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讣告

上一章:第11章 女人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我靠……”

老梁用手背抹了一把汗,惊魂未定的尬笑了一下,正想和谢行吟搭话,忽然发现另外两人都是脸色煞白。

他一愣,在本能驱使下僵硬地扭过头去,就听见电梯门外“叮”的一声脆响。

明明是轻快的提示音,却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坏了。

老梁的喉结艰难地滚了了一下。

他刚才一心只顾着关门,忘了按楼层键。

电梯顶灯闪烁了几下,忽地灭了。

刚刚合拢的电梯门在他们面前又缓缓地打开了一条缝。

门缝里,人面犬微笑着的脸越来越大。

老梁一颗心已经凉了大半,大起大落间就好像是被泼了盆冷水。

他屁滚尿流地抬手去按关门键,但是心下却明白来不及了。

完了完了,这下可真是要命了。

人面犬那张狰狞可怖的面孔近在咫尺,老梁两眼一翻,差点就要给自己念往生咒了。

谁料眼前忽然白光一闪,刺眼的强光在黑暗中迸射开来,毫无防备地穿透墨镜闪到了他仅剩的一只独眼。

几乎是在同一瞬间,外面的怪物也痛苦地嚎叫了起来。

“关门!!!”

老梁听见谢行吟在喊,也顾不上看按到的是哪个楼层,噼里啪啦一通乱按,反正先离开这该死的地方再说。

电梯门再度合拢,终于缓缓运行起来。老梁重新睁开有些刺痛的眼睛。

原来刚才是谢行吟忽然打开了手电光,直接调到了最大的功率。

犬类的眼睛保留着夜行动物的特点,暗视力非常敏锐,在黑暗中瞳孔会张开到极大,因而瞬间的强光对它的伤害也就远超人类。

刚才的手电光那一下子的伤害对它而堪比闪光弹,直接把它双眼闪到爆盲,他们这才得以虎口脱生。

老梁暗自庆幸,要不是这小子机灵,估计他们现在已经凉透了。

电梯缓缓下行,小陆垂着眼眸,不动声色地把已然出鞘的锋利匕首又塞了回去。

还有些惊魂未定的老梁靠在电梯箱上,“哎呦”“哎呦”地无病呻吟着。

电梯下行到十一楼。出了电梯厢,谢行吟累得直接往地上一坐,老梁则是瘫在地上完全站不起来了,手脚并用地才从电梯里爬了出来。

电梯的位置停留在11层没动,人面犬没有再追下来。谢行吟顺手把安全通道的门先锁了。

他隐约摸到了一点人面犬的行动规律。

人面犬在这一层楼活动应该是有什么限制,不能随便下来大开杀戒,只能趁着门禁以后跑过来偷尸体吃。

要不然以它的凶残程度,他们早死光了。

“你们看见通道里那只女鬼了吗?”谢行吟抬头问老梁和小陆。

两人都连连摇头。

“没有?”

“哪里有女鬼?”

于是谢行吟把刚才遇见女鬼的事情和他们一说,老梁随即一拍脑袋。

“所以门口的镇宅符不是对付那只人面犬的,是用来对付女鬼的!哎呀呀我就说嘛,人面犬一开始又不在里边,我的罗盘为什么会转起来?现在想来是因为墙里那只女鬼了。”

谢行吟点头:“那你们觉得,那个女鬼又是谁?”

老梁想了想:“惨死的公寓住户的鬼魂?”

“这么说也没错,但这个住户是谁,有没有可能是惠子?毕竟1404是她的房间。”谢行吟说。

老梁抓了抓头皮:“可是那老头给咱们的资料里没说惠子死了呀?”

“也没说她活着。”小陆插着手站在旁边,挤兑了他一句。

老梁这会儿心态有点炸:“嘿,说正事呢!我说你这小兔崽子老挤兑我干什么!我是欠你钱了还是勾引你老婆了啊?!什么毛病啊啊啊?”

