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敲门

上一章:第5章 伤亡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此言一出,其他人脸上顿时都浮现出了警惕的神情。甚至连黎薇也微不可见皱了一下眉,像是在困惑。

谢行吟听出了他语气中的敌意,一愣。“什么意思?”

“我就是在想,什么风能把你们白昼的人吹进这种新手局里?”贾鸣深情复杂地抬头,面对其他人说道,“你们难道不觉得,这次的任务对普通门票副本来说,实在是太难了一些吗。”

他此言一出,队伍里稍微有经验的几个人都面露忌惮。

普通门票的任务大多简单,难度会依据登塔者的实力在一定范围内浮动。

在场有不少人自称是第一次进塔。谢行吟、黎薇、三个女高中生,加上彪哥他们三个,整整八个新人。

剩下的人中,貂皮大衣夫妇自称第二次,老梁、贾鸣的登塔经验也不超过五次,一直在低端副本里徘徊。

在这种条件下,他们不太可能会遇到这种规模的副本。

比起在场这么多人都在撒谎,谁都会更倾向于另一个更简洁的解释——

在场的人里有个大佬级别的玩家。

谢行吟察觉到了贾鸣话里的敌意,反驳说:

“我是第一次进塔,也没有加入过任何公会。”

“但你穿的是白昼公会的衣服。”贾鸣一针见血地说。

此言一出,众人的目光都齐齐看向了谢行吟。

能一己之力让初级副本难度直接封顶,起码是高级玩家以上。

这么一来,穿着白昼公会制服,却是自称第一次进塔的谢行吟就显得尤其可疑了。

谢行吟皱眉。

他原本穿的衣服从禁林里出来时撕裂了,现在身上的衬衣不知道是谁的。很普通的款式,只不过领口的纽扣上有个玫瑰利刃的徽章。谢行吟进来之前留了个心眼把扣子剪了,领口微敞着。

没想到贾鸣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

既然他看出来了,谢行吟只好承认。“我从禁林出来的时候被魔鬼藤缠住了,是白昼的人救了我,衣服是向他们借的。而且如你所说,如果这个公会真的那么很厉害,怎么可能要我这样一无是处的新人?”

听他这么解释,贾鸣脸上却露出了更为疑惑的表情。他上上下下从头到脚仔细打量了谢行吟一番,忽然嗤笑一声。

“好吧,我相信你是新人了。”他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但凡你在这里待得久一点,都不至于扯出白昼那些怪物会救人这种天大的笑话。”

周围其他人也憋不住嗤笑出声,似乎听到了什么很好笑的事。

“好了。我不管你这衣服是哪里来的,偷来的也好,捡来的也罢,别耍花招就行。”贾鸣露出了高深莫测的表情。

其他人虽然对谢行吟的解释将信将疑,但是也没多嘴。

如果是白昼的人,那他们惹不起,如果不是,那他们更没必要管了。

谢行吟也不知道能说什么,他对这个所谓的公会的了解,真的还没有贾鸣他们多。

六个房间这样就算是分配好了。黎薇把额发往耳后捋了了一下。她之前提议和谢行吟一起被拒绝了,有点不甘心,但也没办法。

黎薇看着钥匙,开门的时候忽然说:

“那老头还说不能有空房,咱们来的时候是十三个人,怎么会有屋子空出来,除非……”

她忽然被掐住了喉咙一样说不下去了。

除非他们中间有人死了。

而且老头这么说,证明他很有把握很快就有人会死。

老侦探转身离开前露出的那个诡异的笑容,在脑海中扭曲浮现,显得毛骨悚然起来。

“床头朝北睡死人。”老梁盯着敞开的房门,幽幽地说了一句。

像资料上显示的那样,忘川公寓是一所大型单身公寓,大部分的住户都是单身女性。每个房间都是酒店的单人间大小,带一个独卫,房里只有一张1.5米的单人床和一副桌椅。

床头就像老梁说的那样,朝北。

谢行吟原本不太讲究这些,但横看竖看总觉得怪怪的。这所公寓里的一切规格布局都和正常情况相悖。

位于房门右侧的卫生间大约五平米,没有淋浴间,只有一个简陋的莲蓬头,以及马桶和带镜子的盥洗池。

谢行吟从卫生间里出来的时候,小少年坐在床上摆弄从老梁那里抢来的镜片。

“玩什么呢。”谢行吟看出来那镜片是老梁的了,摇头笑笑。

没想到这孩子还挺皮的。

谢行吟在床头柜里发现了两把便携式手电筒,还在储物柜里找到了食物。里面有一袋子压缩饼干、十几桶泡面和半箱纯净水,甚至还有一小瓶维生素,看不见生产日期,也不知道过期没有。

