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避世金马门

上一章:第51章 红尘应更深 下一章:第53章 危心亦自惊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上元节庆, 又逢井陉口大捷, 普天同庆,家家户户都沉浸在胜利的气氛中。时至傍晚, 宫中亦处处张灯结彩, 华光流动, 人语欢腾。

官家在嘉福殿开大宴, 却没有请皇后同去。秦束并不在意,便与阿援两个在显阳宫外灵芝池边的石桌子上, 摆开了小小的筵席。

开席之前,阿援先倒了一碗酒, 放在池边的岩石上, 低低地道:“阿摇, 来喝酒。”

秦束默默地看着。

阿援走回来时, 忽而眼前一亮, “将军来了。”

秦束转头,才见秦赐立在山石台阶之下,正仰首望她。他身着白衣,肩头积了一层晶莹的薄雪, 目光里好像也有雪花在飘。秦束轻声道:“将军不是在家么?”

“今日过节。”他望着她, 回答。

秦束笑了,“过节了才来看本宫?”

秦赐抿着唇不接话。阿援看了看他们俩, 只觉有趣,皇后明明是逗将军,只有将军这样的性情, 才会每次都准准地咬上钩。阿援自己走下阶去,将一碗酒放在秦赐手心,笑道:“皇后赐将军酒食。”

秦束抬了抬眉毛,便自己先坐下了。秦赐三步并作两步奔到她身边,松柏掩映之下,秦束的眸光似笑非笑地朝他睇来,“赐你,你怎不喝?”

秦赐喉咙滚了一滚,当即举碗一饮而尽,有酒水不慎淋漓下来,秦束失笑,拿巾帕轻轻地给他擦过了,又道:“这一向委屈你了。”

她这一句说得很轻,好像一掠而过,但却被秦赐抓住了。他惶然垂落眼帘,“末将身败受辱……是您为末将受委屈了。”

秦束叹口气,“杨太后虽这么说,你可不能这么信。她不过是想让杨识立点战功罢了。”

说话间,阿援已经给秦赐备上了一副碗筷,将秦赐推到食案边坐下,自己屏退了下人,到阶下去守着。秦赐有些尴尬,拿起了筷子又不知怎么办,便看着秦束道:“井陉口虽然大捷,但铁勒人其实并未遭受什么损失……”

秦束将一根手指放在唇间,朝他眨了眨眼,脸容上浮起微微的红云,“今晚不谈国事,好不好?”

秦赐顿住了。

秦束的背后是碧波千顷的灵芝池,池上飘着落落的残雪,雪上映着盈盈的满月。远处有宫女宦官往池中放灯,渐渐地随水波漂荡过来了,便似是水上张开了寥寥数只温柔的星星的眼睛。

“好不容易……等到你回来。”秦束便在这幕景下,轻轻地对他道。

秦赐望着她,眸光千幻,最终“嗯”了一声。

吃过了晚饭,又难得地喝了点酒,秦束有些迷茫了一般,起身往阶下走,却趔趄了一步,秦赐连忙抢上扶住了她的腰。她朝他笑,笑容里满是信任和温柔,却让他怔住。

于是接下来,阿援便看见皇后拽着将军的衣襟,亦步亦趋地跟着将军走回了显阳宫。

两人走入卧内,秦赐去点灯,秦束便坐在床榻边,歪着头看他。秦赐好笑地道:“为何一直看我?”

“你今日与往日不同。”她道,“你今日看起来,似乎……轻松了许多。”

秦赐静了静,继续准备着熏香与暖炉,“大约我不适合带兵的。”

“又谈国事。”秦束笑,却很纵容,“你当然适合带兵,我从未见过有谁比你更适合带兵。”

秦赐淡淡地道:“就像现在这样,我觉得……也很好。”

秦束看他很熟练地做着宫人们分内的活计,心里一时倒也说不上什么滋味。半晌,只道:“但你不能总在我宫里。大丈夫当提三尺之剑,立不世之功——何况若真到了艰难的时刻……”

“不谈国事。”秦赐抬头,朝她笑笑。秦束不再说了。

一室之中,香气萦纡盘旋。他走过来,轻轻抱住了她:“今晚喝多了,嗯?”

“你才喝多了。”秦束微笑着嗔他。

秦赐笑着又抱紧她几分。她从他的怀抱里感受到异样,再望进他的眼眸,许久,好像能从那双灰色的眸子里看出些不安来。

她想秦赐到底是属于战场的,就算现在赋闲,也早晚是要上战场与敌厮杀、为了黎民百姓而出生入死的。

心里明明清楚的,可是,她却还是想要将他永远地锁在这里——这是不是,太自私了?

