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谁知怀抱深

上一章:第60章 犹怜未圆月 下一章:第62章 此地分襟处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送走秦赐之时, 尚未夜半。

秦束立在后殿的台阶上, 看廊下的草丛中有星星点点萤火的光, 却令园中花色更暗了。阿援走出来, 给她添了一件外袍, 忧心道:“虽是夏了,夜晚到底冷的,小娘子要多加注意才是。”

秦束低下头, 以手抵唇咳嗽了几声,“也许是上回病了一场……之后便总是很乏。”

阿援扶着她往里走, 她复问:“金墉城那边,是谁主事?”

“金墉城的监司,上属中常侍。”阿援答道, “大约是王常侍管的。”

秦束笑笑,“王全是个了不得的人。”

阿援看她一眼,“王常侍侍奉三朝皇帝了。”

秦束还未走到内室,便闻见一阵幽异的花香, 挑了挑眉,阿援在一旁笑道:“这是今日秦将军送来的优昙花。”

“他带了花来, 却不邀功么?”秦束亦笑, 心中知道秦赐是这样沉默的人, 花香之中, 心情似乎也舒惬了不少。然而那花香又似过于浓郁了,她皱了皱眉,心头一阵翻腾, 突然竟至于扶着墙干呕起来。

阿援吓了一跳,慌张地跪下来给她顺气,然而却越顺越糟,秦束呕过之后便又是咳,咳得几乎要将心脏都从喉咙里挖出来了,最后浑身失了力气疲乏地坐在了地上,却还对阿援笑了笑:“这些日子……我总有些预感。”

阿援捂住了嘴,又是震惊,又是慌乱,“难道是……难道是……”

“那位大夫消失之后,不是停了许久的药?”秦束淡淡地道,“我也说不清楚是哪一次……”

很羞耻的话语,但也许是因为没了力气,所以就这样淡淡地、像河流一样循着最简单的路线流出来了。阿援不自主地握紧了秦束的手,就好像到了这个时候,她却要秦束来给予她力量似的。

“那……那婢子去找秦将军来。”阿援急道,“找他来商量……”

“宫门都已下钥,再找他来不是平添麻烦么?”秦束笑道,“何况……”

她以手撑着身子往书案边挪了一挪,从那一堆文书底下找出来一册,扔给了阿援。

阿援两手接住,一眼便见到朱红如血的签牌插在那简册上。

“河间王萧霆报西河失守疏。”

“说是当他赶到平阳的时候,西河就已经丢了。”秦束虚弱地笑道,“但朝廷没有命令他撤兵,他便还在汾阳县守着那最后一座孤城。”

阿援一目十行地掠过,惊惶地抬眼,“那、那朝廷打算如何做?”

秦束沉默了。

她手肘撑着书案,手指揉着太阳穴,目光也好像落在案上的烛台里,烧成了灰烬。

“下次朝议,我问问秦赐。”末了,她道。

“朝议?”阿援咬咬唇,“可是小娘子……眼下是广陵王开府监国,此事若拿去朝议,他一定会派秦将军出京去的。”

秦束顺从地道:“那就下次见面,我便问他。宫中也需要人手警戒,或许可以派罗满持去前线帮助河间王。”

“如此便最好了。”阿援松了口气。

***

阿援扶秦束躺下,便吹了灯告退。

黑暗渐渐地侵袭上来,秦束的眼皮几乎要沉沉地合上。可是她的手却还在下意识地抚摸着腹部。

虽然自己已经是这副模样了,可是这个孩子……这个孩子,她不愿意让他也同自己一样,活在永远的屈辱的桎梏之中。

她该怎样告诉秦赐?秦赐又会作何反应?

西河的战事紧急,秦赐会不会挂心?他会……他会如何选择?

自己……自己又该如何选择?

