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成王败寇,亘古真理

上一章:第208章 事出突然,依月失踪 下一章:第210章 各方人马,轮番登场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到了小区外面,我俩拦了一辆出租车。

车上,我先给邓禹打了个电话,后来又给叶云和东子打电话,告诉他们不用忙活了,已经知道了白依月的下落。

我问宋扬用不用报警,也就是通知一下吴局长,因为任远的行为已经涉及违法了。

宋扬想了想,说:“咱们还是先过去看看吧。”

他怕警察一来,反而激怒任远,做出什么不利于白依月的事。

到了西仔坡,司机可能是察觉到什么,不愿冲下那段土坡,说是太磨轮胎,让我们自己走下去。

不等宋扬说话,我就扑过去掐住司机的喉咙,恶狠狠道:“给我下去!”结果司机也不是什么善茬,回头就闷了我一拳,成年人的拳头还是很威猛的,一下就把我打的有点懵了,眼前黑了好几秒钟。

清醒过来的时候,车子已经继续往前走了,因为宋扬已经拿刀架在了司机的脖子上。

宋扬和我一样,也是随身装着一把匕首,轻易不拿出来。

冲下坡去,我和宋扬下了车,立刻就钻进小树林搜寻起来。

这时候的天早就黑透了,小树林里也是漆黑一片,好半天才适应了周围的环境。

小树林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我和宋扬扫了大半个部分还是一无所获。

正要继续扫的时候,就听见不远处有人喊道:“行啦,你俩别折腾了,我在这呢。”

正是任远的声音。

我们立刻朝着声音来源处奔去,这时树林外传来无数车子轰鸣的声音,疝气大灯也将这片不大的小树林照的灯火通明,犹如白昼。

只一下子,我们就看到了任远和白依月。

小树林的边缘处,白依月坐在一块石头上,身上绑着麻绳。任远站在她的身后,用一把刀顶着她的脖颈,脸上露出阴险冷酷的笑容。

当时我的心里就是一惊,此人的毒辣程度好像并不亚于郭恒了。

我就不明白了,我生命中怎么总是碰到这种不要命的主儿?再反过来想想,这样的人竟然能被张狂收拾的服服帖帖!

“站那别动!”任远突然叫了一声。

大约十米之外,我和宋扬就停下了脚步。

“嘿嘿,还有十米呢,就把你吓成这样?”宋扬微微笑着,看上去相当淡定,不过我知道他大约也是装出来的,没人能在自己心爱的女人被绑架时还能保持镇定的!

身后传来噼里啪啦的脚步声,单听声音就觉得足足有上百人之多,整片小树林好像要被震塌似的,正是刚才那些车子上下来的人。

与此同时,车子还在不断的增多,西仔坡下的车光一道接着一道,也不知都是些什么人。

“扬哥!”

一帮人最先跑了过来。

我回头一看,正是邓禹、狗熊他们,这种情况肯定第一时间赶到。

除了他们以外,还有好多社会上的混子也跑了过来,也是纷纷叫着扬哥,估计都是文水县道上的朋友。

宋扬虽然不混,但是这种朋友真的不少,不过一般都是孙辉和张伟负责和他们打交道的。

我随便瞅了瞅,感觉就有七八十人了,文水县的混子数量也就百来人吧?

“嗯,嗯。”

宋扬不断应着,但是表情不太愉快,估计没想到会来这么多人。

孙辉见状,赶紧说道:“朋友们都很担心嫂子的安危,一听说有消息就赶紧跑过来了。”

宋扬又“嗯”了一声,还没来得及说话,只见又有一大堆人跑了过来,比刚才的阵仗可大多了。

这帮社会上的混子也是纷纷说着:“我草,谁啊?”“什么情况这是?”

等那堆人跑近,一个接一个的“涛哥”叫了出来,竟然是我们县一中的学生,叶云和东子打头,后面紧跟着肖海和陈浩,再后面还有老肥、二炮、拐子、庄浩这些人,还有他们各自的兄弟,黑压压的一片。感觉有四五百号人,整片小树林都快站满了,就跟上午二节课后做广播操似的,一茬接着一茬,让我相当震惊。

这些学生的数量肯定远远超过先前这帮混子的数量,能调动这么多学生过来也算是一种能力了,虽然我压根没想调动!

这帮社会上的混子已经在问:“谁是涛哥?”“涛哥是哪个?”四处左右的望。

“涛哥!”东子第一个从那些社会上的混子中间挤过来,气喘吁吁地冲着我说:“怎么样了?”

