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去与子同尘

上一章:第63章 当风扬其灰 下一章:第65章 相顾失归途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金墉城, 是洛阳城西北角上凸出的一座小城。

这里可以瞭望西北的山原荒野, 过去原是守城的堡垒, 墙下的土门之外还隔离了数道镔铁的大门。城中道路交错, 荒草萋萋, 却只有十数间小小的厢房,处处砖瓦森严,仿佛透出旧日里兵戈的寒光。

秦束过去总喜欢想象金墉城里到底是何景况。她想能让经历过无穷腥风血雨的女人们闻之变色、甚至不惜自杀也不愿进来的地方, 该是非常可怖的吧?可是不,这里其实什么都没有。

也许当年守城将士的房间就是这样的——寡淡的一张床, 一张书案,但不开窗,即使白昼也必须点着烛火才能视物。可是蜡烛在此也是稀缺之物, 秦束点了几次之后,发现即使有光也没什么可看的东西,索性便不点了。

一日三餐倒是照常不缺地送到那小门处。旁边的厢房里似乎也住了几名前朝被废的宫妃,但秦束从未见过她们的脸, 只感觉每次自己去领食物时,剩下的都只有品相最坏的了。不过到底还可以填饱肚子, 这对秦束来说是当前最重要的事。

她的腹部已日渐隆起。做母亲的虽然惨淡痛苦, 做孩子的却好像丝毫不觉, 仍然每一日都茁壮地成长着, 总时不时要在她肚子里踢上几脚来彰显自己的存在。她觉得有趣,也或许只是无聊之中的有趣,便学着跟孩子说话:起初只是简单的:“饿了么?那我们吃饭去?”“该睡觉啦, 天都黑啦。”“不对,天一直都是黑的……”

到后来给他讲故事:“等你的阿父收复了晋阳,班师回朝……也许他会与官家好好谈的。就算不好好谈,官家与广陵王也必须避忌你阿父的军队,到那时候……”

到那时候,官家会怎样,秦赐会怎样,而她自己,又会怎样?她沉默了。但是立刻,她又对着孩子笑开:“对呀,你还有阿父的。你是一个有父亲的孩子……”

这样的说法总是能逗她笑。秦赐那样的人,居然要做父亲了,但无论如何,她总相信秦赐能比秦止泽做得好。

这样的肚子若是给外人瞧见就是死罪,所以她除了领食物的时间都绝不出门,渐渐地,也就习惯了黑暗,在这个几乎四壁空空的地方,她闭着眼睛都可以随意行走。

直到有一日的夜里,她刚刚吃完了晚饭,正要将膳盘送出去时,却感到门边的台阶之下,藏着一个毛茸茸的阴影。

大概是与黑暗共处太久培养出来的直觉,她立刻缩回房间关上了门,冷声:“谁?!”

那阴影却从门框糊的纸面上慢慢生长起来,“你又是谁?本宫在此处已四十年了。”

四十年?

四十年前,连先帝都还只是平昌王,那还是孝穆皇帝的时候……

秦束一念千转,“我是本朝的皇后。”

“本朝?听说是个小皇帝——原来他也有皇后的么。”那人似是倚着门框坐下了,干笑了几声,过于苍老的声音甚至已不像个女人,“前一阵进来过一个太后,据说是他的亲生母亲,可是看上去,也不过二十多岁的样子。你呢,你今年多大?”

也许是那声音听起来没有什么威胁,秦束渐渐地放松了,回答:“十七岁。”

“真是年轻啊。”那个女人沙哑地笑了,依稀地带了几分怜悯的意思,“本宫被关进来的时候,也差不多和你同岁。”

秦束想问她究竟是谁,但最终还是按捺住了好奇心。若是两人都将对方盘根究底地问清楚了,兴许便成了仇家。姓氏归根结底,只能带给自己不祥的东西。

她静了很久,最后,鼓起勇气道:“夫人,我想拜托您一件事情。”

女人动了动,“什么事?”

