比他们这批人,也是因为孙女要吃,老侦探才准备的。

其余的人见黎薇过来,也都心怀戒备地一字散开,挡住了她的去路。

楼梯间和房门都已经封锁了,走廊尽头的窗口安有结实的防盗窗,黎薇要想离开就只能从电梯口走。

但是她不慌不忙的,并没有要逃跑的样子,就这么晃晃悠悠地迈着步子直直地走了过来,有恃无恐。

双方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平衡。

黎薇咧嘴一笑,那笑意颇有点毛骨悚然的意味,直勾勾地盯上了谢行吟。

“谢哥啊,你们到哪里去了。留我一个人好害怕。”

谢行吟心里发毛,但也报之以一个假得不能再假的微笑:“楼上。你呢,你上午又到哪里去了。”

黎薇就好像看不见这边的刀剑相向,还在笑吟吟地往前走,看起来和以前那个黎薇没什么两样:“我发烧烧糊涂了,现在想出去通通风。怎么,这你也要拦我?”

说话的工夫,黎薇已经不紧不慢地走到了他对面,其他人看见他汗毛都竖起来了,纷纷后退,但黎薇就像是没看见一样,专注地对付这一个。

“姐姐,你烧了这么久,没烧坏吧?”小陆还站在谢行吟身侧,忽然抬头挑衅。谢行吟不动声色地用胳膊把他往后挡了一点,但是没推动。

黎薇微微眯起眼睛,僵硬的眼珠子转了转,落在了小陆身上。隐约感觉面前的这孩子话里有话,不知道在搞什么名堂。

“我不是骂你啊姐姐,但是我忽然想起来,狗的正常体温是38度到39度。”小陆脸上维持着笑意,忽然猛地朝她伸出手去。

谢行吟没料到他会这么做,事发突然没来得及阻拦。眼睁睁地看着小陆一把将她的头发扯了下来。

其他人定睛一看,纷纷倒吸了一口气——竟然是假发。

被掀开的假发之下是长满灰白尸斑的头皮。

谢行吟想起阁楼床上丢着的那顶假发。果然是她。

如果说黎薇之前还有点心情伪装,这会儿脸上挂着的笑意已经称得上阴邪恐怖了。虚伪绷着的弦被人扯断,她干脆装都不装一下了,笑得浑身打寒颤,像是动画片里大反派一样夸张。

“只要拖过今晚,你们就都死了,我把你们全吃了,从头到脚连骨头都不剩哈哈哈哈哈哈哈!”

摔在地上的阿雅刚爬起来,顿时被眼前这一幕吓懵了。她们几个完全没搞清楚状况,刚刚被黎薇要挟着差点害了人,随即又眼睁睁地看着黎薇从一个大活人变成这把鬼样子,吓得尖叫起来。

黎薇好像很享受别人对她露出恐惧的表情,不怒反笑,这回嘴角都快咧到耳根了,在她没有头发的脑袋上看起来更为惊悚。

“我在这里关了十年,有很久没见过活人了。”她抬起黑漆漆的眼珠看着谢行吟,“谢哥,我不是不讲道理的人,这一批食物里面你长得最好看,本来我还想留着最后杀你的,只可惜……既然这样,不如你就留下来陪我吧!”

背后忽然传来老梁跳脚抗议的声音:“我呸你个妖女,少胡说八道。在座论颜值难道不是我排第一吗!”

他话一出口,原本跌到谷底的紧张气氛忽然凝结住了,连黎薇那张狰狞的脸都露出了一点扭曲的表情,随后哈哈大笑起来。

这种情况下争这个毫无意义,也不知道老梁他是自恋过头,还是故意挑衅。

不过黎薇一笑,其他人都不敢笑了。她那毛骨悚然的笑声果然和他们在阁楼里遇见的那只怪物一模一样,听得人上下牙床直打颤。

前仰后合地笑完之后,黎薇跟川剧变脸似的表情一变,笑容逐渐扭曲了。

“臭道士,闭嘴!”

她怨毒地笑着,脊背以一种极为诡异的角度弓了起来,身形一闪向老梁脸上扑了过去。“我最讨厌道士了!先咬死你!”

老梁看她猛扑过来,像是早有准备,潇洒地往旁边一闪身,反手就从背后摸出了什么东西,重重一下子扣在了她脑门上。

是那张镇宅符,老梁把它捡来防身了。

双指一点,那张黄色的符纸就被按在了黎薇的额头上。这不慌不忙地一下子颇有些仙风道骨,像是电影里的道士捉鬼。

黎薇不知道是没反应过来还是怎么的,竟然被他的动作镇住了片刻,但是随后她咯咯地笑起来,竟然随手就把那张符咒撕了——

“蠢道士,谁告诉你普通符咒对我有用的?”

老梁只道这符对女鬼有大用处,对黎薇多少也会有点用,可没没想到她随手就把符咒扯碎了。

老梁装逼不成蚀把米,一下子慌了神。他连个可以自卫的武器都没有,慌乱间顺手摸了个什么东西——原来是他揣在兜里的那本《周易》。

老梁稀里哗啦地往前乱扇了几下,也不知道打着没打着,反而破旧的书页哗啦啦地掉了一地,自己还因为惯性往后一倒摔了个屁股蹲。

此时黎薇的身形已经有些变化了,下半身正往犬的方向转变。她看着滚在地上的老梁,露出像是猫逗老鼠一样的神情。

像是不急着弄死,先玩个够。

眼看那张怪脸越靠越近,老梁吓得汗毛倒竖,老梁慌乱间从布包里抖抖擞擞地摸出什么东西重重往她身上一甩,屁滚尿流连滚带爬地往回跑。

他丢出去的是个罗盘,纯铜炼成的罗盘还是非常有分量的,劈头盖脸砸在了黎薇那张脸上,本就扁平的五官直接凹陷了下去。

黎薇的身形迟钝了一瞬,发现自己的假皮囊被砸坏了,大怒,身形一闪就出现在了老梁背后,朝他的肩颈咬了下去——

“闪开。”在她猩红色的血盆大口张开的同时,谢行吟横空一脚把老梁踹了出去,“咚”的一声闷响撞在了对面的墙上。

老梁摔得眼冒金星浑身酸麻像是要散架,也顾不得管踹疼没有,抖着手连滚带爬地从地上起来,嘴里“哎哟哟”地叫唤着:“断了断了,命根子要断了——!”

