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流萤出暗墙

上一章:第37章 丽席展芳辰 下一章:第39章 佳人渺天末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一场大宴, 直到半夜方休。秦赐克制着饮酒——如今他有了身份, 不再需要逢人必饮了——到登上回府马车之际, 他仍然清醒得很。

掀开车帘,他却怔住。片刻回头, 李衡州坐在前边挑了挑眉毛,“哗啦”一声,秦赐径自拉下了车帘, 阻断了他的视线。

车舆中亭亭地坐着当朝的皇后。伊人正微微仰头看他, 车壁上的明珠随着车马颠簸, 将她眼眸里的光亮也摇成了千片。

“您……您今日不回显阳宫?”他踌躇。

秦束笑道:“阿摇、阿援已护着中宫车马回宫了, 明日, 她们会再驾车来, 奉诏将你带入宫去。”她低眉, 抬手轻轻整理着腰间的罗带, “我是来给你送礼的, 秦将军。”

“什么礼?”秦赐下意识发问,当即反应过来, 就想咬掉自己的舌头——

秦束便像看一个孩子一般笑着看他。

***

是夜, 镇北将军府的下人全都见到将军带了个女人进来, 登堂入室直入寝阁,但却谁也没有看清那女人的面貌。

“待过几日, 你的风流名声,就要传扬出去了。”秦束一边调笑着,一边任由他火急火燎地给自己解着衣带。

秦赐喘息地道:“那还不是您的意思?”

“是啊, 是我的意思。”秦束笑道,“长公主横竖已经生气了,但约莫还打着算盘要在你出征前先议婚呢。你担点不好听的议论,便可以甩脱她了。”

秦赐着了恼,恼她为什么连这种旖旎时分都要算计,便狠狠用牙齿去撕扯她的衣带。她惊笑一声,道:“小秦将军金屋藏娇,眠花宿柳,别说长公主了,便连我也该生气,你说是不是?”

秦赐哭笑不得,“您生您自己的气么?”

秦束轻轻嗔他:“你笨。明日入宫,要与我好好演戏的,明不明白?你今日突兀说要出征,难保让人浮想联翩,不如再做个转圜,就装作是因为我受不了街头巷尾的飞短流长,非要把你赶出京城的女人堆,而且越早越好——这样,由我父侯安排,你可以很快就动身。”

秦赐静了静,想明白了:她还是在帮自己今日的莽撞圆场。其实出征雁门的事,虽然本是定局,但若不是温太后和萧雩逼迫太紧,他原也不至于这样毫无准备地提出来的。

“我赶你走,也是为了平息永宁宫被你拒绝的怒气。”秦束道,“是罚你。”

秦赐的心尖上颤了一颤,一句“罚你”,却偏被她说得很清丽可喜,竟让他笑了,“末将甘心领罚。”

“不过比起怒气,永宁宫只怕更多的是慌张。”秦束漫漫然道,“温家兵权已去,你不肯娶她女儿,摆明是瞧不上;朝中众人看出风向,很快,温家就会分崩离析了。”

她说得很是自信,秦赐却全然听不入耳,将手臂环过她腰身,竟一把将她打横抱起来。秦束吃了一惊,仓皇地道:“你做什么,你——啊!”又一下子抱紧了他的脖颈。

他笑道:“我都说了,我领罚。”

他将她放上床去,她正挣扎着要起身,却被他吹熄了烛火,一时间什么都看不见了。

“小娘子。”他的声音安定下来,沙哑而微颤,像是这世上唯一永远不会变的东西,“谢谢您的礼物,我很喜欢。”

***

这一夜的欢爱是温柔的。灯火细细密密地铺在两人身上,像柔亮的缎子,从肌肤间的缝隙里滑落下去。像是终于有什么东西让秦赐安定下来,他的眼神里重新有了光,确信的光。

他就用那样的目光一一地描摹过她的眉眼,脸颊,颈项,但是因为他们间早已越过了那一条界限,所以此刻即使爱抚,也不再能冠以情深意重的名义了。

可是爱,仍永远会在夜深人静的黑暗之中,烛照着他们的孤独。纵然肮脏,纵然丑恶,纵然黏糊糊血淋淋,纵然无声无息——爱,也仍然是爱。

秦束眷恋地看着他。他的坚信不疑能给她一些力量,好像这世上的一切艰难险阻都不过是玩笑般的试炼,不会当真伤筋动骨。怀着这样的心情,她就可以继续在这深宫里一直忍耐、忍耐下去。

他就是她的光,就是她的希望。

***

先帝御赐的宅第占地广大,但秦赐实际在用的却不过数间,房中陈设寡淡得一眼便能看穿。将军府中仆人亦少,秦赐不惯被人伺候,寝房四周都无人守夜。

于是这真正的夜便显得格外地幽静。帘幕落下,灯火飞飘,床上唯一只发硬的枕头,一床单薄的丝被,两人一同枕着盖着,身子密密地依偎在一起,叫秦束有一种新鲜的刺激感。

他的胸前背后有几道陈旧的伤疤,她一一地抚摸过去,他便不自主地绷紧了肌肉,夜色下看去,纵横起伏的线条如呼吸的山川,沉默地将她包围住了。

她的身体已很疲倦,精神头却还很足,好像一定要闹他一般,秦赐也全由得她,只是将手轻轻抚摩她的背脊。挺直的、秀丽的背脊,浓密的长发铺开在上面,像无尽蔓延的夜。

“那么过些日子,我便出征了。”他生硬地开口,像对这一夜做了一个简短的总结似的。

“嗯。”秦束漫不经心地道,“其实眼下还不是季节。”

“总要预作防备的。”秦赐淡淡地道,“铁勒人前两年之所以安分,是因为他们正忙着西征柔然;如今柔然已经七零八落,铁勒的马匹也已喂饱,约莫很快就要南下了。”

秦束不由得道:“很快——是有多快?”

