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为狗分手,实在不值

上一章:第206章 狗放你这,请多善待 下一章:第208章 事出突然,依月失踪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我过去一推门,办公室里一片亮堂,白依月探头进去晃了晃,才放心的迈步走了进去。

“真送走啦。”

白依月松了口气,把书包搁在茶几上,来回走了两圈,才坐到沙发上。

“挺好挺好,就是那狗味儿还在,这几天勤开着点窗啊。”

“没有问题。”

宋扬嘿嘿笑着,就跟做了好事等着老师表扬的小学生似的。

“好啦,那我先回家了,改天再过来看你。”

白依月站起来就往外走。

“嗯,我送送你。”

我跟着宋扬一起出去,看着白依月骑车离开。

我说:“扬哥,你真把狗送走啦?”

宋扬诡异一笑,冲我眨眨眼,也没说话就往上走。

我觉得莫名其妙,又跟着他上了楼,只见他吹了声口哨,两条狗从卫生间里跑出来,争先恐后地往宋扬身上扑。

看的我哭笑不得,宋扬一边逗狗一边说:“可别和你嫂子说啊,等她一来咱就把狗藏起来。”

“你知道她什么时候来啊?”

“那简单,从明天开始,我叫保安盯着点,一见她来就给我打电话。”

“那敢情好,就怕这俩狗无缘无故的叫起来。”

“不会,我已经把情况告诉它们俩了,白依月在的时候绝对一声不吭。”

“……”我无语了,这也能交流?

一边聊天,一边就进了办公室。

关上门,宋扬彻底放松,拿着球陪两只狗玩。刚把球给丢出去,办公室的门又开了,白依月急匆匆闯进来——“我忘拿书包啦!”

我转头看看茶几,书包确实还在上面,而宋扬已经彻底愣住了。

那两只狗也不知好歹地朝着白依月扑了过去,还伴随着“汪汪汪”的吼叫,但是白依月的叫声更大。

“啊!——”尖叫声响彻整个走廊。

“强强,壮壮,回来!”宋扬连忙发出指令。

但奇怪的是,两只狗此刻却不听他的,仍旧一味地往白依月身上扑,好像知道她是自己的敌人似的。

白依月一边尖叫一边往后退,宋扬连忙冲过去搂住两只狗的脖子(还没系锁链),不让它们再靠近白依月半步。

“吴涛!”宋扬叫了一声。

我立刻会意,马上冲过去拽住两只狗,宋扬则冲到白依月身前,将她搂在怀里低声安慰。

白依月真的吓死了,整个身体都在颤抖,一张脸也都是白的,偏偏两只狗还叫个不停。

我拽着两只狗,又拿过锁链来将它们拴住,但它们仍是叫个不停。

宋扬突然转过头来,声色俱厉地说道:“别叫了!”两只狗立刻趴下,发出“呜呜”的声音,好像特别委屈似的,我赶紧把它们拽到办公室靠里面一点,从白依月的视线里远离。

过了好大一会儿,宋扬才走了进来,表情看不出悲喜,只是感觉十分落寞。

两只狗迅速窜了过去,在他身前跳来跳去,希望他能像以前那样摸摸自己,但是宋扬没有动作,而是静静地坐在了沙发上。

两只狗好像感觉到主人的悲伤,也是趴在脚边一动不动。

“白姐呢?”

“走了。”

之后又是长时间的沉默。

我问:“白姐怎么说的?”

“有狗没她,有她没狗。”

宋扬说完这句话,诡异的情况又发生了,两只狗好像能够听懂一样,趴在宋扬的脚边“呜呜”叫着,还用头去蹭他的腿,让人看了心里难过。

宋扬伸出手来,摸着两只狗的脑袋,像是抚摸自己的孩子一样,摸了一遍又一遍。

一连好几天,白依月都没到KTV去,两人好像处在冷战之中。

当然我也没去,这些事情我都是打电话给孙辉知道的。

宋扬也没把狗送走,每天早晨定时带狗出去溜达一圈,平时也让它们呆在办公室里,除了睡觉之外都在一起。

我问孙辉,扬哥不准备把狗送走啦?孙辉说他也不知道,没人猜得透扬哥的想法,没准他会因为两只狗而放弃白依月呢。

我震惊地说,不会吧?!孙辉哈哈大笑起来:“当然不会,两只狗嘛,怎么能比人还重要。”

后来我专门去找了一次白依月,毕竟我俩在一个学校,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

某次下课,我就过去找她,问她和扬哥的事。

她说:“我和他说,把狗送走以后再给我打电话吧。这已经三天过去了,他那边一点动静也没有,大概真的放弃我了吧。”

我赶紧说:“不会的,扬哥只是暂时没找到下家呢。上回找了个地方,我亲自跟着去的,扬哥嫌那地儿太脏,又把狗给牵回来了,他可舍不得让那两只狗受一丁点委……”

