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照我襟怀雪

上一章:第68章 莫遣两分离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像是又一个漫长的梦。

芳草萋萋, 又是一年春景, 他们的孩子也长大了一些。

那是个晶莹剔透的女孩, 眼睛里是对世界的温柔渴望。他们有时候带女儿去原野上,看风筝飞入云端,天边铺着瓦蓝的色块, 像一片片分割碎落的大海。他们舒服地枕肱躺在草地,听着彼此胸膛里的心跳,一边任女儿不停地折腾着他们的头发。没有什么可以想的, 世事都不过那天空里变幻不断的白云,既遥远、又虚无,根本不值得他们挂心。于是一整日一整日,他们就这样耐心而安宁地渡过了。

啊……真是, 不愿意醒来的美梦呢。

***

新帝登基, 赦免了诏狱之中的秦氏族人,包括广陵王妃与世子——但同时也将他们流放南陲,永生不得回京。

新帝还在搜寻一个人——前尚书令夏冰。他原该是被萧霂关在了宫里的,但大乱之后,却不见人影,也不知在不在尸体之中。在搜寻到他之前, 他的妻子温玖, 只能禁闭府中,日复一日地徒劳等待。

四十余日后, 一身褴褛的夏冰终于出现在了自家门口,立刻被守在当地的兵士所抓捕。

“我回来了, 你们,放了她。”他道。

也不知他到底在外边经历了什么,才会有那样的眼神。他救了她的性命,温玖本应感激,抬起头来,却只看见他眼中一片无情的旷野。他也许不是因为喜欢她所以来救她的。他也许……也许只是因为,太厌弃他自己了。

又五日后,夏冰与其徒党受刑于东市。

温玖穿着一身素服,在茫茫的人群中,望着那铡刀落下。她想自己虽然自以为是喜欢他的,却到底也从来没有懂过他。她从来都不知道,他有过怎样的挣扎与不舍,他在这世上最留恋什么东西,他和什么样的人曾经有过什么样的故事……

她转过身,拿头巾掩着脸,匆匆地离去,脚步越来越快,直到将整个洛阳城、与她的整个过去,全都抛在了身后。

***

新帝最信任的,是他的一批从龙将臣,如前任并州刺史、现任大司马的皇甫辽,和前任镇北大将军、现任禁军统领的秦赐。

铜驼大街第一区,有禁军统领秦赐的官邸。官邸的陈设十分朴素,甚至简陋,就好像将军是个没有任何欲求的人一般,就好像只要站在那厅堂上,看着堂上那一幅画,就能够看穿这整座大宅、甚至将军的一生了。

但是这样的将军,却有一个女儿。

一个晶莹剔透的小女孩,生了一双清澈见底的眼睛,头发是微微卷曲的,柔软地贴在玉雪一般的脸颊上。将军对这个女儿说是溺爱也不为过,他为她置办了一整屋的小玩意儿,在刚满两岁时就为她请来了最好的教书先生,还时常会带她去后院里,那个其他人都不允许涉足的房间。

在那个房间里,躺着一个总不肯醒来的女人。

***

“嘎”地一声,门推开了,一线清光漏进来,男人一身英挺的甲衣,腰间一柄镔铁的长剑,怀里却偏抱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

那女孩抓着他的头发,咿咿呀呀地叫着含糊不清的词句,倒是令这房间中的窒闷空气松动了不少。他一边轻轻拍着女儿的背,一边坐在了床边的莞席上,看着床上的女人,笑了笑,“我回来了,小娘子。”

他伸出手去给女人掖了掖被角,小女孩有样学样,也挣脱他的怀抱,爬到床上去揉那被角,他见了,眉眼便温和地弯起。“前些日子,阿援来找过我一次。”他温声道,“她要成亲了,在洛阳城外的乡下。我已派人给她送了礼,不过我想,她最希望的,还是能见你一面……”

已过两年了吧。

金墉城上的纵身一跃,使秦束这个人从历史上彻底消失了。没有人知道她还在他的房中,日日夜夜地沉睡着。

两年来,他带着她遍求名医,名医们却都束手无策,明知道她还活着,但却不知道如何唤醒她。因为摔落在沙土之中,身体奇迹般地没有损伤,但也许头颅、抑或脏腑,总是受到了波及,便成了如今的这副模样。