小陆垂眸瞥了一眼正托着下巴走神的谢行吟,别过脸去没说话。

老梁注意到他这个挑衅的神情,一愣,撸起袖子就要爬起来:“嘿……”

但是他刚才被吓得不轻,脚一滑又跌坐了回去,屁股差点摔成两半。

他们在走廊里的动静很快惊动了其他人,房间里走出来几个人。谢行吟没看到贾鸣和彪哥他们,一个短发女生询问他们干什么去了,说是贾鸣他们一早起来就在找他们。

原来这么一番折腾,已经快十点了。

第一次正面遇上人面犬,确认了怪物的存在,三人还有点惊魂未定。

“说来话长,你们先别去十四楼了。”谢行吟简单把遇到人面犬的事说了,其他人也都有点害怕。

“人面犬现在没跟下来,但是安全起见我先把楼梯通道关了。以防万一,以后谁都不要独自上楼。”

彪哥他们一早就下楼去了,这会儿疲惫地上来。

他们去了一趟管理室,找到了叮叮当当一大串钥匙,以后开门不用费劲撬锁了。

谢行吟本来想去看看黎薇怎么样,却发现房门锁上了,和她同住的短发女生正在她两个高中生同伴的房间里坐着。

谢行吟礼貌地敲了一会儿门,门打开了。

“谢哥。”黎薇的脸色还是不好看,五官比先前僵硬许多,勉强挤出一点笑意。“不好意思,我不小心睡太久了。”

看着日渐消瘦的黎薇,谢行吟忍不住在心里叹气。再这样高烧下去,恐怕离死也不远了。

他们必须抓紧时间。

谢行吟轻轻带上了房门,拉着老梁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小陆正站在窗边,不知道往外看什么。

谢行吟在床沿上坐下来,想起他一如既往的淡定神情和老梁屁滚尿流的模样,有点发笑:

“小陆,你一点都不害怕吗?”

小陆默默地走到床边来坐下,一只手覆到了谢行吟手背上,薄唇轻抿只说了一个字:

“怕。”

“……”

这小子到底哪里有害怕的样子。

谢行吟摇头,捏了捏他微凉的手。

“……我算是知道了,1404墙上地上那些血,八成都是人面犬吃人的时候弄出来的。”

而且看这出血量,上一个进来的闯关队伍怕是团灭了。

“老侦探说让我们调查人面犬事件。我们已经见过人面犬,任务并没有结束。”谢行吟若有所思,“所以找到它以后,接下来我们还要干什么?”

“可能是杀了它。”

小陆垂着眼眸,随即他又补充说:“但是也不一定。”

谢行吟沉默片刻:“那如果任务不是我们杀了它,我们杀错了会怎么样?”

“杀错了我们就完不成任务了,全都得死。”老梁说。

谢行吟沉吟说:“所以那个老头是在跟我玩文字游戏,他说的是调查人面犬事件,从没说过要杀它,也没说过我们需要调查到什么程度。”

“那我们还不能杀它。也不能让其他人杀它。”

快到中午的时候,贾鸣回来了。

一看见谢行吟,他就毫不客气地问:“你们早上鬼鬼祟祟干什么去了?”

谢行吟对他“鬼鬼祟祟”这个形容词颇有微词,但还是对他说了遇见人面犬的事,还有自己的一部分推测。

毕竟他们这群人里,贾鸣是有经验的。

贾鸣的安全和他没多大关系,但如果他抢先杀死了人面犬那就麻烦了。

“你们在哪里遇到人面犬的?”贾鸣目光一睨。。

“1404。”存于警惕,谢行吟没告诉他暗道和阁楼的事情。

但哪怕有老梁作证,贾鸣看上去依然不太相信。

“我去过1404房间三次,没看到任何问题。”这语气显然是不信的。

“好心提醒你,你有什么好不信的?”老梁暴跳说。

“道长,我可以相信你,但我不太相信他。”贾鸣说话毫不留情面,“谁知道妖魔鬼怪是不是他引来的。”

谢行吟懒得争论,只给了他一个看傻逼的眼神,扭头走了。

反正他已经提醒过,仁至义尽了。

谢行吟回到房间里,老梁还跟在他屁 股后面叽叽歪歪地问:“我还是没明白为什么要把逃生通道锁了?”

谢行吟才说:“当然不只是防止人面犬下楼,通过电梯楼层还可以监控其他人的动向。”

“你……”老梁张了张嘴。

谢行吟点头:“其实我有点怀疑某个人。”

“贾鸣吗?”见谢行吟没有回答,老梁自顾自地说,“那我帮你盯着他一点。”

