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此地分襟处

上一章:第61章 谁知怀抱深 下一章:第63章 当风扬其灰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六月十五, 镇北将军秦赐领命出征, 两宫帝后、宗室贵戚、公卿百僚, 俱上洛阳南城楼相送。

正是夏日的收梢, 谷风翻动着热浪, 官家身后的黄旗大纛猎猎翻飞。城楼外的高树上传来蝉鸣阵阵,拖得干枯而悠长。

秦赐勒马城下,看见小官家正从城堞之间俯视着他。

萧霂今日穿着一丝不苟的衮冕, 他清楚此役关系重大,但却仍然提不起精神似的, 只是冷冷地望着秦赐的千军万马。

“前线危急,社稷攸关,一切都仰赖将军了。”他稚嫩的声音清脆地传了出来。

秦赐下马, 再次拜受官家的敕谕。

“也要请将军,务必救出朕的侄儿,河间王。”萧霂又道。

秦赐抱拳称是。

“平身吧。”

秦赐站起身来,抬手挡了挡愈来愈烈的阳光, 便悄然地望向萧霂身后静默站立的秦束。

与秦赐视线相交的一瞬,秦束的表情很宁定, 甚至还微微地笑了一下。

秦赐的手攥紧了缰绳, 翻身上马, 对身后的大军抬起了手臂。

“效忠王命, 死不敢忽!”他高声而沉着地道。

***

送走了秦赐,萧霂当先从城墙上下来,登上了回宫的马车。

马车上却已经坐了一人。萧霂吃了一惊, 正欲呼喊,那人却已下拜行礼:“草民叩见陛下。”

萧霂顿了顿,“夏先生?”

原来那人正是布衣夏冰。如此,他打点车仆宦婢当先上车,也不奇怪了。

萧霂反而平静下来,坐了进去,夏冰便倾身坐在下首。车仆挥鞭,乘舆缓缓起行。

“草民有几句话,想同陛下剖白。”

萧霂拿过座席边的小弓,颇无聊地把玩着,“说吧。”

“陛下可知秦将军此次出征,是去何方?”夏冰道。

萧霂皱了皱眉,“是去西河郡汾阳县,救河间王。”

“救河间王,固然是此战的目的。”夏冰微笑,“但要救河间王,却不能去汾阳县。”

萧霂抬起头:“什么意思?”

“秦将军之前曾经上表,议平虏方略,其中明说,晋阳才是本朝与铁勒对峙的关键。晋阳失陷之后,我朝便步步龟缩、四处救火,总是无法腾出手来奋力一搏,才会导致如今局面。”夏冰眯着眼睛道,“所以,要真正救得河间王、救得这天下社稷,只有先收复晋阳。”

萧霂道:“你是说,秦赐他此役,是要去攻打晋阳?”

“不错。虽说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只要他能救回河间王,用什么样的法子,都只是临阵的策略问题……”夏冰的话音转了个圈似的,“但晋阳如今已不是一般的城池,而是铁勒伪朝的都城——草民要劝陛下,做好两手准备。”

萧霂望着他。

在这炎炎夏末,阳光灿烂、万物生长的天气,这个七八岁的孩子脸上却没有丝毫的生机,望着夏冰的眼神是一片空洞。

夏冰的心咯噔跳了一下,好像自己已经被对方看穿,可对方却仍旧不感兴趣似的。他只能接着道:“这一手准备,是以防秦将军无法攻克晋阳,甚至兵败身死——则河间王处,很可能也难以支撑。到那时候,必须委任新的将领,同时收缩战线,死保中原。这另一手准备,则是万一秦将军收复了晋阳,但却——”他复看了萧霂一眼,“但却以晋阳为根据,反叛了朝廷——”

萧霂的目光终于动了一动,“反叛?”他的声音抬高了,“他敢反叛?”

“秦将军毕竟是胡儿。”夏冰语重心长地道,“前些日子朝中已有不少弹劾他的奏议,只是被秦皇后压了下去……”

“皇后?”

夏冰叹口气,伸出手去握住了萧霂肉乎乎的手,又抚慰地按了按,“陛下身边,恶人环伺,我虽已是一介草民,到底放心不下……”

这样说着,他几乎要流下泪来。萧霂沉默片刻,却道:“当初连外公也想废朕,朕早已不相信任何人了。”

小孩子的语气,恶狠狠地,但没有力度。说着不相信任何人,眼神里却流露出脆弱的渴求来,被夏冰看得一清二楚。

夏冰轻轻地道:“其实,您的外公并没有谋逆……”

***

秦赐出征之后,秦束以身体不适为由,渐渐地不再亲自面见官吏了。虽然文书急件仍会送到显阳宫来,但多数已交给了司徒秦止泽。

当初决定让秦赐出征,秦止泽便到显阳宫来气愤地“劝谏”过一次;如今秦赐离开洛阳已两个月,这个阴天的午后,他却再次闯入宫来。

阿援拦在帘外,“禀君侯,皇后还在休息……”

“她是我女儿!”秦止泽吹胡子瞪眼,“她若真的身体不适,也不能不让我来探望吧!”

阿援为难地道:“君侯,小娘子是真的不方便……”

帘内传来一个平静的声音:“父侯,您有什么话,就隔着帘幕说吧。女儿今日没有上妆,神容憔悴,不愿父侯见了担心。”

秦止泽抬眼,见帘上是一个悠悠的影子,端坐案旁,似乎正在读书。他稍稍消了气,道:“如今你是后宫主政之人,这样不管事,难免被人钻了空子。”

“被谁?”

