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跟着叫涛哥

上一章:第101章 一点都不奇怪 下一章:第103章 各个击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东子也终于明白过来,摸着头笑呵呵地说:“哎呀,那个,小意思嘛……”

老肥他们围着东子,又是吹捧又是亲热,反而把我们三个晾到一边。

东子也很享受现在这个状态,搂着老肥和二炮的脖子吹吹咧咧,像是久未谋面的兄弟。

叶云说:“要不咱们先走?”

我点点头:“只能这么做了。”

就在我们三个准备进去的时候,东子总算是良心发现了,他指着我说:“涛哥!”

“啊?”我回过头去。

东子带着老肥他们过来,互相介绍:“这是老肥,这是二炮……这是涛哥。”

老肥他们看看我,并没叫我涛哥,只是点了点头。

我也无所谓,冲他们点了点头,说道:“那就拜托大家了,随后找个地方坐坐,看看怎么弄天屯镇的。”

老肥说:“晚上吧,我们现在和东哥叙叙旧。”

定了以后,我们就各走各的。

我、叶云、黄晓雯是一个班的,就相跟着一起回去了。

东子和老肥他们要叙旧,朝着校外的方向去了。

现在还是上课时间,整个县一中都非常安静。

我们三个进了教学楼,一路朝着我们班而去。

我们掐的时间很准,刚走到教室门口,下课铃声就响了,和下课的老师正好撞上。

老师看看我们三个,没说什么就走了。

班上刚乱起来,我们三个就进去了,然后教室猛地安静下来。

我和叶云离开三天,估计他们以为我们退学了呢。

我一进去,就急着找庞华,却发现庞华不在教室。

我找了个平时关系还行的学生询问,他说庞华在上课前就被庄浩的人拖走了。

我更急了,又问他知不知道被拖到哪了,那学生刚说了个不知道,然后眼睛看向教室门口:“哎,回来了!”

我回头一看,庞华果然进来了,只是浑身脏兮兮的,脸上也青一块紫一块,显然是刚挨过打的样子。

而且他低着头,估计是觉得丢人吧,进来就直直往他座位走,也根本没看见站在教室中间的我和叶云。

我俩直接奔过去,挡在了庞华面前。

庞华一抬头,看见是我俩,脸上非常震惊,接着泪水就哗哗掉下来:“涛哥,叶哥,你们可算回来啦!”

我上火地问:“怎么回事?”

庞华说:“上节课下课的时候,庄浩把咱们天曲镇的都叫到大操场,美其名曰帮助我们锻炼身体,逼着我们长跑、蛙跳、俯卧撑、仰卧起坐,动作稍不规范就被暴揍一顿……而且他们的要求还很苛刻,让我们十分钟跑完三千米,跑不完的就自己打耳光三十下……”

“别说了!”我愤怒地大吼:“给我叫人,去揍庄浩!”

三分钟后,我们天曲镇的学生已经集结完毕,果然一个个都是伤痕累累的模样,看来这几天没少吃苦。

他们看到我和叶云,又个个露出激动的神情,显然对我俩抱有极大的自信。

不夸张的说,我俩一站在这,整体气势都不太一样了。

大家个个拿着家伙,意志坚定的要和他们火拼。

我给东子打了个电话,说我们现在就要去找庄浩,让他赶紧带着人过来帮忙。

现在就要打过去的原因,一个是我们已经在门口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再等下去甚至不用我们去找庄浩,庄浩就会带着人来找我们了;再来是现在过去正好打庄浩个措手不及,省的等他也叫了人再报仇就非常困难了;再来就是我现在很气,非常非常气!

而且,最后一条才是最主要的原因。

去他妈的理智吧,老子现在只想暴揍庄浩。

打完电话以后,我迅速带着大家冲向庄浩的班级。

因为行动匆忙,大家手里的家伙也参差不齐,我和叶云各拿了一个凳子腿,他们还有人拿拖布把的,都是学校很常见的武器。

冲到庄浩的班,我一马当先的踹开门,带着人就冲进去了,扫了一眼就看见庄浩坐在角落,二话没说就第一个冲了过去。

庄浩看见我,先是非常震惊,紧接着赶紧从抽屉拿家伙。

但是已经晚了,我已经冲到他面前,一棍子就砸了下去。

完全没有章法,砸着哪算哪!