我回头一指任远。

任远还是老样子,站在白依月身后,用短刀顶着她的脖颈,脸上露出深不可测的笑容,好像根本不在意我们这边来了多少人。

白依月则是一脸平静,一点也没有恐慌急躁的模样,目光直直望向宋扬一个,好像劝慰他不要着急。

很久很久以后,我才知道这就是一个老大的女人应有的素质,在任何危急的情况下都要宠辱不惊、不动声色!

东子在看清以后,径直骂了出来:“任远,你他妈还是个男人吗,净做这种生孩子没屁眼的事?!绑架女人,你还要不要脸了,你以后是不是要蹲着尿了?!”

其实这么多人,根本轮不到东子说话,但他就是这种性格,想说也就说了,想骂也就骂了。

任远直接笑了起来:“我不要脸?难道我比吴涛还不要脸?打不过我,就叫保卫科的过来整我;惹不起我,就叫学校领导把我开除;这还不算,最后还叫社会上的过来打我!你见过比他还不要脸的吗?我要是蹲着尿尿,他都得垫卫生巾啦!”

“去你妈的吧!”东子继续骂道:“那是因为我们比你混的好!你要是能使唤动保卫科,指不定怎么对付我们呢!你爸要是校长,都开除我们几个来回啦!还有社会上的事,我去你妈的大臭逼吧,不是你先叫洪天和七哥来打我们的吗?最后被我们扬哥几句话给骂走了,到最后还怨我们叫人打你?你傻逼吧,要是你整了我们、开了我们、打了我们,是不是就说明你人脉广泛混的牛逼啊?到我们这就成了不要脸啦,你脑回路都被狗吃了吧?”

任远冷笑一声:“你说这么多的没用,反正白依月的命在我手里,是你们把我逼成这样的!”

“我们逼你的?!你咋不说是我们生你的?我们都是你的亲爹啊!”

在他俩吵架的时候,叶云也钻了过来,小声问道:“有办法么?”

“还没有,我们也是刚来。”

宋扬回了一下头,冲叶云说道:“你绕到后面看看什么情况!”

“行。”

叶云一回头,又消失在人群里。

从我们这边的角度看,任远和白依月背后是一个陡坡,估计人力很难攀登,不然任远也不会选择那个地方。

纵然如此,也得去看看什么情况,万一就有可以利用的机会呢?

再说这边,任远和东子还在对骂。

东子骂人很有一套,说话也特别气人,三言两语就和任远对上了,无形之中也帮我们争取了时间。

来的学生确实不少,密密麻麻的排在后面。

肖海告诉我,大家都在外面找着,一听说有了白依月的消息,并没有谁专门组织,都是不约而同地驱车赶来的。

其实就在我们说话的时候,树林外的车子还在不断的驶来,人数也在不断地增多。

“吴涛!”又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张狂竟然从人群中挤了过来。

“狂哥!”我的心里特别感动,他们都快高考了,更是紧张时刻,竟然还抽空赶来!

“怎么样了?”几乎人人都是问我这一句话。

“就那样。”

我指着十米之外的任远。

东子还在和任远对骂。

“你真是我生的,不信你回家问问你妈!”东子张牙舞爪的。

“滚你妈的,回家吃你奶去!”任远也是气得不轻。

张狂一看,立刻叫道:“任远,你搞什么鬼呢?”

任远愣了一下,随即说道:“狂哥,我要报仇,吴涛太不是东西了!”

“你报什么仇啊?你混的不如人家有什么办法?在学校里你斗不过人家,在社会上你还是斗不过人家,他当县一中的老大也是实至名归!你干什么呢,你当不上,就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啊?还能不能让我看得起你了?!再说你已经被开除了,没有机会了!”

张狂叨叨叨地说了一堆,我才知道任远真正愤怒的原因,原来他想当县一中的老大,怪不得那会儿迫不及待地要压制我,甚至不惜动用整个年级来对付我。

我就纳闷了,一个学校的老大而已,能捞到什么好处啊,又不能收保护费啥的,就这么眼巴巴盯着?说到底,还是权势熏人心,觉得当老大牛逼、风光!

“我不服!”任远大吼道:“他要是凭实力赢我,我没什么可说,可他都是用的手段!”

“手段也是实力的一部分,成王败寇,亘古真理。”

张狂缓缓地说:“再者说,就算吴涛打赢你,你也未必服他。你始终觉得他不如你,因为他是个高一的,还是个外地的,你从骨子里就看不起他!”

上一章:第208章 事出突然,依月失踪 下一章:第210章 各方人马,轮番登场
热门: 他的白月光竟然是我 八荒剑神 与光同尘[娱乐圈] 穿成反派作死未婚妻[穿书] 极品青云 复婚 乡村修真强少 战歌之王 横滨芳心欺诈师 跟情敌保持距离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