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赶紧表白吧

上一章:第157章 拘留 下一章:第159章 不要装大款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没办法,只好继续啃馒头,旁边还有几个人笑话我们,说我们吃不起好的还装大款。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才体会到十多个人住在一起是什么感觉,最少有一半的人在打呼噜,而且半夜老有人上厕所,不知道他们的屎尿咋那么多。

进来的时候手机也被没收了,只能看墙上的表来确认时间,折腾到晚上三四点才睡着。

第二天,还是做花,上午做完休息一会儿,下午再继续做,一天净是弄这个了。

胖子牢头不用做,要么走来走去的监督我们,要么躺在那里睡大觉。

我很羡慕他,也想做牢头,但是不知要怎么做。

等到第四天,黄晓雯来看我们,还带了一堆吃的。说我们这回出名了,不光在学校打架,还跑到外面打架。

我说:“在学校打架还好点,在外面打架动不动就拘留了。”

回到号子里,叶云分给牢头一些吃的,剩下的我们自己吃。

牢头吃完以后,过来和我们唠了会儿嗑,说他今天就要走了,以后有缘再见面吧。

我们还以为他要出去了,后来才知道是案子判了,转移到监狱继续住了。

牢头也是个可怜人,在外面跑大车,十天半个月也不沾一趟家。有一次开车路过家门口就进去转了转,发现他老婆和另一个男人睡在一起,气的他当场操起菜刀就把这对奸夫淫妇给砍死了。

案子拖了一年多,各方面调查取证都要时间,所以就一直在看守所里住着。

牢头走了以后,我们号子就空了张床,暂时也没有新人进来。

等到做花的时候,警察在外面喊了一声,问谁要跟着他去领材料,一个麻子脸站起来跟了出去。

我们才住了四天,还没把号子里的人认全,不知道这个麻子脸是什么来头。

过了十几分钟,麻子脸拿着材料回来了,分给我们以后说道:“还是每人二百个,做不完不许休息。”

说完,他就躺床上睡觉去了,显然把自己当作新任牢头了。

我们三个对视了一眼,又看了看周围的其他人,发现大多表现麻木不仁,平时怎么做现在还怎么做。

我又看看那个麻子脸,心里就觉得相当不平衡了,凭啥我们做着你躺着啊。

如果按照我现在的思路,就会觉得还有三天就出去了,没必要再去惹那个事了。

但是当时不行,我才十七岁,正是冲动热血的时候,和叶云、东子一合计,也躺到床上睡觉去了。

还没睡五分钟呢,麻子脸就过来踹我们的腿,骂骂咧咧地说:“怎么不干活?”

我站起来说:“你怎么不干呢?”叶云和东子也站了起来,看着麻子脸。

麻子脸指着我们说:“怎么,还要反了天是不是?胖子在的时候你们嚣张就算了,现在胖子不在了还敢这么狂?把烟先给我拿出来!”然后就来摸我的口袋。

其实我根本没烟,但是我特别讨厌麻子脸这么做,直接把他的手打开了,指着他说:“给我放尊重点!”

麻子脸一拳就砸了过来,我也没有防备,被他打的退了好几步。

东子和叶云一起冲上去,按着麻子脸的两条胳膊将他扑倒在地,我也扑过去骑在麻子脸的身上来回打了他好几拳。

号子里一下就乱了,好多人过来围观、拉架,不过我发现他们拉的是偏架,只是把我们几个拉开了,根本没人拉麻子脸,麻子脸踹了我好几脚。

不过很快,外面有人吹哨,紧接着冲进来好几个所警,大声叫着让我们蹲在地上。

我们赶紧蹲在地上,还用双手抱住头。

所警问清楚谁打架以后,就把我们三个和麻子脸都带出去了。

来到一间办公室,几个所警审问我们,我们就一五一十地说了。

“他不干,我们也不干。”

听完我们几个说话,几个所警都笑了,是那种很明显的嘲笑。

一个所警说:“你们是真傻还是假傻?不知道牢头是不用干活的?”

我说:“我知道,可凭什么他是牢头?”

几个所警笑得更大声了,麻子脸也指着我说:“你他妈真是个傻逼。”

然后他掏出烟来,给那几个所警都点上了。

其中一个所警把裤带卸下来,拿在手里“咔嚓咔嚓”的响了两下,接着说道:“我现在就让你知道,为什么他能当牢头。”

然后一裤带甩到我胳膊上了,疼的我龇牙咧嘴的,差点没和他干起来。

那所警说:“现在你知道了没?”