食水是足够两个人用七天的分量,如果省着吃还能坚持更久一些。谢行吟刚才检查了卫生间的水龙头,水龙头里流出来的水很干净,拿热水壶烧开了就能喝。

有充足水源的情况下,他们在这里多生活几个星期也不是问题。

不过想来可能没有意义了。那老头说七天,他们肯定也就只有七天时间。

谢行吟接了水,插上电水壶的插座。

他看了一眼窗外,雾蒙蒙的黑暗笼罩着整个天空,连星星也没有。

收拾好了房间,谢行吟拉开门打算出去看看,问问老梁知不知道关于那个公会的事情。

一出门,他发现彪哥和贾鸣他们几个都站在走廊上。

“怎么了?”谢行吟问道。

“来,帮把手。”彪哥不知道从那里弄来的一个灭火器瓶子,用它砸着对面房间的门锁,“我们把其他房间的锁砸开看看。”

谢行吟挑了一下眉梢,望着那些紧锁的木门死气沉沉。

“不是要找狗吗,我看外面这些房间神神秘秘地上着锁,肯定有古怪。”

“就是,这里的房门到处都上了锁,它还能躲哪儿去?狗肯定就藏在哪个房间里,咱们快点找出来,早点回家。”

刚刚目睹了鸡冠头被砸死的惨状,谢行吟总觉得这不是好主意。

“现在就砸不太好吧。”谢行吟迟疑着说,“时间也不早了,要不然你们都先回房间去。真有什么想法我们明天再说。”

其他人似乎也觉得有道理,沉吟片刻罢了手。

“行吧,那就先回去休息。大晚上的就算找到了也不方便抓。”

等众人都散了,谢行吟看了一眼走廊尽头。鸡冠头的尸体还在那里,身下的一小滩血迹已经干涸了,在白瓷地板上凝结成黑红的污垢。

虽然和鸡冠头素不相识,但是他的尸体却强烈地提醒着所有人,这是真实的死亡游戏。

违反游戏规则的失败者,鸡冠头就是下场。

谢行吟果真从老梁那里打听到了,高级玩家都会自行组成玩家公会,而白昼公会就是其中最出名的一个。

“厉害归厉害,在游戏里遇到他们绝对不是好事。但是白昼公会的名声一向不太好,尤其是他们的会长。”老梁似乎对此挺避讳,压低声音说,“听说他连自己的父亲都杀了。”

谢行吟心头一凛,老梁却不再说下去了。

“我看谢老弟你挺有胆色的,要是哪天成了高级玩家,别和他们打交道,见了他们的人千万记得绕道走。”

谢行吟再次回房间的时候,水壶已经烧开了,小少年沉默地坐在床头玩魔方,暖色的灯光洒在他身上,微微洗去了几分苍白,多了几分精致和漂亮。

开水沸腾的声音让他想起了家的感觉,谢行吟紧绷的神经放松了一些。他泡了两桶泡面,放在桌上和那小少年一起吃了。

谢行吟一边吃一边思考,今晚开门就是死亡条件。他大概也没那个闲心半夜出门看月亮。

他的视线在不大的房间里扫了一圈,心里却想着:不开门,那开窗行吗。

谢行吟吃过了饭,走到窗边掀开灰绿色的窗帘看了一眼。玻璃外面是防盗窗,铸得相当坚固。

不过即使没有防盗窗,谢行吟也不认为在十一楼高的地方爬窗户是个好主意。

这天晚上,谢行吟简单地洗了把脸以后就坐在床头看着小少年玩魔方,等待宣判一样地等着门禁时间到来。

谢行吟总觉得这孩子身上有种不符合年龄的气质。撇开别的不谈,像他这个年纪的孩子看到死人可不会这么镇定。

但这孩子沉默漂亮还非要黏着自己,让人忍不住想逗逗他。

“为什么跟着我?”谢行吟沉声问他。

小少年低头转着魔方不说话。

“喜欢哥哥?”

小少年点点头。

谢行吟笑起来的样子神采奕奕。他又指指自己:“我看起来像好人?”

小少年又点点头。

“巧了。”谢行吟忽然伸手把他的魔方抢了,抬手放在了他够不到的位置。小少年漆黑漂亮的眼睛看着他,还是不说话。

“我不是好人。”谢行吟说。

看着小少年一副淡然的表情,谢行吟摇摇头。实在太乖了。

“小可怜,你叫什么名字?”

小少年还是不说话。

谢行吟平时话不算多,难为他还能一个人坚持不懈地唠叨这么久:“你姓什么你总该知道吧?”

“姓陆。”哪怕开口了,说的字节还是少得可怜。

“好的,小陆小朋友,”谢行吟笑笑,揉揉他的脑袋,把魔方还给他。

“叫声哥哥,哥哥罩你。”

但是小陆不肯叫,只用漆黑漂亮的眸子望着他,谢行吟也不再坚持。

“我总觉得看你挺眼熟的,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谢行吟问,“……小陆你也是珩城人吗,你家住哪里?”

谢行吟本以为他不会回答,没想到他开口了:“城北公馆。”

谢行吟“咦”了一声:“那怪不得了,我们住一个地方。”

难怪看这孩子眼熟。

这里的时间和外界不同,谢行吟的生存时间倒计时果然停了,墙上挂着的钟却是正常转动着的。

秒针颤动地转着,分针越来越贴近11点。

门禁的时间到,吊灯忽地灭了。

“睡吧。”

谢行吟已经把原本放在房间中央的床推到了墙边,让小陆睡在内侧,以防半夜有什么东西悄悄把他拖走。

他把被子给小陆拉好,问:“你怕不怕?”

