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大放厥词

上一章:第184章 剑走偏锋 下一章:第186章 最后一个月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任远的惨叫声不时传来,听的我都心有余悸,忍不住问道:“不会打的太惨吧?人家父母要是知道了,找上门来怎么办。”

王峰笑呵呵地说:“不会的,像任远这种学生,他的父母比谁都清楚自己的儿子是个什么东西,在学校被老师打成什么样也会觉得无比正常。我干这行这么多年,家长从来都是握着我的手说:‘我家孩子要是不听话,你就给我狠狠地揍。’我打的越狠,他们越是感激呢,认为我帮他们教育了孩子。”

我叹了口气,这种家长确实不少,包括我爸我妈都是这样,认为老师打学生天经地义、老师打学生是为了学生好等等(当然,随着民智渐开,这种家长越来越少,现在更多的是‘敢动我家孩子一根汗毛,我就和你拼命’的家长)。

看着王峰洋洋得意的样子,我很庆幸当初没把视频传播出去,而是选择隐藏起来当作制约他的把柄。

我要是犯在这种人手里,真是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在办公室坐了一会儿,王峰说:“差不多了,我去训训他们,要不你先走?”

“行,麻烦王哥了。”

我出了门,在各种惨叫声中离开保卫科,远远的就看见教工楼门口站着五个人,正是宋扬他们一伙。

我大吃一惊,奔了过去:“扬哥,你们怎么来了?”

宋扬说:“我接到一条短信,说你现在有危险,我们就赶紧过来了。”

我更加吃惊,不知是谁发的短信,不可能是我们这伙的人啊?况且知道宋扬手机号的,也就叶云、东子二人,他俩更不可能帮我求救了。

宋扬问我怎么回事,我就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这点小事,我自己搞得定,谁那么闲,给你们发的短信啊?”

“说的也是,我也不知这号是谁的,反正打过去以后没人接。”

宋扬把手机给我,上面有条短信,果然是帮我求救宋扬的。发在二十分钟以前,那时候我们刚刚去了高二,时间倒是把的挺准,肯定是县一中的学生。

我一看号码,不禁更加震惊!

“是谁?”邓禹皱着眉头。

我掩着扑通扑通乱跳的心,说道:“白依月!”给宋扬发短信的手机号就是白依月的,我们经常打电话,所以对她的号很熟悉。

“确定?”邓禹露出不可思议的模样,而宋扬看着手机若有所思!

“确定!”我很肯定的说。

现场虽然只有我们几个,但还是像炸了锅似的,尤其是有孙辉和张伟这两个也能咋呼的:“嫂子给扬哥发短信了!”“这可是个好兆头啊!”“嫂子知道扬哥的号?吴涛是你说的吗?”

“没有没有。”

我摇着头:“一提扬哥,白姐就转移话题,我根本来不及告诉她手机号。”

“那她是怎么知道扬哥手机号的?还能在关键时刻给扬哥发短信求救!”

正说着呢,身后忽然传来脚步声。

我回头一看,原来是任远他们出来了。

任远着实被揍的不轻,除了显而易见的鼻青脸肿之外,走路也一瘸一拐的,需要两个人搀扶。

他们大概七八个人,都是互相搀扶着走来。

走到我身前的时候,任远上下看了看我,估计以为我也被保卫科的揍了,结果看到我毫发无伤,顿时露出惊讶的表情!

王峰让我先走,就是怕碰到这种情况,结果我在门口碰到宋扬他们,一时高兴说着说着就给忘了,结果还是让任远给看见了。

任远上下看了我两眼,咬着牙恶狠狠地说:“行,吴涛你真行,没想到你在学校耍的这么好,连保卫科的都帮着你。哈,我低估你了,不过咱们走着瞧吧,我要是收拾不了你,我就不姓任!”说完,便继续往前走,看也不看我一眼。

类似这样威胁的话,我从初中到高中,听了不知多少遍,听的耳朵都起茧了,所以也根本没当回事。

你让我走着瞧,那咱们就走着瞧,看看谁能笑到最后?

任远刚走出去两三步,孙辉的声音便响了起来:“我刚才听见什么了?有人要收拾吴涛?”

张伟接着说:“是的,我也听见了。我现在都怀疑是不是听错了,有人还敢在咱们面前说要收拾吴涛?要我看呐,这个人不是眼睛瞎了,就是脑子进水了。”

两人一唱一和,成功的吸引了任远的注意力。

任远转过头来,上下看了看孙辉他们,不耐烦地说:“你们他妈的是谁啊?吴涛,这是你们天曲镇的吗?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也敢跑过来大放厥词?”

沉默。

“他说什么?”孙辉说:“大放什么?”