庄浩一躲,这棍打到他肩膀上。

紧接着我又一脚踹出,当场就把他蹬到地上了。

同一时间教室也乱了,好多人站起来和我们打,庞华他们和这些学生打在一起。我和叶云一左一右的围攻庄浩,把他打的在地上滚来滚去,根本就站不起来。

这时候,我的背上突然一痛,回头一看,原来是有人拿凳子砸了我一下。

这一下真疼,差点没把我给砸倒。

我回头就是一棍子,把那个学生给削倒了。

再一看教室里的局势,基本乱成了一锅粥,他们全班男生都加入了战斗。

因为我们是突袭,又带着家伙,所以暂时打了个平,估计再打下去肯定不行,这点优势慢慢就被拉平了。

而且,这边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天屯镇其他学生肯定要来帮忙了,东子和老肥他们又还没有来,到时候把我们堵在这就不好办了。

我又狠狠踹了庄浩两脚,然后喊了一句:“撤啦!”就和叶云带头往教室门口跑。

大家一听,也跟着我们往门口跑。

庄浩站起来,扯着嗓子喊:“给我追,别让他们跑了!”

但是他喊的已经晚了,我们迅速的跑出教室。

正高兴呢,结果一到走廊就傻眼了,两边跑过来一些学生。手里都是拿着各种家伙,一看就是天屯镇的,过来就和我们交手了。

一个学生奔着我来的,拎个凳子就往我这边砸。

我赶紧闪了一下,但是没有闪全,砸到我腿上了,当时就疼得我直抽凉气。

那个学生正好也冲过来了,我随手一棍子就干到他的脸上,虽然没有把他打倒,但是也打到一边去了。

我看看走廊两边过来的学生还不多,心里想着还是让大家赶紧撤退,不然等一会儿天屯镇的大批赶到,到时就是想跑也跑不了了。

我就喊:“赶紧撤,别打啦。”

这时候,教室也不能回了,只能往校园里跑,然后再等学校出面阻止战斗。

我的想法丰满,可惜现实骨感。

我瘸着腿跑了两步,回头一看,叶云正和一个学生打着,根本跑不出来。

庞华他们也是,每个人都有交手对象,一时间还真跑不出来。

我也跟着着急,只好返回去继续打。

庞华他们在我和叶云的教导下还算彪悍,打了这么长时间还没有哪个被干倒的,倒是一个又一个的学生被他们给干掉了。

感觉好像是挺爽的,但是这无异于饮鸩止渴,因为对方的人越来越多,我们迟早是要陷入重围的。

我冲到叶云身边,一棍子敲在他的对手头上。

那个学生捂着头,“嗷嗷”叫的跑到一边。

我赶紧和叶云说:“咱们得走,他们的人越来越多。”

叶云点头,接着又大喊:“大家快走,跟着我和吴涛!”我俩一阵乱砸乱削,试图打散他们队形,给我们的人清出一条路。

就在此时,庄浩也带着人从教室里奔出来了。

庄浩一出来就喊:“吴涛呢?叶云呢,老子和他俩没完!”然后有人就说:“在这呢!”庄浩就冲着我俩来了。

我俩都没想到这家伙还挺耐打的,满脸血还要出来和我俩打架。

我俩也迎着他冲过去,可能是我俩的气势太凶,他冲到一半扭了下头,可能是发现身边没有帮手,又转回去赶紧跑了。

我和叶云也不追,毕竟现在逃跑最重要。

我俩一转身,发现已经迟了,走廊人山人海,黑压压的一片,前后左右几乎全是天屯镇的学生了。

也就是转瞬的功夫吧,我们天曲镇的都聚到了一起,而走廊两边围满了天屯镇的学生。

他们没有急着冲上来,有点类似猫抓老鼠的味道。

我来回看了看我们的人,受伤的不少,大多都挂了彩。

不过他们本来就有伤,现在反而显不出来了,一个个都看着我,等着看我要怎么办。

走廊两边的学生里面,各有几个天屯镇带头的,宿舍混战的那天晚上基本都见过了。

庄浩一脸的血,刚才被我和叶云打的不轻。

现在就属庄浩最得瑟,手舞足蹈的说:“你们再跑啊,现在看你们还往哪跑?”

我看看他,忍住没有骂他,现在最重要的应该是拖延时间。

要么拖到学校插手,要么拖到东子他们过来。

这时候,天屯镇的有个带头的说:“吴涛,你今天刚回来?”

这个带头的鼻子挺大,暂且就叫他大鼻子。

大鼻子好像有点威望,他说话的时候其他人都不吭声。

我说:“刚回来不到十分钟呢。”

大鼻子又说:“那你牛逼啊,刚回来就找庄浩麻烦?我们还没去找你呢。”

我说:“不找能行?看看庄浩把我兄弟欺负成什么样了。”

大鼻子说:“那没办法,我们本来要找你,但是你躲起来了,我们只能打你兄弟。”

“所以,你现在是来和我讲道理的?”

