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伤亡

上一章:第4章 电梯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三秒钟后,电梯的顶灯短路似的抽搐起来,“刺啦”的噪音像是女鬼在用她长长的指甲刮着钢板,几番闪烁后,灯忽地熄灭了。

电梯里弥漫着一股浓浓的烧焦,不对,更像是腐臭味。

谢行吟皱眉,直接用袖子捂住了自己的口鼻。这味道简直难闻吐了。

没人说话,但是谢行吟能感觉到身边有人在发抖。没有了顶灯照明,封闭禁止的电梯厢內陷入了可怖的黑暗。

“……鬼、鬼吹灯?”结巴小弟缩了缩脖子。

“吹吹、吹你妈的灯呢!”彪哥格外暴躁,“哪有鬼他妈的吹电灯的!”

即使没有幽闭恐惧症,黑暗封闭的环境也能让人感觉浑身不自在。

电梯停电,开门键也失效了。他们彻底被锁住了。

黑暗中,谢行吟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扯了扯他的衣角,顿时脊背一僵。

片刻后,有什么温热的东西抓住了他的手,谢行吟绷着的心顿时放下了。是那个黑发小少年。

他把少年拉到自己身后,抬头看了一眼灭掉的灯。

放到平时,乘电梯停电绝对是件倒大霉的事,但现在对他们来说,纯粹停电已经是最好的情况了。

因为如果不是,他们恐怕很难平安无事地出去了。

谢行吟抓紧了小少年的手,安慰地把他揽近了一些。小少年也很安静,手心微凉干燥。

黑暗中,变故在瞬息之间就发生了。

伴随着一声钝物敲击头盖骨的恐怖声响,电梯箱里忽然爆裂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惊呼,近乎于嘶吼像是困兽在垂死挣扎。

谢行吟也猛地吓了一跳。人类在临死前爆发出的高分贝恐惧尖叫,这种惊恐的情绪非常具有传染性。

恐慌之下,其他人也跟着尖叫起来。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谢行吟看不清情况,只能尽量把小少年护在身后。

片刻后,那声音戛然而止,它的主人像是被扼住了喉咙,就连无谓的呻吟都发不出来了。

等那毛骨悚然的叫声平息下去,一切归于沉寂。

顶灯重新亮了起来,有些晃眼,随后电梯里陷入了死一样的寂静。

谢行吟眯着眼睛还没等完全适应光亮,又听见了同时爆发出的几声受惊的喊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黎薇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站到前面来的,谢行吟的视线越过她的肩膀,看见了一个软绵绵瘫倒在墙角的人。

是那个鸡冠头,惊恐地瞪着眼睛往上看,满脸都是血,掉在他脚边的金属灯罩被血染红了。

谢行吟立刻抬头,电梯厢里的顶灯果然没了灯罩。

“没气了。”精英男上前探了他的鼻息,站起身来,“被掉下来的灯罩砸死的。”

没了灯罩的灯泡闹鬼似的闪了闪,很快重新通上了电,稳定持续的发着光,电梯也“叮”地一声响,缓缓运转上升。

彪哥吓得干呕起来,拼命按开门键,扒着电梯门。

电梯恢复正常运转,被他按停在了二楼。门一打开他慌不择路的就跳了出去,说什么也不肯再进来了。

彪哥顾不上鸡冠头的尸体了,慌慌张张地招呼他仅剩的另一个小弟:“我们走楼梯去,这破电梯不能坐。”

和一具满脸是血的尸体待在一个电梯间里,着实是件不太愉快的事。还有其他人犹豫着也想下去,却被精英男抢先按下了关门键。

“走楼梯未必更安全。”他说。

谢行吟瞥了他一眼,没作声。

恐怕精英男他自己也未必能确定哪边更安全。不过留在电梯里的人越多,轮到他自己死的几率就越小。

算盘打得不错。

电梯重新运转,众人尽可能远离鸡冠头的尸体,把电梯的那一角空出来,陷入了持久的沉默。

鸡冠头的死绝不是个意外这么简单,刚才灯灭了以前他明明站在最外侧的角落里,正中央的顶灯灯罩怎么偏偏就会不偏不倚砸到他头上,还直接就把他砸死了?

谢行吟知道那种灯罩,根本没多少分量的。

他疑惑的目光落在了电梯铭牌上,忽然心口一紧。

铭牌上沾染着黑红色血液,那血液像是被吸收了一样迅速褪去,这才逐渐露出一行小字。

“电梯荷载十二人。”

分明他们刚才进电梯的时候还没有这行字的。

黎薇胆子小,用手捂着眼睛,从指缝里看了鸡冠头一眼,“呀”了一声连忙别开脸去,害怕地拉住了谢行吟的袖子。

狭窄的电梯里避无可避,大家都尽量贴着墙角,远离倒在地上的尸体。

谢行吟挡在姑娘们的面前,看着老梁蹲下身去看鸡冠头的尸体。

老梁一低头,墨镜顺着鼻梁下滑,一双眼睛从墨镜后露出来。

一只眼珠子乌黑透亮,另一只瞎眼却是灰白色的,看着有些瘆人。

“这瞎子怎么知道电梯有问题的,难不成这家伙真有阴阳眼?”黎薇低声说道。

谢行吟摇摇头,他对这些神神叨叨的事情向来是不太感冒的。

“叔叔,这样戴着墨镜能看得清吗?”一直沉默的小少年忽然出声。

“当然看得清。”老梁宝贝他的眼镜宝贝得不得了,用袖子擦试着。

“我有点害怕。”黎薇又往谢行吟身侧靠近了一点,低声说,“鸡冠头死得太蹊跷了,就那么个破灯罩怎么能砸死人。”