我说:“我不知道。反正他不干活,我也不干活。”

所警又是一裤带抽下来,这回疼的我真急眼了,扑上去就和他打了起来。

叶云和东子也没闲着,也帮我一起打那个所警。

当然其他所警也没闲着,于是办公室里彻底乱了起来,一时间鸡飞狗跳、吼叫连连。

当然,我们三个孩子,肯定打不过几个所警,很快就被他们压制到了地上。

不过,混乱惊动了其他所警,冲进来才把这场混战给制止了。

所警和犯人打架,这可是不得了的大事,所以我们几个都被带到了所长办公室,麻子脸则先回号子里去了。

所长办公室里,几个所警振振有词,说我们不尊重管教,辱骂管教和殴打管教。

等他们说完了,所长才让我们说,我就把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说的时候,心里也挺泄气的,觉得所长肯定是护犊子,不知道要怎么整我们呢。

我们说完以后,那几个所警就提议要把我们多关半个月。

所长想了想,说道:“先把他们几个带回去吧。”

我们回去的时候,众人还在做花。

麻子脸指着我们说:“赶紧做,做不够二百个不许休息。”

我看看表,这会儿再做,到吃饭也做不完。

反正事情都这样了,还不如继续睡觉呢。

我就躺下了,叶云和东子也躺下了。

气的麻子脸大叫:“你们还狂呢?看看所警一会儿怎么收拾你们!”我们也知道要遭殃了,但还是躺在床上无动于衷,想想那会儿真是天不怕地不怕。

麻子脸还是骂骂咧咧的,我起来指着他说道:“再你妈乱,再揍你一顿信不信?”

麻子脸不乱了,嘴里嘟嘟囔囔的,也不知在说些什么。

因为我们三个不做花,任务完不成的花他也得遭殃,所以他只好也加入进了做花的行列里。

我躺在床上,心里也很矛盾,毕竟还有三天就出去了,闹出这个事也不知值不值得。

其实人生很多事都是这样,做过以后才会觉得后悔,我一生做过的后悔的事太多了,基本都是年少轻狂的时候干下的。

过了一会儿,号子外面有脚步声传来。

麻子脸一下子跳起来,指着我们幸灾乐祸地说:“你们完蛋啦,一会儿就关你们禁闭了。”

看着他那张嘴脸,真是想一拳砸过去。

号子的门开了,一个所警站在外面。

麻子脸上去殷勤地说:“王哥,叫他们走呢吧?”

所警看了他一眼,说道:“叫你走呢。”

当时整个号子的人都愣住了,最吃惊的自然还是麻子脸,他指着自己的鼻子:“我?!”

“对,你,走吧。”

所警拉了他一下,把他拉了出去。

号子里顿时沸腾了,嗡嗡嗡地讨论着刚才的情况。

叶云则笑了起来:“我就知道我爸不会不管我的。”

我也乐了:“你爸什么时候来的?”叶云说:“我爸没来,但是我爸肯定和所长打过招呼了。”

我竖着大拇指说:“官二代就是牛逼。”

一直到晚上,麻子脸也没回来,听说是转到其他号子里了。

经过这么一闹,我们自然成了牢头,什么也不用干,成天躺在床上睡觉。

吃饭的时候,还有人抢着帮我们报饭。

就这样潇潇洒洒地过了余下三天,一个星期的拘留生活终于到此为止了。

办好手续以后,所长叫我们去他办公室,给我们说了一番大道理,让我们出去以后好好做人,别再动不动就打架了。

我们自然点头点头再点头,还说了一堆拍着胸脯大作保证的话。

出来以后,宋扬在校门口等着,随后又开车送我们去学校。

路上,宋扬就问我们拘留所生活如何,我说:“还可以,就是吃的不好。”

回到学校以后,引起了一场小小的轰动,因为都知道我们是被拘留了。

我很郁闷,怎么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呢?坐下以后,前面的冯新雅扭过头来,看着我俩说:“瘦啦,是不是在里面没有吃好。”

我说:“是吃的不好,等着你请我们吃饭呢。”

冯新雅说:“做梦吧,你俩请我吃还差不多。”

说实在的,我不太喜欢冯新雅,因为她总觉得和我俩关系很好。

其实也就我和她说说话,叶云根本不带搭理他的。

我说了两句,也不想说了,但是冯新雅没有自知之明,扭着头一直叨叨叨的:“你俩这次可真出名了,有人说你俩不满足高一,准备抗下整个学校呢。”

