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章 拘留所里的惊魂夜

上一章:第287章 拘留所里的第一天 下一章:第289章 深夜里的报复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牢头拥有这个待遇非常正常,而我是刚进来的,又没有钱,只能吃老三样了。

一口下去,那个难吃啊,馒头半冷不热,还有一股馊味儿,差点让我吐出来。

看看其他人,都在皱着眉头卖力吞咽。

“吴涛啊,来来来,这个鸡腿给你。”

杨大哥突然走过来,将鸡腿夹进了我的餐盘。

“谢谢杨大哥。”

能被牢头这样照顾,我还是非常感激的,鸡腿这个东西在号子里也是奢侈品,一般人是绝对吃不到的,想必其他号友现在一定投来艳羡的目光吧。

我微微抬了下头,确实有不少人看着我,不过目光里似乎不是羡慕,而是……同情?我觉得奇怪,怎么会是同情呢,莫非我会意错了?吃过饭后,号警收了餐盘,然后大家端端正正地坐成一排收看新闻联播。这也是号子里仅有的娱乐活动了,大家看的津津有味,一个画面也不放过。

七点半,新闻联播一结束,大家继续围着做花。

一直到晚上十点,一天的活计才算干完,然后大家轮流洗簌准备睡觉。

我自觉地走到挨着厕所的床位,不过杨大哥一声令下就让我和一个老头换了床位。

我也没客气,号子里这种地方更是弱肉强食,所有的同情心都该收起来。

一天的劳碌使得我没有时间思考,直到躺下以后才慢慢静下心来,这就是我在拘留所的第一夜了,照例还是一片磨牙、吐痰、打呼噜、说梦话的声音。

因为是第一天进来,还没有完全适应环境,所以我没有其他人睡的快,脑子里总是在乱七八糟的胡想:扬哥在帮我跑关系了吗?开庭以后我会被判多久?如果真的是五年往上,这段时间该怎么度过?出来以后又是什么样子?想着想着,突然听到一阵细碎的响动声,似乎有人起床了。半夜有人撒尿也很正常,所以我并没有当回事,依旧闭着眼睛魂游天外。

脚步声在耳畔响起,却在我的床边停下,接着一只手伸进我的被褥,顺着我的脊背滑到了屁股。

一身的鸡皮疙瘩陡然而生,我的第一反应就是碰见玻璃了。

在我们那会儿,同性恋还不叫基佬,叫做玻璃。而且社会宽容度也没现在这么高,在大家印象里玻璃就是变态,不像现在会觉得只是性取向不同。

在号子里,玻璃很多,不过他们不是天生的玻璃,而是因为憋的太久了,只能拿同性下下火。

上次蹲号,只有一个礼拜,听说过没见过,没想到这次碰上真人了,估计是看我年龄小所以才欺负我?

我二话没说,转身就是一脚,正准备把他踹下床去,没想到那人一把抓住了我的脚,轻声说道:“吴涛,是我啊。”

我惊了一下:“杨大哥?”

“嘘……”他做了个噤声的动作,身体也滑进我的被褥,笑呵呵地说:“哥带你乐一乐。”

手上也没闲着,继续抚摸着我的脊背、大腿。

脑子“嗡”的一下,我伸手一拳打了出去,虽然他身材健壮,还是被我揍得翻下床去。

我现在终于明白他为什么对我这么好了,没想到这么健壮的一个爷们竟然是个玻璃!

“我草你这个不知好歹的小混蛋……”杨大哥——我现在不叫他杨大哥了,改口叫他杨玻璃——杨玻璃猛地翻身站起,伸手就扼住了我的喉咙,我使劲去抓他的手腕。奈何力气相差实在太大,我压根就不是他的对手,挣扎了两下还是没法动弹。

杨玻璃还是骂骂咧咧:“操你妈什么都不想付出还吃了老子一个鸡腿?”他一手掐着我喉咙,一手去扒我的裤子。

我“嗷嗷”的大叫,号子里有些响动,但响动很快销声匿迹。他们肯定都听到了,但是好像司空见惯,没人站起来,更没人说句话。

我也终于明白,他们先前那同情的目光是怎么回事了。

我的裤子被脱到一半,杨玻璃的身体便压了过来,我不再费力气去掰他的手腕,而是狠狠一拳打在他的眼睛上。

杨玻璃“嗷”的一声大叫又滚下床去,我趁热打铁地一跃而起,接着狠狠一脚踏在他的下体之上。

杨玻璃彻底没了行动能力,只会捂着下面来回打转,可我心里的气还没消,依旧朝他脑袋狠狠踹着。

老子长了这么大,被人打过被人骂过,被人强奸还是头一次啊!我“砰砰砰”的踹了好几脚,杨玻璃的惨叫声响彻整个号房。

我也没想到能这么轻松地收拾他,原因可能有两个:第一,这家伙外强中干,表面看着像鲁智深,实际上是个叮当猫;第二,我现在的单挑技能还蛮强的,随机反应能力也很不错。

我连着踹了十几脚,杨玻璃嚎的惨绝人寰,号子里终于有动静了,四五个人站起来劝着:“你别打了,你惹不起他的……”我骂道:“给老子滚,谁敢管这闲事,我连他一起打!”我算是看出来了,要想在这个地方生存,“恶”是所需的第一要素。

