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人脸

上一章:第9章 线索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谢行吟忽然想起昨晚贾鸣是最后一个回来的,行迹鬼祟。

他衣服上沾的那一抹红油漆难道是这个吗?

“哥哥,你觉得那个梯子是干什么用的?”小陆抱着胳膊,忽然开口说。

眼前放了个这么大的梯子,肯定不可能是当摆设的。

谢行吟下意识地抬头。这个地方狭窄压抑得像是个方形的旧棺材,把他们全埋在了里面。天花板只有两米多高,谢行吟一抬手就能摸到。

他试探着沿墙角摸索了一会儿,果然发现墙角有一块天花板是松动的。

伸手一敲,木板后传来脆生生的回音。

“这里。”谢行吟小心翼翼地把那块隔板拆下,天花板上扑漱漱地落下来点灰。

白色的天花板上露出来一个正方形的洞,通往上面的阁楼。

谢行吟把小陆往后拉了一些,自己上前两步,用手电往阁楼里照了一下。里面依然是漆黑一片,照明的可见范围很有限。

谢行吟把墙角梯子搬了过来,让小陆替他扶住。

“我先上去看看,你在下面帮我扶住梯子。”

那架木梯相当破旧,踩上去“嘎吱嘎吱”地响。谢行吟把手电筒咬在嘴里,小心翼翼地往上爬。

油漆粘腻的手感有点恶心,谢行吟尽可能地忽略了它。

阁楼里光线黑得伸手不见五指。谢行吟叼着手电,顺着梯子小心地往里面探进上半身。

刚一偏头,谢行吟心脏猛地一沉。

他看见了一张惨白的脸,就在离他不到十公分的地方,几乎鼻尖挨着鼻尖了。

谢行吟被这突如其来的恐怖画面吓了一跳,抓着梯子的手一抖差点就松开了。

那是一个死人的脑袋,怨毒的眼睛目眦欲裂地瞪着他。

谢行吟在心底“卧槽”了一声。

这狗日的公寓。就没点阳间的东西。

好在这种视觉冲击的恐吓感很短暂,顶多能达到“吓人一跳”的效果。

回过神来的谢行吟意识到那只是一个不会动的死人脑袋,松了口气。

他用手电照了照,感觉这张脸很眼熟。

不是一般的眼熟。头顶狂放的发型,似乎在呐喊着“舍我其谁”。

谢行吟听见自己的声音有点沉:“找到鸡冠头的尸体了。”

不知道是谁把它弄到这里来的,还特意把脑袋对着洞口摆放,就像是早知道有人会上来一样。

谢行吟被这浓浓的恶意感弄得很不舒服。

抛开暂时连个影子都没见到过的人面犬不说,谢行吟脑内浮现出的第一个人还是贾鸣。如果贾鸣昨天就已经进过这个密室,那他究竟隐瞒了什么?

