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死者

上一章:第7章 大凶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

谢行吟俯身的动作一僵,和墙里的那双眼睛对视了几秒钟。

怪不得推不动。

“那是什么!”

背后探头凑热闹的人也看清了墙后的东西,纷纷惊叫起来。

墙上的洞在谢行吟腰部稍稍偏上的高度,他能想象得出里面人的姿势。可能是蹲着,也可能是趴着,反正肯定不是好好站着的。

倒是挺符合人面犬这个描述。

不过谢行吟很快就否定了这个想法。

他注意到墙里这双眼睛瞳孔涣散灰败,一瞬不瞬,眼皮已经溃烂光了——显然是属于死人的。

“没事,继续凿吧。只是个死人。”谢行吟说。

“什么叫只是个死人。”彪哥像是怂了,他虽然从小架没少打祸没少惹,但是从没干过闹出人命的事来,没想到第一次进塔就接二连三地遇到了这些要命的东西。“要不你先别拆墙了,谁知道这是不是僵尸啊?”

谢行吟还真的检查了一下,顺着他的话说了句:“没长毛,不是僵尸。”

他试着把周边的墙砖清理了,拆出来一个勉强能让人躬身钻进去的大洞。

而墙内那具尸体的真面目也随之露了出来,是具有些风干的女尸,穿着一身再普通不过的居家服,皮肤灰败发青。

看起来是这家的女主人。

其他人用衣服捂着鼻子把女尸从墙里边拖了出来。

等看清楚女尸的样子以后,彪哥怂怂地“嘶”了一声。“我、我的妈呀——”

“什么,这是你妈?”老梁好奇地凑过来看了一眼,被恼羞成怒地一巴掌拍了回去。

谢行吟打开了从衣柜里找到的便携式手电筒,透过墙洞观察房间内部的格局。听到争执声声,他也回过头来看。

女尸被平放在地面上,几个年轻女孩子已经躲到远处去了,用衣袖捂着嘴像是要吐了。

大家仔细一检查,发现了女尸有些异常——她的手脚自腕处齐齐切断,露出森森的白骨。失去了手掌和脚掌的她无法直立行走,所以只能用前臂和小腿像犬类一样贴着地,用前臂和膝盖爬行。

他们背后的房间里一片昏暗,静悄悄的。

谢行吟站在门口,用手电筒往里四处照了一会儿。外面的人听见他“啊”了一声。

“还不止一具。”

谢行吟照了一圈没发现异常,于是率先猫着腰钻了进去。贾鸣跟在他身后进来了。

房间里面积了厚厚的灰尘,干燥的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淡淡陈年腐臭味。灰绿色的窗帘紧紧地拉着,整个房间一丝光线都透不进来,昏暗惨淡。

“你看。”谢行吟把照明灯光照着门口的地方,示意他往那边看。门口的一整面墙被砖砌死了,筑成了一堵结实的水泥砖墙,他们刚才就是打破那堵砖墙进来的。

在水泥墙边的角落里,跌坐着一具体型稍小的尸体,皮肤青绿发灰,两个眼眶里只剩下眼白,用活人不可能做到的姿势歪歪扭扭地耷拉着脑袋,也已经死透了。和女尸一样,原本应该有手脚掌的地方也是空空荡荡,像是被什么东西整齐地切断了。