她想不清楚,冥冥之中,却又记起母亲对她说的话,记起母亲那一日冷漠而略带忧伤的面容。

她好像已经很久、很久没有那样与母亲面对面过了,母亲虽然精明市侩得让她恶心,但母亲毕竟对自己给出了几句忠告。

“这个地方兴许令人生厌,但有他在,你大约能活下去——这样就足够了罢。”

不……

若是有了孩子,这一切,就全都不够了啊……

***

过了几日,西河发生的战事便天下皆知了。

道是河间王萧霆援军甫到平阳,西河郡治便已陷落,而西河太守正瑟瑟地躲藏在平阳太守的府上。河间王斩杀了两个太守,在朝廷派来新任之前,暂代两郡大政。又带兵继续前行,到汾阳县郊外遇到铁勒伏兵,被鲜于岐一箭射伤了手臂,情急之下退入汾阳城中死守。

“萧霆不是华俨,该战该守,他倒是不含糊。”天气大热,广陵王萧铨散着衣襟摇着扇子,一手握着军报,笑道。

一身布衣的夏冰坐在一旁,分析道:“铁勒虽然剽悍,但兵力不过本朝一郡,只要保住汾阳与平阳之间的补给要道,铁勒就不可能攻下汾阳。”

“不错,孤这个侄儿可比小官家聪明多了。”萧铨道,“但可惜的就是太过拼命,把自己折腾得受了伤,这就划不来了。”

夏冰倾身微笑,“不错,河间王毕竟是河间王,不是一般的战将,若他一直被铁勒人拖在汾阳城中……”

萧铨看他一眼,嘿嘿一笑,十分满意似地捋了捋胡须,“眼下唯一的问题,便是秦赐手中的兵马。”

“所以才说,这是殿下的千载良机。”夏冰道,“如今秦家孤立无援,不过是内倚皇后,外仗秦赐,才能保住地位。但如今河间王危急,秦赐一定会去将河间王替下来的……”

“你怎么知道?”萧铨反问,“他不是该守着秦皇后么?”

夏冰一笑,“守着秦皇后,虽然性命无虞,但时日一长,官家长大,他们到底是耗不下去的。依在下看,他们自己也正在想法子甩掉殿下的管制,以秦赐的智谋,应能想到出兵西河,是一步奇招。”

广陵王微微沉吟,“你是说,秦赐走后……”

夏冰压低了眉宇,“朝中对秦家不满的大有人在,但其中还有一个人是最最紧要,殿下可知是谁?”

萧铨静下来,思索半晌,忽然抚掌,“小官家。”

夏冰举起茶杯,“殿下英明。”

萧铨哈哈大笑,亦举杯相祝,“阁下是官家的恩师,孤对你一万个放心,你便放手去做吧!”

***

六月晦日,式乾殿朝议西河军事。

一场朝议之后,秦束疲倦地归来,而秦赐一脸沉默地跟在她身后。阿援见此情景才知道,小娘子根本没有事先与秦赐谈过。

李衡州将阿援拉到一边,道:“今日朝会上,我家将军说要出征。”

阿援震惊,“什么?那广陵王——”

“广陵王还没开口呢。”李衡州耸耸肩,“先是罗满持说,他可以去援救河间王;然则兵曹李尚书说,罗小将军资历不够,难以令人心服。接着朝堂上就吵了起来,几位老将军也说要去,但他们手头兵少,要从禁军补充;我家将军就索性站了出来,说他可以出征……”

不是被广陵王逼迫的,而是他自己要去。

阿援揣摩着这个事实,心头渐渐地灰了。又听李衡州道:“小娘子怎么了,脸色似乎很差?”

***

秦束走入书阁,先是扶着案几给自己斟了一杯冷茶,而后囫囵喝下。

秦赐心情焦灼,脚步声压上来,开口也很冲动:“我知道广陵王在打什么算盘。但是与其将禁军让出去,不如我自己带兵出征。”

秦束捧着空空的茶盏不言。

秦赐见到书阁中悬了一幅舆地图,便大踏步地走上前,指着上头平阳以北画了个圈:“这一带,已尽入铁勒控制,我们不论是派谁过去,都很难撬开铁勒人的包围救出河间王。唯一的办法,只有围魏救赵。”他将两指并拢在晋阳城上点了点,“趁现在鲜于岐被拖在汾阳城外,我带兵突袭晋阳,一定可以成事!”