我突然想起什么,赶紧闭上了嘴,在白依月面前说这个好像不太明智。

白依月果然沉默下来,过了很久才说:“宋扬一直很喜欢狗,我俩以前在一起的时候,在路上碰见狗。无论脏不脏,他都要过去逗一逗,碰见肚子饿的,还会专门买了吃的过来喂。说来也怪,他好像和狗天生有缘,无论多凶的狗,见了他总是乖乖的,任他抚摸和逗弄。你说说,他这么凶的一个人,打起架来心狠手辣,对狗却很好很好,是不是很奇怪?而我正好相反,天生就很怕狗,越大的狗越害怕。要是碰见那种大狗,我能当场吓昏过去。我好像天生和狗犯冲,大街上有那么多人,它们偏偏冲着我叫,你说奇怪不奇怪?宋扬在路上喂狗的时候,我就躲得远远地看他,还因为他身上沾了狗味儿,好几天都不愿和他说一句话。我有时候就想,我们两个差别这么大,在一起到底合不合适呢?”

我哈哈大笑起来:“白姐,你想得也太多了。这就和我爸只吃鸡蛋清,我妈只吃鸡蛋黄一样呗?无非就是生活习惯不同,咋还扯上合适不合适了呢?”

白依月叹了口气:“那能一样吗?你爸你妈那是互补,一只鸡蛋拿过来,你爸负责消灭鸡蛋清,你妈负责消灭鸡蛋黄;我和宋扬呢?一只狗牵过来,他爱得要死,我恨得要死,还怎么一起生活?”

我哑口无言,确实不知怎么回答。

“没准儿,我俩还真有可能因为这个而分手了呢。”

白依月一脸苦笑。

“不会的白姐,你别多想。”

“顺其自然吧。”

白依月摆摆手:“快上课了,你走吧。”

说实在的,我不觉得扬哥和白姐能因为这个分手,不过宋扬迟迟没有把狗送走也是真的。

那两天也正好快考试了,我也是抓紧学习各科内容,争取考试的时候多考几分,所以也没时间管他俩的事。

一直到考试前一天,我进入了最后战斗准备——发现单靠自己确实不行,还是得从作弊上下功夫。

我找了班上的学霸,让他们帮我准备小抄,就是把有可能出到的题目单独列出一份来。

他们都很怕我,所以非常认真地帮我准备。

弄好以后,我让东子拿去影印,然后分给其他兄弟们。

但是这也并不保险,毕竟小抄这个东西,抄上了才算发挥作用。要是监考老师严厉一些,能抄到的机会就很小,所以还是很认真地背着。

最后一天下午,我正在宿舍背题,突然接到宋扬的电话,问我现在有没有空,让我过去一趟KTV。

我说行,就放下小抄,打了车赶往KTV。

到了地方,见了宋扬,他也没说什么。就是让我拿了扫帚和水桶,他拿了拖布和铁钎,然后牵了两条狗往外走。

我还乐:“扬哥,咱们这是去哪义务劳动啊?”

“不是了,去兰姐那边,收拾一下她那后院,给强强和壮壮做个窝。”

我俩到了兰姐的洗头房,这时候已经下午,还没什么生意。但是小姐们都起来了,一个个都围着宋扬说些下流话,反正让我这个孩子听见怪不好意思的。

两只狗在路上的时候本来挺开心的,一到后院彻底蔫了下来,它俩好像知道怎么回事。

宋扬说明来意,兰姐和小姐们自告奋勇的帮忙,于是拿钎的拿钎。拿扫帚的拿扫帚,涮拖布的涮拖布,忙活的热火朝天。

兰姐手下十多个小姐,全部干起活来效率也是很高。

除了那堆煤球不能动以外,其他的垃圾、污渍基本全部清理掉了。

兰姐乐呵呵地说:“早就想收拾啦,可惜一直使唤不动他们,还是扬哥的号召力大,妹子们全部都来帮忙啦!”

这么多人忙活,我反而没什么可干,只好在那逗两只狗玩。

有个小姐在我旁边涮抹布,碰碰我的胳膊问:“你们扬哥有女朋友没?”我说:“有啊。”

那小姐一脸失望,接着又问:“多大了,漂亮不?”我继续说:“十八了,特别漂亮。”

那小姐的眼神更黯淡了。

我当时都崩溃了,你都三十多了,还想觊觎我们扬哥,也太有点异想天开了吧!

众人拾柴火焰高,忙活了两个小时,小院终于收拾的干干净净,瞧着有个模样了。

宋扬擦了把汗,把两只狗牵过去拴到角落的木桩上。

两只狗兴致不高,趴在地上无精打采。

上一章:第206章 狗放你这,请多善待 下一章:第208章 事出突然,依月失踪
热门: 圣子为何如此娇弱 混元剑帝 兽神 路过风景路过你 只要998老攻带回家 莫负寒夏 加油,你是最棒的 老师好美 失忆后他连孩子也不认了 戒·永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