“干什么干什么!”铁门哗啦而开,数道电筒光芒射了过来,冲进来两三个号警,一下就把我给按住了。

“其他人都不许动,回床上躺着去!”号警喊着,把我和杨玻璃拖出号子。

值班室里,我把事情复述了一遍;杨玻璃在一边捂着眼睛、揉着裤裆,看着惨兮兮的,不过纯属他妈活该。

号警好像对这种事司空见惯,不耐烦地打着呵欠说:“行了,就这样吧,别闹事了啊,不然就把你们关到小号。”

我赶紧说:“你还是把我关到小号吧。”

我实在不想和杨玻璃在一个号了。

号警说:“你他妈当这是宾馆啊想住哪住哪?给我滚回去。”

我和杨玻璃被押回号子已经凌晨两点了。

铁门关上的一瞬间,杨玻璃阴森森地说:“咱们慢慢玩哈。”

我没搭理他,直接回自己床上了。

我也在号子里住过,知道这里面的规矩,他今天晚上肯定不敢再闹事了。

果然一夜无事,第二天早上起来洗涮,我一走过去大家就都让开了,经过昨天晚上一战之后,在他们心里我也成了恶人。

刷牙的时候,感觉芒刺在背,好像有什么人瞪着我。

回头一看,果然是杨玻璃,眼睛凶狠的像是一头狼。

我没搭理他,依旧刷着自己的牙。

号子里的牙刷是经过特殊改造的,只有牙刷头没有牙刷柄,防止犯人磨尖了自残或是伤人。

吃完饭后就开始吃早餐,还是杨玻璃帮我们领。

轮到我的时候,杨玻璃笑了一下,故意把餐盘给打翻了。

“哎呦不好意思,不过一人一份,也没多余的啦,你还是凑合一下吃吧。”

杨玻璃把馒头和咸菜捡起来,上面已经沾了黑黝黝的秽物。

我哼了一声,根本没惯他毛病,直接把餐盘扣到了他的头上。

杨玻璃大怒,一拳就打了过来,这一拳的力道相当惊人。我根本就站不住,整个身体都往后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接着才觉得下巴火辣辣的疼。

杨玻璃又冲过来,一脚朝着我肚子踹过来。

我一把抓住他的脚,想把他拽倒在地,结果发现这是徒劳,我根本就拽不动,杨玻璃好像一桩深扎地底的大树。

杨玻璃一脚正中我的胸口,踹的我差点昏厥过去,就像是被一辆卡车撞了过来。

我这才知道人家不是外强中干,而是真正的外强内也强,昨天晚上输给我纯粹是因为轻了敌。再被我瞎猫撞上死耗子,先捶他眼睛再踹他裤裆才将他制服,如果不是偷袭的话我完全不是他的对手,少年人和成年人的差距还是太大太大了,我觉得我和叶云、东子三人一起上才有可能干掉他。

杨玻璃又是一脚踹过来,我毫无还手之力的打了个滚,号子里已经乱作一团,正在领饭的众人纷纷散开。

不过因为是白天,很快就有号警冲了过来,站在铁门外面大喊:“干什么!”

杨玻璃马上住手,回过头笑呵呵地说:“没事,玩呢。”

号警看了我一眼,我趴在地上呼呼地喘着气,傻子也能看出来我在遭遇什么,可那号警偏偏说道:“别玩了,抓紧时间吃饭,下午还要干活呢。”

我真想骂他一句,你他妈瞎啊,这是玩吗?!可我现在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浑身上下都太疼了。

“是是是。”

杨玻璃点头哈腰。

号警走了以后,杨玻璃转过头来,一脚踩在地上的馒头上面:“你别吃饭了!”

我默默地爬起来,回到床上小躺了一下,其他人则呼噜呼噜的吃了起来。

休息了一会儿,感觉身体还可以,才起来又洗涮了一下。

我知道这事不会完,号警好像也不大管,看来只能靠自己了。

对付杨玻璃这种五大三粗的汉子,除了偷袭之外再无其他选择,而且还得一次就把他干倒,省的以后夜长梦多麻烦连连。

我悄悄地把牙刷头藏在了口袋里。

上一章:第287章 拘留所里的第一天 下一章:第289章 深夜里的报复
热门: 你亏欠我一段小时光 涿鹿·炎的最后王孙 金玉满唐 全世界都有我的马甲 我在回忆里等你 小欢喜 炮灰替身重生了 请在秋天叫醒我 不努力就要回去继承天庭 少爷,别闹/少爷,肚里有种轻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