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你刚才去哪了

上一章:第97章 计划成功 下一章:第99章 韩俊的遗嘱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确实,宋扬主驾驶,邓禹副驾驶,后面坐着我、孙辉和张伟,但这就是狗熊只站在车边不说话的理由了吧?!

我无奈地说:“狗熊哥,先前你踩我那脚真狠,差点把我脊背给踩断。”

“那是因为你太瘦。”

“……好吧。”

我说:“狗熊哥,你先上车吧,我打个电话。”

狗熊没理我,直接拉开车门上车了。

要是不了解他的,还以为他和我生气了。

其实不然,狗熊一直都是这样的,从不和人客套,说完该说的事了就不再废话哪怕半句。

我走远了一些,找了个偏僻的地方,给郁小唯打了电话。

响了一声,郁小唯就接了起来,看来一直守着电话。

我呼了口气,对里面说:“计划成功了。”

“那就好……”郁小唯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

接着,我便把事情详详细细地说了一遍,从自己进去赌场开始,到手机被韩俊摔掉,再到宋扬他们进来……花了足足二十分钟,把整个事情讲了一遍。

讲完以后,我等着郁小唯发表意见,等了半天电话里却没声音。

我以为电话坏了,看了看还在通话中啊,我又“喂、喂”了两声,才听见里面传来轻微的啜泣声。

我一下慌了:“小唯,小唯,你怎么了,有人欺负你了吗?”

里面仍旧没人说话,抽泣声倒是越来越大。

我更急了:“有人欺负你吗?你等着,我现在就到市里去。”

“不是。”

郁小唯终于说了话,只是声音颤抖的非常厉害:“我……我是高兴。”

我松了口气,笑道:“高兴什么?高兴我又成长了吗?”

“不是……”郁小唯说:“我高兴你没事,我高兴你能平平安安的。”

我顿时愣住,半晌没有说话。

郁小唯的抽泣声渐渐变小,最后消失不见,方才说道:“挺好的,你没事就行。吴涛,像这种利用人类感情进行博弈的计划,在我爸他们那里是绝对不可行的。如果让他们来选,肯定是第二套方案,并且要经过严密的部署。你这种‘疯狂’的计划,不光是我第一次听说,想必连我爸都是第一次听说。倘若失败,或是其中一步稍有偏差,都有可能引起可怕的后果……吴涛,你答应我,以后可千万别再冒这样的险了。”

“好。”

我认真地说道:“这次也只是因为东子,我才头脑发热了一把,我保证以后都不会这样做了。”

挂了电话,我准备返回宋扬他们那里,突然发现有个黑影站在我的身后。

冷汗瞬间浸湿我的后背,手脚不仅发凉,而且微微颤抖起来。

是谁站在我的身后偷听,而且能这样神不知鬼不觉?不可能是宋扬他们,那是……我不敢再想下去,只觉得头皮一阵阵的发麻。

这里是天格镇,如果消息不慎走漏出去,不光是我要倒霉,就连守在医院门口的宋扬他们也要跟着倒霉……就在这一瞬间,我的脑海中劈里啪啦的闪过许多计划,包括一转身就把身后的黑影干掉!杀人灭口我都干得出来,否则后果实在不堪设想!

赌场里发生的事,本就该一辈子烂在肚子里,就连东子都不能和他说!

“不用怕,是我。”

身后的黑影说话了。

我长长的松了口气,身子几乎软的像一滩烂泥,就差那么一点点就要跌倒在地了。

我转过头去,看到一个身穿黑色警服、头发白了一半、面容庄严肃穆的中年长者。

“乐叔,您怎么来了?”

是的,站在我面前的,正是郁小唯的父亲郁小乐!

“小唯叫我来的。”

乐叔说:“她不放心你,所以叫我过来看看。”

我的心中百感交集,不知作何想法,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我根本没想到,今天晚上竟然惊动了这么多人。

乐叔接着说:“小唯把你的计划告诉我,让我过来天格镇看看,怕你出个什么事。我当时就愤怒了,大骂你的计划太疯狂,就是死了也是活该,我绝对不会管的。”

“可你还是来了。”

我看着乐叔,心中感动极了。

“我只有这么一个女儿。”

乐叔回了一个驴唇不对马嘴的答案,让我很是费解,大概是说……女儿的请求无法拒绝?

接着,乐叔又回过头去,指着几百米外的桑塔纳说道:“在那里面坐着的是宋扬一伙?”