谢行吟望着铭牌上的“荷载十二人”,低声道:“十三个人,死一个就是十二个了。”

说起来他还有点后怕,如果不是黑发少年忽然拉着他进电梯,最后一个进电梯的可能就是他。

不过好在,这也说明现在他们安全了。

“叮——”电梯到了11楼。

谢行吟和精英男从走廊上拉了块破窗帘,把鸡冠头的尸体裹了,抬到外面的角落里。

老梁站在楼道口,从布包里摸出一个精致的罗盘看了起来。罗盘的指针正在疯狂转动着,好像里面有什么被封印的恶鬼想要挣脱出来。

“嘿哟,”老梁一笑,“真够邪性的。”

他刚看了两眼,鼻梁上忽然一轻。他的眼镜不见了。

一抬头,那个病弱的漂亮少年正站在他面前,手里拿着他的宝贝眼镜,毫不客气地“咔哒”拆下来一个圆圆的镜片,拿在手里抛着玩。

“借我玩玩。”

老梁见是他,立刻叱喝道:“哪儿来的小屁孩,我这眼镜可宝贝着呢,弄坏了叫你妈妈来也赔不起!还不快给我。”

说着,老梁伸手就要去抢,却忽然哑了声。

他感觉到腰间抵着什么坚硬的东西,咽了咽口水缓缓地垂眸看去,那小少年手里的魔方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把拼装手枪。

那把闪着漆黑的光泽,根本不像是玩具枪,是把沉甸甸的真货。少年依然是那般病弱苍白的模样,但是梁辛却在那双眼中看见了某些让他后背发凉的东西。

刚才还叫嚣着要找他妈妈的老梁直接吓得魂飞魄散,“我操”之后一屁股坐在地上。

他眼睁睁地看着小少年拆了他一个镜片,把剩下一个镜片的眼镜丢给他,抛着他的镜片悠闲地走了。

等他走远了,跌坐在地上的老梁才回过神来啐了一口,骂道:“嘿,这死小孩……”

没被鬼收拾,差点被个小孩给收拾了。

因为刚才电梯里发生的事,彪哥坚决不肯乘电梯了,一路爬楼梯上来,过了好几分钟才气喘吁吁的赶到。

鸡冠头的尸体已经从电梯里搬出来,用衣服盖住摆在了楼道一边,蜿蜒流出来一小滩黑色的血迹,弄脏了地板。

彪哥还在骂骂咧咧,用粗话给自己壮胆:“他奶奶的,天都快黑了,一路爬上来没看见一个楼层开着灯,黑咕隆咚的吓死爷爷了。”

精英男清点了一下人数。“都上来了吗?那我们先分配一下房间吧。”

“行。那怪老头刚才说的条件是什么来着?”

老侦探给的钥匙是1101-1106,谢行吟注意到这些门牌号全部是朝北的房间,连成一排。其他房间的门都紧紧地锁着。

“六间房,最多两人一间,不能留空房子。”谢行吟复述了一下分配条件。

剩下的人有些庆幸,如果刚才鸡冠头没死,估计房间的分配又要出大问题了。

谁都不希望被踢出去的是自己。

“正好十二个人六间房,那就自由分配吧。”

谢行吟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人牵住了,垂眸一看,是那小少年。

少年仰着那张精致的小脸,对着他微微牵动了嘴角,露出了一点好看的笑容。

谢行吟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他在向自己示好。

“你想和我住一个房间?”

少年抿着薄唇,点点头,还是抓着他的手不放。谢行吟感觉他的手有点凉。

“好。”谢行吟一手牵着少年,从彪哥手里挑了把钥匙,1104房间。

“我叫谢行吟,也是第一次进塔。”他自我介绍说。

小少年只是站在他旁边,沉默不语。不过没有人会逼着一个孩子做自我介绍,没有吓傻就不错了。

其余的人分配房间,挨个做了自我介绍。

三个女孩都是珩城二中的学生,刚上高一,其中有个短发女孩是体育生。

那精英男自称叫做贾鸣,谢行吟看他之前警惕的样子,总觉得他报的不是真名。

谢行吟暗自有点后悔,没提早给自己起个化名。

老梁戴着少了一个镜片的墨镜,看起来格外滑稽。他看着谢行吟欲言又止,被那少年瞪了回去,只好悻悻地闭嘴。

分明就是个小恶魔,装什么小可怜呢。

等大家各自选了房间,准备回去休息,谢行吟却听见背后的贾鸣说:“等一下。”

大家都看了过来。

在众人探究的目光中,贾鸣站到了谢行吟面前,上下的打量着他,随后沉声说:“为什么要假装新人?”

推荐热门小说审判日[无限],本站提供审判日[无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审判日[无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4章 电梯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二号首长2 走过最长的路是你的套路 剑谍 将进酒 本侯有疾 傻了吧,爷会飞! 好梦成双[穿书] 默脉 所有人都觉得我要黑化 乡村花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