房间的墙角处散落着一些食品包装袋和空罐头,除此之外再没有半点食物。

“不是说忘川公寓的住户全都搬出去了吗?”谢行吟皱眉。很显然屋里这两具脱相的尸体极有可能是被困在墙里,活活饿死的。

他们用袖子捂着口鼻,防止被飘散的灰尘呛到,然后在房间里搜寻起来。

屋里的光线很暗,谢行吟发现顶灯已经坏了,于是去拉开窗帘。

但是落满了灰尘的窗帘一拉开,赫然露出来的却不是想象中的玻璃窗——那竟然是一个已经被水泥砖封死了的窗口,水泥砖上还印着半个模糊不清的血手印。

谢行吟静默地看了片刻,重新把窗帘拉上了。

怪不得房间里一丝光亮都没有。非常简单粗暴封死了门窗,凶手甚至都不需要采用什么侦探小说中的密室杀人手法,只要等着里面的人在食水耗尽活活饿死就够了。

手法相当残忍。

屋里死在墙边的一大一小两具尸体,应该就是住在这间公寓里的母子俩。尸体上没有明显的伤痕和血迹,也没看见明显的打斗痕迹,临死前都趴在墙边,形容枯槁瘦得脱相,已经虚弱得站不住但依然瞪大眼睛扒着墙砖想要逃出去。

趁着贾鸣进卫生间去的空隙,谢行吟悄悄从口袋里摸出了那枚镜片,里里外外照了一圈。房间里很干净,没看见血迹。

卫生间里一无所获,彪哥抖抖嗖嗖地跑进来,和谢行吟分享他得到的线索。“我们发现女尸口袋有一部没电的手机。”

谢行吟接过他递来的手机。那是一部老式的按键手机,近些年市面上根本看不到了。

这让他们眉间愁云更甚了。

“一个带着孩子的成年女人,身上有手机,真的这么容易被困死吗?”

再不济,难道没有邻居发现他们失踪了吗?

“我也是这么想的。”贾鸣不知什么时候从卫生间出来了,赞许道,“这不像是简单的人为报复。”

“把其他房间也砸开来看看吧。”谢行吟说。

彪哥很快出去了。剩下两人在房间里仔细翻找了一圈,没发现能用得上生活用品。大衣柜里倒是还有些衣物,但是死人的衣物他们也不敢穿。

谢行吟注意到鞋柜里整整齐齐地摆放着几双鞋,是属于那对母子的。

显然,他们并不是一开始就没有手脚的。他们临死之前究竟遭遇了什么?

他们搜索了一圈,依然没什么头绪。

唯一有价值的是在床边找到的一本日记本,像是女主人在精神狂乱的状态下写的。

“听说昨晚住在十一楼的小怪胎死了。死得好,上次澄澄被她吓得哭了一整晚。”

“公寓里又有孩子失踪了,今天上楼的时候看见忘川侦探所的野田先生也来了。怎么搞的,这已经是第五个了。”

“最近压力太大失眠了,每晚都听见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抓我家的门。过几天找心理医生看看。”

“她回来了,她真的回来了……我看到她了……她会报复我们吗……”

“出不去了,出不去了……救命!快放我们出去!!我们不是怪物!我们不是怪物!!!”

写到后来,那字迹狂乱得几乎要从纸页上飞出来,似乎是在精神极端崩溃的状态下写成的。但是某一天,日记上的记录戛然而止了。

日记本的主人失去了双手,没法再记录了。

谢行吟看向倒在墙角的孩童尸体,叹了口气。

“啧,什么深仇大恨。”谢行吟叹气说。

屋里的光线很暗,他把日记本放进了包里,打算出去再看。

那个小男孩的尸体大概就是女人的儿子澄澄。

想必被封死在房间里,他们绝望地扒着墙想出去,可是没手没脚的连抡东西砸墙的能力也没有。

小陆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进来的,蹲在墙边,盯着地上的尸体看。谢行吟用手捂住他的眼睛,带着他出去了。

他们又如法炮制地砸开了相邻的两个房间,房间里面的情况基本上都差不多,死在被砖墙堵住的门边。除了这对母子,公寓的单身住户更多,独自被活活困死的时候不知道有多绝望。

这并不是老梁说的那种砌墙镇邪。忘川公寓里的住户并没有搬走,全都是活活被封死在里面的。

怪不得没人能帮忙了,因为这座公寓里的所有人都被困住了。

想到一墙之隔就是这些,貂皮大衣扶着她老公剧烈地干呕起来。

贾鸣显得有点丧气:“什么时候是个头啊,这里少说有个六七百房间,一天敲一百面砖墙,挨个敲开看看里面有没有人面犬?”