我犹豫了一下,却也意识到在乐叔面前无法撒谎——根本也撒不了谎。

“是的。”

乐叔叹了口气:“疯了,你们都疯了。”

接着他又说:“也还好有他们,否则你的计划无法成功。好了,既然没事我就走了。”

也不等我说话,乐叔就转过身去,快速离开了这里。

我返回医院门口,开着车窗和他们把刚才乐叔来过的事情说了说。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些不可思议的模样。

“怎么了?”我奇怪地问。

邓禹说:“吴涛,你知道咱们刚才的行为是犯罪吧?持枪进入民宅,还打伤了好几个人。”

“是的,我知道。”

邓禹接着说:“那你肯定不知道,这还是乐叔第一次知道我们犯罪而没有抓我们的,看来我们是沾了你的光啊!”

“不是啊,乐叔本来就很好的。”

“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你不是奇怪乐叔为什么要说‘我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吗?”

“是啊,是很奇怪。”

“其实他没有说完,他的下一句话是:‘我不希望我的女儿守寡。’你知道了吧?”

“胡说八道。”

我笑着说:“行了邓哥,别拿我开玩笑了。时间不早了,你们也赶紧走吧,接下来的事我来处理。明天我就买个手机,到时候再联系你们。”

目送着宋扬他们的车离开,我便返回了医院里面。

一到走廊,我就吓了一跳,竟然又多了几十号人,塞的走廊满登登的,连个坐处都没有了。

我很快明白过来,这是韩俊其他的兄弟过来了。

韩俊在天格镇的势力确实很大,这兄弟多的就像一窝又一窝的老鼠。

人多了以后,气氛也没那么压抑了,有的站着抽烟。有的走来走去,有的破口大骂,声称要把那伙外地司机杀了。

总之,走廊里很乱,也没人注意到我,我随便找了个角落站着。

这帮人很乱,唧唧歪歪的心烦死了,医院的护士也不敢阻止。

不断的有人打电话,大多都是些“找到了没有?一共五个人,其中一个一米九往上”“他们自称大车司机,就先从今天晚上进镇的大车找起吧”之类的话。

其实宋扬他们早跑了,他们根本就是没头的苍蝇一样乱撞。

不过我注意到,刘鹏他们,也就是晚上一起经历惨剧的那些“韩俊心腹”们,倒是谁也没有说话,还是各自安安静静地坐着。

过了约莫半个小时,刘鹏终于忍不住了,骂道:“行了你们,别跟着添乱了,都回去吧。”

这样一来,那些人才渐渐散去,走廊又只剩下我们这些人了。

气氛一如既往的压抑,不过我挺喜欢这种安静的氛围。

过了一会儿,刘鹏突然朝我走了过来。

“吴涛,你刚才去哪了?”

我做贼心虚,心里肯定一惊,没想到他真的注意我了。

我按着之前想好的理由说道:“我去吃饭了。”

我很清楚自己的身份——一个十六岁的孩子,没人会特别在意我的。

刘鹏点点头,便坐到我旁边,和我聊起了天,问我是怎么和东子认识的。

我才松了口气,原来他是对东子感兴趣。

我便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把我和东子在县一中的故事讲了一遍。

刘鹏说:“谢谢你照顾东子。”

“谈不上照顾,我们是兄弟,互相帮忙也是应该的。”

刘鹏点头:“你是东子的兄弟,也就是我们的兄弟。以后你有什么事,尽可以来找我们。”

这可能是句客套话,所以我也没往心里去,只是点了点头,说了声谢谢。

不过看得出来,经过这么一次之后,东子在他们心中的地位大幅度提升了。

之后就是漫长的等待,外科手术确实比较麻烦。

只有我知道东子肯定没事,所以时间一久就昏昏欲睡了,他们却是一个个精神抖擞,一直盯着急救室的大门。

不知等了多久,我醒了又睡、睡了又醒,突然听到一阵喧嚣,睁眼一看发现急救室的门开了。几个护士推着一张医疗床走了出来,躺在床上的是东子,还戴着氧气面罩。

大家一起围了上去,纷纷询问情况如何。

医生走了出来说道:“手术很成功,还好那两刀没有扎着内脏,只是流血过多休克了而已,缝合了伤口好好休息就可以了。”

接着又感慨:“我从医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捅成这样还没伤到内脏的……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啊,这个伤者实在太幸运了。”

大家都松了口气,一个个都很欣慰。

紧接着,大家又询问韩俊的情况。

“我大哥呢?”“我大哥怎么样?”“东子那么重的伤都出来了,为什么大哥还没出来?”

“他……”医生露出非常复杂的神情。

上一章:第97章 计划成功 下一章:第99章 韩俊的遗嘱
热门: 三官六院(狗语者):守护俏师娘 反派他只想学习[穿书] 逼受成攻[快穿] 穿成暴君的男妃/穿成暴君的男妾 时光与你都很甜 让我们将悲伤流放 虫族在上! 诸天至尊 渣过的奶狗回来了! 穿成人间失格了怎么办[综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