这边,黎薇的假皮相被罗盘砸坏了,身体也已经彻底没了人形。她那张人脸扁平而青白,眼白已经完全看不见了,两个眼眶里全是黑漆漆的眼珠,脖子往下全是狗身。

“我的脸。”她抖着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像是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东西,可怖地尖叫起来,“臭道士,你赔我的脸!!!”

谢行吟见状不妙,一把提起老梁的衣领迅速暴退。那个疯掉了的小艾还在走廊上披头散发地乱跑,这会儿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嘴里尖叫着不知道在躲避什么,一头就撞进了黎薇的怀里——

事发突然,等其他人看见时已经来不及了。黎薇对送上门来的猎物毫不客气,唇角一咧,张口就对着她的脖子咬下去。

血迹顺着脖子流下来,滴在了地上。小艾抽搐了片刻,身体很快僵硬了,双眼涣散地盯着天花板。

恶鬼索命。死符应验了。

谢行吟他们可是领教过人面犬吃东西的场景有多恐怖了,在它面前,他们这些人完全是手无寸铁待宰的羔羊。

这次人面犬倒并不急着吃,它更想处理掉面前这些人,于是将小艾只吊着半口气的僵硬身子往旁边一推,继而朝这边走了过来。

谢行吟手里没有其他武器,身上只有一个手电筒。但是走廊里的灯光明亮,他没办法故技重施弄瞎她。

大家绷着脸,冷汗悄无声息地顺着脊背往下流。所有人都很清楚,他们不是这个怪物的对手。

“我有点饿了。”黎薇说,“你们把我的食物藏起来了,我好饿。”

黎薇狞笑着逼近他们。他们这一行老弱病残,谁也没把握能出奇制胜,只好缓缓往后退。

一个进,一个退。这么一来二去,眼看就要退到走廊尽头退无可退——

谢行吟偏头说:“我挡一下,你们找着机会先溜。”

“哥哥!”谢行吟忽然听见小陆的喊声,随后一个黑色的物件朝他飞来。

谢行吟当空接住,原来是他之前用过的那把军刀,通体漆黑刀身闪着锐利的寒光,映出他的半张脸。

看得出来这刀有相当的威力。

就在谢行吟抬头看黎薇的同时,她忽然对谢行吟暴起发难。

人面犬速度极快,身形鬼魅,谢行吟刚险险避开挥过来的利爪,又差点撞上迎面而来的利齿。显然单凭蛮力他不可能是这怪物的对手,光是被动防御不被她咬到都够呛,哪里还能抽得出手去反击。

她面目狰狞就好像从十八层地狱油锅里爬出来的恶鬼,还在咯咯咯地笑,这笑声让人头疼欲裂。

缠斗间,谢行吟尝试着往她的要害处攻击,可是尖锐的刀锋刚刺穿了她腹部,人面犬忽然一闪身又出现在了他身后,诡异一笑,张开血盆大口又照着他的脖子猛咬下来。

这些鬼物从某些方面来说和人根本不是一个维度的东西,就好像高维生物对低维生物的绝对碾压,普通的武器对她造不成任何伤害。刀穿过她的身体,人面犬浑身上下就好像没有实质一样,触碰不到,就是拿出四十米大砍刀也捅不伤她。

这人面犬身形如同鬼魅,浑身上下都没有破绽。交手了两三个回合后谢行吟就已经掂量清了,这东西比他在禁林里遇到的那只怪物还要凶悍。

谢行吟完全没想到会是这样,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了。他的目光迟疑着落在了人面犬的脖子上。

希腊传说里阿喀琉斯刀枪不入,只有脚踝是弱点。人面犬一定也有弱点。既然要砍掉她的头,那么人面犬的弱点就是脖子。

她的人头和犬身的衔接处看上去不怎么协调。

片刻分神思考的功夫,黎薇又是横空一爪劈来,谢行吟下意识地抬手阻挡还是被划伤了小臂,衬衣上顿时留下了三道暗红的血痕。

血很快顺着指尖往下淌,滴在地上,谢行吟右手脱力很快意识到撑不住了。这时候走廊里竟然响起了枪声,也不知道是谁开的枪。虽然枪弹对人面犬也没有实质伤害,但她还是被这阵仗吓得愣了片刻,原本险些要刺穿谢行吟脖子的利齿和尖牙一松,被他奋力挣脱了。

谢行吟从地上爬起来,衣衫凌乱有点狼狈。但是看着眼前的人面犬,他感觉到了一点端倪。人面犬的速度和声势都很吓人,但是到现在为止也没有对他造成多少实质性的伤害。

人面犬完全可以咬死他,为什么不?

谢行吟知道这当然不是黎薇手下留情想放过他。她那个态度,就好像目的不是要杀他们,而是想把他们赶到哪里去。

推荐热门小说审判日[无限],本站提供审判日[无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审判日[无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17章 惠子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深宫巨孽(赝品太监) 两个土豪怎么恋爱 买下地球去种田 憨包子与小丫头 当我怀了最后一只神明崽后 红玫瑰·二小姐的宠妻 禁典 异世盗皇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1 今天的我还在跳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