“成事……”秦束喃喃,抬头望着那舆地图上的千里山川。她原以为只是一次被动的救援,没想到秦赐心胸中其实是有大谋划的——他要夺回晋阳,彻底地击退鲜于岐。

也不对,其实她早就已经发现了的——早就已经发现,他不是个仰赖她附庸她的下人,而是个临战阵而不惧的大将军。

她很开心,甚至很满意,这一切都没有什么不好的,只不过是——只不过是,对自己来说,时机略微差了一点点,罢了。

她的手不自觉地抚摸上自己的腹部。眼下尚且什么都看不出来,但不知为何,她总感觉在自己的掌底,仿佛有一颗心脏在轻微地、令人感动地跃动着。

“赐。”她低声道,“你过来。”

秦赐微微一怔,回过头,便见烛火的清晕笼在她的脸容,温柔而宁定。他朝她走过去几步,她便笑着拉起他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腹部,“感觉到了吗?好像有心跳声。”

他惊得几乎要甩脱她,下一刻,就扑通跪倒在了她的膝前,“您是说,您是说……”

秦束微笑,伸手抚摸他的脸,他的发,此时此刻,他终于变得像个孩子一样手足无措,笑泪不禁,时而探头过去依偎着她,时而又抓紧了她的肩膀认真地凝视着她,大概是说不出更多的话来了——

“小娘子。”他只是一遍遍道,如感慨,如叹息,“小娘子。”

秦束轻声道:“我……我不想杀了他。”

秦赐浑身一震。

“你是上天赐给我的,这个孩子……这个孩子也和你一样,是上天赐给我的。”秦束的眼中露出了仓皇之色,“我不想杀了他,赐……”

可是,可是我害怕。

秦赐读出了她眼中的恐惧。他咬了咬牙,将她拥入怀中,道:“没有人会杀他的,他会好好地降生在这世上。”

秦束的身躯在他的怀中发抖。少女的身躯,很柔弱,好像只要他一用力就能将她揉碎了,柔弱得令他心痛。

“我一定会在十个月内平定铁勒,回来接您。”秦赐一边抚摸着秦束的长发,一边定定地望着那宫灯上幽幽的火焰。

秦束狠狠地颤了一下,而后便推开了他。

她压低了眉宇,忧伤——只有忧伤,没有愤怒——她忧伤地问他:“你还是要走?即使,即使如今我有了……”

简简单单但没有说完的话,如利刃穿过他心。

他却在此时想起了晋阳城里的那个老人。

如果他不走,这天下还有千千万万个如那样的老人,要承受生不如死的痛苦。

如果他不走,如果他留在腥风血雨的洛阳城,即使能保护秦束,也不一定能保护这个孩子——因为他永远只是个耻辱的标记。

他要掀翻这无端加于她身的耻辱,他发誓。

他还是要走,或者说,正是因为他们如今有了这样的希望,他才更加要走。

她的目光来来回回地逡巡过他的脸。灰色的眼眸,镇静而愈来愈坚毅的神情,他大概已经做出了决定。

从很久、很久以前,他就说过要带她离开这里,她从未真正地相信过他。可是今时今日,她多么希望他对她许诺过的一切都能成真。

离开华丽的枷锁,离开繁荣的困辱,离开一切无情的笑和快活的泪水。

这是一场豪赌,她知道广陵王也正紧紧地盯着半空中飞旋的骰子。

——就算她自己不能离开,她也希望这个孩子能离开啊。

“好。”最后,她没有再等待他的回答,“你走,我等你回来。”

作者有话要说: 《入幕之兵》的故事已经接近尾声了,大概还有两万字就要结束啦~虽然我因为三次元太忙一直顾不太过来嘤嘤嘤……今天也跟编辑说了解约的事情,总之这一部完结之后,就不会再写长篇啦。希望接下来的两万字还能让大家满意吧~谢谢大家嗷~!

推荐热门小说入幕之兵,本站提供入幕之兵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入幕之兵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60章 犹怜未圆月 下一章:第62章 此地分襟处
热门: 不要点进来[电竞] 水晶鞋 他的吻如暖风 女朋友 楼兰绘梦卷 我家真的有金矿 天尊重生 芬芳满堂 绝世唐门 女人,你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