我一个激灵,说道:“这不是瞎说吗,我们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

叶云诡异地看向我。

冯新雅在,他不想说话,所以只好拿眼神瞄我。

我说:“你别瞄我,瞄我也没用,我可没想过要抗整个学校。”

我的目的一直很单纯,就是想让自己和自己的朋友不被欺负。

别人不来找我的麻烦,我也断断不会去找别人的麻烦。

冯新雅说:“反正外面都是这样传的。我觉得你们可以,你们身上有那种老大的气概。”

我说:“谢谢夸奖啊,我要好好学习了。”

冯新雅扭过去以后,我和叶云说:“睡吧,当耳旁风就行。”

当天晚上,我们宿舍举行了一场盛大的接风酒宴。

说是盛大,只是人数盛大,来了有上百个人,宿舍里坐不下,都坐到走廊去了。

庞华不知从哪学的,还弄了个火盆,叫我们三个跨过去,说是平平安安。

接着开始喝酒,那是相当热闹,老肥他们,庄浩他们,都过来了。

不管他们服不服我,毕竟我是高一的老大,过来敬酒是必须的——如果不想被找麻烦的话。

后来喝的酒酣耳热,让我觉得外面就是好,拘留所真不是人呆的地方,居住条件怎样暂且不说,失去自由的感觉就让人受不了。

喝着喝着,老肥突然说道:“涛哥,你什么时候抗了县一中呢?”我惊了一下,瞪着他说:“我没说过要抗县一中啊——你什么意思?”

老肥说:“我没什么意思啊,我也是听别人说的。我挺高兴的,觉得涛哥一定可以。”

我的心里七上八下,总觉得老肥在给我设套。

这种话敢乱说吗?传出去以后,高二高三的会怎么想?顶着这句话出去,就像是在头上顶了个靶子。

我很认真地说:“今儿个人也全,我重申一下吧,我没想过要抗县一中,以后不要再乱传这个事了。”

大家都说行、好,唯有老肥说:“涛哥啊,你有这个本事,就照着这个目标去做呗……”

东子也喝多了,大声说道:“这话说的好,有能力扛下整个县一中的,也只有……”

话没说完,一个酒瓶就丢了过去,正砸在老肥的头上。

老肥“哎呦”一声,捂着头站了起来退了两步。

紧接着,叶云的声音响了起来:“不该说的话不要说,不该操的心不要操。”

老肥没说什么,捂着头退出去了,东子也不敢乱说了。

剩下的人继续喝酒,就没人再谈这个话题了。

后来渐渐散了以后,宿舍只剩下我们三个了。

东子说:“扛了县一中不好吗?我真觉得咱们可以。都说高二牛逼,可你们看看屈川,不一样被咱们打的连头也不敢冒。”

叶云说:“不是好不好的问题。就算咱们心里是这么想的,嘴上也不能这么说出来。”

东子问:“为什么?怕什么?”

我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你要是不懂,就回去查查字典。”

东子不说话了,坐在那摆弄瓶子玩。

我看他有点可怜,忍不住说道:“别看咱们现在是高一老大,可是底下多少人盼着咱们摔下来呢?不说别人了,老肥肯定是这么想的吧?”

东子说:“他敢!我把他耳朵拧下来!”

“你说他敢不敢?他现在怕你,怕的是什么?还不是因为上回张鹏过来的原因?”

东子又不说话了。

我继续说:“区区高一,还有那么多人盼着咱们翻船,如果再把范围扩大到整个学校,咱们还能好好活着吗?老肥当众说这个话,明显的不安好心,你还给他帮腔……”

“我错啦。”

东子一脸苦恼的样子:“我就是觉得,真能扛下县一中就好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宿舍只剩下我和叶云两人。

我说:“有没有可能,有人故意搞这个传言害咱们啊?”叶云说:“我也是这么想的,实在太给咱们招黑了。”

后来我和叶云商量了一下,决定不搭理这个谣言,慢慢的应该就不攻自破了,现在最当紧的还是白依月的事。

说到白依月,我们又想起肖海来了,肖海和白依月同学这么多年,他们之间或许能说上话?第二天,我们就找了肖海,一问才知道,还真能说上话。

“不是我吹,整个高二年级,我是白依月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

“你他妈的怎么不早说啊!”我晃着肖海的肩膀,心里真是又气又恨。

“你们……也没问我啊……”

废话不多说了,我们当场就上了高二那层,让肖海去和白依月说一说,看看能不能和我们做个朋友。

肖海进去以后,我们就趴在窗边看着,来来回回的走过好多学生都看我们。

平常也有学生看我们,但今天总觉得怪怪的,莫非我和叶云已经出名到这种地步了?