张伟说:“厥词。”

“厥词什么意思?”

“我也不知道啊……你知道我读书读的少。不过我猜,可能是放屁的意思吧,他听见我放屁了?这人耳朵灵啊,我以为自己刚才放屁的声音很小了呢。”

孙辉叹了口气:“上过高中就是好,出口就是四个字四个字的,比咱们这些文盲强多了,放屁都能用成语来形容。不过我觉得,他不是听见的,而是闻见的,你放屁太臭了……”

“够了!”任远大声喊道:“神经病吧你们,老子没空和你们在这叨逼叨。吴涛,把你们镇上这些土狗牵走,不要来我们县里污染空气!”看上去,任远已经出离愤怒。

一直没说话的狗熊突然捏了捏拳头,朝着任远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说:“实际上呢,看在你年龄的份上,无论你怎么辱骂我们,我们都该无动于衷、假装没听见的。可是你错就错在说要收拾吴涛,而且是当着我们的面说要收拾吴涛。就这一条,你就已经死了。”

一向寡言少语的狗熊突然说了这么一堆,而且全都是围绕着我说的,令我非常吃惊,也有一丝感动。

比罗奔还要伟岸的狗熊往前一走,就对任远形成了无与伦比的压力。

任远不由自主的开始后退,边退边说:“这是县一中,你们这些社会青年不能……”

还没说完,狗熊就一掌拍出去,狠狠打在任远的脸上。任远本来就受了些伤,现在更是直接飞了出去,爬都爬不起来了。

任远的那些兄弟倒也彪悍,一窝蜂地朝着狗熊扑过去,可这才是真正的蚍蜉撼树,狗熊几乎没怎么出力,只听见“砰砰砰砰砰”的声音,七八个学生相继飞了出去,而且个个都是惨叫连连,看得我震惊不已、心驰神往——假如我有这样的体格,在县一中这个地方岂不是早就横着走了?

自始至终,宋扬他们都是看着,只有狗熊一人动手。

宋扬抱着双臂,说道:“吴涛啊,你在县一中快一年了,就没个红棍傍身吗?就这些家伙,交给红棍就足够了嘛。”

我嘟囔着说:“狗熊哥这种红棍上哪去找啊……”

教工楼外的动静必然惊动了保卫科,一帮保安火急火燎的冲出来,远远的就大骂:“谁在门口打架,不想活了是不是?!”趴在地上的任远此时有了精神,用手举着宋扬他们喊:“就是他们!就是他们打我的!”和外面挨了打就依靠民警的混子一个德行。

这时是上课时间,这边的动静甚至传到了对面的教学楼里,不少学生趴在窗户上看着这边的动静。

保安们冲出来,宋扬他们仍旧无动于衷,宋扬还摸出酒壶喝了一口。

保安们冲出来的时候,已经认出了宋扬他们,有几个呆在当场,有几个手疾眼快的冲到任远那边,一巴掌拍到他脑袋上说:“胡说什么,谁打你啦,我怎么没有看见?”

王峰站在楼里,压根就没有出来。

宋扬回过头去,拿着酒壶凌空冲他敬了一个,王峰连连点头,一脸讪笑。

“我们走了,有事联系。”

宋扬和我说过这句话后,和邓禹、狗熊他们迅速离开学校,而我也施施然回到了教室,任谁都看得出来我是最大赢家。

走进教室的时候,全班同学都对我行注目礼,要不是老师还在讲台上,估计掌声就再一次响起来了。

为什么呢?因为我这次是代表高一,正式和整个高二开战,而且最后还没吃亏,获得崇拜也是很正常的。

刚坐了一会儿,就下课了,老肥第一个跑进来对我表示庆祝,眉飞色舞地说:“涛哥,你真行,保卫科都站你这边,我就知道你一定赢的。”

我笑呵呵看着他:“你肚子不疼啦?”

老肥说:“不疼了。涛哥,再打架的话,你一定要叫我啊,我现在身体倍儿棒。”

叶云调侃他:“是不是和痛经宝的缘故啊?”

老肥说:“怎么会呢,东哥那是和我开玩笑,我一个老爷们怎么可能……”

还没说完,东子已经来到他身后,一巴掌排在他后脑勺上:“你说什么?!”

老肥被打的一个激灵,立刻站直了身子说:“我现在肚子不疼,都是因为东哥给我喝了痛经宝……”

上一章:第184章 剑走偏锋 下一章:第186章 最后一个月
热门: 重生后被影帝看上了 我的诱惑美妇 与光同尘[娱乐圈] 文豪的棺材板压不住了 穿成自己的替身 乡野兽医 蝙蝠崽穿越横滨的开挂日常 锦瑟江山之烛影摇红 我把暴君养大 我在春天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