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 这一刀,挠痒痒似的

上一章:第270章 如果必死无疑 下一章:第272章 邓禹钦点的白纸扇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涛哥,我替你挨这一刀!”东子突然走了出来,目光灼灼地看着我。

“那不行。”

我还没说话,曹野便说了起来:“吴涛代替老肥已经不合规矩了,我还是给吴涛面子才勉为其难的答应,你再替吴涛就彻底不像话了。”

他不会放过让我挨刀的机会。

我清楚这一点,便说道:“行了东子,谢谢你的好意,这一刀还是让我来挨吧。”

“可是……”

“别可是了,回去吧。”

东子没有办法,只好退了回去。

“去吧。”

曹野看向刀疤脸。

刀疤脸点了点头,持着刀走到我跟前,运了口气作势要捅。又看我凶巴巴的眼神,竟然有点下不去手了,转过头对曹野说:“要不……还是算了吧?”

“算什么算?!”曹野瞪着眼睛:“让你捅你就捅,哪那么多废话?!”

我算是看出来了,这一切都是曹野在背后主导,这刀疤脸是不是老肥对象的对象还是个未知数呢,说不准就是设了个套让我来钻,老肥算是当了一回彻底的鱼饵。

刀疤脸显然很怕曹野,咬了咬牙又要来捅,我又狠狠地瞪着他,刀疤脸吓得一哆嗦,刀子都跌在了地上。

当时我差点没乐出来,不知道是中专学生太弱连刀子都拿不稳,还是我这个人太可怕了竟然把他吓成这样,无论哪种原因都足够让我乐一阵子了。

“废物!”曹野骂了一声,走过来捡起刀子笑嘻嘻说道:“吴涛,你能替老肥挨刀,我能不能替他捅刀?”他果然不肯放过这个机会。

“当然可以。”

我说:“你捅刀肯定很有分寸,不会一刀把我捅死。”

“肯定不会。”

话音刚落,我就感觉自己腹中一凉,紧接着一阵绞痛传来,腹中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迫不及待地流出。

我低头一看,曹野手中的刀子已经没入我的腹中。

这家伙果然心狠手黑,说下手就下手,下手之前没有任何征兆,而且脸上带着笑容,平常的像是吃饭喝水。

这个人,绝对有杀人的胆子。

“还好吧?”曹野关切地说道:“兄弟,你可忍着点啊,这一刀过后,这事就算完了,你就可以带老肥走了。”

他一边说,一边将刀子缓缓拔出。

我倒宁肯他猛地一下拔出来,这样慢的速度实在疼死我了,疼得我几乎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刀子拔出,鲜血喷涌而出。

我用手捂住伤口,脸上轻松的也像是喝水吃饭:“好的很,咱俩这关系在这摆着,你舍得狠狠捅我一刀吗?轻的就像挠痒痒哩!”

“涛哥!”“涛哥!”众人围了过来。

曹野动作太快,直到我的腹部流血,他们才反应过来已经完事了。

我忍着痛,说道:“扶着老肥,咱们走!”

老肥蹲在墙角,呆呆地看着我们。

东子冲过去,揪住他衣领将他拎起来:“看你妈逼啊!要不是因为你,涛哥能受这个罪吗?!给我滚!”又狠狠踹了老肥一脚。

老肥闪了一下,被二炮、羊孩他们接住,老肥闭口不言,低着头往外走,大家簇拥着他往外走。

快到门口,老肥回过头来,看了看还在床上坐着的那个女生。

东子又骂:“别看啦,真以为人家喜欢你?被人摆了一道都不知道,你他妈就是个傻逼,纯的!”

老肥叹了口气,继续往门外走去。

那女的突然叫道:“我没骗他,我是真的喜欢他!”老肥回过头来,震惊地看着那个女生,又带着些狂喜和激动。

刀疤脸冲到床前,狠狠扇了那女生一耳光:“少在这给老子丢人!”老肥怒吼一声,返身就要再冲进来。

东子二话不说,跳起身子飞踹出去,直接把老肥踹出宿舍门外,二炮他们赶紧扶起老肥硬拽着离开。

“等着我,等着我!”老肥的声音渐渐远去。

我是很想说些什么,但现在什么话也说不出来,能维持行走没有倒下已经很不容易了。

叶云和东子一左一右地架着我,我一手捂着腹部,一手和曹野告别:“走了。”

“走吧,我送送你。”

出了宿舍,才看到走廊上果然站着一堆堆的男生,此刻都分站楼道两边像是夹道欢迎我们的列兵。

我们从人群中穿行而过,我每走一步都非常吃力,但是脸上依旧装着非常轻松。

走下楼去,我便觉得头晕目眩,感觉快要晕过去了。不知是因为剧烈疼痛所致,还是流血过多所致,走路都像是踩在棉花上,似乎随时都要瘫倒下去。

“吴涛,你还好吧,用不用帮你叫救护车?”曹野的声音就在耳边,听着像是关心,却夹杂着旁人意会不到的讽刺。

他一直跟着下来,明显就是看我笑话的。

我强打精神,笑着说:“叫什么救护车,你开玩笑的吧?就你捅的这一刀和挠痒痒似的,我回去擦点红药水再睡一觉就可以了。不是我说你,你身为中专老大,好歹像回事啊。知道咱俩关系好,但是也不能太纵容我啊,中专其他学生会闹意见的嘛。”

