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 深夜里的报复

上一章:第288章 拘留所里的惊魂夜 下一章:第290章 拘留所里的新年夜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在号子里只要有心,总能制造出适合的利器,能磨尖的不只是牙刷柄而已。

上午做活,杨玻璃毫无意外地给我安排了两个人的分量,并且恶狠狠地说:“干不了就别吃午饭!”其他人都投来同情的目光,我装作逆来顺受的样子没有吭声。

做活的时候,我也非常勤快,别人做一朵,我能做两朵、三朵。

现在的我必须好好表现,才有机会获取杨玻璃的信任,从而得到一击必杀的机会。

看着我勤快的样子,杨玻璃露出自得的神情,显然以为已经将我制服。

半个多小时之后,我去上了趟厕所,假装大号蹲在坑道上,然后拿出牙刷头悄悄在地上摩擦。

一上午的时间,我蹲了两次茅坑,次数也不能太多,否则会引起怀疑,每次蹲坑的时候都会悄悄地磨牙刷头。

牙刷头是塑料做的,所以非常好磨,一上午就磨完了一个边,下午再磨好另一边就大功告成了。

到中午吃饭的时候,杨玻璃故技重施,再次将我的餐盘打翻在地。

我没说什么,默默地捡起来走到一边去吃。

吃到一半,杨玻璃叫我过去,往我盘里放了个鸡腿。

“谢谢杨大哥。”

杨玻璃赞许地点了点头:“没事,哥说过了,只要有我一口吃的就不会饿着你!”

吃过饭后,大家又开始紧锣密鼓地干活,别看拘留所里都是细小的手工活,但是做起来相当枯燥乏味,很容易弄得身心俱疲。

一个多小时后,我又上了趟厕所,小心翼翼地磨着另外一边。

刚从厕所出来,杨玻璃就说:“吴涛,你过来一下。”

我的心悬到嗓子眼,以为他发现我在做什么了。

走过去,杨玻璃问:“怎么老上厕所?”

“好像吃坏肚子了。”

“小心身体呀!”杨玻璃摸了摸我的肚子。

我笑了笑,杨玻璃又顺着大腿摸了下来,我依然没有反抗。

杨玻璃更加满意,摆摆手让我继续去干活。

一整个下午,我又去了两次厕所,终于将牙刷头磨得很尖。

大家都知道,牙刷头的长度约为三厘米,这么短的东西拿在手里都不方便,就是捅人也不会造成太大伤害,所以要出奇招、出险招,捅在极易受伤的部位才行。

可能是看我的态度不错,晚上吃饭的时候杨玻璃又给了我一块鸡腿,还把胳膊放在我的肩膀上嘻嘻哈哈地说话。时不时地摸一下我的脸颊,我的胃里一阵阵犯恶心,好几次有忍不住想掏出牙刷头来捅他,但因为还不到最佳时机而放弃了。

我得忍,忍到一击必中的时刻。

晚上十点半,列队点名,完了以后统一洗涮、休息。

我知道杨玻璃还会过来,所以一直没有睡着。

果然,当大家的磨牙声、呼噜声响起之后,一个脚步声慢慢来到我的床前,紧接着一具身体钻进了我的铺盖。

我配合的往他怀里靠了靠,杨玻璃大喜,以为我终于默许。一把将我搂进怀里,贪婪地摸起我的脊背,一张臭烘烘的嘴也往我脖子上拱。

就是现在!我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牙刷头,用拇指和食指牢牢夹住另外一头,然后朝着杨玻璃的脖颈狠狠捅了过去。

暗夜中,只听“噗嗤”一声,杨玻璃惨烈地大叫起来,紧接着我一个右勾拳打出去。杨玻璃的身体随之翻到床下,我担心他会卷土重来,赶紧扑过去骑到他的身上,两只拳头左右开弓,在他脸上“砰砰砰”的捶下去。

号子里又乱了起来,不出一分钟号警又闻讯赶来,和上次一样先是几道手电筒的强光射过来,接着四五个号警把我和杨玻璃分别按住了。

忙乱中,我看见地上好大的一摊血,杨玻璃捂着脖子啊啊地大叫。

之后就是被拖出号子,杨玻璃好像伤势严重,被号警送到医务室去了,而我则暂时被关进小号等待处理。

所谓小号,就是一间极其狭窄的屋子,吃喝拉撒都在里面。

按照国家标准,禁闭室的使用面积不得小于三平方米,窗口不小于零点八平方米。

另外还要注意防潮保湿、透气透风等等,但做不做的到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以前住号子就听人说过,现在犯人的待遇其实已经很好了,关禁闭就是关禁闭,再往前推个十年,关禁闭就等于动私刑。