等老梁离开以后,谢行吟拿了个枕头靠着,正打算睡一会儿,忽然看见小陆拿着酒精走过来,不由分说把他拉到床沿上。

小陆伸手把他的裤管撩起来,谢行吟这才想起自己爬行的时候,膝盖磨破了。

小陆拿酒精给他消毒,动作很轻,然后从衣服上撕了条干净的布给他包上。

那熟练的架势就像是经常给自己包扎伤口的特种士兵。

只是一些不太严重的皮外擦伤,谢行吟没把它当回事。小陆很快帮他弄完,然后闷声不响地一头栽到他怀里。

谢行吟哭笑不得。

这孩子像是后知后觉地被吓到了,一直把脑袋埋在他颈间,不肯出来。

谢行吟由着小陆坐在他腿上,一边揉着他柔软的头发安慰他,一边把惠子的日记本拿出来看。

黎薇的身体状况不妙,他迫切地想找到真正的任务是什么。

老侦探给的那一堆资料他全看过了,其中最可疑的就是惠子自杀时的照片,但是那张照片莫名其妙被截去了大半,已经看不出多少线索了。

谢行吟打开了手里老旧的日记本。日记本是用羊皮封面包着的,粗糙的纸页微微泛黄卷起,扉页写着日记本的主人的名字。

谢行吟仔细地翻看起来。

日记中,惠子用娟秀的字迹叙述了她的经历,一五一十地讲述了这件事的始末。

记录的字数很多,但是真正有用的内容有限。

一连三个月没有交出能吸引眼球的新闻稿,惠子面临着被报社辞退的危险。

当她看见住在隔壁的残疾小女孩趴在地上和她的狗玩耍,亲如一人,惠子灵光乍现编出了一个人面犬的故事。

起初她是忐忑不安的,但是当这个劲爆的新闻成功吸引了大众的眼球,她作为“人面犬的第一个目击者”获得了越来越多的关注。这条新闻也拯救了濒临破产的忘川报社,报社不仅没有辞退惠子,很快还给她加了薪。

但是从某一天起,事态往一发不可收拾的方向发展了。又有人自称目击到了人面犬。

随后是第二个,第三个。

越来越多的人自称遇到了人面犬。惠子开始害怕了,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笔下的故事成真了。

发展到最后,惠子不堪心理压力,割腕自杀了。

日记到此中断了。后来的事情他们也知道了,惠子自杀了。

谢行吟轻轻用指腹刮过纸页边缘,感觉缺了点什么。

惠子的故事听起来很离谱,又有点讽刺。毕竟假新闻缔造者名利双收,甚至获得普利策奖也不是新鲜事了。

惠子说有关人面犬的这一切传闻都是自己胡乱编造的,为了博眼球。

至于后来人面犬真的出现了,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谢行吟皱眉。

真是很耸人听闻的一个解释,挑不出什么破绽但是又很奇怪。惠子撒谎了吗?

人面犬的的确确是存在的,他们已经见过了。

谢行吟本以为这会是一个重要线索,但是这条线索似乎又中断了。

傍晚的时候,小陆悠悠转睡醒了。

谢行吟烧水煮了泡面给他吃,自己坐在床边啃压缩饼干,顺手拿起小陆的魔方把玩。

小陆好像很宝贝这玩意儿,但是谢行吟到现在也不知道这种六面同色的魔方是怎么玩的。

他猜测多半是把上面纹路拼成图案,但是转来转去也没弄出名堂来。

果然挺难的。

玩了一会儿,谢行吟把魔方一丢,颇有些挫败地仰面躺在床上。

这时候,门口传来了敲门声。

谢行吟爬起来开门,外面站着的是和黎薇同房间的那个短发女高中生,名字叫做小岩。

小岩看上去慌慌张张的,拖鞋都穿反了。谢行吟看了一眼走廊外,把惊魂未定的小岩拉进来,低声问她:“出什么事了?”

“谢哥,我有一个发现。说、说了你别害怕。”小岩的胳膊在抖,话都说不利索了,实际上害怕的人分明是她自己。

她哭丧着脸,递过来一张旧报纸。

是3月8日版的《忘川日报》。

谢行吟接过来,一眼就看见了右下角那张熟悉的面孔。

那是一栏讣告,标题是一行冷冰冰的黑体字。

“沉痛哀悼:忘川侦探事务所,野田老侦探因电梯事故意外逝世!”

讣告栏里印着的照片赫然就是侦探社里的那个老头。

谢行吟感觉到自己的心猛地沉了一下,像是坠入了冷暗的湖底。

老侦探已经死了,那么把他们带进忘川公寓里的老头是谁?

推荐热门小说审判日[无限],本站提供审判日[无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审判日[无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11章 女人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帝皇书 诛天图 论救错反派的下场 亵渎 默脉 大王饶命 穿成万人迷的双胞胎哥哥 你杀青了 横滨芳心欺诈师 红白玫瑰在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