曹野的脸一下僵了,跟在他身后的还有不少中专学生,听了我的话之后估计真以为他对我手下留情了——这一招还是和曹野学的,现在“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还蛮爽的,看着曹野像是吞了苍蝇一样难受,我的心情稍稍愉快了一些。

一直走到学校门口,我说:“哟,快别送啦,回去吧啊,咱们以后再见。”

曹野说:“行,那我们就回去。但是有一点,吴涛你可记住啊,今儿捅你这刀可别记仇,千万别影响了咱俩的关系,日后等你伤好了咱俩该喝酒喝酒。”

“没问题。”

等曹野一走,我终于支持不住,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再醒来的时候,目光所及之处皆是一片白色,白色的墙白色的床白色的床单……以及空气中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以我的经验来看这必然是一间病房了。

也是,被捅了一刀啊,那肯定是要做手术的,醒来以后当然要在医院了。

我稍稍转了一下脖子,注意到这是一间安静素雅的单人病房,窗外的阳光正好。窗台上摆着几盆绿色盆栽,虽然时值寒冷的冬季,这几盆身处温室的盆栽倒是绿油油的,让我的眼睛也一下舒适了很多。

无论在哪家医院,单人病房都是稀缺资源,住得起的人要么有钱要么有权。

我的喉咙很干,这是大病之后的常见症状,现在有人进来给我倒杯水就好了,单人病房不是都有特护的吗?我的特护在哪?我感受了一下腹部,疼痛并不那么明显,想必那里已经做了严密的保护。还没有手背的疼痛来的真切,不用看也知道手背上扎着针,现在的我大部分时间肯定都在输液。

我稍稍转了下头,惊讶地发现床边趴着一个女生。

“郁小唯?!”我失声叫了出来。

“啊?!”郁小唯一下跳了起来,紧接着又狂喜又激动:“吴涛,你醒啦?!”接着又扑过来搂着我的脖子。

平心而论,我还是喜欢被她抱一抱的,除去我俩很久没见的因素之外,郁小唯现在可是个超级大美女呢,抱一下的话也是我占便宜啊。

可我现在真没有占便宜的心思,因为郁小唯的身体压住了我腹部的伤口!

“啊!”我惨烈的叫了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郁小唯赶紧跳起来,紧张地抚摸着我的腹部:“你没事吧?”

我注意到她的眼眶含满泪水,不自觉笑了起来:“你不至于吧,怎么还哭上了?”

“哪有?”郁小唯赶紧擦了擦泪水,“你还笑的出来,你知道你昏迷了多久吗?”

“算上做手术到现在的时间,撑死了十几个小时吧?”我满不在乎地说着。

“三天!”郁小唯说:“你昏迷了三天!”

“怎么会?!”我更加惊讶了。

“怎么不是?你刚被送来医院,就流血过多休克了。你虽然不是什么稀缺血型,但医院偏偏恰好没有存血了,身边也没有和你适配的血型,还得到另外一家血站去紧急调些过来……等存血到的时候,医生都不保证一定救活了……可以说,你在鬼门关转了一圈!”

听郁小唯描述,我都吓出一身冷汗,没想到中间还有这些曲折,还是我命大啊,竟然活了下来。

回想起曹野的一举一动,我的拳头慢慢握紧,心中的恨意也渐渐浮起。

差点死掉啊……这回你要付出代价了!

郁小唯并不知道我在想什么,还在继续说着:“叶云他们都回去上课了,听说一中这几天也出了些事,具体的等他来了再和你说吧;叔叔阿姨去外面买饭了,应该马上就回来……”

我一个激灵:“什么,我爸我妈也来了?”

“是啊,你都快死了,你爸你妈能不来吗?”郁小唯鄙夷地看着我。

我顿时觉得头疼,打架这种事最怕让父母知道了。

不过相比这个,我更关心另一件事。

“没有报警吧?”

“没有。”

郁小唯说:“叶云说等你醒了让你自己拿主意,你爸你妈也同意了。”

“那就好。”

我呼了口气,就怕曹野被抓起来,那我们可就没的玩啦!

上一章:第270章 如果必死无疑 下一章:第272章 邓禹钦点的白纸扇
热门: 穿进万人迷文的我人设崩了 冲田总司在大正 我被金主扫地出门之后 万丈红尘之轻 青城 我是至尊 一刀劈开生死路 逆光[重生] 十年一品温如言 乡野兽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