肖海进去以后,就看见他坐到白依月座位前面。

然后我们惊讶的发现,白依月真的抬起头来和他说话了!我们观察白依月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场面。

肖海和白依月说了几句,然后指了指趴在窗外的我俩。

我赶紧摆了摆手,算是跟白依月打个招呼。

白依月回过头去,不知说了一句什么,肖海就站起身走了出来。

“肖哥,怎么样了?”

“不行。”

肖海耷拉着脸:“她说不想和你俩交朋友。”

“你还有没有其他办法了?”

“没有。”

肖海摇摇头:“我再说下去,白依月就连我都不理了,你们还是想想其他招儿吧。”

说完,肖海无奈地走了,我俩在门口站了一会儿,也觉得相当无趣,便回去上课了。

放学以后,我俩又跑到二楼,倒不是还抱着希望,只是已经形成习惯了。

等白依月一出来,我条件反射地叫了一声:“白姐。”

白依月仍然没理我们,目不斜视地往前面走,好像没看见我俩似的。

我叹了口气,和叶云对视一眼,就准备去吃饭了。

刚一迈步,结果有个人站在了我俩跟前。

我一抬头,发现白依月竟然又回来了,一张脸上依旧布满冰霜。

“你们两个就不累么?”白依月不光回来了,还破天荒地说了一句话。

“不累,不累!”我赶紧说道。

“说吧,你们两个谁喜欢我?赶紧表白吧,表白完了我好拒绝,你们不累我还累呢。”

白依月来回看看我俩,脸上露出嫌弃的表情。

叶云在旁边笑了。

我说:“白姐……我俩谁都不喜欢你。”

白依月惊讶地看着我俩,好像发生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

我张张嘴:“真的。”

“那你俩有病啊?”白依月说:“每天缠着我,每天守在这里,想方设法和我说话,还为我和屈川打了一架?”

我不知如何反驳,只好说了一句:“确实不喜欢你,就是想和你做个朋友……”

“有病。”

白依月丢下一句话,扬长而去。

我和叶云对视一眼,也觉得我俩确实有病。

就我俩的行为来看,谁都觉得是在追白依月,难怪白依月也会误会了。

我俩走到楼梯拐角,刚要拐弯的时候,迎面过来一个人。

我吓了一跳:“白,白姐,你怎么又回来了?”

没错,站在我俩面前的就是白依月。

白依月生的很漂亮,我不会用词汇形容五官,但她确实是我此生见过的最漂亮的女生。比之电视里那些明星都毫不逊色,即便一脸冰霜也难掩本身的美丽,难怪高二这么多男生为她趋之若鹜。

“你们真的,只是想做个朋友?”

“是的!”我赶紧点头。

“好,咱们一起到外面吃个饭吧。”

我呆住了。

“怎么,不愿意?”白依月皱了皱眉。

“愿意,愿意!”我几乎吼了出来。

这实在太意外了,一直以来和她的关系都处在“连句话也说不上”的程度,现在突然跳到“能够一起出去吃饭”的程度,对我来说无异于走在路上被馅饼砸到!看来今天我的运气很好,有些事做的顺风顺水!

白依月推着她那辆天蓝色的自行车,我们三个并排一起走出学校。

白依月太扎眼了,走在路上不断有人看过来。

白依月和叶云都无所谓,他俩都是那种习惯被人瞩目的类型,而我则显得格外不好意思,被人关注的感觉不太舒服。

出了校门,我压住内心的狂喜,礼貌地问白依月:“想吃什么?”

“随便。”

最终,我们找了一家环境还算雅致的饭店。

县一中门口没有什么好饭店,这间已经算是上档次的了。

白依月说:“你俩都是学生,哪来的钱在外面大吃大喝?”

我高兴地说:“有他呢,他爸是当官的,手头就没缺过钱。”

叶云说:“他才有钱呢,他家开着个KTV,简直就是日进斗金。”

白依月怪异地看了看我俩,大概是没见过我俩这么不要脸互相吹捧的。

刚落座,东子就打来电话,问我俩去哪了,和黄晓雯在食堂门口等半天了。

我说我和叶云在外面吃,东子一听也非要过来,好说歹说也阻止不了他,只好给他报了个错的地名,先把电话撂了再说。

上一章:第157章 拘留 下一章:第159章 不要装大款
热门: 双归雁 他那么宠 一刀劈开生死路 剑灵 英灵变身系统2 安定的极化修行 大唐超级奶爸 怪他过分可爱[快穿] 我在横滨开咖啡馆 我和渣攻他叔好了[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