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顾步已相失

上一章:第39章 佳人渺天末 下一章:第41章 悲欢两相克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八月中, 洛阳城中四处都传扬着大长公主嫁女的消息。

先帝崩逝于今年三月, 虽然国丧以日为月、不扰民间嫁娶, 但大长公主是皇室宗亲,先帝亲妹, 总该有个避讳。如今却这样着急忙慌地置国丧于不顾,未免遭人讥笑。

众人也都想到,大长公主那个女儿, 原本是与秦家二郎定了亲的, 不知怎的却被甩了, 乃至如今竟自降身段, 要去嫁一个寒人。寒人到底是寒人, 再是经明行修、权势显赫, 那也不该乱了婚宦的规矩啊。

不过温小娘子自己, 听闻倒是很高兴的。若论人品, 比起放浪不羁的秦二郎, 这个规行矩步的彬彬君子夏子固当然要好上一万倍,温玖素来是不敢与人高声说话的性情, 现下似乎都直起腰来了, 既幸福、又得意的模样。

永华宫中, 杨芸坐在妆台前,默默地梳拢了发髻, 又将金步摇小心翼翼地插上发间。

“哗啦”一声,帘帷掀开,夏冰散着衣襟走出, 先径给自己倒了杯茶,一口饮尽,而后便一手执杯,倚着博古架端详着她。

她看上去倒是平静得很。女人,真是个很奇妙的东西,没意思的事情会嫉妒,该她嫉妒的时候却又冷下来了。

“温太后已经是病急乱投医了。”夏冰终于开了口,“先是攀秦赐,再是找上我,她们温家的女人,就这么不值钱?”

杨芸笑道:“你是真寒门,秦赐是假士族——秦赐总还比你强一些。”

夏冰眼神里泛着冷,“那又如何?攀不上假士族,到底不还是来求我这个真寒门了。我不像秦赐,手握兵权,口含天宪,我拒绝不得她。”

杨芸道:“你想拒绝吗?”

她这话问得天真,眉宇微微压低了,神色里好像只有关切。夏冰一眨也不眨地盯着她瞧,瞧了半晌,才道:“那个温玖,不过是个没长全的小丫头。”

杨芸又笑了。

好像是被他逗乐了,又好像只是宽容他的任性,她复道:“你若能同她好好过日子,也不失为一条顺遂的路。”

“您要我同她好好过日子?”夏冰很快地回应,“您真是这样想的?”

杨芸垂首,低声:“我知道你没有法子。”

清清淡淡、飘飘渺渺的一句,没有着落,却让夏冰的心狠狠地震了一震。

他抬眼,看见垂落的帘帷上映着对方细瘦窈窕的影子,高高的发髻上晃荡着金步摇,像一棵被施了咒的树,永远只能一动不动地守着那再也开不了花的躯干,直到老死。

可是她却对他温柔而宽悯地说:我知道你没有法子。

心里莫名就涌出一股怨气:你知道什么?你知道什么了?!不可能的,没有人能知道我……

然而直到最后,夏冰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

在四九城中的高门之间还在闲言碎语之际,北方第一次接到了铁勒入侵的情报。

萧霆、秦赐镇守在雁门,但鲜于岐竟是直朝西边晋阳长驱而去。接报之后,镇北大将军秦赐当即带兵驰救晋阳。

“城外那些军垒,都不过是疑兵之计!”皇甫辽阔步走入大帐,将头盔往案上狠狠一掷,怒道,“鲜于岐小儿出尔反尔,扣了我的使节,还来个声东击西!”

萧霆坐在上首,手指不断地点着漆案,当当当的声音催人心烦。皇甫辽看他一眼,他才稍稍起身,手指点过案上的舆图,“晋阳与洛阳之间可不远啊,这个消息若传到京城,只怕会人心惶惶。”

“我看不见得。”皇甫辽冷笑一声,“京城里的人都在忙别的事情吧!”

萧霆叹口气,“秦赐已过去了,我们再着急,暂且也做不了什么。只能坐镇广武,中转车粮人马,为秦赐与官家之间传递消息而已。”

皇甫辽急切地道:“二万人马,会不会太少?”

“晋阳本来城坚兵锐,我们若派过多援军,只会增加粮草负担。”萧霆沉吟地道,“这二万兵马,只是为了给晋阳侯托个底,表示我们绝不会放弃晋阳。只要不主动迎击,守城应当不难。——这也是我为何派秦赐前往的缘由。他是个沉着的人,就算晋阳侯贪功冒进,他想必也能稳住。”

皇甫辽在地心转了两圈,叉腰道:“也是,为今之计,只有让晋阳侯据守,守到铁勒人自己退兵。只是铁勒人专擅强攻,不知晋阳侯能不能撑过最初最难的时候。”

“晋阳侯张慷么,不过是个不识世面的公子哥儿。”萧霆笑了一笑,“他那个国相叫华俨的,兴许还有些韬略,可以抵抗些时。但是呢……”

“但是什么?”他一连转了两次,让皇甫辽很不耐烦。

“但是那华俨原本是大司马温育良擢拔上来的人,不知会不会尽心竭力地抗敌啊。”萧霆的笑容收敛,目光中透出沉沉的忧虑。

皇甫辽明白了。如今朝廷将温育良外贬,温家失势,难保那个华俨不会心怀怨怼,与秦赐反其道而行。皇甫辽自己是个直脾气的粗人,很是瞧不上京城里这些世家大族的勾心斗角、拉帮结派之事,重重哼出一口气道:“铁勒人可不认什么温大司马、秦大司徒!”