“我,”隔着薄薄的门扉,秦束的声音愈加低了,“我有一个孩子……”

***

晋阳收复,纵是一片废墟之上,那残破的家家户户也都竭力地透出了喜悦的气氛来。

萧霆大宴诸将,自己坐在鲜于岐曾坐过的晋阳侯府的玉温席上,不住地劝酒。看着众人脸上的一片喜气,他的心却愈来愈往下沉。

大宴过后,只有秦赐与皇甫辽留了下来,三两亲兵在一旁收拾着残羹冷炙的酒席。

萧霆跽坐席前,想起方才觥筹交错的喜庆盛况,不由得叹气:“他们都还不知道,在朝廷眼中,他们已是乱军叛将。”

秦赐手握酒杯,杯中碧清的酒水映得他的灰眸冷如妖异,说出的话却仍然平静而理智:“若是让他们事先知道了,晋阳城恐怕便攻不下来。”

萧霆揉了揉太阳穴,“朝廷的文告很快就要到了。到那个时候……”

“末将恐怕等不了那么久。” 秦赐打断了他的话,目光冷而灼然,“晋阳已复,待兵员补齐,末将便要挥师南下。”

“挥师南下,总该师出有名——”

“在洛阳人的眼中,我们早已经谋反,朝廷的文告来与不来,都没有区别了。”秦赐很冷静,毋宁说是太冷静了,就好像眼中的火焰已将生命全部烧得净尽,“末将曾经向皇后承诺过,她若有难,末将必要兵临城下去救她。”

萧霆以手拢拳,轻轻地敲打着自己的额头,仿佛很为难似的。

其实早就知道会走到这一步的——可是当真走到这一步时,却没有预想中的沉重的欣喜,反而轻飘飘的,好像还踩在不着边际的云端,没有一点真实的感觉。

倒是眼前的这个男人,他的那些情绪——愤怒、冷酷、关怀、挣扎——却都那么地真实。

忽然,身边的皇甫辽笑着朝萧霆的臂膀打来一拳:“怎么了,河间王,不敢做皇帝么?”

萧霆回头,见皇甫辽虽然笑着,目光里却无笑意,反而低沉如黑夜。萧霆静了静,亦笑:“这有什么不敢。”

***

秦赐回到自己的居所时,李衡州已经从外边回来,正一身疲惫地立在堂上候着他,“将军,我已带小队在城中四处搜索过了,不曾找到您说的那位老人……”

秦赐微微一震,“大约是晚了……”

“将军您说什么呢。”李衡州上前两步,认真地盯着他道,“您救下了晋阳,就是救下了全晋阳、乃至全天下的百姓,怎么能说是晚了!”

秦赐摇了摇头,好像要把一些纷乱的东西赶出脑海,却到底不能。他抬起头,看见这地方与他曾被俘虏之时还是一模一样,连堂上的字画都没有换。

他不由得想起自己在洛阳城中的那座大宅,想起在那些无忧无虑的岁月里,小娘子曾经去他的宅上,指手画脚地为他安排这安排那的,脸上都是温柔的快乐——

是了,快乐。

他过去怎么就从没有发现,小娘子那脆弱稀薄的快乐?

“将军,将军!”李衡州在他身前焦急地唤,好像一定要逼他清醒地去面对,“请您下达军令!我们是不是该回洛阳去救小娘子了?有了晋阳为根据,我想广陵王他们不敢再对小娘子轻举妄动的,我们只要行军快一些,就可以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何况还有罗满持在城中,可以与我们遥相呼应——”

秦赐回过神来,“罗满持手中有多少人?”

李衡州得意地笑了,“小娘子神机妙算,官家发难之前就让阿援去找罗满持,罗满持手上的三千精锐,已经集结完毕!官家仗着自己有羽林军,罗满持又装得乖,所以尚且还没有人注意到他……”

秦赐点点头,往里走去,“传令三军,今夜开拔。”

“是!”李衡州的应答极其洪亮,几乎令这夜色都晃了一晃。

秦赐想,若能救出小娘子,他便要将她安置在自己的宅中——日日夜夜,永永远远,再也不与她分离。

不论是多么荒唐、多么无稽、多么遗臭万年——他总之要与她在一起,谁也不能阻拦他,神也不能,鬼也不能,皇帝也不能。

推荐热门小说入幕之兵,本站提供入幕之兵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入幕之兵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63章 当风扬其灰 下一章:第65章 相顾失归途
热门: 乡村少年 后宫:甄嬛传4 落月江湖 乡艳村妇野性难驯:乡村小混蛋 82年生的金智英 圣子为何如此娇弱 凌天传说 横滨第一魔术师 像我这般热切地爱你 乡村潇洒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