谢行吟明明让小陆待在下面等着他,没想到转头发现小陆已经上来了。谢行吟总不能再赶他下去,于是朝他招招手,让他过来自己这边。

鸡冠头的尸体暴露在空气里太久,味道味道有点难闻。谢行吟用袖口捂着鼻子,用手电筒照了照周围,发现顶层阁楼的空间挺大,几乎有三四百平米。

阴森森的没有窗户,昏暗潮湿,弥漫着一股常年见不到阳光的霉味。

整个阁楼里没有隔离墙,只靠承重墙和寥寥几根柱子支撑着,一览无余的空旷。

这偌大的阁楼上乱七八糟地堆着好多家具,甚至还有冰柜和厨房,看起来都很陈旧了,墙角的破衣柜门摇摇欲坠,床上的被子乱糟糟的堆叠在一块儿。

手电光扫过窗边,谢行吟打眼看到一团毛发,再仔细一看,原来床上丢着一顶假发。

谢行吟越看越觉得不妙,这里的一切似乎都在印证着这里近期还有人住。

他们最好快点离开。

“老谢,老谢?”楼下传来梁辛的喊声,随后是踏上扶梯的声音。

这老梁骨子里也是个怂包,一个人待在外面满是血迹的房间里瘆得慌,干脆也钻进来找他们了。

谢行吟应了一声,很快老梁也上来了。

他刚一爬上来,被鸡冠头的脑袋吓地差点跳起来,一屁股坐在地上乱叫。

谢行吟不理睬他的大惊小怪,从衣柜里扯了一破块床单,把鸡冠头的尸体包了起来。

在空气中暴露了两天的尸体的状态着实不太好看。谢行吟非要执着于把它带回去,倒不完全是因为同情。

如果人面犬真的吃人,而这全封闭的公寓里又没有别的活物,它还会出来攻击人。

用鸡冠头的尸体当诱饵,比活人合适多了。

谢行吟让梁辛去入口处望着风,自己和小陆半跪在地上,把鸡冠头的尸体严严实实地打了包。正要扛起来的时候,忽然看见梁辛神情异样地回来了。

“老梁,怎么了?”谢行吟用唇语问他。

梁辛面色慌张,指了指他们脚下。

阁楼里很安静,屏息凝视听见了什么东西拖动的声音。是从他们脚下传来的。他们三个人都在这儿,那楼下的是谁。

谢行吟心头一跳,当即灭了手电光,警觉地盯着梯子的方向,攥着小陆的手后退了半步。而老梁两条小腿已经抖得跟筛糠似的,快要站不住了。

手电光一灭,整个封闭的阁楼重新陷入了黑暗,只剩下一盏小窗里透进来的惨白月光。

三人慢慢往角落退去。那拖动声依然没有停止,在黑暗中听起来越发清晰了。只听闻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最后在墙角的梯子处戛然而止。

楼下安静了片刻,不知道对方是否发现了异常。

人类对未知的事物总是充满恐惧,谢行吟不知道来的那是什么东西,下意识地就想躲起来。

可阁楼里可以躲藏的地方很有限,偌大的阁楼里,能藏得住他们三个大活人的地方只有衣柜和床底。

谢行吟没怎么犹豫就选择了衣柜。一来衣柜里比床底干净些,二来也有个遮挡。

谢行吟把小陆推进衣柜,自己也轻手轻脚地钻了进去,顺手把腿脚发软的老梁拽了进来。

狭窄的衣柜里有股潮湿的味道。谢行吟把脚下潮湿的衣物都踢到了一边,腾出一片空地。

但是很快,他意识到了躲到衣柜里绝不是个好主意。

这破柜门关不紧,并且还给人一种随时都会掉下来的感觉。谢行吟只好和老梁一人一边,用手拉住了那两扇破柜门。

“咚咚咚——”脚步声重新响起。

谢行吟绷紧了脊背靠着衣柜的木板,屏住了呼吸。

有东西顺着梯子上来了。

轮廓模糊的毛月亮镶嵌在狭小的窗里,白光冷冷地打在地上,像是医院停尸房里的消毒灯。

谢行吟透过缝隙悄悄往外看。借着月光,他看见一只白色的手探了上来,五指根根分明。

白影一闪而过。

片刻后,有什么东西踏上了阁楼。

谢行吟看过资料,这公寓是二三十年建的,有些陈旧了。阁楼的木板不太结实,稍微重一些的东西踏上去就会颤抖着嘎吱作响。

漆黑的衣柜里,谢行吟感觉小陆往他身上靠了一点。

十二三岁的男孩身量已然不矮,超过了谢行吟的肩膀。谢行吟怕他害怕叫出声,一只手拉着柜门,另一只手轻轻捂着他的嘴。小陆乖乖地让他捂着,谢行吟总感觉他好像牵动了一下嘴角偷笑了。