***

重阳过后,九月十五,宫苑中处处是盛放的金菊,伴着浓郁的桂香。官家这数月以来迷上了显阳宫曲径通幽的后花园,成日便在园中与近侍宫婢们玩些蹴鞠六博之类的游戏,不爱上朝。两省不得已,便往往将待批的文书送到显阳宫来。

秦束坐在廊下,手中捧着一杯茶,淡淡望着萧霂在山石池木间躲躲藏藏跑跑跳跳。小孩子有活力,但未免不懂事,现下他做了皇帝了,再让他读诗书习礼仪,他却也有一万种法子逃避开去。阿援在一旁给她读着下臣的奏报,声音格外地亮些,是为了让萧霂也能听见——如此,秦束便算不得干政。

“禀报陛下、娘娘,北边来的鸿翎急使——”

“陛下、娘娘,镇北大将军军报——”

内侍与侍卫的声音一前一后地响起,刹那间焦急地划破了园中一派融融的热闹。正拿一块红布蒙着眼睛四处摸索人的萧霂听见了,迟疑地停住了动作,站在假山旁边呆呆地问:“军报?”

秦束侧首,看见与宦官相偕的数名军士,彼显然是奔跑得急了,满头大汗地扑通跪下来,将手中一份插了鲜红翎羽的文书高高举起,高声道:“禀报陛下、娘娘,镇北大将军军报!”

秦束没有动。阿援接过那份文书,拆开封泥检视,对她轻声道:“是九月初一日自晋阳发出的。”

那领头的军士叩首道:“军情紧急,末将驰传而来,未敢耽搁!”

秦束淡淡地道:“念。”

阿援慢慢地展开了书册:“八月廿日,末将领晋阳国急报,铁勒王鲜于岐率步骑二十万,逼近晋阳城下。八月廿一,末将点精兵二万出征,驰援晋阳。八月廿六,次于阳曲,遇铁勒左王部,小捷。八月廿八,抵晋阳,入见晋阳侯张慷、国相华俨。八月晦日,晋阳侯出城抗击,力战不敌,退还城中据守。

“晋阳城中现有士卒二十万,战车、甲楯十余万,然多疲敝不堪用。粮草尚余两年之积。末将请调西北、东北守军,驰援晋阳,并以洛阳武库,周转车兵。末将惶恐,不知所言,请恕死罪!”

秦束伸出手,阿援便将书册交给了她。她的目光慢慢掠过字里行间,萧霂也扯开蒙眼的红布,愣愣地从花园里走了出来。

秦束最后将书册递给萧霂,道:“依妾看,陛下可召骁骑将军黎元猛带本营将士北上驰援。洛阳武库的事,还可与洛阳令商量商量。新近不是刚开了常平仓?让司农拟定一个用度计划,眼下时属非常,万事都须节俭了。”

她说得快了些,萧霂听得懵懵懂懂,但却将小嘴撅起,好像很不以为然,半晌,才道:“听皇后的。”又面对那几名军士,将小手放在秦束膝上,努力做出一副君临天下的神气道:“你们辛苦了。”

“陛下!”那军士身后的随从却似被引出了万分的悲伤,挪上两步道,“陛下、娘娘,我们一路奔驰而来,到底已耗了半月,眼下晋阳被围,情况如何,实在令人悬心啊!”

他仰起脸来,阿援轻轻“啊”了一声,原来竟是李衡州。

许是边塞风霜与甲胄戎装压得他长大了一些,脸上生出了胡茬,一双眼睛焦虑地在帝后两人之间扫来扫去。

萧霂接话道:“秦将军信上不是说,晋阳的粮草还可以用两年?”

“是。但铁勒人不擅围城,很可能会径自抢攻的。”李衡州急道,“小人出来时,城外已发生过几次小战,我军都败却了,将军下令退守待援。但晋阳侯和晋阳国相……”他忽然又住了嘴。

“说。”秦束平静地道。

“晋阳侯和晋阳国相……屡次……出兵试探。”李衡州想了半天,最后想出一个较折衷的说法来,“如今号令不明,晋阳国与镇北将军的军队各听各的……”

秦束微微蹙眉,还未发话,一边的萧霂却抢了先:“镇北将军远到是客,晋阳侯对自己的封地是最熟悉的,援军自然应当听从晋阳侯的号令。”

李衡州听了,抿着唇不敢应,只拿眼风偷偷去瞟秦束。萧霂也闷声不吭地看向她。秦束静了片刻,拍了拍萧霂的手,温声道:“几位来使辛苦劳顿,可以休息几日,同黎将军一起出发。朝廷不会忘记北边的艰难。”

几名军士们齐声应是,由人送出宫去。萧霂早已失去了玩耍的兴趣,转头看这庭园,只觉秋意萧瑟。

“陛下——”秦束还想说什么,萧霂却道:“铁勒人有那么了不得吗?”

秦束一怔,“陛下的意思是?”

萧霂却不答,只重重哼了一声,一甩袖,径自离去了。

园中的内侍宫婢们一时也都跟着他离去,衣裙窸窣滑过地面草枝,半晌过后,便再没了声息。

推荐热门小说入幕之兵,本站提供入幕之兵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入幕之兵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39章 佳人渺天末 下一章:第41章 悲欢两相克
热门: 八荒剑神 (综漫同人)我成了港黑首领 随身英雄杀 凤还朝(上下) 嫁给吸血鬼 良人 天晴雨成林 至尊小师太:病王心头宠 所有大佬我都渣过 山村桃源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