“人面犬也未必就在房间里面。”谢行吟说。

一整个早上都在撬锁砸墙,体力消耗不小。彪哥已经脱了外套,只穿着件汗衫,抬手一抹额头上的汗:“太累了,都歇会儿吧。”

谢行吟看向窗外:“行,先休息一下,其他的事下午再说。”

众人蹲在走廊上吃泡面。对着女尸吃泡面真不是件愉快的事,彪哥让小弟把它弄回了原本的房间里。

谢行吟独自走到窗口,往楼下看。

外面是那条叫忘川路的商业街。天依然没有亮,路上看不见行人,不远处是乌压压的群山遮挡,再远就看不清了。

“下午我们去楼上看看。”吃完饭以后,谢行吟把泡面桶收了,“我想去发现人面犬的女记者房间看一眼。”

午饭后,谢行吟从贾鸣手里把资料拿了过来。

老头给的文件夹里的线索很繁杂,除了真正的有效信息之外,其中还有大量无用的干扰信息需要他们自己分辨。

看着面前厚厚的一叠A4纸,谢行吟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被一张配图吸引了。

资料里竟然配了一张惠子自杀现场的血腥配图,他潜意识里认为这张照片里一定有什么重要线索。

谢行吟仔细地盯着这张照片看,照片里的只拍出了惠子的半身,从胯部到脖子的一段,没露脸。惠子穿着很普通的格纹裙子,割了腕,血流了满地。

盯着这张图看了一会儿,谢行吟觉得她手上似乎握着什么东西。但是资料里的黑白照片有点难分辨,他勉强看出了那是几枚硬币之类的东西,其中有一枚从手里掉了出来。

被血染红的硬币上依稀能辨认出印着戴橄榄枝的男人头像,应该是某种外国纪念币。

“这谁?亚,亚里什么多德?”彪哥凑过来说。

“凯撒。”

谢行吟盯着图上的硬币看。

凯撒是罗马共和国时期的独裁者。但凯撒和人面犬又能有什么联系?

黎薇在房间里躺了一上午,情况依然没有好转多少。温度计一测,高烧到39度了。

照顾她的高中生姑娘们喂她喝了点水,勉强吃了点压缩饼干。

“留下点人照顾她,其余的人下午去其他楼层找找线索吧。”谢行吟说。

但是黎薇却拒绝了。

“不用管我。”她病得很重,说话间直喘气,“我把门反锁上就行了,房间里很安全。你们快去找线索吧。”

谢行吟看着脸色苍白的黎薇,点点头。他们在塔里根本找不到有效的救治方法,如果黎薇再不退烧,拖过七天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命出去了。

如果能尽快完成任务,带她出去找娜塔利治病或许还有得救。

“我找到了几包感冒灵冲剂。”贾鸣从一面新凿开的砖墙后走出来,压低声音对其他人说,“得再找找药,不单是为了那个女孩。这地方环境不好,也没多少有营养的食物,难保其他人不会生病。”

高中生们留在房间里照顾黎薇,翻看老侦探给的资料。彪哥和小弟留在这里砸墙找药,贾鸣、老梁还有谢行吟合计之后,决定分头找线索。

“根据我之前进塔的经验来看,白天鬼怪随意伤人的几率不大,我们得抓紧时间快去快回。”贾鸣说,“我想去一楼看看,你们自便吧。”

谢行吟打算上楼去惠子的房间看看。小陆也跟着他来了。

电梯上行到十四楼,停了下来。

十四楼是整所公寓的顶层,楼层高度还不到两米,站在走廊里有种莫名的压抑感。

如果谢行吟长得再高一些就要磕到头了。

除了楼层低一些,这一层的布局和其他楼层无异。他们很快找到了位于走廊中段的1404房间。

但是一看见1404房间的门,谢行吟表情顿时难看了起来,看这扇门的眼神就像是看见了封印僵尸的棺材板。

这扇房门看上去和其他房间没有分毫差别,但是眼前这扇1404的门上却贴了一张黄底红字的符纸。

谢行吟当然看不懂意思那些鬼画符的意思,但是符咒无非就是用于辟邪镇压之类的,直觉知道不是好事。殷红的朱砂掺黑狗血画成的符号格外刺目,像是在警告着活人勿入。

更离奇的是,谢行吟还注意到了一个细节。眼前这扇门的合页也是红锈斑驳,但是轴承却崭新锃亮。说明这门经常被开合。

“这扇门没生锈,难道近期还有人在用?”