秦赐道:“铁勒兵强马壮,人所共知;那个铁勒小王,还不止有治军之才……传闻他有所谋划,要在平定柔然之后,称帝北方,与我朝正式开战。”

秦束听着听着,心中生出危机感,撑起身子来看着他,目中隐含忧虑:“河间王已经在那边镇守了,是人马不足以抵抗吗?若是开战……”

若是开战,凭着洛阳城中这一帮子衣冠士族,谁知道会打成什么样子?

秦赐凝注着她,声音放得温和了些:“不要怕,有我在的。”

秦束轻声道:“若是开战,你怎么办?”

秦赐却笑了:“您是在担心我,还是在担心萧家的天下?”

秦束莫名地有种被冒犯的感觉,横了他一眼:“自然是担心你。”

他的笑声清朗地响起,像在这柔软丝缎上落了一地的月光。她想了想,又诚实地补充一句:“也担心这天下。若没了天下,哪来你我呢?”

他抱紧了她。窗纱上映着两人的影,微风从窗棂缝隙里透入,不冷,但令人发燥。忽而窗外有星星点点的亮光,一颗一颗闪烁如星星,摇摇晃晃地升起、盘旋、飘荡,她抬起身,讶异:“那是什么?”

秦赐看了看外边,“是流萤。”

又侧首看她,她的容颜在夜中愈显出娇嫩的白,一双眼睛里满是好奇地望着窗外,他忍不住伸出手,将那窗格推开了一些。

她“啊”地叫了一声,“不妨事么?”

窗外原来只是一座无人的院落,三面竖着高墙,墙下种着低矮的花木,一群一群闪闪发光的萤火虫便在那花木间流连忘返。他抱着她,低声道:“不妨事。此处,永远是您的。”

她回过头,怔怔地看他。

他拉过她的手放在自己的心口上。结实的胸膛上,交错的疤痕下,是一振一振的心跳。

“待北方平定,天下安辑,待您心上没了那些负累,我们便一齐离开这里,寻个好去处去。”

他的声音温柔地侵入她的世界,如流水。

她静静地笑着,静静地相信着。

“好。”

***

翌日一早,显阳宫急召镇北大将军秦赐。

传闻秦皇后对这个自己一手培养出来的大将军发了好大的一通火,问他昨日做什么去了,找了什么女人回家;秦赐只是僵直着不说话。待赶走了他,秦皇后又慌张匆忙地赶往永宁宫,正巧平乐长公主也在永宁宫中,与她母亲是一样地愁眉苦脸、愤愤不平。

自温育良外贬,再是愚蠢的人也能看出温家失势,秦赐偏在这时候甩开萧雩,是一个极明确的信号。自己到底是哪一步开始走错了棋?温晓容怎么也想不明白。

她倚靠着软榻,让萧雩给她捶着背,好像真是一夜之间老了一般,连腰背都在发痛了。

“秦赐昨晚,是真的与其他女人同辇回府了?”萧雩倒还沉得住气,只是脸上没有笑影,便干巴巴地发问。

“我今日一早便召他来训话了。”秦束焦急地道,“是他不晓得轻重……太不晓得轻重!”

“本宫还道他是一心为国,学那什么匈奴未灭、无以家为呢。”萧雩冷冷地道,“敢情他只是不想和本宫沾边儿罢了。”

秦束叹口气,“到底是个胡人,养不熟的……”眉宇之间,攒出几分似有若无的情愁来,“他做这些事情,也不曾顾忌过我的面子。”

见到秦束也同自己一样地伤心丢份儿,萧雩反而安下心来,相信了她没有骗人,更宽慰地笑道:“不过他到底是姓秦的,离了这个姓,他就什么都不是了嘛!”

温太后在这时候适时地插了句嘴:“我看你这丫头片子,是不是也想姓秦啊?”

“娘!”萧雩不悦地撒娇,温太后便慈爱地笑起来,秦束一同陪着笑:“长公主是天上的人物,秦家就算门第再高,那也只是地上的门第啊。”

这话却像一句委婉的拒绝。萧雩心知秦束不会喜欢自己,倒也不以为忤,只道:“皇后也是在说笑了。”

秦束摆摆手:“秦赐这事情,已害得我焦头烂额,我琢磨着,马上就得让父侯将他派出去,不让他再在这城里乱惹风言风语。”

“这样也好。”温太后笑笑。

将秦赐调出京城,且还是由秦氏主动调的,温太后当然求之不得。她想了想,拖长了声音道:“秦司徒是曾与先帝一道出生入死的挚友,又蒙受遗诏辅政,哀家往后还要多多仰赖他呢。”

秦束抿着笑行了个礼:“太后这话,可说得见外了。”

***

七月廿日,使持节、开府仪同三司、都督五州军事、镇北大将军秦赐率军出征。永宁宫温太后推说身体不适,不能省文书理朝政,一应事务,交司徒秦止泽领尚书、中书两省协同处理。

推荐热门小说入幕之兵,本站提供入幕之兵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入幕之兵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37章 丽席展芳辰 下一章:第39章 佳人渺天末
热门: 人鱼饲养日记 假面自白 老板总摸我尾巴 绝世皇帝 向左,遇见花开 港黑式英雄二代 梦的衣裳 [综]个性名为前男友 不让喧嚣着地 花村艳少