“呵呵,不是。”

大鼻子说:“我是觉得,你大概也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了。”

我看看前后两边,说道:“傻子也能看出来。”

大鼻子点点头:“现在给你两个选择吧。第一,被我们打一顿,然后自己退学;第二,被我们打一顿,你还是不退学,然后被我们每天打,最后被逼无奈只好退学。”

庄浩赶紧插嘴:“先打一顿再说,别和他废话那么多。”

大鼻子瞪了他一眼,庄浩赶紧把嘴闭上了。

我笑了一下:“赶尽杀绝啊?”

“不是我们要赶尽杀绝。”

大鼻子说:“你得罪了罗奔,就是神仙也救不了你。你说你们天曲镇也就十来个人,在县一中还敢这么猖狂,能有今天也是咎由自取。行啦,别废话啦,赶紧自己做个选择吧。”

“他要是哪个也不选呢?”突然一个声音远远的飘过来。

我呼了口气,东子那个家伙总算是来了。

与此同时,走廊两边又聚过来好多学生,同样都是手里拿着家伙。

天屯镇几个老大的脸色顿时变了,庄浩震惊地看来看去:“怎么回事?”

接着,人群中挤过来几个学生,正是东子、老肥、二炮他们。

东子问我:“涛哥,没事吧?”

我摇摇头:“没事。”

对面的大鼻子眯着眼睛说:“天格镇的?不错啊吴涛,还能把天格镇的拉来?”

庄浩好像懂行,立刻说道:“老肥,你咋和东子那个傻逼搞到一起了?”

老肥手里拿个棍子,直接丢了过去,骂道:“你他妈才是傻逼,再这样说我们东哥,小心老子把你的舌头割了。”

庄浩一躲,这棍子没有砸着他,但是也够狼狈的。

东子也说:“庄浩,别看你现在得瑟,咱俩可以慢慢玩哈。”

庄浩这回彻底傻了,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遥想几十天以前,他还能把东子打的满地跑呢,现在东子已经能率领这么多天格镇的学生了。

东子他们一来,我也跟着有了底气,非常轻松地看着天屯镇一干人。

庞华他们也很意外,一个个露出惊喜的神色。

叶云说:“你们涛哥这几天可不是白消失的,现在你们知道他的用心良苦了吧。”

大家高兴之余,也有几个露出惭愧的神色。

我就明白了,这几天肯定有人说我什么了。

还好还好,说归说,并没有乱了军心,关键时刻大家还是撑住了。

这时候,对面的大鼻子突然说道:“吴涛,我不管你是怎么把这些人叫来的。但是,你如果以为这样就能反败为胜,那你就错了……”

话还没说完,东子就把他打断了:“去你妈的,要打就打,哪来这么多废话。”

哎哎,这么长时间了,我还是第一次觉得东子说话这么舒坦的。

刚这么想完,东子就扭过头来说:“涛哥,还好有我来了,要不还不知道你会被打成什么鸟样呢。”

我:“……”虽然他说的是实话,但是听着咋那么不舒坦呢。

对面没有说话,从这点上看就知道天屯镇的军心不稳,欺负欺负比他们弱势的还行,碰上势均力敌的都要嘀咕嘀咕,碰上比他们强的估计早就撒丫子跑了!东子又说:“他妈的到底打不打,老子不想在这浪费时间。”

大鼻子说:“要打,总得约个时间、换个地方吧。在这怎么行,地方小就算了,学校还随时会干涉。”

一听就是不想打了,想自己找台阶下呢。

我正准备说话呢,东子便抢着说:“那好说,咱们现在就去大操场呗?”

我看了他一眼,感觉他才是带头大哥,好像没我什么事了。

不过老肥他们能过来帮忙,都是冲着东子的面子。

而且东子素来爱抢风头,他喜欢说就让他说去吧。

大鼻子的脸上有点挂不住:“东子,你是不是觉得我们天屯镇怕你们天格镇的啊?”

“不怕那就走呗?”东子继续将军,带着一脸的阴笑。

老肥他们跟着起哄:“走呗?走呗?去大操场啊!”

“都给我回教室去!谁再乱的统统带到保卫科!”巨大的喇叭声音突然响了起来,走廊两边也传来好多骂声,似乎来了不少的男老师。官最大的拿了个喇叭在喊,不停地劝着学生回教室,看来学校终于有所行动了,不得不说他们的反应可真够慢啊!