“就拿两省文书来说,你全部丢给为父和尚甄……”他道,“如此一来,广陵王也能分去一半的要务了。”

“就让他分去,有什么要紧?”秦束懒懒地道,“谁还高兴看那些东西?”

“你——”秦止泽瞪大了眼睛,盯着那不动的帘幕,“你这是什么话?本朝以文书御天下,两省文牍关系至重,就拿军事来说,他们若敢扣下前线秦赐的消息,你还能这样说话吗?”

秦束似乎觉察到什么,并不动怒,却问:“七日前本宫收到秦赐的消息,说他已到了井陉。——自那之后,还有奏报吗?”

秦止泽冷冷地哼了一声,“没了!井陉以北便是烽火之地,传消息可不是那么容易。”

秦束静了片刻,道:“父侯,秦赐是当前我们家最要紧的人,我望您,就算其他文书全都不看,也一定要留下他的消息。”

她的声音轻而温和,仿佛只是印在那帘幕上的波纹,而秦止泽却无端听出些威胁的意味。

他恨恨一甩袖,“你也知道他要紧,当初就不该放他出去!为父劝过你一千遍一万遍,你就是不听!”

“我想他的法子是可以试试的,若能夺回晋阳——”

“若能夺回晋阳,那也是官家的光,我们秦家又能落什么好?还不如让这仗一直打下去,官家就不得不让着我们!”

秦束沉默了。许久,秦止泽听见里面传来杯盏放在案上的轻轻一声响,伴随冷冷的一句:“阿援,送客。”

他知道她生气了。但是那又如何,他才更生气呢!

他一边往外走,一边还回头对着里头的人喊道:“为父最后奉劝你一句,秦皇后,若是秦赐在外头有什么闪失耽误了你,为父是不会再救你的了!”

***

帘幕之内,秦束抓紧了案上的卷册,又将它往外狠狠地扔了出去。

好像这样就能砸到她父亲了一般。

然而这一扔已经花了她极大极狠的力气,她扶着桌案咳嗽起来,那帘帷却只是晃动了一下便又归于静止。自幼及长,她总是想这样对着父亲发泄一回自己的愤怒。但是时至如今,却竟然从来没有当真地做过。

为什么呢,为什么她一直这样困着自己?她竟然也对自己发出了如秦赐一般的疑问。

阿援奔了进来,焦急地道:“小娘子……”

只有她一个人看护还是太为难了。阿援苦恼地盘算着,是不是应该去乡下请几位老婆婆来……

秦束反手抓住了她的手,抓得死紧,却没有看她,声音里是咬牙切齿的忿恨:“什么秦家,若丢了这天下,哪里还有秦家!”

阿援听了,目光黯淡,低声道:“小娘子,不要为这些事气坏了身子……秦将军会夺回晋阳,守住这天下的。”

“秦赐啊。”秦束怔怔地,又笑了笑,摇摇头,“可是,我已经七日不曾收到秦赐的消息了……”

她说的是秦赐,脑海中却不时交错着父母两人的影子。秦家,秦家,他们心中只有所谓的秦家……没有女儿,也没有天下。

她突然站了起来。

阿援吓了一跳,“小娘子?”

秦束怔怔地看向她,“父侯方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他说,他不会再救我——他是不是听见了什么风声?”

阿援愣住,“秦将军刚走两个月,还能有什么……”顿时又捂住了嘴,“若是有什么风声,那君侯是为了……”

“为了与我撇清关系。”秦束冷冷地、一字一字地道。

轰隆一声,竟是大殿之外响了一道重重的雷。一刹那外间狂风大作,似乎要将这屋顶都掀翻一般,可是这昏暗的室内,一切却仍然是无动于衷的模样。

秦束的脸色灰了,她没有想到……没有想到自己在尚未遇敌之际,已经被家人所抛弃了。

到底为什么?

因为——因为秦赐已离去,到底是指望不上了吗?

尽管这看上去是最自然不过的事情,可是——

也许她只是不甘心。她不甘心自己会和温晓容、杨芸乃至梁太后她们一样,她不甘心自己也不过是四九城中勾心斗角的芸芸众生中的一个,时至今日,自己终于要被秦家放弃了,她才终于明白——

她斗了这么久、斗得这么拼命,可是其实这红墙四合之中的胜败生死,与天下社稷的存亡相比,根本就没有丝毫的意义。

“——皇后!皇后!”

突然,宫门外响起喧嚣声,一个宫婢慌慌张张地奔到帘外扑通跪下,“皇后,官家正朝这边过来!”

秦束微微凝眉,“官家来便来,慌张什么?”

那宫婢却连话都说不清楚了:“官家、官家他带了羽林军……和广陵王、和广陵王一起过来的!”

推荐热门小说入幕之兵,本站提供入幕之兵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入幕之兵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61章 谁知怀抱深 下一章:第63章 当风扬其灰
热门: 靠一口仙气混娱乐圈 快穿之反派BOSS皆病娇 赤血龙骑 团宠小王子[综英美] 跨过千年来爱你 直到时光的尽头 北海道物语 等风热吻你 落花时节又逢君 养的纸片人是帝国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