我被关的这间小号倒也干净,只有一张焊死的铁板床,床上没有铺盖被褥,露出光秃秃的铁板来,床板下面还放着一个尿盆。

我坐在床上,手里还抓着那根牙刷头,鲜血糊了我整整一手。

我把牙刷头小心翼翼地藏在袜子里,防止以后还有什么事情发生。

在小号里呆着,就算没有严酷的私刑,幽暗封闭的空间也会让人绝望。这是一种心理上的威慑和惩罚,如果没有强大的精神控制力,被容易陷入绝望的疯狂之中。

什么是绝望的疯狂?我记得在网上看过一段视频,有个中年男子被困在电梯里整整二十四个小时,前面几个小时他还能自由如常的等待救援。到了第十个小时往上,他的精神开始慢慢崩溃,先是在电梯里焦躁的走来走去、又蹦又跳,接着躺在地上滚来滚去……发展到后来,甚至脱了裤子自渎、拉屎,还将屎涂抹在自己身上,这就是一个在封闭的空间内活生生将自己逼疯的例子。

好在我这个人平时就爱胡思乱想,坐在小号里反而正中我的下怀,格外享受这份来之不易的安宁。

我躺在床上,床板虽咯,但总好过听那些磨牙声和呼噜声。

不知不觉,我就慢慢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铁门打开,我被带了出去。

值班室里,我把晚上的经过说了一下,在这些老油条的号警面前我也不计划说谎,坦诚地告诉他们我怕被那个老玻璃捅了屁眼。

其中一个号警大力地拍桌,问我有什么情况你不能告诉我们吗?我冷笑着说:“告诉你们有用?昨天中午我和杨玻璃打架,你们的人在外面看到了还不管!”

其中一个号警神色大变,立刻说道:“和所长说的时候,你不许提这个事!”

我看看他们几个慌乱的神色,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看来事情闹的不小,所长随后会亲自前来过问,所以他们在这提前审一下,看看有没有不利于他们的口供。

“嘿,我这人最不会说谎了。”

我才没那么傻,如果事情严重,多拉几个垫背的才对。

“你他妈的……”其中一个号警按捺不住,好像想要过来揍我,但是被另外一个给拉住了。

“杨兵(杨玻璃的本名)的情况比较严重,被你拿牙刷头刺中了大动脉,在医院刚刚做完手术,但是还没有脱离危险,随时都有可能死掉。如果他死了,你也会赔命,我们都跟着掉工作;如果他没死,你的刑责会加重,我们也会遭到处分。”

“哦,然后呢。”

我翘着二郎腿,现在我是债多不压身,加重刑责什么的唬不了我。

号警看了我一眼,继续说:“所长来问,如果你不扯到我们,只说是你们两人的斗殴。我们也会帮你做杨兵的工作,保证这件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在咱们拘留所内部就消化掉,你也不会受到任何责罚。”

“如果杨玻璃死了呢?”

“咱们一起倒霉。”

“好,成交。”

我不怕他们骗我,这件事如果闹大,还是要经由法院判决——如果闹到那个地步,那我就没必要再掩着他们了。

之后,我又被送回小号。

第二天早晨,号警先给我带来好消息,说杨玻璃没死,所长已经过来了,一切行动照原计划进行。

我点点头,跟他来到值班室,所长已经在等我了,见了我就说:“原来是你啊。”

以前我和叶云、东子一起住的时候就见过他,没想到过去这么久了他还记得我。

我说:“是,所长你好,又给您添麻烦了。”

之后,我就把事情经过讲了讲,没说杨玻璃打我的时候号警没管,只说那个老变态半夜想捅我屁眼,我忍无可忍才拿牙刷头捅了他的脖子。

“你以前也住过,碰到这种事要汇报看守人员,怎么可以私自制作工具报复他人?”

所长说这话的时候,旁边的号警冲我挤眉弄眼。

我低下头:“我知道错了。”

“你先写份检查,再等待处理吧!”

号警送我回小号的时候,我说:“我仁至义尽,现在就看你们的了。”

我在小号一住就是三天,搁一般人早就精神崩溃了,而我吃了睡、睡了吃,活的比神仙还逍遥。

关键是号警心里有愧,不仅送来的伙食相当不错,还偷偷塞给我一个收音机。

三天之后,所长再一次见了我,告诉我杨兵已经出院了。还说我的行为虽然恶劣,但所幸没有酿成大错,就不往上级汇报了,单单在所里对我提出严重警告一次——和在学校一样,都是板子高高抬起,接着又轻轻落下,翻来覆去都是糊弄身边的人。

上一章:第288章 拘留所里的惊魂夜 下一章:第290章 拘留所里的新年夜
热门: 工具人的自我修养[快穿] 调笑令 不朽 三官六院(狗语者):守护俏师娘 夜凝夕 糙汉娶夫记 我修无情道 天下倾歌 全世界都在磕我和影帝的cp 渣过的奶狗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