阁楼上的脚步声不停,从梯子那边缓缓靠近,一路挪到了床边,然后停了下来。

谢行吟抹了把冷汗。

还好还好,他们这会儿不是躲在床底。

床边传来窸窸窣窣的杂音,那东西在床底摸索了一阵,没有找到目标,又悻悻地离开了。

谢行吟听到它转而往鸡冠头尸体的方向去了。脚步声一路走到鸡冠头尸体的位置,绕着尸体转了几圈,大概是发现尸体被人动过,怪声嚎叫了起来。

它的叫声实在难听,像哭又像笑,让人毛骨悚然。谢行吟听得牙根发酸冷汗直冒,忍不住想用手去捂耳朵。

怪物像是知道有闯入者,绕着偌大的阁楼转悠了起来。

鸡冠头身首分离的尸体还丢在地上,死了两天的尸体腥膻味很重,很好地掩盖住了他们留下的活人气息。

那怪物就像个瞎子一样在房间里,好几次路过衣柜门前,转来转去什么都没发现,最后又重新回到了鸡冠头的尸体前。

听他走远,藏在柜子里的三个人皆是松了口气。

老梁紧张得脸色发青,仰着脖子喘气,额角和鼻尖上挂满了汗珠。他刚喘了口气,却不知道听见了什么,脸色又白了下来。

黑暗中传来令人汗毛倒立的咀嚼声音,像是在嚼什么酥脆美味的东西。谢行吟听得出那是利齿在啃咬骨骼。

它在吃东西。

不用说也知道它吃的是什么了。

谢行吟脸上的肌肉都抽搐了一下。

怪物在外面吸髓吃肉,他们三个大活人就躲在离它不足五米的衣柜里。

窗外的光正好打在那怪物身上,谢行吟透过门缝往外看,正好能看清地上趴着的东西。

那怪物浑身长满了毛,正趴在鸡冠头的尸体上大快朵颐。它的体型四肢都和人极为相似,姿态却像只动物,看着挺惊悚。

等它抬起头,谢行吟看见它的脸,心脏猛地一紧。那东西长了一张人脸。

它全身上下只有那张脸上没有长毛,面部扁平完全不似犬类,潜藏在黑暗中的五官看起来很模糊。

确确实实是一张人的脸。这多半就是他们要找的人面犬了。

谢行吟五官微微扭曲了一下。

他不知道在哪本心理学杂志上读到过,由于恐怖谷效应的存在,这个似人非人的生物会给人带来强烈的恐惧感。就像害怕做得太像人的洋娃娃一样,这种恐惧是刻在基因里的。人的潜意识里会把它看做类似于病态的同类,恐惧并且远离危险。

有了唯物主义的光环笼罩,谢行吟倒是没那么害怕了。但怪物的威胁是实打实存在的,怎么逃出去还是个大问题。

他估量了一下,那东西吃人,就凭他们三个手无寸铁的弱鸡,现在跑出去马上就可以立地成佛了。

舍身喂狗,大无畏精神堪比释迦摩尼割肉喂鹰。

于是三人大气都不敢出,绷紧了脊背贴着衣柜生怕发出声音。

谢行吟转念一想,他们进来的时候人面犬不在。既然它也不是时时刻刻都在这里的,等它吃完了东西应该会离开,他们就可以趁机溜走了。

他心里把算盘打得噼啪响,听着外面咀嚼的声音也慢了下来。人面犬像是快吃饱了,啃咬的怪声也轻了不少。

衣柜掩护了他们活人的气息,怪物完全没有理会他们,把鸡冠头的尸体啃得一干二净,还意犹未尽地伸出猩红的长舌舔了舔嘴唇。

等它终于吃饱了,四脚支楞着站起身来,像是要走,谢行吟紧绷了大半天的心弦终于松了一点。

然而就在这时候,他听见身侧吓到几近瘫痪的老梁忽然倒吸了一口气。

谢行吟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就听见身侧很近的地方传来一声嘹亮的屁声。

“噗——”的一下子在昏暗寂静的空气中炸开来。

推荐热门小说审判日[无限],本站提供审判日[无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审判日[无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9章 线索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RUIN逆战,光源圣辉 乡村首富 国师穿成豪门贵公子 反派摄政王佛系之后[穿书] 养了千年的龙蛋终于破壳了 图灵禁区 机械神皇 冒牌货 无上圣王 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