谢行吟试图用说话的声音来打破空气中诡秘的气氛。

“谁知道是人是鬼。”小陆眨眨眼睛说。

少年天真的语气让气氛更加怪异了。

谢行吟无奈地站了起来,对小陆说:“你后退一点。”

会开锁的老梁没跟上来,谢行吟正准备暴力破开时,小陆已经抢先一步上前上去了。他手里拿着的铁丝也不知道是不是老梁那儿抢来的。

“你还会开锁?”谢行吟好奇道。

小陆“嗯”了一声。谢行吟没看清他是怎么做的,只听门锁“咔哒”一声响,还真的打开了。

谢行吟本以为打开门又会看见面一模一样的砖墙,然而不是。

这扇门里没有砌墙,整个房间的布局一览无余地呈现在了他们面前。整个房间的地板一尘不染的,静谧干净得像是还有人在住。”

忘川公寓里房间的规格都是一模一样的,狭小的房间一眼就能望到头。

这里既没有人,也没有尸体。

谢行吟拉开卫生间的门看了一眼,也只有简单的马桶和洗手台。

“怎么连张床都没有?”他奇怪道。

靠着墙的位置有个一米高的小书柜,书柜上空空荡荡的连灰尘也没有,只摆了几沓《忘川日报》。

谢行吟翻了翻,报纸按日期叠放的很整齐,几乎每一天的报纸都有,但是唯独缺了5月2日版的。

5月2日,好像是惠子自杀的第二天。

谢行吟拿着报纸,脸色凝重。他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资料里说惠子自杀未遂,原本以为她和其他住户一起搬出去了。现在其他住户都死在楼下,那惠子她人在哪里?老侦探给的那些资料里根本没有介绍惠子的去向。

在书架底层有几个抽屉,谢行吟连续打开了三个空抽屉后,在第四个抽屉里发现了一个日记本。

是那种老式的日记本,古朴的黑色皮质封面,扉页用秀气的小楷写着惠子的名字。

谢行吟顺手翻了几页,发现日记本里的内容却很平常,基本上讲的都是她日常工作的事。他随手把日记本收好,打算回去再仔细研究。

公寓的房间很狭小,区区二十多平米的房间一眼就能望到头,很难藏得下暗室。

不过这里是顶层,谢行吟想到楼上会不会有隔间。

两米多点层高,他直接抬手就能摸到天花板。抱着求证的心态四处敲了敲,谢行吟把整个房间的角角落落检查了个遍,连卫生间顶上都没放过。

然而手感全是实的,不像是有什么阁楼入口。

谢行吟原本以为会在惠子家里找到最关键的线索的,但是没有,有些沮丧。

算了,回头再研究一下惠子日记本,没准会有线索。

临出门前,谢行吟把日记本塞进口袋时,摸到了口袋里老梁的镜片。他把镜片拿出来,不报什么希望的照了一下,却顿时被惊到了。

和之前那些杂乱的房间不同,这个肉眼看上去最干净整洁的1404房间,蓝荧荧血迹流了满地。仔细分辨还可以看出不少拖动和喷溅出来的血迹。

“我的天。”谢行吟忍不住倒抽了口气。

这房间里发生过什么?

推荐热门小说审判日[无限],本站提供审判日[无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审判日[无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7章 大凶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论掰弯学弟的一百种方法 美德的动摇 曾许诺·殇 不灭金身 网王之淡雅纯莲 [综武侠]当琴爹穿越武侠世界 花神(下) 我穿成了女性恋爱向游戏中的路人甲 我的竹马是渣攻 代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