可是,至少现在……至少现在,自己是快乐的。只要有他在身边,就算是偷来的、抢来的时光,也都是如此地快乐啊。

***

数日之后,尚书左仆射杨知古上表,温庶人既废,太后当进尊号为皇太后。杨太后下群臣朝议,咸无异议。

杨太后还特意派人去问秦束的意思,得到的回报是,“太后圣明睿德,早应进号为皇太后,臣妾惶恐再拜”。杨芸拿着这一封文书,微微皱了眉地问夏冰:“她这话,是真心的吗?”

夏冰坐在下首,面前摆了一摞文书,正是去寻官家寻不见,便来找太后盖印的。他喝了口茶,道:“真心不真心,有什么关系?”

杨芸看他几眼,像是有话要说,又最终吞了回去。待夏冰将那些文书都一一呈她过目盖印了,要告退时,她却又留住了他。

“等等。”杨芸说着,屏退了一旁的下人,又自己走下殿来,将四面帘帷全部拉上,一时将外间日光都隔绝开了,室内犹如黄昏。

夏冰失笑,胸膛中竟然还有些蠢蠢欲动,“什么事情,要如此谨慎?”

杨芸走到他面前,深呼吸一口气,才压低声音、缓缓地道:“你可知道先帝的遗诏中,为何会提到你,与秦司徒一同辅政?”

***

夏冰听完之后,脸上的笑容已消失,但看上去,却仍然是十分平静的样子。

杨芸端详着他的表情,渐渐地愈来愈不安,她仓促地低下头,喃喃:“我……我当时也是情急……我看秦司徒,他也绝不愿意让外边那个萧霆突然冒出头来的。我让他改了你的名字,他没有犹豫。千钧一发之际……”

夏冰轻轻截断了她的话:“不,您做得很对,下官当感谢您。”

杨芸看了他一眼,却根本看不懂他。

夏冰又道:“但是您说,秦皇后也知道了此事?”

杨芸艰难地点了点头,“我告诉她后,才发现她像是从未听说过,原来秦司徒并不曾告诉她——”

“那是自然。矫诏大事,就算亲如骨肉,也不能随便讲的。”夏冰微微冷笑。

杨芸从那冷笑中看出了对自己的讽刺,“——是我失策!那时候温太后临朝,我当然同秦束走得近些。但如今不同了,如今……”她焦虑地在殿中走了几步,“如今我日日夜夜,都为此事寝食不安……秦家如今表面上一副谦退的模样,谁知道背地里……”

如今自己成了天下第一人,便要开始防备别人的算计了。夏冰冷冷地看着她,心想,世上事看起来纷纭复杂,其实说到底,道理都只有那么几个。

他悠悠地道:“此事嘛,其实很好办。”

杨芸蓦然转头,“你说怎么办?”

“秦司徒与秦赐再厉害,也都是倚仗着秦皇后的;若是秦皇后没了,他们没有兵权,也没有人给他们兵权,收拾起来,易如反掌。”

杨芸的眼神深了,她上前一步,“你说清楚,什么意思。”

夏冰却荡开话题,叹息般道:“其实早在秦皇后入宫之前,就应该做的啊!”

杨芸看他一眼,忽然想起坊间一个传闻——说是在秦束入宫之前,曾经遇到过一次刺杀。要害死一个人,当然有很多种法子,可是她偏偏又踟蹰了:“但眼下秦家蛰伏,秦束对我也恭恭敬敬,我没有理由……”

“秦皇后心计极深,不在她蛰伏之时除了她,难道还要等到她得势吗?”夏冰循循善诱,“太后,您想一想官家……秦皇后掌握着这么大的秘密,就仿佛在官家的身边放了一条毒蛇,谁也不知道她何时就会奋起咬人。何况若是秦家人得势,那杨家人,又该去哪里呢?”

推荐热门小说入幕之兵,本站提供入幕之兵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入幕之兵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51章 红尘应更深 下一章:第53章 危心亦自惊
热门: 徒手撕了王剑后 穿到古代当名士 烧不尽 致青春2(原来你还在这里) 武极宗师 恋爱回溯[综漫] 后来我们都哭了 祥云朵朵当空飘 莫失莫忘 分手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