小陆摇头。

“那就好。“”谢行吟笑笑,叮嘱他,“怕的话可以抱着哥哥睡。记得,晚上绝对不要开门,也不要一个人起来上厕所,如果有事可以把我叫醒,好吗?”

小陆望着他依然没说话,点了点头。

“砰,砰,砰——”

门口传来了敲门声。

那声音不轻不重,不缓不急。但是有节奏的敲击声在寂静的夜晚听起来格外清晰。

墙上的挂钟指向了凌晨一点。

床上的被子散落在一侧,谢行吟仰面躺在床上睡着了。他睡得毫无防备,完全不知道原本睡在他身侧的小朋友不见了,取而代之地变成了个年轻男人。

那人就像是没听见敲门声一样,非但自己不为所动,还顺手捂住了谢行吟的耳朵。

过了许久都没得到想要的回应,那敲门声像是觉得没趣,终于消失了。

陆焚松了手,垂眸看着躺在自己身侧的年轻男人。谢行吟在睡梦中无意识地一翻身,胳膊和小腿都搭到了他身上。

隔着薄薄的衬衣布料,体温和心跳清晰地渗透过来。陆焚别开眼去,万万没想过自己有生之年竟然会产生诸如“不太好意思”这样的情绪。

朦胧的光从窗边射进来,洒在床上。

半晌,陆焚抿了抿唇,唇角像是觉得有意思般轻轻上扬,低声吐出两个字:

“哥…哥。”

第二天清晨,谢行吟是被敲门声惊醒的,脑袋昏昏沉沉,一睁眼就看见小陆抱着他一条胳膊,乖巧地睡着。

谢行吟披上衣服从猫眼处往外看,门外站着黎薇。

“谢哥。”黎薇神色有些慌张。

“昨晚出了什么事吗?”谢行吟看她脸色不大好,连忙开门。

谢行吟侧过身示意她进来说,但是黎薇没动。

“谢哥,你看窗外。”

谢行吟拉开窗帘,顿时愣了。明明已经是清晨,窗外竟然还是夜色幽深,圆月高悬。

“这座公寓里,好像没有天亮。”

谢行吟心头一凛,这地方果然邪门。

黎薇紧皱的眉迟迟没有舒展开,指了指走廊外压低声音道:“还有一件怪事,我一早起来发现鸡冠头的尸体不见了。”

谢行吟表情严肃了一些,看向墙上的钟。清晨六点刚过五分。

他给还没睡醒的小陆捻好了被子,跟着她出去看。

走廊尽头,原本用白布裹好的尸体果然不在了,地上只剩下血迹干涸的红褐色痕迹。

“尸体是什么时候不见的?”谢行吟表情严肃。他余光注意到其他房间的门都还紧闭着。

“不太清楚,看样子是昨晚。”黎薇愣愣地蹲下身,盯着那滩血迹,“我实在是太害怕了,一晚上没睡着觉。等门禁一解除我就跑出来找你,看见尸体不见之后敲了你的房门。”

谢行吟点头。这么短的时间内,不太可能是他们之中的人把尸体弄走了。

“要我说的话,最不好的猜测……你知道我们是来找人面犬的。”谢行吟说着蹲了下来,侧着脑袋借着光影看地上的脚印。

昨晚搬尸体的时候他们留下了不少脚印,凌乱地分布在周围,一时间也分辨不出是谁的。

他知道黎薇的意思,如果没人动过尸体,那只可能是别的东西了。“或许就是那个怪物干的,它就在我们附近。”

如果人面犬是个吃人肉的怪物,那他们的处境就危险了。

“我先去看看其他人有没有事吧。”黎薇见这边看不出什么线索,摇摇头站起来。

谢行吟“嗯”了一声,保持着半蹲的姿势没动。

他清楚地记得,昨晚他最后进屋的之前还看见过鸡冠头的尸体。既然夜里没有人出来过,尸体怎么会凭空消失。

背后传来黎薇敲门的声音,她挨个地敲开了其他房间的门询问。

谢行吟保持着原来的姿势没动。其实要他说来,真正有作案时间的反而是黎薇。

不过这想法太夸张了。

忽然间,谢行吟余光忽然瞄到了什么影子。抬眼一看,发现是小陆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出来了。

“睡醒了?”谢行吟冲他笑笑。

“嗯。”小陆眨眨眼,忽然把什么东西递到了谢行吟眼前。

是老梁的眼镜片,他看见小陆昨晚拿着玩过。

谢行吟原本想让他别闹,但是透过漆黑的镜片,他竟然瞥见地上干涸的血迹散发着幽幽绿光。

谢行吟伸手接过了镜片。

他从地上站了起来,打算验证一下自己的猜测。

推荐热门小说审判日[无限],本站提供审判日[无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审判日[无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5章 伤亡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美艳少妇的诱惑:极品美女上司 从今天开始做掌门 所有大佬我都渣过 NPC大佬绝不认输[穿书] 桃色美人 倦色ABO 顶流也要继承家业 好运时间 说好的冒险游戏为什么打出恋爱END了 枪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