她总还是很美的。他看着她,有时会想起自己曾为她而心动神摇的日日夜夜,想起显阳宫中那温暖又绝望的陪伴。她曾经是他的光,那么以后,便让他来做她的光吧。

外边天色晴好,房内却有些黑暗,他抬起头看了看,起身走到窗边推开了窗扇。俄而微风拂入,吹动他那双灰色眼眸中的泠泠烟波。

“阿母!阿母!”两岁的女儿在床上叫着,令秦赐听得笑了起来。那还是他教她说的呢——比“阿父”学得更早,当那位老妇人抱着女婴出现在他的面前时,他便告诉了她——

这,就是你的阿母。

孩子的眼睛里,好像能装下一整个世界的幻梦。有了这个孩子,秦赐就觉得即使小娘子不醒来,日子似乎也不是那么难熬——

这是不是小娘子您,特意赐我的温柔呢?

“阿父,阿母!”孩子的口中还在说着无意义的话。秦赐笑了:“不要吵你阿母。”说着,他便往回走去,却又突然止住了脚步。

床上轻纱撩动,宛如一重又一重的梦境。但偏在那梦境之中,却有一个活泼好动的孩子,正拼命地拍打着床褥子,激动万分地好像要与他分享什么秘密。在她的手边,静静躺着的女人,此刻正睁开了那双宁静的眼睛。

像是从混沌的深海中浮了上岸,眼中犹染着迷茫的湿润。她尚且动弹不得,已听见女儿在枕边聒噪:“阿母,阿母,阿母!”

她微微移动目光,便看见秦赐正呆呆地站在地心,不由得笑了,“怎么了?我昏迷了多久?”

两年……秦赐想回答,却答不出,只是试探似地往前走了一步,又一步。

秦束只觉浑身乏力,又朝他笑道:“我有些饿了。”

“小娘子。”他低声,“小娘子!”

对她来说或许只如梦一场,对他来说,却是两年,七百个日日夜夜的不甘的守候。他扑通一声跪在了床边,女儿好奇地看着他,突然叫道:“阿父,我也饿!”

秦束扑哧一声笑了,“原来是你啊,小东西。”

女儿学着她的话:“小东西!”

秦赐伸出手臂,沉默地抱住了妻女二人,秦束的笑容亦渐渐地消隐,柔声道:“对不起,辛苦你了,赐。”

秦赐摇摇头,像个小孩一样将脸埋在她的心窝。

秦束的声音像晴空下的云:“可是我,无论如何,都想试一次啊……试一次,往前走一步,看你会不会真的在前方接我。”

她低下头,道:“呐,从今以后,我想去哪里,你都会带我去吗?”

完。

2019年5月30日。

作者有话要说: 那么《入幕之兵》就要在这里完结啦!

感谢大家这三个月的陪伴!也感谢大家从某眠加入晋江到现在,五年的陪伴!要向小天使们交代的是,我的合同快要到期了,因为三次元的考虑,我大概不会续约,以后应该也不会再写长篇了。

《入幕之兵》原本的构思其实要黑暗很多,但是写着写着还是被自己的理想主义打败了(笑)。所以秦束成了一个温柔又心软的小娘子,秦赐成了一个温柔又沉稳的大将军。温柔的人真好啊~五年前的我当然不会想到自己的最后一篇文会是这样,主题竟然是自由。听起来都不像古言了。不过我的文,从理想主义这一点来说,一直都不像正经的古言吧~还是要谢谢大家,陪伴着我,鼓励着我,与我一起分享在书中世界的心情。

愿每一个人都能拥有自由的灵魂。

推荐热门小说入幕之兵,本站提供入幕之兵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入幕之兵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68章 莫遣两分离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剧情崩了关咸鱼男配什么事 阴阳师系统 横刀立马 夫郎是个恋爱脑 后宫:甄嬛传5 私藏的情书 富贵病 跳吧舞 江南岸(江南岸原著小说) 徒手撕了王剑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