对面的大鼻子也松了口气。

大鼻子说:“王峰来了,要闹你们闹吧,我们要回去了。”

然后调头就走,天屯镇的学生哗啦啦往回走,各自回了各自的教室。

王峰是县一中保卫科的科长,我和这个人暂时还没接触,不过听说此人对付学生很有一套手段,混的再好的学生在他面前也不敢放肆。

说起来,我在县一中打了这么多次架,还没有犯在王峰手上过,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叶云。

叶云关系硬嘛,连校长都拿他没办法,何谈一个小小的保卫科科长。

天屯镇的学生一撤,老肥他们也说:“咱们也撤吧,王峰不是好惹的。”

东子看了看我:“涛哥,咱们是继续追过去打,还是先撤退?”

我心想,你小子可算知道问问我啦,还以为你要把这个带头大哥当到底呢。

我说:“先撤吧,随后再说。”

叶云能保住他,能保住我,可保不住这么多人。

东子说:“那就撤吧。”

天格镇的学生也开始撤退,走廊上一会儿就没人了。

王峰领着人走来走去,举着喇叭骂了好长时间,大意是说再逮着我们这样,就把我们全都开除。

吹牛呢,全开除试试。

我和叶云坐在教室最后一排,可班上的学生老是不停扭头看着我俩。

在我们班,也是各个镇的都有,不过还好混的很少,直接参与打架的基本没有。

上了一节课,我和叶云都有点心不在焉。

下等课以后,我俩跑到厕所抽烟,然后给东子打电话,让他把老肥等人也叫过来。

因为说好了晚上再细说打架的事,所以大家在厕所也只是扯淡聊天。

我们这种人的感情,就是在抽烟中慢慢加深的。

天格镇的四个老大,分别是老肥、二炮、羊孩、飞镖。

老肥就是最胖的那个。

不光是胖,还矮,这人的嘴巴很会说,得得得的说个不停。

二炮的脾气有点爆,说话也很冲。

他和东子不一样,东子是不知道自己说话很冲,而二炮是故意说话很冲,想压别人一头。

学校经常有这种人,就为了显得自己牛逼。

羊孩原名杨海,喊着喊着就成了羊孩。

看着比较老实,但是平心而论,能混成老大的,没有一个老实的,这个想必大家心里都清楚。

飞镖不太说话,和谁都是笑嘻嘻的,一双小眼看着非常精明。

按理来说,刚和他们接触,不该对他们有偏见的。

可不知为何,我总觉得他们不够真诚,可能是他们老拍东子马屁的原因。

东子帮韩俊顶了两刀,这事在天格镇家喻户晓,傻子也知道东子要发达了。

虽然韩俊坐牢了,可是韩俊的一帮兄弟还在,足以让东子飞黄腾达。

老肥他们对东子溜须拍马,让旁观者的我觉得很不自在。

因为真正的兄弟,是绝对不会这样的。

当然,希望只是我的错觉。

终于到了晚上,我和叶云在校外的饭店摆了一桌,主要是宴请老肥、二炮他们几人,东子和黄晓雯自然也在。

他们见了黄晓雯都叫雯姐,看来这是他们初中就有的规矩。

我们要了一箱白酒,众人吃吃喝喝,聊的非常热闹。

我不擅长聊天,还好有叶云在。

三言两语,就把大家逗得咯咯直笑,加上酒精的作用,感情在无形之中又升温了许多。

黄晓雯也喝了点酒,一张小脸红扑扑、俏生生的,让我想起准备带她开房的那个晚上,可惜那天最终没有成行,不得不说是个极大的遗憾。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话题自然而然的引到庄浩他们身上。

一时间,拍桌声顿起,喧哗声顿起。个个都口沫横飞,声称干掉他们不在话下,连叶云都插不进去嘴了。

这个说:“东哥,有你坐镇,天屯镇一帮垃圾马上完蛋。”

那个说:“东哥,我们等着你在县一中扛旗呐。”

我坐在无人注意的角落,一杯一杯的自己干着,乐呵呵的看着这个场面。

黄晓雯坐过来,略带埋怨地说:“你干嘛呢,怎么不说话啊。”

我说:“不干嘛,喝酒就挺好。”

东子突然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举着杯说道:“你们,你们叫我什么?”

老肥说:“叫你东哥啊!在县一中,我们只认你东哥!”

二炮跟着咋呼:“东哥万岁,东哥万岁。”

他也喝了不少,简直乱说一气。

东子打了个酒嗝,举着酒杯摇摇晃晃,最终对准了我的位置,说道:“你们叫我东哥,我叫他是涛哥,你们也得跟着叫——涛哥!”

第三卷

上一章:第101章 一点都不奇怪 下一章:第103章 各个击破
热门: 不让喧嚣着地 咬上你指尖 吞天主宰 意识到自己绝美以后[重生] 在他加冕为王前 A校老大是个O 黑铁之堡 万界天尊 有个总裁非要娶我 我穿成了女性恋爱向游戏中的路人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